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五卷 第三章 西山之約   
  
第五卷 第三章 西山之約




林浩看著囂張異常的安泓霖,笑咪咪的說道,“放心,我肯定會讓你後悔來H市做這個壇主的。今天我心情好,不會和你計較,改天定去拜訪你。”

“是嗎?那我恭候大架了!”安泓霖得意的笑道,他以為林浩膽怯了。

林浩冷眼看著揚塵而去的寶馬車,心道,好囂張,看來狄玉因沒有完成任務已經被‘弘法會’換掉了,但他們為什麼要抓王雪呢?這次明明早就可以下手,為什麼要一直跟蹤他們?難道是向我示威?

正想著時,林浩轉身對著走上來的蝶舞燦然一笑,說道,“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哼,誰擔心你了,我只是看看你在這發什麼呆!”蝶舞撇撇小嘴,否認著林浩猜對的答案。

李飛和王雪跟著走來,張口問道,“怎麼樣,他要干什麼啊?”

“呵呵,沒事。他只是喜歡你家漂亮王雪,沒有別的意思的。”林浩信口胡編起來,他不想讓李飛和王雪知道後擔驚受怕。

聽林浩這麼說,王雪白玉的臉頰微紅,李飛也放下心來,噓了口氣,說道,“我還以為又是‘弘法會’的人呢!”

“沒事了,你們繼續逛街,我要回去上課了。”林浩說完就拉著蝶舞准備回學校。

李飛一把抓住了他,惡狠狠的說道,“想跑?快老實交代你的這位蝶姐姐是怎麼認識的。靠,你怎麼老走狗屎運啊!”

林浩白了他一眼,正想說你怎麼這麼三八,突然發覺李飛說的有點不對。

“蝶姐姐?!”

林浩看向一邊正低頭偷笑的蝶舞,知道肯定又是蝶舞這丫頭和他們說的,壞壞的一笑,一把攬過蝶舞的纖腰,對李飛和王雪說道,“她不是我姐姐,是我老婆!”

“你。。。”蝶舞氣惱的看著林浩,怪他在大街上對她手花花。

林浩就當沒看見,對驚訝的李飛和王雪說道,“我們回去了,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好了!”

等李飛和王雪走後,蝶舞瞪著林浩,說道,“以後在外面不許你碰我,不然。。。哼!”

“嘻嘻~外面不行,是不是家里就可以呀~~!”林浩色咪咪的說道。

“你~~!討厭,你個無賴!”

看著蝶舞嘟嘴嬌嗔的樣子,林浩神迷,“我們回家吧!”

“回家干什麼?還要上課呢!”臉紅的蝶舞摔開林浩的手,徑自向校園走去。這幾天林浩可沒少纏她,除了最後一關自己身上幾乎每個地方都留有林浩的痕跡。

下午五點時分,林浩帶著蝶舞來到H市一座寫字樓前,看著上面古舊的裝潢,走進大廳。

剛進樓就被一個看門的老頭攔住,“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呵呵,不愧是靈教,連分壇的看門老頭都會武功。”林浩暗自想著,左手打了個唐凌音給他的資料上說的手勢。

還挺管用,老頭見到手勢以後,立即說道,“壇主在三樓,到了會有人接您。”

林浩滿意的帶著蝶舞上樓去了。

剛到三樓就見一位穿著妖豔的女子正等在樓梯口,“請跟我來!”

林浩和蝶舞跟著女子進了一個不大的房間,只見一位四十上下的中年女子仔細的打量著林浩,“你是林浩?”

“是,如假包換!”林浩笑嘻嘻的答道。心道,靈教在H市的壇主竟然是個女的。

“能否讓我看下。。。”女子早得到通知,知道林浩現在的身份。雖然見過他的照片但還是想再確定一下林浩的身份,但因為職位卻又不敢問出來。

林浩也不介意,從口袋里拿出玉佩遞向了中年女人。中年女人沒敢接,只是仔細的看了一眼,然後鞠身說道,“靈教昊天堂,H市分壇吳靜參見總巡查使。”

呵呵,真是好用啊!林浩笑著說道,“我這次來是要麻煩吳壇主幫個忙。”說著徑自坐在了沙發上,示意吳靜也坐下,吳靜卻像沒看見似的。

“林總管吩咐就是!屬下定不辱使命!”吳靜帶著一種男子的豪氣,說話剛勁有力。靈教總巡查使也就是靈教的總管,權利僅次于教主和左右護法,看來這次秦雨為了林浩是冒了很大風險的。

林浩不客氣說問道,“我們這里有‘弘法會’在H市分壇的資料嗎?”

