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四卷 第九章 簡單任務   
  
第四卷 第九章 簡單任務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汽車終于停了下來。

林浩閉眼聽著周圍的動靜,沒有了城市的喧鬧和汙濁的空氣,應該是到了郊區的什麼地方。一路上車里的兩人沒有任何的交談,使他無法了解到什麼情況。

車門打開後,他被一人拉了出來,然後抗在肩上向別的地方走去。

又是半個小時的路程,一路上林浩的肚子被對方的肩膀頂生疼又不好運功抵消,真是難受之極。不過在兩人趕路的期間,他小心的睜開眼瞄了一下,從漫長的土路上基本上可以確定是H郊區的鄉村地帶。

良久,帶進了一座破舊的房屋後,他被放在了屋子中間的座椅上。林浩感覺到屋子里還有個人,而且武功很高,整個屋子因為他的存在都迷漫著一股強烈的死氣。

過了一會兒,穴道被人點開,林浩裝作剛剛醒來的樣子,慢慢的使著力氣睜開了眼,一臉驚惶的打望著房間的四周,害怕的說道,“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抓我?”

“武先生好!我們終于見面了,你可以叫我死鷹!”一個侏儒出現在了林浩眼前,話語也是一樣的死氣沉沉,讓人聽得渾身發涼。

林浩從睜開眼就注意到他了,現在仔細打量,矮小的個頭最多到自己的胸前,雙目呈現著一片死灰給人一種盲人的感覺,最奇怪的是這人竟然沒有眉毛,眼睛上方只是兩條突起的肉棱。不過鼻子倒是挺帥氣的,最起碼比自己的好看。

記得國內有個武打演員也是沒有眉毛的,不過人家是刮掉的,不知道眼前這位‘小朋友’是屬于那種情況。

侏儒看著林浩竟然在打量自己,沒有害怕的跡象,一陣的驚異,說道,“你很鎮定,很少人見到我能夠像這樣,請你來的目的我想武先生也應該知道了!你有兩個選擇,一是把你父親的研究資料給我,一是去地府和你父親一起生活。不過你不要以為我們為了資料不敢殺你,資料是我們可要可不要的東西,重要的是不能讓政府得到它,所以你如果把資料交出來的話我還可以考慮一下殺不殺你,否則就只有死!”

林浩看著眼前的這個叫什麼死鷹的侏儒,有種想笑的感覺,控制住表情,裝出一副緊張的樣子,說道,“你。。。你說話能做數嗎?”

“哼!這里我說了算,我給你十五分鍾的考慮時間!”侏儒眯著眼睛陰森的說著,林浩緊張的樣子讓他很滿意,開始的鎮定只是裝出來的。

“你。。。你。。是不是他們的頭領,我要你們頭領親自答應不殺我,我才給你們資料!”林浩從蝶舞那里知道進來的‘東突厥’分裂分子現在就剩下八人了,剛才在劫自己的時候出現的那四個肯定逃不出蝶舞的手掌,現在這里有三個,還有一個不知道在那。林浩不知道其中的一人已經被眼前的這個侏儒捏碎了心髒,想再確定一下他們的頭領。

侏儒嘴角上翹了一下,僵硬的肌肉抖動一下又恢複了原狀,林浩猜想他的這個表情應該算是笑了,真是比哭還難看。

“我就是,這里的事情我完全可以做主。”

林浩從旁邊站著沒有任何動靜的兩名男子的眼神中確定了侏儒的話,他們看侏儒時的眼神帶著絕對的臣服和害怕。

“哦∼,我說死鷹,你可不可以讓我考慮半個小時啊?”既然已經確定目標,林浩就想逗逗這個恐怖的侏儒,就是一會兒那個人還不出現,自己也有辦法讓眼前的這個頭領說出下落。

侏儒又為林浩突然鎮定的話語驚異了半天,語氣中沒有了絲毫的害怕,竟然敢和自己討價還價。圍著坐著的林浩轉了一周,拉近兩人的距離慢慢的說道,“你信不信我現在殺了你!”

我靠,好臭!林浩強忍著撲面而來的口臭,看到才和自己坐著一樣高的死鷹,又害怕的說道,“那。。那就十五分鍾好了!”剛說完就看到死鷹的雙目突然一動,一絲帶著濃烈殺意的寒光瞬間而沒。

林浩暗叫不好,卻不知道那里出現了錯誤,然後猛然向後倒飛。

死鷹的左手隨著林浩的身影,將林浩逼到了牆根,雙目精光暴閃,加快了速度向身子緊貼著牆的林浩的胸口抓去。

一聲悶響。

死鷹將破牆而入的左手拔了出來,轉身瞅著笑眯眯站在一邊的林浩,說道,“好輕功,天下少有!可惜今天要從這個世上消失了!”

