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四卷 第十九章 靈教巡查使   
  
第四卷 第十九章 靈教巡查使




林浩無聊的躺在大廳的沙發上看著無聊的泡沫劇,剛剛和大姐通過電話,彙報了一切無恙後,就決定三天後回H市。

從蝶舞那里知道張劍為自己三人作證後,霍振就沒再來找過自己麻煩,正在遣人查找線索,可惜三天下來沒任何發現。這中間張劍和玄真請他們姐弟三人吃過一次飯,無非是說既然霍少鍵已經死了要他就不要再找霍家麻煩。林浩也樂得賣張劍個人情,畢竟現在他也不想招惹太多的事非纏身,對張劍極力邀請他加入安全局,回答的模糊不清既沒答應也沒拒絕,只是說現在還在上學等等再說。雖然他現在有安全局的特級身份,但他所有的資料都還沒有存檔,也就是說他的身份只是臨時的,這在安全局的曆史上也算是開了一個先例了。

現在他正在考慮著到底要不要幫陳靜盈,美女就這樣被霍振那個老王八給糟蹋了,想想心里都不舒服的要命。

正想時手機響了,看了下,北京本地的號碼,不知道是誰。林浩無奈的按了接聽鍵,心道他現在的電話號碼怎麼好像是公開的一樣,誰都知道!

“喂∼”

“林兄好啊∼!”原來是葉林那個討厭家伙打來的。

林浩扯起怪怪的嗓音說道,“你打來的我怎麼會好啊?不會是沒事問候我吧∼!”

“呵呵,林兄說笑了!中午想請林兄吃飯,不知道肯不肯賞臉呢?”葉林那邊心里罵著林浩,聲音卻是說不出的客氣和討好。

“不去!”林浩一口回絕,他對這個葉林可沒什麼好感。

葉林那邊氣的臉都綠了,如果不是老頭子秦雨要他請林浩出來,他才不會主動去和林浩打電話,現在自己想殺他還來不及呢。請他吃飯?簡直是開玩笑!

沒等葉林再說林浩就把電話給掛了,一招手用內力吸了瓶放在遠處桌子上的酸奶喝了起來。這三天他陪著林雅靜和李菲菲整整逛了三天商場,今天被特赦放假,當然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眼看要到中午了,二女還沒回來,林浩打電話催了一下,答案卻是她們中午不回家了,讓他自己上街或在家吃泡面。

正郁悶時,門鈴響了。

林浩開門一看,“好美∼!”

一種冷的讓人心悸的美,如瀑的黑發披于雙肩和全身純黒的衣物混唯一體,雙眸如一潭清泉,冷的能讓人清醒許多,不施紅妝的嬌容冷的讓人不敢正視,又看的目眩心迷。

看到林浩癡迷的樣子,冷美人厭惡的皺了下眉頭,冷冷的說道,“林浩,我們教主請你吃飯,你快點去收拾一下,我在車上等你!”

林浩這才明白原來這個冰山美人是靈教的人,問道,“你們教主為什麼請我?還有請你說話帶點感情,我可是個大活人。”

“哼!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冷列的話語沒有絲毫的改變。

“嘻嘻,你等我一下。”林浩笑嘻嘻的關上了房門上樓換衣服去了,他已經聽出這個冰山美人是誰了。那天晚上冰山美人的話語又回蕩在了耳邊,“林浩,我會記住你的!”

不過可不是對他有意思,誰讓他那天晚上用‘六脈劍氣’把人家美女的秀發削下一縷呢。

一路無話,林浩獨自坐在車後看著沒有任何表情的冰山MM,心思淫褻,真不知道這樣的MM在床上會是什麼樣子。隨即又自我反省,怎麼會變的這麼沒有自制力。

車沒有停在林浩想象的富麗堂皇的酒店門口,而是在一條髒亂的小胡同前停下。

暈,也太摳門了吧!堂堂的靈教之主請他來這里吃飯?不過林浩卻沒表現出來,看過的眾多武俠小說里他總結出一條經驗,當有身份的人請你吃飯時,地方雖然髒亂但卻是不錯的美食,就不知道現實和小說是不是相符了。

