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五卷 第四章 大意受傷   
  
第五卷 第四章 大意受傷




西山公園,H市唯一的森林公園。

凌晨一點,在微微的涼風下有兩個黑影在一棵高聳的樹上相擁而坐。

“怎麼還沒來啊?”蝶舞小貓一樣卷曲在林浩的懷里,慵懶的身姿,微閉著雙眸,舒服的面容看的讓人嫉妒。

林浩撫弄著蝶舞的青絲秀發,貪婪的吸嗅著淡淡的幽香,他早就發現蝶舞身上的體香很特別,自己從聞過後就像上癮了一樣,總是不能自己。

蝶舞見林浩沒說話,又輕聲問道,“問你呢?大姐還要我們早點回去呢!”

他們吃過晚飯後還是回家了一趟,林浩說要拿點東西,拿出來蝶舞問了才知道是和自己上次毀尸滅跡用的差不多的藥水,看來林浩今晚根本沒打算讓安泓霖活著離開。

“應該快來了,像安泓霖這樣狂傲自大的人,肯定會來。我們就代表黨、代表國家和人民把這樣的社會垃圾給清理了。唉,連個勞務費都沒地方領,執行死刑的武警還能立個三等功呢。”

林浩一副很出虧的樣子,懶洋洋的說著,永遠都看不到他正經的樣子,不過眾女倒是很喜歡他的這個‘毛病’。

“呵,你還有理了。你以為你是誰啊?”蝶舞沒好氣的說道。

“你老公可是國家安全局的特級人員!”林浩使壞了的咬住了蝶舞的耳珠,感到懷里的嬌柔微微一震。

蝶舞推開林浩使壞的嘴巴,說道,“你只算是個臨時工!”

“呵呵,我也只想當個臨時工。”林浩開心的說道。這樣的臨時工從建國以來也就他一個,可說是絕無僅有了。

“咦,我都當了幾個月的臨時工了,我的工資呢?”林浩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蝶舞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很缺錢嗎?你的工資都在我那里,你拿著又沒用,就讓我替你花了吧。嘻嘻∼!”

林浩心道,“暈,錢怎麼會沒用,多少我都不會嫌多的。”不過也只是想想,怎會真的在乎這些,在蝶舞那里和自己拿著不也一樣嘛!現在身上錢不多,卡倒是不少,除了汪征給自己的金卡外,還有大姐給自己的卡,劉瑩、楊月和秀秀三女以公司的名義為自己辦的卡應該可以透支,但能透多少自己就不知道了,不過上面的錢應該不會讓自己淪落到透支的地步。最讓他吃驚的是李菲菲給他的建行龍卡,前幾天自己現金花完取錢時,隨便在自動取款機上查詢了一下,當時就像是吞了個雞蛋似的,半天嘴才合起來,趴在屏幕上數了半天才確定上面的數字是一千萬。

“呵呵,這麼快就要當管家婆了!”林浩嘻笑的逗著蝶舞。

“討厭∼!這麼說人家!”蝶舞大發嬌嗔,不依的說道。

林浩突然臉色一正,說道,“來了,兩個人。”

蝶舞先是一怔,隨後俏臉微紅,自從和林浩在一起後自己的警覺性幾乎都消失了,越來越依靠林浩,只要和他在一起時腦子都懶的轉一下。

“一會兒我們一人一個,速戰速決!”

“好,不過那個安泓霖由我來對付,你應付那個跟班就好了。”蝶舞喜滋滋的說道。

林浩皺眉,說道,“安泓霖武功不低,還是我來吧。”他可不想懷里的寶貝有什麼意外,不然他會發瘋的。

“不嘛∼!人家要試試新練的‘蝶戀花’!你又不當人家陪練,這次這麼好的機會,一定要讓人家試一下。”蝶舞撒嬌的威力可不比她武功差,直迷的林浩顛三倒四,心道,女人怎麼這麼多天生的就會的本領。

蝶舞在林家武鐠上找到的一種類似飛花傷人叫‘花云斬’的內家功夫,是一種霸道的氣刀,被她結合本身的‘蝶靈勁氣’運用在紙牌上,控制更加靈活多變,使本就難以防范飛牌更是神出鬼沒,無堅不摧。她給起了個溫柔的名字‘蝶戀花’。

林浩曾試過一次,雖說有驚無險,但想想這種功夫的威力到現在還心有余悸。

“好吧,你小心點!”

