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五卷 第一章 家的感覺   
  
第五卷 第一章 家的感覺




到達28樓後,林浩四人跟著王翔進到了一間不大的屋子。

入眼就看到了悲傷著急的百里傑,林浩對他微笑了一下,算是打了個招呼。百里傑卻笑不出來,歎了口氣,算是回應了一下。

“呵呵,林小兄也來了。”剛剛給蕭慧云把過脈的玄真看到林浩進來後,親切的打了個招呼。看到蝶舞時,也只是頷首點頭,算是打個招呼。他們雖然同屬于安全局的人,但卻不屬于一個范圍的,只是認識而已。

屋子里除下林浩認識的還有兩男兩女,從相貌上就能知道是床上躺著的蕭慧云的家人。男的精明強干,剛毅中帶著柔韌;女的溫柔大方,秀麗非常,只是眼圈稍紅。

林浩看著幾人眼中驚豔的目光,笑笑說道,“你們好,我是王翔的朋友,我叫林浩。”

蕭家的家主看到武當掌門玄真都對林浩客氣異常,又仔細打量了他一番後,說道,“我是蕭如龍,麻煩你們了。”說話間不帶一點高門世家的架子,讓林浩幾人立即產生了一絲好感。

眾人介紹過後,林雅靜走到床前,對坐在床邊的簫家大小姐蕭靈云颯然一笑,說道,“能讓我看看她的傷勢嗎?”

蕭靈云遲疑了一下,連武當玄真都看不出中的是什麼毒,讓她懷疑身前這位仙子般的麗人的能力,但還是移開了。

林雅靜怎會看不出蕭靈云眼中的意思,沒有說話先是伸出玉指搭上了蕭慧云的脈搏,然後仔細的翻看了一番。

蕭如龍和妻子黃彬定睛看著林雅靜,但卻沒有報絲毫希望。

房間里除了林浩和蝶舞、李菲菲對林雅靜有盲目的信心外,所有的人都沒有報太大希望。百年來,江湖中會用毒解毒的人幾乎找不到了,很多藥毒秘笈都已經失傳。會施毒的人少了,中毒的人也就少了,所以現在的武林中人幾乎把這些都淡忘遺棄。

“姐姐,她中的什麼毒?”林浩見林雅靜轉身走了過來,問道。

“她沒有中毒,而是被人下了憐花門的‘醉云露’,睡上兩天就沒事了。”林雅靜自信的說完,又對蕭如龍說道,“你們不用擔心,‘醉云露’對人的身體沒有傷害的。”

蕭如龍半信半疑的看向一邊的玄真,像是征求他的意見。

“憐花門?這是那個門派?”一直都沒說話的蕭如俊奇怪的問道。

玄真說道,“憐花門在三百年前已經消失滅跡,想不到還有傳人在。相傳憐花門里都是一些相貌俊郎的男子,行事淫邪卻武功高強,這醉云露就是他們的獨門密藥。”

“哦∼!”蕭如俊明白的應道。

這時蕭如龍接了一個電話,等掛了後,臉色凝重起來,對玄真說道,“找到對慧云施‘醉云露’的人了,是靈教‘照日堂’的人。他們說是慧云她們無理在先,不給‘醉云露’的解藥。”

“靈教?這就不好辦了,如果想要解藥就只能讓張盟主去找秦雨要了。”玄真為難的說著,接著問向王翔,“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翔低著頭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百里傑上前對蕭如龍說道,“都怪我不好,那幾個人對慧云指指點點的,我一時沖動就和他們吵了起來,這都是我的錯!”

