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途第二百一十一章 附靈魔現   
  
第二百一十一章 附靈魔現


而就在同一時刻,那原本已經匿形的金缽卻突然在羅天立身之處現形,只不過這金缽就好像失去了目標一般,在原地滴溜溜亂轉.>而隨後雷神之錘出的一道雷電攻擊也在原地消弭于無形.

羅天哪里去了?所有人都在想,不過沒等他們這個念頭消退,一只手突然從虛空中出現,輕輕地抓住了那個在空中亂轉的金缽.

"這東西歸我了!"羅天的聲音突然響起,隨即,這金缽便被羅天收走.那施金缽的長老狂噴一口鮮血,又氣又怒,竟然一下子昏了過去.此時那使雷神之錘的長老就如同傻了一般,呆呆地站在那里,再也興不起攻擊的勇氣.

羅天的身形很快又在原地現身,他不屑的望了望別劍良,冷冷地說道:"和你玩太沒意思,就像大人哄孩子,以後別愚蠢地對我挑釁了,你實在不夠資格!"

別劍良的嘴角抽動了一下,卻沒有說出一句話,只是他的臉色變的慘白,這一瞬間他仿佛突然蒼老了許多,變得毫無生氣.

羅天對著鐵副宗主拱了拱手,道:"鐵大哥,我這就離開了,我已經感覺到自己即將突破元嬰期,只要再經曆幾場戰斗,以戰促修是最適合我的成長之路.今後這里如果有什麼麻煩可以找我幫忙,你知道聯系我的方法,畢竟我對這里的大多數人還是有感情的."

一直在那里默不作聲的鐵副宗主此時才突然張開嘴一笑,道:"羅兄弟好大的本事啊,你方才施展的那些功法我都是前所未聞的,恐怕你身上還有其他的本事沒有施展出來吧?我看現在就算是我都未必能打得過你了!"

羅天笑道:"我的功法只是與常人有所差異而已,對付一般跳腳蝦還是可以的,但對鐵大哥這樣的高手還是討不到任何好處.不過方才我地確未盡全力,因為他們太弱."說完他又拱了拱手,身形瞬間便消失在遠處.

"好厲害的本事!"鐵副宗主這時候才長籲一口氣,自言自語地道:"這人真是個怪胎,成胎期的修為.居然連我這樣化形期修為的人都有可能擊敗,假以時日,恐怕修真界將會多出一位王了!"說完,他又扭頭望向別劍良,用憐憫的目光望著他,語氣中有些嘲諷地道:"無知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一葉障目不知深淺,這樣地人根本不能得罪,而你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知道你為何留不下來他嗎?因為就算是當今六大宗派的宗主他也未必放在眼里,那些人他都不在乎,你又如何能放在他的眼里?他說得對,你們在他眼里不過是跳腳蝦而已,清楚地認識一下自己吧,放眼修真界.你實在算不得什麼."我們只是跳腳蝦而已......"四位鎮派長老呆立當場,喃喃自語到,他們的臉上現出一絲自嘲之色.想不到一向自命不凡的他們,在人家的眼中居然是這樣一個評價,這思維鎮派長老的內心十分的震撼,沉默了許久,四人才突然並立一排,對著別劍良拱手道:"也許真如羅天所說,我們固步自封的想法是大錯特錯了,偏居一隅盡管可以避開很多風險,但我們地修真之途少了磨難.又怎麼可能會再有進境呢?我等不才,丟了別宗主的臉了,現在我們就辭去鎮派長老一職,離開這里,也要去外面曆練一番,希望有機會提升自己,也算對得起自己走的這條路了."

別劍良坐在那里默不作聲,也說不清他在想些什麼,四位鎮派長老長歎一聲.將自己地鎮派長老玉墜摘了下來,一起放到了別劍良座前的幾案上,拱了拱手,便翩然而去了.

鐵副宗主坐在那里若有所思,許久之後才歎道:"也許羅天說得對,我們都太過保守,只顧著能夠偏居一隅苟延殘喘,卻失去了求證大道的進取之心了,看起來我也應該出去游曆一番.也許只有這樣.我才能夠有進一步的進境!"說完,才起身對別劍良說道:"劍良.你我之前的行事都太過保守,如果我們只是這樣偏居一隅,重振無天宗就是遙遙無期了,我看我們真該好好考慮羅天說的話,我們的高手都應該入世,在修真界鍛煉自己,才能夠提升實力,不然的話,我們這一支就只能慢慢消失在這荒涼的邊緣之地了."