這時另外的兩人已經把出門的路口和窗戶堵死,不給林浩任何逃跑的機會。

“暈,這個世上怎麼老是出現一些自以為是的人,雖然你的鷹爪功已經練到了最高境界,但還奈何不了本少爺!”林浩想歸想,還是運功防著死鷹的再度攻擊,如果被他那雙骷髏一樣的黑手在身上抓個窟窿可不是好玩的。

“哎∼,死鳥,你是怎麼發現的?”林浩疑惑的問道。自己自信不會在易容上出現問題,大姐林雅婷的易容術可是得自百年前武林中的千機谷,那時千機谷的易容術已經稱尊天下,何況林雅靜又參照多方面的現代技法加一改進,更是無人能出其左右。

“你自己去地府閻王就知道了!”

死鷹一個‘獵鷹撲兔’堅硬的雙爪攻向林浩前胸,短小的身體讓他在空間有限的屋子里如魚得水,超常發揮著無堅不摧的鷹爪功和流星般的身形。

兩人就這樣追逐了半天,死鷹沒有碰到林浩的一絲衣角,牆壁上卻已經是傷痕累累,留下了道道很深的抓痕。

堵著門和窗戶的兩人只是一直防備著林浩,看著兩人的追打,沒有出手的跡象。

林浩看著死鷹憎恨的表情,笑笑道,“嘻嘻∼!死鳥,你是不是在罵我只知道跑啊,被你的爪子碰到可不是好玩的。來,我們繼續玩!”

死鷹沒有繼續追打,雙手握了一下,彈掉手上的土灰並發出‘噼啪’的關節響聲。

站著的兩名屬下好像聽到了命令似的,每人從懷里掏出了把手槍,對著林浩開始射擊。

林浩從兩人抬手時就開始動了,子彈可不比別的,他還沒有超人的本事,貼著牆壁一個詭異的身法先行飄閃到死鷹的背後,使出‘天魔手’和他纏在了一起。

拿槍的兩人停止了射擊,不停的瞄著在死鷹身前不斷移行換位的林浩,卻不敢開槍,真害怕打中了死鷹,到時自己會死的很慘。

全身要害都置于天魔手下的死鷹被林浩打的亂了招式,更被林浩鬼魅般的身影搞的眼花繚亂,已經是攻少防多了。

林浩的雙手從不與死鷹的黑爪接碰,招招攻向死鷹全身要害穴道,但卻不是死穴,還要從他口里挖出僅余一個人的下落呢。

端槍的兩人被眼前的打斗看的目瞪口呆,在他們的印象中還沒有人能在死鷹的手上走過二十招,今天卻被人逼的無力還手。

“滋。。滋。。!”

兩道劍氣從林浩漫天的掌影中射出,直刺兩人咽喉,沒有任何的前兆。

死鷹一陣不要命的狂攻逼退林浩一步,借機飛身後退,看著剛剛倒在地上的兩名屬下,眼中駭然異常,瞪著林浩說不出話來。

“呵呵,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把你兩個屬下殺了!”林浩一副無奈的表情,讓人感到他好像真的是失手錯殺了兩人一樣。

死鷹銳利的眼神黯淡了下來,緩緩的說道,“鬼蝶果然名不虛傳,能否讓我一睹真容呢?”

林浩怪異的笑了一下,說道,“死鳥你認錯人了,我可不是什麼鬼蝶,她可比我厲害多了。說實話就你們這三腳貓的功夫也敢來國內顯擺,真是不知道丟人怎麼寫。至于我的真面目你還是不要看的好,我害怕你死了還陰魂不散的跟著我。”

“你不是‘鬼蝶’?!”死鷹半信半疑的問道。

“靠,說不是就不是,那來這麼多廢話!”林浩還沒說完就使出‘九幽搜魂手’閃身又攻了上去,沒有一點的征召,應該可以算進偷襲的行列吧,不過他才不會去管那些什麼武林規矩。

“卑鄙!”死鷹躺在地上怒目而視。

林浩蹲下笑嘻嘻的拿手指導著憤怒的死鷹,說道,“死鳥,你偷襲我時怎麼不說卑鄙,再說你現在可是國家的敵人,我打你時難道要和你說我准備打你了嗎?白癡一樣,我可不和你講什麼規矩。”林浩也不想想他什麼時候講過這些規矩。