“回總管,全部都有!”

“好,我明天不想在H市再看到這個分壇。”林浩聲音轉冷,心道,媽的!威脅我,我今晚就滅了你!

“屬下知道了。只是。。。他們新來的那個壇主安泓霖有點棘手,武功很高,屬下害怕。。。”吳靜擔心的說道。安泓霖來H市後她自己親自調查過,以自己的武功而論百招以後必敗。

林浩看出吳靜的疑慮,笑笑說道,“那個小安子就交給我了。還有,不要留下什麼痕跡。”

“屬下明白,請總管指示晚上什麼時候動手。”

“你們看著辦吧,我12點前會把安泓霖引出來的。”林浩說完也沒再停留,帶著蝶舞走了。

路上蝶舞笑嘻嘻的說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我是有權抓你的!”

林浩立即一副可憐惜惜的模樣,“老婆,你老公是在為社會除害,難道這也有錯嗎?”

“哼~殺人放火,不干好事。”蝶舞總覺得林浩這樣做不太好,不過她也沒怎麼反對,畢竟這個社會有些事情法律是無法解決的。

兩人又來到‘弘法會’的分壇,林浩對樓下截著自己的一個‘弘法會’人員說他晚上在H市的西山公園恭候安泓霖大架,說話時狂傲異常,看的一邊的蝶舞只想笑。

“嘻嘻~你剛才的樣子。。。。”蝶舞歪著腦袋頓了一下,沒有往下說。

林浩臭美的接道,“是不是很酷啊,把我的蝶寶貝迷的神魂顛倒不能自己。”

“哈哈,看你臭美的樣子,是好惡心啊!你還是恢複你的無賴樣子順眼些。”蝶舞說完就趕快的向前跑去,以躲避林浩‘憤怒’的魔爪。

不算熱鬧的街上,一個美秀俏麗的MM嬉笑著在前面跑著,後面一個不算帥氣無賴般的男子,張牙舞爪的狂追,還不停的叫囂著,“看我抓到你後怎麼收拾你,你這個死丫頭!”

沿街的路人都在住足觀望,某些血性青年看到這一幕,內心的英雄激素迅速的擴張開來。媽的,這個流氓敢這樣欺負他們心中的天使,英雄救美的機會來了。

誰知這些‘有目的’的熱血青年追了半天還是和那個無賴一樣的小子差上幾丈,怎麼都追不上,想放棄又不舍得,畢竟這樣的機會,這樣的美人,太少了。

剛剛跑出街口,林浩就被迎面電弛而來的警車截住,從上面迅速下來幾名身著制服的男子向他撲來,敢情不知道是誰報警了。

“你們干什麼?”林浩左閃右擺的脫出包圍圈,然後奇怪的問道。自己可沒犯法,就是有他們怎麼會知道的。

正在疑惑時,一個精壯青年從後面氣喘籲籲的跑上前來,說道,“警察同志,就是他這個小流氓在追打前面的那位姑娘,這條街上的人都可以做證的。”

林浩扭臉一看,身後面跟了一大群人,有追來的,有看熱鬧的。

“我是流氓?哎~你說話注意點。”林浩氣惱的說道。

誰知道他剛說一句,一群人就憤慨的開始訴說他的罪行。

“就是他,我們都看到他在追前面那位姑娘。警察同志,我們都可以做證。”

“小伙子,年紀輕輕就干這些,不怕雷劈嗎?唉,現在的年輕人啊,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

“先把他抓起來!”

“對,抓起來!”

暈,這麼有正義感的人,那些真正與歹徒搏斗犧牲的人怎麼沒碰到一個啊!林浩納悶的看著圍著他的人們,又躲開上來想把他按住的警察。

“呵,小子,真有兩下子。”一個身材高壯,濃眉方臉的警察說著,使出精練的擒拿想把林浩給一下制伏了。

“怎麼了?”蝶舞推開人群問道。她正跑的高興時,扭頭一看,發現林浩被警察和一群路人圍住了,就趕快的走了過來。

“姑娘,你不用怕了,有我們大家為你做主呢。”那個精壯的年輕人挺胸說道,美人在前怎能不表現一下。

蝶舞迷糊了半天,問道,“什麼做主,怎麼回事啊?”