林浩跟著冰山MM在胡同的盡頭進了一家沒有名字的小店,陣陣誘人的肉香相繼傳進鼻子,讓人舌根生津。

在一間地方不大,但還算乾淨的房間里林浩見到了武林界大名鼎鼎的秦雨。

桌子上放著一個大大的沙鍋,正在煮的咕嘟咕嘟直響,讓人垂涎的肉香彌漫在整個房間。林浩很隨意的坐在了秦雨的對面,對于秦雨在他進房間時所崔發的驚人氣勢好像沒有絲毫的感覺,對精光電閃攝人心魄的雙目更是視若無睹。

“呵呵,好香啊!老頭,你還真能找地方,這鍋里是狗肉吧?”林浩對著沙鍋聞了一下,笑眯眯的問道。

秦雨臉色一愣,隨即笑了笑,從當上靈教教主以來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喊他老頭,就是國家安全局長和張劍見了他都要稱他句秦老,林浩卻根本沒把他當回事。

制止了站在身後正要發作的冰山MM,秦雨說道,“這里的狗肉堡很是有名,地方雖然不怎麼樣卻是很難吃到的美味。”

林浩這才打量秦雨,腦袋屬于那種‘聰明’型的,寥寥無幾的幾根銀發堅守著亮滑的陣地,濃墨般的雙眉和頭發很難成比例,三角小眼不時閃過電光,臉色紅潤,細滑的皮膚讓人很難確定他的年齡。

輕微的暴牙,說話時能讓人清晰的看到黃黒的牙根,渾身是一套米黃唐裝,拿著筷子攪鍋的手寬大厚實,手指比一般人要長一些。這樣的手最適合拿劍,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個秦雨一定是個劍道高手。

“可以吃了嗎?”林浩問道。

秦雨饒有興趣的打量著他,說道,“可以!”

聽到回答後,林浩高興的拿起筷子大塊剁剁起來,完全沒有問秦雨為什麼請他吃飯的意思。秦雨也不著急,慢慢的吃著,邊吃邊介紹著他們的靈教。

林浩雖然不抬頭,卻沒露掉一絲半句。

靈教的勢力真是太大了,幾乎各個行業都有涉足,而且每個行業都有領軍企業,怪不得安全局也只是采用安撫,如果對靈教進行清剿也不是太難的事,但那樣以來國內的經濟就會停緩一半。再說靈教也很會藏起鋒芒,時不時幫國家清理一下正面無法整治的障礙,刺探一些別國的機密來討好一下政府,對國家交辦的一些任務做的非常漂亮,讓政府覺得他們是可以利用的資源,不然就是再強國家也會毫不留情的把他給滅了。

“你給我說這些,不怕我出去亂說?再說我也不是你們靈教的人,不會一會兒滅口吧?”林浩笑嘻嘻的說道。

秦雨自信的笑笑沒有說話,從一邊的小包里掏出了一塊古玉遞給了林浩,一旁的冰山MM看到古玉後臉色突變。

林浩從冰山MM的表情上就看到了這塊古玉的價值,接到手里仔細瞧了起來。是一塊很有年頭的玉,半個手掌大小,呈六邊形,有一個角上破損了一塊,不過破口已經被磨的看不出棱角。

“總巡查使∼?”林浩看了半天才從上面的四個彎曲的繁體字中猜出。

秦雨點了下頭,說道,“不錯,這塊玉牌的執管者在外能帶教主行使權利,巡查靈教一切。”

“謝謝!”林浩大方的裝進了上衣的口袋里,然後對著秦雨後面的冰山MM笑了一下,好像是說你的斷發之仇報不成了。

秦雨不知道兩人之間還有這樣的過節,以為林浩看上了自己的這位靈教左護法,說道,“這位是我們靈教的左護法唐凌音,以後你有什麼不清楚的事情就問唐護法好了。”

“嘻嘻∼我以後肯定會有很多事情麻煩唐姐姐的。”林浩嬉皮笑臉的說道。

“閉嘴,誰是你姐姐∼!”唐凌音看著林浩笑的賊賊的樣子,心里氣就不打一處來,這個林浩真是太討厭了。

“哈哈∼!”秦雨一陣大笑,道,“老夫真是好久沒這麼開心過了。”然後眼含話語的看向林浩,好像是說能不能抱得美人歸以後就看你的本事了。

林浩露出一副我了解的神情,也笑了起來,對唐凌音冷冷的殺人般的眼神沒有絲毫的反應。

吃完飯後,林浩看了下表,才中午一點鍾。不過他不想再呆在這里,說道,“老頭我要走了。對了,有一件事情要麻煩一下唐姐姐?”

