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四卷 第十七章 金龜老者   
  
第四卷 第十七章 金龜老者




清晨,林浩在被窩里看看表才八點鍾,把正起身的李菲菲又抱進了被窩,不理佳人的抗議把剛穿上的胸衣又脫了下來。已經穿好衣服的林雅靜趁機趕快的走出了臥室,害怕林浩把她也給纏回去,出門前對這正在很掐林浩的李菲菲曖昧的笑了下,逗道,“你們不要起來太晚哦,我去做早餐了。”

“要死了你∼讓雅靜這樣笑人家!”李菲菲瞪著像八爪魚一樣纏著自己的林浩,帶著醒後的慵懶,滿臉的紅云,對于林浩對自己的癡纏卻是甜蜜異常。

林浩笑著不語,感受著懷里嬌柔的火熱,貪婪的深深吸了一氣醉人的馨香。李菲菲臉上還殘余有昨晚歡好後的嫵媚,散亂的長發有幾絲撫在林浩的臉上,癢癢的卻挺舒服。

“無賴!但願人家下輩子不要再遇到你!”李菲菲輕輕咬上了林浩的肩頭。

“菲姐姐,我好想你,以後再也不要你離開我這麼長時間了!” 林浩低頭貼著李菲菲的前額,兩眼滿是說不完的深情,鼻尖頂著李菲菲的俏鼻。

李菲菲調皮的伸出舌尖舔了下林浩的嘴唇。

“你是不是在勾引我?”林浩色色的說道,回味著剛才那香豔的一瞬間。

“不行,你占我便宜,我舔回來!”

看著李菲菲一副任君品嘗的樣子,林浩剛要咬上去房門開了,林雅靜露出了半張俏臉,說道,“不好意思啊,打斷你們一下,你的蝶妹妹來了!”說完又關上了房門。

“暈啊,怎麼來的這麼是時候!”林浩無奈的躺在床上抱怨道。

李菲菲嬌媚的橫了他一眼,起身准備穿衣服,“你剛才把人家的胸衣放那了?”

“不知道∼”

“啊∼∼老婆輕點,在我著邊啊!”

蝶舞在大廳里心不在焉的和林雅靜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昨晚她把霍少鍵干掉回去後一直都沒合眼,真害怕林浩腦子笨誤會了她。林雅靜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也沒說破。

等看到林浩出現在樓梯口,揚起柳眉壞壞的朝他一笑,說道,“我去看看早餐好了沒有。”

蝶舞咬著下唇,看著沉著臉走過來的林浩,從他的臉上找不出一絲自己想見到的表情,心里暗暗罵著林浩笨蛋。

“哼∼!”

聽到林浩冷哼一聲後,蝶舞委屈的淚水開始在眼里打轉,想不到自己為這個冤家辛苦了一夜換來的卻是一聲冷冷的不滿。

林浩看到蝶舞這個樣子,知道如果再這個樣子下去,一會兒倒黴的肯定是自己,上前貼著蝶舞坐了下來,拉著蝶舞的小手,說道,“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聽。。。”

沒等蝶舞說完,林浩立即深情而又溫柔的說道,“傻丫頭你知道不知道這樣做很危險,你萬一出了意外我會後悔一輩子的,以後做什麼都先和老公商量一下好不好?”

“你。。。你。。。”蝶舞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看到林浩狡黠的眼神,終于明白林浩是在逗自己。

“林浩你去死吧∼!”一聲物體墜地的悶響,林浩被蝶舞推下了沙發坐在了地上,一雙憤恨的眼神看的林浩心里直發毛。

“呵呵,老婆你想謀殺親夫啊!”林浩起身又無賴的爬上了沙發,伸臂抱住了又要爆發的蝶舞,“你老公怎麼會那麼笨,連寶貝老婆的良苦用心都猜不出來呢!”

蝶舞委屈的淚珠在眼眶中再也存不住,直瀉而下。這是她長大後流的第一次淚!

“你這個壞蛋,你剛才嚇死人家了!”蝶舞一邊哭一邊垂打著林浩的胸膛。

一會兒,林浩見蝶舞在懷里不哭了,把她從懷里扶起來,說道,“都是老公不好,讓我的寶貝。。。。”

蝶舞一把推開林浩,瞪起還含著淚跡,紅紅的的雙眸,說道,“誰是你老婆,以後不許你碰我!”然後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跑進廚房找林雅靜去了。

吃飯時,蝶舞還是不時的瞪林浩一眼,等吃完後和林雅靜、李菲菲告別後回安全局了,自始至終都沒讓林浩碰他一下。她是一早就跑來了,還有事等著她回去辦呢,不能在這里過多停留。

看著林浩郁悶之極的樣子,林雅靜和李菲菲都扔了他一個活該的眼神,然後笑了起來。

“你們竟敢這樣嘲笑你的老公,看我家法伺候!”林浩不忿的說著,懷著色色的眼神走向二女。

二女白了他一眼,竟然同時說道,“誰是你老婆,以後不許你碰我們!”說完嘻笑著上樓了。

“你們。。。唉∼!”