蝶舞見林浩答應了,高興的說道,“知道了,人家殺人這方面經驗可比你多。”

林浩笑笑,隨手一記‘飛花指’彈向已經走進公園大門的安泓霖,傳音說道,“小安子,有種跟我來!”說完拉起蝶舞向公園的山頂馳去。

安泓霖帶著李永剛走進林口,就感到一縷指風襲來,一個轉身躲開後聽到林浩的傳音,看著遠去的兩道黑影,不屑一顧,飛身而起。

“壇主,小心是陷阱!”李永見安泓霖根本就不理自己的話語,無奈的提氣追去,暗歎他們的這位壇主真是太自傲了。

安泓霖也是有自傲的本錢,電閃般的身形把李永扔的老遠。但他想和林浩比輕功,純粹是竹籃打水--白費力氣!

林浩放慢速度,和蝶舞並肩在樹頂颯然飛躍,還不時停下來嘲諷兩句後面飛奔的安泓霖,氣的安泓霖只想把他給大卸八塊。

到達山頂後,林浩和蝶舞落在一株塔松之頂,隨枝瑤逸,神仙一般。

等安泓霖剛飛落在山頂,蝶舞一式‘蝶雙飛’從手中飛出兩張紙牌,旋飛著延著弧線的軌跡從兩邊疾速攻向對方的咽喉。

多虧安泓霖反應夠快,猛向後揚頭撤身,利刃般的紙牌從他的喉管三寸處旋飛而過,等他提氣防禦再次站穩時,蝶舞已經收回紙牌笑盈盈的站在離他兩丈的大石之上。

安泓霖渾身冷汗直冒,剛才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及時,現在已經躺在地上了。

“卑鄙!”安泓霖惱怒的吼道。

蝶舞想沒聽見似的,小俏鼻冷哼一聲,展開新學的‘飄渺身法’雙掌使出輕易不用的‘蝶刃七式’直斬安泓霖全身要害。她的職業本就是以刺殺為主,那會講什麼道德規矩,和林浩簡直是一個脾氣。

凌厲的攻勢打的安泓霖又是措手不及幾乎是防多攻少,展開身形全力抵擋,額頭又冒起了冷汗。自己掌握的資料上,林家除了林雅婷和林浩沒有什麼高手了啊?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個厲害的MM,武功比自己只高不低。他那里知道像這樣的高手,林家眾女中還有兩個,而且其中的林雅靜是和林雅婷屬于同一級數的超級高手。

“嘻嘻∼真沒意思,你休息一下我們再打!”蝶舞凌空回旋,落回剛才的大石上,掃了一眼剛剛追上山頂的李永。

這時林浩飛身而下,落在蝶舞身邊笑嘻嘻的說道,“小安子,你的武功還真不是一般的差勁,等你打贏了我老婆再來找我吧!”

暈,這話他都說的出口,像個躲在女人背後吃軟飯似的。蝶舞無奈的對林浩翻了個白眼,不過倒是挺喜歡的,林浩完全沒有那種大男子主義,為了達到目的什麼伎倆都能用,這點很合她胃口。

“哼∼!軟骨頭,真懷疑你是不是男人!”安泓霖激將的說道。

這招對百里傑和王翔那樣的人也許管用,可惜他今天用錯了地方,林浩怎麼會吃他這套,仍是一副嬉皮笑臉的無賴樣子。

“呵呵,我還有骨頭可軟,倒是你想軟都找不到人。”

蝶舞被逗的撲哧一下笑了出來,自己的這個無賴老公有時真能把人給氣死。

林浩的一句話把安泓霖氣的鼻子都歪到了一邊,沒想到世上還有這樣的人,今天真算是長見識了。

“壇主,靜氣!”李永在安泓霖身後小聲說道。

安泓霖深吸口山頂的涼氣,把即將爆發的怒火壓了壓,說實話他很是嫉妒林浩,這樣一個長得不算帥的男人家里卻有五六位天仙般的女人,想想都能把人給氣死。

“林浩,今天是你叫我來的,不會就這樣躲在女人後面吧?如果有真本事就和我打一場,不要像個烏龜一樣!”

林浩還沒說話,蝶舞就不答應了,敢這樣說她的老公,她要今天一定要把安泓霖給廢了。

“你先過了姑奶奶這關再說!”

蝶舞飛身而起,在空中激射出十三張紙牌,瞬間圍向安泓霖。

“鬼蝶?!”