“沒有打起來吧?”玄真擔心的問道。

百里傑還沒說話,蕭如俊搶著答道,“差一點,本來是要讓他們嘗嘗我的‘翻云掌’的,可惜他們沒膽,不然。。。。”

“閉嘴!”蕭如龍生氣的瞪了兒子一眼。

“不就是個什麼靈教嘛,有什麼了不起的!”蕭如龍退到一邊喃喃的說著。

林浩笑他只知道天下有他們四大世家,猶如井底之蛙一般。不過這也不能怪蕭如俊,從小就沒接觸過江湖的他,遇到能展示自己拳腳的機會怎能不激動呢。

“姐姐,能解嗎?”林浩問向林雅靜。

林雅靜給他一個甜笑,說解是能解,就是需要的藥物和工具都在家放著呢。

“林姑娘,你需要什麼藥,我找人去買?”黃彬著急的說道,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我的那些藥都是經過加工配制的,現在臨時買來不行的。”林雅靜歉意的對黃彬說道。

黃彬看向蕭如龍,想從丈夫那里得到辦法。

蕭如龍歎了口氣,說道,“還是等慧云自己醒來吧,林姑娘不是說沒事的嗎?道兄也不用讓張盟主去找秦雨了。”

“慧云,真的沒事嗎?”黃彬兩眼濕潤的望向林雅靜,想進一步確定一下。

林雅靜點頭表示不會有事,然後想了一下,突然對林浩說道,“你打個電話讓靈教的人把解藥送來吧∼!”

林浩正想說自己可沒那本事,卻被林雅靜瞪了他一眼,真是他只要嘴動一下林雅靜就知道他要說什麼。

昨天回去後,晚上林浩就把成為靈教總巡查使的事和林雅靜、李菲菲說了,今天林雅靜看到黃彬傷心的樣子後就想起了過世的母親,所以才要林浩打電話。

“那好吧,我出去打個電話。”

林浩過了幾分鍾進來後對蕭如龍說道,“讓你的人去取解藥吧,照日堂的人會給你們的。”

蕭如龍遲疑了下,有打了一個電話,讓手下人去取解藥。

玄真迷惑的注視著林浩,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越來越讓他看不透了,隨便一個電話就能讓靈教的人把解藥交出來,他和靈教是什麼關系?

蝶舞則是傳音給林浩,讓他回去後老實交代。

過了一刻鍾時間,那邊打電話說解藥已經拿到,現在正往這里趕。

眾人一下都高興起來,對林浩更是刮目相看,特別是百里傑高興的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是一個勁的對林浩說以後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一定要給他打電話。

王翔和蕭如俊更是纏住了李菲菲,不停的問東問西,索要簽名照片。

“李姐姐,你和老林是什麼關系啊?”王翔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現在一切都沒事了,立即就問了出來。

李菲菲笑笑,想了一下,說道,“我是他姐姐。”現在還是不要讓別人知道他們關系的好,不然傳出去那些八卦記者又要找事了。

顯然王翔對這個解釋不滿意,嫉妒的對林浩問道,“你怎麼這麼多漂亮的姐姐啊?”

“靠,要你管。”林浩白了他一眼說道。

“對了,你和靈教什麼關系,為什麼你一個電話就能把解藥要出來?”王翔又問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

林浩沒有過多回答,只是說靈教的唐凌音和他是朋友,結果又若來王翔一連串問題。

“聽說那個靈教的左護法可是個冰山MM,你是怎麼認識的,老林你真是越來越讓我佩服了。”王翔羨慕的說道。

林浩懶的理他這些無聊問題,對蕭如龍說道,“既然已經沒事了,那我們就先走了。”他可不想在這里多待,讓人問來問去的。

在眾人的勸阻無效的情況下,林浩帶著三女回家了。明天就要走了,他要多抽點時間陪李菲菲呢。

回到家里,立即向蝶舞交代了一切,奇怪的是蝶舞竟然什麼也沒說,只是讓他小心一些。

晚上幾人吃過豐盛的晚餐後,林浩將蝶舞送出了家門。

“我明天就要走了。”

“知道了,你已經和我說了不下五遍了。”蝶舞沒好氣的回答道。

“那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蝶舞白了他一眼,說道,“人家還要工作呢!”

“我們不是說好,一起查吳飛云死因的嗎?”

“哼,你是不是想用這件事情把我騙回家去?”蝶舞嬌嗔的看著林浩。

林浩立即一副被冤枉的樣子,說道,“我是想查清楚還我一個清白,不想讓人家把我看成逍遙法外的殺人犯。”

“哼,你晚上給我訂張機票吧。好了,你不要送了,我回去了!”蝶舞打開車門後,對林浩說道。

林浩聽到蝶舞要和自己回去,高興的不得了。雖然他已經知道是誰殺了吳飛云,但還是先把美女拐回家再說。

看到林浩還不走,蝶舞說道,“你在這里站吧,我可是要走了。”

“老婆,我們來個吻別嘛∼!”林浩笑嘻嘻的說著。

蝶舞俏臉紅了一下,雙眸微瞪,“吻你個頭,無賴∼!”