唐凌音瞪了林浩一眼,冷哼一聲,把冷豔的俏臉轉到了一邊。

秦雨沒有說話,只是喝著濃香的肉湯,好像沒聽見一樣。

“麻煩唐姐姐幫我查一下霍家陳靜盈的資料。”林浩說完就沒再停留,起身走出了房間。

等林浩剛出房門,唐凌音冷冷的說道,“色狼!”

秦雨也只是抬頭笑了笑,像是也同意唐凌音的說法,畢竟林浩給他的印象是這樣一個人。

“教主,對他您放心嗎?”唐凌音靜靜的說道。

秦雨自信的挺了下腰身,說道,“當人知道手中權利的好處時,肯定會慢慢的喜歡上它!再說我還另有安排,你們不用擔心!”

唐凌音沒有再問,她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林浩在門口笑了笑,感覺到來時埋伏在周圍的高手都已經撤走了,知道自己剛才如果沒收下玉牌,這些人和秦雨、唐凌音就會全力擊殺自己。雖然自己有逃走的把握卻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再說他也沒打算不要這塊玉牌。

邊走著林浩又掏出兜里的玉牌瞅了一眼,喃喃的說道,“老頭你真的了解我嗎?我們看誰笑到最後!想不到來次北京收獲這麼大,計劃提前運行了而且還這麼的順利。呵呵,運氣來了真是擋都擋不住。”

林浩回到別墅後,開門就見到林雅靜上身正穿著一件水藍色的低胸吊帶在大廳里喝茶,粉白的肌膚和深深的乳勾看的他兩眼冒火。

“嘻嘻∼好看嗎?”看到進門的林浩,林雅靜嫵媚的綻開了笑容。

從胸前凸起的頂點可以看出水藍色的吊帶里面可是什麼都沒穿的,林浩瞪直了眼來到林雅靜身邊,癡癡的問道,“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從往常的經驗來看這時候才是她們逛街的高峰時刻,今天怎麼回來了?真是太奇怪了!

“都是你的菲菲啦,吃飯時被人家認出來了,所以我們只好提前回來了,拐了好大圈才回到家。小色狼,往那看呢?”林雅靜正說著發現林浩根本沒聽自己說話,而是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的胸部。

林浩正要答話,李菲菲從二樓的臥室跑了出來,問道,“雅靜,你看我穿這個好看嗎?”

林浩聞聲轉身看去,我的媽呀,今天是怎麼回事,她們商量好引誘我嗎?只見李菲菲全身上下竟然只穿了件大紅色的絲繡肚兜,上面的兩朵含苞待放的瓊花正好頂在胸前的凸起上,顯的格外醒目。下身兩條修長的玉腿誘人異常,再看到被肚兜下角隱隱遮住的神秘之地,林浩已經是戰鼓猛擂,軍旗飄揚了。

“太好看了!”林浩鼻子有種熱乎乎的感覺,如果不是自己功力深厚早就噴血而亡。

“啊∼!”李菲菲沒想到林浩回來了,羞的滿臉通紅立即跑進了臥室,嘴上喊著,“死雅靜,他回來了,你也不和我說一聲。”

林雅靜咯咯的笑個不停,胸前的乳峰在低胸吊帶里像是兩只小白兔,要跳出來似的,看的林浩又是一陣心猿意馬,呼吸比平時快了一倍。

“你。。你要干什麼?”被林浩攔腰抱起的林雅靜俏臉緋紅的說道。

“嘻嘻∼我去房間看看兩位老婆大人買的別的漂亮衣服。”說完就抱著林雅靜飛身上了二樓。

林雅靜那會不知道他要干什麼,小聲的說道,“現在是白天,等。。。等。。。”結果等了半天也沒說出來,卻連耳根都羞的透紅。

“沒事,我們把窗簾拉上,關了燈不就是黑天了嗎?”林浩說完抱著林雅靜進了臥室,用腳關上了房門。

隨後只能隱約聽到二女的嬌嗔。

“色狼∼!”

“無賴∼!”


上篇:第四卷 第十八章 天意寶圖    下篇:第四卷 第二十章 回程前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