半晌後,林浩可憐的歎了口氣,走向了門口。

門開,看著一位正要敲門的年輕人,林浩露出了習慣的笑容,“請進!”

年輕人被林浩搞的愣了半天,扭頭看看後面跟著的三人,看到一位年逾五十的瘦高男子點頭後領頭進了偌大的客廳。

站定後,雙方都在各自的打量著。

打頭的那個年輕人,普通的面孔,眼角有道不長的刀疤,卻氣勢逼人。其後是一男一女,男的就是剛才點頭的那位,一身土黃色的名牌休閑,瘦高的身形有種無形的煞氣,讓人好不舒服,小的能眯成一條縫的眼睛加上個大大的鷹鉤鼻,讓人感覺很是討厭。林浩掃過一眼就沒再看,倒是男人身邊的女子讓林浩從上到下細細打量了一番。

挑眉杏目,挺直的瓊鼻下性感誘人的桃紅豐唇微啟,讓人遐想不斷,小巧的耳朵上垂著兩粒晶瑩的環珠,顯的更加貴氣。一頭亮發盤于頭後,上身穿著件純色翹領小襖,豐挺的雙胸給人裂衣欲出的感覺,下身黑色直褲把身材襯托的婀娜非常,一副成熟的**風韻勾人心魂。

“好媚的女人,真是男人的克星!”林浩慢慢的欣賞著,完全沒有理會女子身邊男子的殺人目光。

再看後面那位,完全一個快進棺材的老頭,看上去走路都有問題,一直都低垂著頭只能看到稀疏的白發,看不清面色,但也是這幾個人中武功最高的一位。

“呵呵,能讓四大世家的霍家親自上門,真是我林浩的榮幸!各位隨便坐,家里人少我就不倒茶招待了。”林浩並不在意眾人故意崔發的驚人氣勢,隨便的說道。

來人正是霍家家主霍振和他剛結婚不久的小妻子陳靜盈,年輕人是他的外甥霍少飛,老人是管家,人們都喊他趙叔。

“年輕人好功力,不愧為江湖上的後起之秀,我家無雙能有你一半就好了。”說話爽快、干脆,四大世家果然不是花架子。

“呵呵,謝謝誇獎!不知道諸位找我有什麼事,不會是主動來把霍少鍵交給我的吧!”林浩笑眯眯的說著。

霍振欣賞的說道,“好定力,如果在少鍵死之前遇見你,我肯定不惜一切代價把你招攬到霍家。可惜啊。。。真是可惜。。。。”

“什麼?!霍少鍵死了?”林浩一副吃驚的樣子,心里卻在暗笑,媽的,我的演技還真不錯。

這回輪到霍振眯眼了,“怎麼?殺了人都不敢承認 嗎?看來我是高看你了!”

“嘻嘻∼不是我不敢承認,而是我根本就沒殺霍少鍵那個雜碎!”

“哼!”美豔的陳靜盈不屑的看了林浩一眼,一副看不起的樣子。

林浩欣賞的看上了一眼,說道,“我們昨晚是要去你們霍家殺那個混蛋,但在路上的一個果園里被張劍和武當的玄真截住了,就沒去成!但我還是要謝謝幫我殺了那個混蛋的人,省了我不少麻煩!”

