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四卷 第十八章 天意寶圖   
  
第四卷 第十八章 天意寶圖




中午,林浩三人正在飯桌上討論著今天的事。肯定是要去的,畢竟是有關爺爺林晴天的事,雖然林浩只在照片上見過英俊飄逸的林晴天。

林雅靜對爺爺林晴天的事情也是知之甚少,在她和林雅婷很小的時候林晴天就去世了。

最後談論的重要話題挪到了都誰去的問題上,林浩是堅持自己一個人去,當然他的這個決定立即就被二女的給否定了。

“好,我們晚上12點出發。”林雅靜做了最後的決定,三人一起去,畢竟她和李菲菲不放心林浩自己獨闖虎穴。

飯後,林浩把坐在自己身邊的林雅靜抱到自己腿上,把玩著一縷青絲,說道,“想不到今天能見到失傳以久‘金龜罡氣’,呵呵,我也就在我們家的書房里看到過關于這門武功的介紹,還好我當時反應的快,不然你老公現在就不能這樣抱你了。”

林雅靜當時和李菲菲收拾完外面的人進客廳時兩人過招剛好結束,但從看到能把林浩震退三步還要多的時候就知道這個老者功力不凡,只是沒想到會是‘金龜罡氣’。

“你怎麼不告訴我,快讓我看看你受傷了沒有。”林雅靜氣急的說道,她怎麼會不知道金龜罡氣的厲害,林家有書記載,將這門被動性武功介紹的很詳細。

“呵呵,姐姐我真的沒事。”林浩見林雅靜已經開始為自己把脈,就想把手抽出來。

“別動!”林雅靜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等確定一切正常後,林雅靜才舒了口氣,“沒事。。。”

林浩默默的看著一切,心里說不出的溫暖,等林雅靜說完沒事後他把懷中的玉人緊緊的抱在了懷里,臉深深的埋在了玉頸深處,他不想讓林雅靜發現自己眼角的那片濕潤。

上天給了自己一個不幸的開始,卻恩賜了人人羨慕的未來。

“輕點,姐姐快你勒死了!馬上就二十歲了,再哭姐姐們就不要你了。”林雅靜溫柔的說著,輕輕的撫在林浩的背上。

林浩放開林雅靜奇怪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林雅靜輕柔的擦拭著林浩眼角的一絲淚跡,像是位疼愛弟弟大姐姐,但更像個溫柔賢淑的妻子。

“因為你是姐姐的寶寶啊∼!”在林浩的臉上輕輕的親了下。

在林浩又准備起壞心思之前,林雅靜伸出玉手擋在了林浩嘴上,“小色狼,你就不能老實會兒。先給姐姐說,你的‘隔山打牛’是從那學的?”

林浩無奈的在玉手上親了一下,然後對剛洗澡出來的李菲菲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坐在自己身邊。

李菲菲大方的靠著林浩坐下,倒是坐在林浩腿上的林雅靜俏臉紅了起來,也想坐下來卻被林浩抱著不放。

“便宜都被你占盡了,你還不快說?”李菲菲在攬過自己纖腰的手上擰了一下。

林浩享受的停頓了下,說道,“你們的老公可是練武天才,在一次研究功法中竟然驚天地泣鬼神的創出了一套和傳說中‘隔山打牛’相似的心法。”

“呵呵,不過還沒用過,從這次試驗來看應該算是成功了!”林浩得意的說完後,發現二女都瞪著他,不解的問,“怎麼了?不用這麼崇拜我吧?”

林雅靜首先發難,“你要死啦∼!沒試過都敢用!”跟著是李菲菲責怪帶著愛戀的嬌嗔。

凌晨,一點多鍾,三個鬼魅般的身影飄落在霍家別墅區的一座房頂上。

“暈,這去那找這個死老頭?”林浩看著偌大的別墅區心里直罵,這個老頭也不說個確切的地址。

林浩點暈了一個夜巡的保鏢,用‘攝魂指’很快的問出了管家趙叔的住的地方。

當林浩推開房門時,盤坐在床上的老者趙叔睜開了雙眼,說道,“來了,把門關上。”

林浩和二女走進空蕩蕩沒有任何擺設的房間,看到趙叔臉色恢複了點紅潤,但卻比上午見到的樣子蒼老了許多,眼睛已經沒有了光彩,灰蒙蒙的。

“老頭,找我來有什麼事,說吧!”林浩找了半天沒有找到坐的地方,氣惱的說道。

“你真的是林晴天的孫子嗎?”老頭問道。

“不錯,林晴天是我們的爺爺。”林雅靜淡淡的說道,嚴格來說她和林雅婷才算是林晴天的孫女。

老頭驚訝的一瞄,想問什麼卻沒問,歎了口氣,說道,“你爺爺還好嗎?”