“嘻嘻,你不吻,我可要親啦?”林浩色眯眯的說道,他沒事就喜歡和蝶舞斗嘴玩。

“你。。。。”蝶舞求饒道,“在外面。。。有人看呢。。。”

“哼,我不管!”林浩表示出了強硬的態度,又裝出一副要有所行動的樣子,嚇的蝶舞趕快在他臉上啄了一下。

林浩滿意的說道,“這麼晚了,你今晚就住這里吧,明天走時也方便些。”

蝶舞趕快上到了車上,對林浩說了句色狼,立即開車走了。真害怕晚一步就被林浩給抱了回去,這個無賴可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的。

林浩直到聽不到車響聲,才回到了別墅。

第二天下午,北京機場。

李菲菲在蝶舞的車里不舍的擁著林浩,淚眼朦朧,默默的不說一句話,把林浩心疼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才好。

“菲姐姐,等到了五一我就去找你。”林浩含著李菲菲的耳珠,輕輕的說道。

“不,我到時回家去。”

李菲菲抬頭看到林浩不解的眼神,溫柔的說道,“人家要回家做你的妻子,不要你去找我時為了那些記者東躲西藏的。”

“菲姐姐。。。”林浩感動的不知道怎麼說話才好,只有把懷中的佳人緊緊的抱著,讓她感到自己的火熱的心,濃烈的感情。

林雅靜和蝶舞在候機大廳里聽到廣播時,給林浩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該走了。

時間好短,林浩幾步一回頭的看向在車里目送自己的李菲菲,短暫的離別帶來的總是無盡的相思。

飛機在H市的天云機場降落後,林浩剛走出飛機就打開手機給李菲菲打了個電話,報了句平安!

“菲姐姐讓我給你說,車已經被開走了。”林浩調整了一下傷感的心情,拉起蝶舞的手說道。

蝶舞任他拉著,白了他一眼算是知道了。蝶舞臨走時讓李菲菲把車開回別墅,並說有人會去開走的。

到了機場門口,林浩瞅了一圈沒有看到自己想見的人,郁悶的說道,“姐姐和秀秀怎麼沒來啊?我可是和她們說了今天下午回來的。”

正想呢,就聽到了孫秀秀的聲音。

“老公,我們在這呢?”

林浩尋聲望去,原來孫秀秀和大家林雅婷在一邊躲著呢。

劉瑩和楊月因為公司事情忙就沒來。林浩高興的拉過秀秀,說道,“讓我看看秀秀在家有沒有聽老公的話?”說完就上下打量著孫秀秀。

“人家聽話了,每天都吃好多的。。。”孫秀秀害羞的說道。林浩臨走前專門交代她要多吃些,補補身子,還說回來晚上要檢查呢。

林雅婷望著林浩,伸手為其整理了一下上衣,說道,“走吧,車在外面呢!”

蝶舞看著三人透著幸福的話語和親昵的動作,心道,有家的感覺真好啊!不尤的想起自己從沒見過面的父母,他們現在在那里呢,有沒有想過她?

“寶貝,你怎麼了?”林浩伸手拉過愣神的蝶舞,看到她眼中有一層濕蒙蒙的霧氣,關心的問道。

蝶舞隨即又恢複了正常,只是聲音低沉了許多,“我沒事!”

“有事一定要告訴我。走,我們回家吧!”林浩溫柔的說道。

家?蝶舞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覺,這是林浩給她的。

回家的路上,本就開朗的蝶舞很快就和林雅婷、孫秀秀混熟了,剛才產生的悲傷被一掃而光。

(新書風月已經上傳,請大家支持一下。飛花我一直都在寫,准備到六月底一次性把第六卷更新完畢,謝謝!)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上篇:第四卷 第二十章 回程前夕    下篇:第五卷 第二章 意亂蝶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