“武盟張劍?”霍振精光一閃,露出迷惑。

“不錯,就是他!還有玄真、李庭、楚天羽,多了!”林浩說著又是一副氣惱的樣子,牙齒咬的崩崩響。

“好,我會去找張劍問個清楚。不過在此之前,你和你的兩位姐姐還是在別墅里呆著的好,我們霍家會出人保護你們的安全。”霍振還真是有備而來,連林浩幾個人都查的一清二楚。

“是嗎?真是謝謝了!我就不送你們了!”林浩笑眯眯的,卻是在送客。

霍振四人走到門口的時候,跟在最後面的老人趙叔身子突閃,五指電般抓向林浩脖子,如果被抓住不死也剩半條命。

林浩暗罵一句,雙指微彈,點向枯瘦的手腕。

老頭一驚立即撤臂換招,雙腿躍起連環踹向林浩胸膛,招招毒辣、試試凶險。

林浩一邊暗驚老頭的功力,一邊變招應付。十幾招過後,飄渺旋身轉到老頭背後,一式正宗的少林金剛拳帶著八成功力直轟老頭脊背,如被打實不死也殘。

老頭眼見躲避不及,大喝一聲,雙臂緊收,頭上銀絲倒豎,脊背上的衣服猛然鼓起,像是個龜殼一樣,赫然是江湖上失傳三百多年的‘金龜氣盾’。

‘金龜氣盾’是三百年前金龜老人獨創的絕學,又叫‘金龜天罡’是猛然間將全身的功力聚于脊背形成一道小面積的罡氣,能將對方攻來的勁氣全部的反彈回去反噬對方,但使用後功力會暫時消失兩個時辰,等兩個時辰以後才能慢慢的恢複功力。

林浩雙目電閃,打出的金剛拳勢道一緩,又恢複速度擊向老頭脊背。如果老頭能看到這個變化一定會驚的合不攏嘴,能這樣自由控制勁氣的也只有他們林家的‘逐月心法’了。

“轟”隨著一沉悶的響聲,林浩站不穩步子,向後連退三步,被飛身而落的林雅靜穩住身形。

“寶寶,你沒事吧?”林雅靜急然的問道,又警惕的看著被打趴在地上的老頭,眼中現出攝人的寒光。

林浩吐了口濁氣,渾身被震的氣血翻湧,將功力飛快的運行了一周天之後,對林雅靜和李菲菲笑了一下。

李菲菲則是冷冷的注視著霍振三人,以防他們偷襲。

其實霍振他們也被眼前的情形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們沒想到一直都沉默寡言的趙叔會突然偷襲林浩。霍少飛也沖到趙叔的身邊將正在掙紮起身的趙叔摻扶起來,問道,“趙叔,您老怎麼樣了?”

老頭搖晃的站起來後,抬起刷白滿是皺紋的臉,喘了口氣,說道,“隔山打牛!,我。。。我大意了,我忘了你是林家的後人。”然後又是一陣的慘笑,“林晴天。。我還是輸了!林家的‘逐月心法’果然厲害,咳。。。咳。。。。”

老人一陣的咳嗽,深深的往了林浩一眼,邁著蹣跚的步子向門外走去。

“你怎麼認識我爺爺?”林浩奇怪的問道。

老頭沒有說話,在快要走出大門的時候,突然扭頭對林浩說了句話,但卻沒有發出聲音。林浩從口形上看出是,“今晚來霍家找我!”

出了大門,霍振問道,“趙叔,林晴天是什麼人?”

趙叔張了張嘴沒有說出來,一口鮮血猛烈噴出來,跟著人也暈了過去。

霍振趕忙將趙叔抱了起來,快速的向停著的汽車走去。趙叔從他父親那就開始擔任霍家的管家,他只知道趙叔的武功非常厲害,已經隱隱成為霍家第一高手,想不到今天卻被林浩這個毛頭小子打的吐血暈倒。

剛要開車,霍少飛一臉慌張的跑了過來,說道,“叔叔,我們布在別墅周圍的人都被點了穴道,怎麼解都解不開!”

霍振頹唐的歎了口氣,說道,“你打電話叫人,來把他們拉回去再說!”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已經對林浩和被趙叔稱作的林家有種恐懼的感覺。

*********************************************

同一時間,靈教總壇。

“葉護法,霍少鍵死了!”南宮飛低沉的說道,卻沒有一絲高興。

“呵呵,我知道!霍振這會兒正去找林浩呢!”葉林看著樓外的風景開心的說道。

南宮飛抬頭看了葉林一眼,想了下,還是說道,“具我們天龍門的探子回報,霍少鍵不是林浩殺的!因為昨晚林浩在去殺霍少鍵的路上被張劍他們給截住了,後來林浩、林雅靜和李菲菲三人就返回了別墅,而且林浩被截住的時間和我們在霍家的探子報來的霍少鍵被人殺死的時間是一致的。”在說到李菲菲時,南宮飛的臉色變的更加陰沉。

“媽的,你馬上去給我查是誰殺了霍少鍵!”葉林恨恨的說道。

“查不出來,沒有任何的線索!”




上篇:第四卷 第十六章 無雙鬼蝶    下篇:第四卷 第十八章 天意寶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