說完看著氣的冒煙的死鷹,林浩飛快的在其頭上點了幾下,使出了‘攝魂指’,他可不想自己一會兒准備問的時候讓死鷹自殺了。

“。。。。。。。。。。。。。。。。。。”

幾句話下來,林浩才知道少的那個人被這個死鳥給殺了,他們潛入國內的人除了他們已經全部的掛掉,又問了幾句他們的組織,發現他知道的也不多,只是接收命令來完任務的。

還有死鷹之所以發現他是假的武朋,是因為武朋的右耳垂上有個芝麻大小的黑痣,真是百密一疏,自己太大意了。

林浩隨手又解開了‘攝魂指’,從口袋里拿出了一盒軟‘中華’點了一支吸了起來。靠,好煙吸著就是不一樣,以後要多搞點,現在家里的幾位‘太上皇’可是正逼著他戒煙呢,這還是自己偷偷買的。

“你剛才對我做了什麼?”醒來的死鷹恨恨的看著林浩。

“你管那麼多干什麼?”林浩說完沒有再理他,吞云吐霧的拿出手機開機後開始打電話。

“你在哪?你沒事吧?”電話接通後傳來了蝶舞著急而關心的話語。

林浩說道,“沒事!我說你們效率也太慢了吧,到現在還沒來,按你們這種速度換個人早就死翹翹了!”

“你還說!你把追蹤器放哪了!”蝶舞惱怒的吼道。

林浩摸了摸頭想著說,“追蹤器。。。哎呀,呵呵,不好意思,昨天晚上睡覺時從內衣口袋里拿出來放枕頭下面,早上忘拿了!”

“你。。。你去死吧!”蝶舞又一次的吼了出來。林浩被劫走後,她和蝶飛開車走出不遠就趕快打開追蹤儀器,卻發現顯示的位置是他們住的酒店。

蝶舞和蝶飛一下子懵了,再追前面的車時已經沒有的蹤影。找了半天沒找到,回到了酒店從林浩的枕頭下面發現了半個指甲蓋的追蹤器。

後來想用儀器從電話上找出林浩的位置,誰知道竟然是關機狀態。

“我現在也不知道這是哪,你們在酒店等我吧,人我都搞定了。”林浩討好的說道。

“不用了,已經測到了你的位置,你等我們過去!”蝶舞少有的溫柔對林浩說道。

林浩受寵若驚的說,“好,我等你!嘻嘻!”

掛了電話,林浩扭頭看了眼正在凝神閉目的死鷹,笑著說道,“死鳥,不要白廢力氣了,我的‘九幽搜魂手’你沖不開的。呵呵,你們不是喜歡自殺嗎?你還是趁你還有力氣趕快自殺吧!”

死鷹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他,靠,那有他這樣勸人的。

一個多小時後,外面響起了汽車的聲音。

林浩笑著出門了。

“蝶丫頭,我在這里。”林浩遠遠的就看到蝶舞的身影。

這是個荒僻的村莊,原來的村民已經被政府遷移走了,這里可能是要建個什麼園區,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還沒開始。 林浩剛才出來看了一下,沒有發現什麼人,只有遠處的高速公路不時傳來汽車的轟鳴聲。

蝶舞撇下蝶飛快速的來到林浩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沒發現什麼傷痕後才舒了口氣,說道“還好你沒死,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和靜姐姐交代了。”

“說的什麼話,死丫頭,我怎麼聽著像是你盼著我死一樣!”林浩不滿的說道,接著又問道,“你找不到我,沒有急哭吧?”

蝶舞俏臉微紅,哼了一聲,“我會為你哭,做夢吧你!”

“是嗎?那你眼圈怎麼紅紅的?”林浩看著蝶舞笑嘻嘻的問道,從蝶舞微紅的眼圈林浩知道她肯定哭過。

“要你管!”蝶舞瞪了他一眼,徑直進屋子了。

後面跟上來的蝶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從眼神中就知道他很不爽。

林浩進到屋子,看到正在瞪著眼打量蝶舞和蝶飛的死鷹,戲謔的說道,“死鳥,你怎麼還不自殺啊!”

死鷹殺人似的瞪著他,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蝶舞和蝶飛游望著屋內的狼藉和地上躺在血泊中的兩人,知道一個小時前這里肯定是一場惡戰。




上篇:第四卷 第八章 行動計劃    下篇:第四卷 第十章 舞蝶情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