李永吃驚的托口而出,‘弘法會’的資料里有記載,傳說中安全局的頭號特工‘鬼蝶’就是用這種紙牌殺人的,所以猜測的說了出來。

林浩一聽,心道,這回說什麼也不能放你走了,不然傳出去就麻煩了。想完,一式‘流星追月’向李永撲殺而去。

李永也算了得,在林浩的手上還能走上幾招,但最後還是被林浩的‘天魔手’擊的吐血倒飛,在懸崖邊上被一棵大樹給攔住,沒有墜下山崖。

“永叔∼!”正和蝶舞纏斗的安泓霖大喝一聲,將全身功力提只到及至,想沖破蝶舞紙牌的包圍圈。身上的衣衫已經被劃的破爛不堪,手臂和腿部血跡斑斑,還好上身有‘金絲天蠶甲’護著,沒有受傷。

蝶舞那會讓他那麼容易沖出,‘蝶戀花’使的密不透風,紙牌像是有了靈性一般,圍繞在安泓霖周圍如影隨形。

林浩正要過去看看李永掛了沒有,突然看見李永的手微微舉起,拿著一個黒咚咚的東西。

“槍!!”

林浩腦子閃過槍的影子,飛快的撲向正在和安泓霖打斗的蝶舞,因為槍的方向不是對著自己,目標是正在鏖戰的蝶舞。

現在上前擊殺李永已經來不急了,林浩在一聲鳴響的同時飛身護住了蝶舞,隨後感覺子彈從自己的左肩直穿而過。

“恩∼!”一聲慘痛的悶哼,讓蝶舞意識到林浩被擊中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怒氣和殺意霎時布滿了全身。

蝶舞反手摟過受傷的林浩躲開又射來的子彈,左手猛揮,無數的紙牌瞬間將遠處的李永斬的不**形。

“小心!”

林浩暗罵自己大意,看到飛殺而來的安泓霖,提醒蝶舞的同時,右手一式‘飛花四濺’,四道六脈劍氣凌厲的射向安泓霖。

“哈哈∼林浩,你的劍氣對老子不管用!”安泓霖得意的笑道,對四道射向自己前胸的劍氣視若不見,雙手多了兩把藍光幽閃的匕首,一看就知道上面染有劇毒。

林浩大驚,六脈劍氣竟然對安泓霖不管用,猛然推開蝶舞,躲避安泓霖的匕首。雖然左臂抬不起來,但身形還是靈活異常,踏出‘迎風柳步’輕易的避過對方的攻擊。

安泓霖正要追殺,就被蝶舞這只憤怒的蝴蝶給攔截下來,迎面撲來的殺氣和滿天飛旋的紙牌與剛才的氣勢又是另一翻情形。

安泓霖狼狽的躲閃著蝶舞的攻擊,還好他武功不錯,又靠著‘金絲天蠶甲’,只用護著頭部和下身的要害,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不過也堅持不了多久了。手臂和下身已經找不到完膚,鮮血不住的飛濺,腿腳已經開始發軟。

正在安泓霖苦撐著,想辦法逃脫的時候,又是一聲驚鳴,夜空里一道微細的紅線從他的左胸穿過。

“我。。我。。的金絲。。”安泓霖低頭看著胸前冒出的血跡,一句話也沒說完就摔躺在了地上。

蝶舞扭臉看到林浩右手正拿著從李永那里揀來的手槍,而且還對她笑笑,說道,“呵呵,我真是個天才,第一次用槍就這麼准!”

“嗚∼你嚇死人家了!”蝶舞跑上前去抱著林浩哭了起來。

林浩笑著安慰的說道,“你老公什麼人物,怎麼會就這麼掛掉。”剛說完,又罵道,“媽的,這次大意了,老子以後一定要隨身帶把槍。”

蝶舞看到林浩沒什麼事,哭笑的說道,“你想要什麼槍我都給你。。你真的沒事嗎?”

“沒事!不過你先放開我,拿這個去讓他們消失了。”林浩右手從上衣口袋里拿出個裝著黃色藥水的瓶子。

“你先讓我看看傷勢。”蝶舞接過瓶子後,顫著手想解開林浩的衣服看一下。

林浩阻止道,“別,小心你把找個東西滴到我身上,那時你的老公就真要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蝶舞嚇的趕快把瓶子拿開,說道,“那我先解決了他們再看你的傷勢好了!”

林浩見蝶舞離開後,心道,這子彈上帶的毒好厲害,差點就逼不住了。

請大家關注一下雞蛋的新書《風月》,起點同步更新!




上篇:第五卷 第三章 西山之約    下篇:第五卷 第五章 意外相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