“他老人家已經去世了!”林浩答道。

“什麼?!他死了?。。。怎麼會。。。”老頭疑惑的用眼神詢問著。

“聽我父親說,爺爺是因為練功走火入魔去世的。”

“唉,他還是沒有沖過‘逐月心法’的第五重天。林晴天想不到我潛修了這麼多年,還練成了‘金龜罡氣’竟然連你的後人也打不過,你們林家終究還是天下第一世家。”

林浩聽著老頭的自語,心道,“逐月心法的第五重天‘圓月初成’很難練嗎?我怎麼沒感覺到。”他那里知道他們三姐弟能練成逐月六重天完全是依靠‘玄天禦女功法’得來的,陰陽調和使練功不但可以事半功倍,還能維持功力的平和增長,也就是說很難有走火入魔的可能,更何況‘玄天禦女功法’是所有雙修功法的鼻祖。

“你們知道幾十年前江湖上的‘天宇’嗎?”老頭說到天宇書生時,兩眼放出了少有的光彩,語氣也有種傲人的感覺。

“不知道,他很厲害嗎?”林浩的一句話氣的老頭差點吐血,不過他和林雅靜是真的不知道,江湖上的事他們知道確實的不多。倒是李菲菲臉色變了一下,有點吃驚的問道,“你就是‘天宇’趙偉?”

“正是在下。”老頭滿意的看著李菲菲吃驚的樣子,想當年他趙偉的名頭可是大的嚇人的,所有的江湖人見了都要避讓三分,直到偶然間遇上了林晴天並慘敗在其千變萬化的百家武學上,從此隱姓埋名潛修苦練准備再次挑戰林晴天,更是在無意間得到了‘金龜罡氣’的秘笈使其如虎添翼。

林浩從李菲菲的表情就能看出這個什麼‘天宇’在那時候肯定是很‘牛比’,也懶的再問。說道,“你叫我來不會就是讓我聽這些的吧?”

趙偉說道,“年輕人,性子不要太急了。”

“我還有事,沒功夫聽你廢話。”林浩翻著白眼說道。

趙偉笑了笑,開始把自己如何遇上林晴天,自己又怎麼敗在其手下,說了一遍。

林浩不解的問道,“你今天怎麼知道我是林家的?”

“呵呵,我和你的爺爺在一起探討過天下的武學,你們家的‘逐月心法’我也知道一些。凡是練了‘逐月心法’的人,身上都有種神秘的氣息,而種心法也只有林家的人才有。今天你如果不是用‘逐月心法’及時調功轉氣,你能把無堅不摧的少林金剛拳轉變為‘隔山打牛’嗎?我輸的心服口服,想不到‘金龜罡氣’的克星也在你們林家手上!”

見林浩又現出不耐的神情,趙偉說道,“呵呵,我今晚叫你來,是要給你兩樣東西。經過上午一役我已經心無牽掛,就送你一樣東西算是我對你的歉意吧。”說完從懷里掏出了一片紙一樣的東西。

“藏寶圖!!”林浩一眼就看出趙偉拿出的東西,和他家里的那張是一摸一樣,只是上面的圖形不一樣。

林雅靜也認了出來,卻不動聲色。

“這張四分之一的‘天意圖’送給你了,我想就是現在讓我得到‘云華真經’也沒什麼用了。你們知道‘天意圖’嗎?”趙偉珍惜的撫摸著地圖,抬頭問道。

“算是知道它的來曆吧!你真的要送給我?”林浩問道,他這才知道藏寶圖原來叫‘天意圖’。

“呵呵,當然。拿去吧!我想你們林家也不稀罕什麼‘云華真經’,隨便露幾手都足夠震驚江湖的,不過也能引來很多麻煩。”趙偉將地圖遞給了林浩,並提醒的說道。

林浩一副還用你說的樣子,心道,現在四張圖都有了下落,“你這張圖那來的?”