“姑娘,不要怕他的威脅,這件事我老頭今天管定了。我們先把這個流氓抓回去再說!”一個拄著拐棍的老頭激動的說著。

蝶舞一聽,想了一下,撲哧的笑了出來,終于明白是怎麼回事。看著林浩氣的發青的臉色,笑嘻嘻的說道,“你這個無賴,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人家。”

暈,聽著這話味怎麼不對勁啊,像是在撒嬌一樣,不過真的好迷人哦!

那個像是帶隊的警察剛才一下沒抓住林浩,這時又要動手,卻被蝶舞擋住了林浩,嘟起小嘴說道,“你干什麼?他又沒犯法!”

“姑娘,你。。。”眾人都疑惑的看著她,不知道怎麼回事。

林浩一邊臭著臉,說道,“都看什麼?她是我老婆!”

“啊~?!”

“真的假的?”

“姑娘,他是你老公?”警察尷尬的問道。

蝶舞紅著俏臉,低著頭,輕聲的‘恩’的一下,像個剛過門的小媳婦似的,樣子嬌柔可人。

幾名警察尷尬的對望了一眼,說道,“你們以後最好不要這樣在街上追打玩鬧了,很容易讓人們誤會的。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收隊!”說完幾人上車走了,今天也真夠窩囊的。

“原來人家是小兩口鬧著玩啊,我老頭子算是白操心了。”

林浩瞪了一眼幾個年輕男子,阻斷了他們看著蝶舞時癡呆的眼神,拉著蝶舞走了。

十九年來第一次被這麼多人當成流氓真是夠幸運的,再看蝶舞洋溢著開心的笑容,就是當回流氓也值了。

“開心嗎?”林浩拉過蝶舞,溫柔的問道。

蝶舞羞怯的看看兩邊的路人,點頭說道,“開心~!我從沒有像這幾天一樣這麼開心過。”

蝶舞之前幾乎天天都是在任務中度過,她為了不讓自己感到孤單、寂寞,就拼命的工作,想以此沖淡一切。直到遇到林浩,才能真正感覺到快樂,不再有孤單的感覺。

“以後我會讓你天天都這麼開心~!”林浩環住蝶舞纖腰,深情注視著蝶舞的眼睛。

咦,他的眼睛怎麼象會說話一樣~!

“放開人家啦,好多人都在看呢!”蝶舞小聲的說道。

林浩放開蝶舞,兩人像熱戀中的情侶一樣,手牽著手向前走著。

“晚上不回家吃飯了,我們兩個在外面吃,然後去西山公園。”林浩邊走邊說著。

“好的!”蝶舞一陣欣喜,晚上他們單獨在一起的時間幾乎是沒有,當然高興了。

蝶舞沒發現她越來越依戀林浩了。

**********************************************

“壇主,這個林浩不會有什麼陰謀吧,還是帶幾個屬下去吧!”一個丑陋的中年男人對著正在網上看電影的安泓霖說道。

安泓霖輕蔑的說道,“哼,都把他傳的像神一樣,我安泓霖這次就讓大家都把眼睛給擦亮了。”

“壇主,如果讓會主知道了。。。。。。”

“哼,這件事就你我知道,你不說誰會知道。會主做事太畏首畏尾了,以我們現在的實力還害怕什麼呢!”

“可是,壇主。。”

安泓霖打斷說道,“沒什麼可是的,今晚你和我一起去就可以了,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厲害!”

“是,屬下知道了!”

安泓霖在屬下李永出門後,點上了一只煙,陰險的笑了起來,自語道,“林浩,我穿有‘金絲天蠶甲’,看你的劍氣怎麼傷我!”

金絲天蠶甲是幾百年前天蠶派的鎮派寶物,練武人穿上後,只要配合內功口訣,就能抵消一切內力攻擊,刀劍難以傷之,沒想到失傳幾百年的異寶會出現在安泓霖的手里。

請大家關注一下雞蛋的新書《風月》,起點同步更新!


上篇:第五卷 第二章 意亂蝶迷    下篇:第五卷 第四章 大意受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