“這是我在霍家無意間得到的,二十年前南宮世家就是因為傳出了藏有‘天意圖’的消息後被人滅門的,想不到霍家也有一張。被我發現後,我就順手拿了,反正霍家除了霍無雙外都沒有一個好東西,如果不是當年霍振的父親霍群救濟過我,我早離開了。”

林浩心想,這人人當寶的東西能讓你無意間發現,媽的,真是邪門了。不過也懶的再說,反正現在地圖給自己了,不要白不要。

“謝謝了,我們也要走了。”

“等等。。。”趙偉急道。

林浩擺出早知如此的表情,問道,“有什麼要求和要辦的事情?快說!不過先說好了,太複雜麻煩的、有危險性的、還有我不想干的我可是一律不做。”

幾句話把趙偉氣的又咳了半天,心中大歎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林雅靜和李菲菲對視而笑,知道林浩把趙偉氣的不輕,拿了人家白送的東西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也只有她們的老公能干的出來。

“我想讓你幫幫陳靜盈那丫頭,她挺可憐的!”趙偉還是說出了自己的要求,現在除了林浩他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一聽是和今天見到的那個誘人**有關,林浩兩眼色光直冒,還好是背對著林雅靜和李菲菲,“她有什麼可憐的,說來聽聽。”

林雅靜和李菲菲也露出一副聆聽的樣子,這個問題確實吸引人,四大世家的家主夫人很可憐,任誰都想聽一下。

趙偉慢慢的說了起來。在去年陳靜盈嫁到霍家的一個月後,趙偉又是偶然間發現了陳靜盈來霍家的秘密。陳靜盈竟然是來報仇的,因為她的武功不是霍振的對手就犧牲了自己的身體,准備在找到霍振搶走的家傳寶物後再殺他,她來就沒想過活著回去。

而且 陳靜盈在外面還有個弟弟,應該是在練什麼武功,每次姐弟通電話時都會淚流不止,陳靜盈為報仇犧牲太大了。

“老頭,你是說你知道的這些都是偷聽人家電話得來的?”林浩怪怪的問道。

趙偉不好意思的笑笑,點了下頭,說道,“星期六的晚上她都會去霍家的花園里,趁霍家聚會的時候打電話,所以我就每次都偷聽了一下。”反正霍家死活也不管他的事,平時陳靜盈也對他這個老人很是照顧,所以他對她的事情也就關心一些,慢慢的偷聽電話也成了他的習慣。但每次姐弟說的也不多,翻來覆去也就那幾句話,趙偉也就知道這些具體情況卻是不甚清楚。

“你知道不知道這是侵犯人家的隱私權。姐姐,你告訴他應當負什麼樣的法律責任。”林浩對林雅靜說道。

林雅靜笑打了他一下,怪他胡鬧,對趙偉說道,“你為什麼不幫她呢?”

“呵呵,姑娘,我過了今晚就要去找你爺爺了,還能怎麼幫她?再說,我現在不就是在幫她嗎?你不覺得陳靜盈很可憐嗎?”可能是人臨死前都有做善事的欲望吧,幫陳靜盈也是趙偉臨時想到的。

“去找我爺爺?。。。啊∼老頭你是說你過了今晚就要掛了?不會啊,我那一拳還不至于打死你吧?”林浩奇怪的說道。

其實林浩那一拳確實不能致命,但卻把趙偉的真氣徹底震散了,一個一生為武的人突然失去了功力意味著什麼?幾十年的目標被林浩的一拳擊碎了,又失去了功力還不如一死了之。從林浩那里回來後,趙偉就沒在和霍振說過有關林家的事情,一直都在自己的房間里想著自己一生的過往,等林浩的到來。

“我活著已經沒什麼意思了,還是去下面找你爺爺打架的好。臨走也就這麼個願望,希望你能幫她一下。”

“靠,你直接讓我去殺霍振不是更好!這件事我還要想想再說,我們走了,不耽誤你的事了。”等林浩三人出門後,趙偉慈祥的笑了,毫無牽掛的閉上了眼睛。

林浩和二女一路飛馳回到家後,李菲菲坐在臥室的床上問道,“趙偉說的是不是真的啊?”

“誰知道,這星期六晚上去聽聽不就知道了。”林浩迫不及待的脫了衣服准備上床睡覺,都快四點了,大半夜都沒合眼呢。

“ 先去洗澡再睡!”林雅靜命令道。

林浩趴在柔軟的床上,痛苦的抗議道,“太殘忍了吧,人家好累哦∼!”

“你去不去?”李菲菲聲音里帶著威脅。

“去,現在就去。”林浩立即爬起來,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浴室,他可不想再被二女踢到床下。

(這一章感覺不是太好,大家先看吧。凌晨2點了,雞蛋要去睡覺了,但卻沒人逼著洗澡,好郁悶^_^∼!)


上篇:第四卷 第十七章 金龜老者    下篇:第四卷 第十九章 靈教巡查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