別劍良默不作聲.只是臉色陰沉地坐著.鐵副宗主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此時大廳里只剩下別劍良一人.本就大門緊閉.光線只能透過窗欞射進少許.但這少許地光線打在別劍良陰沉地臉上.反而顯得更加詭異猙獰.

別劍良地雙手緊緊地摳著桌椅地扶手.嘴唇緊緊地抿在一起.他就這樣一言不地坐了許久.才突然抬起頭來.像是下了很大決心般地.獰笑著道:"好,好.你們都不敢打.都怕了羅天.我就不信我沒有辦法殺了他.看你們談到羅天個個噤若寒蟬地德行.就那麼怕他?如果不讓你們知道我別劍良還有別地殺招未用出來.我又如何能坐得穩這把交椅!"

說完.別劍良緩緩地站起身.轉身向身後地內室走去.

一進入內室後.他便抬手在周圍設了一道結界.然後才小心翼翼地從自己地儲物袋中掏出一枚紅黑色地珠子.將其雙手按在胸口.閉目凝神片刻.才神色凝重.低聲地呼喚道:"弟子以魔神之名義召喚魔尊陛下.召喚您從那陰暗地魔界深處重生.從荒蠻之地歸來.來統禦我們這群忠實地臣民.引領著我們征服異信仰.毀滅他們地家園.讓我們吸食他們地血肉.用他們地鮮血哺育我們地魔嬰.讓附靈魔族重歸塵世.征服整個世界.附靈魔尊.弟子祈求您地重生!"

內室里地溫度突然降低.一股冷嗖嗖地陰風憑空刮起.將幾點燭火吹滅.整個內室頓時變地陰暗詭異.隨著別劍良一遍又一遍地誦念.一陣淒厲地哀嚎聲由弱變強.漸漸地在內室中響起.而置于別劍良胸前地那顆黑紅色珠子.也漸漸出了光亮.隨著他地誦念.這光亮越明顯.最後.將整個內室都染成了一片暗紅色.

別劍良並沒有看到,此時在整個城市的上空,也有一團黑紅色的云團在緩緩地結成,這團黑紅色的云團來的十分詭異,幾乎是在瞬間便籠罩住了整座城池,而且這團黑紅色的云團位置極低,幾乎就是壓著城頭在翻滾著,尤其是黑紅色的云團里還夾雜著一股腥臭的味道,就如同是一大片紅色的血云.

城內所有的牲畜都變得不安起來,狗叫聲,馬瘋般的嘶叫聲,以及各類家禽的叫聲響成一片,所有城民也被這一幕所震驚,一個個極為不安地仰望著天上的紅云.

原本已經出城的羅天,感應到這一幕後,突然心中泛起一股難以言語的感覺,他體內的龍魔殿也突然變得不安分起來,整座龍魔殿不停地出轟鳴聲,似乎有某種被禁錮住的力量正欲脫身而出.

羅天隱約覺得城池內一定生了什麼異變,站在原地遲疑片刻,他還是咬咬牙,轉身向新城方向趕去,這件事情不尋常,羅天知道一定是生了什麼意外,盡管已經打算離開,但新城面臨這樣的變故,如果自己不回去,將會一輩子無法心安.

而那些原本已經做了離開打算的鎮派長老,以及鐵副宗主,也都紛紛趕回城內,將自己的法寶祭了出來,一個個小心謹慎地望著空中,觀察著天上的變化.

此時在內室中的別劍良依然在不停地誦念,最後,當他終于止住了誦念的時候,那顆黑紅色珠子已經變得如同一只拳頭大小,且珠子的表面不時地閃過一道道的詭異電光.

別劍良緩緩地將這顆珠子舉起,高高地舉過頭頂,只見黑紅色的珠子突然爆射出一團耀芒,隨後,便見這顆珠子里突然出現了一張猙獰的臉,那張臉仔細地打量了別劍良一番,才獰笑著道:"小東西,你喚醒我究竟為了什麼?你有什麼樣的理由能夠讓我接受你為我的子民?"

別劍良恭敬地跪拜了一下,才說道:"魔尊陛下,弟子雖然是真修宗派的人,但一直奉家族之命暗中保護著這顆附靈珠,而我們別氏一族,其實就是昔日魔宗冷族的直系,當初魔宗內亂,我冷族被人打壓,因此才改換姓名,混入了真修派系中,這才避過一劫,而我冷族一向是附靈魔尊的子民,魔尊陛下應該清楚的!"

附靈魔聞言歎息一聲道:"昔日我在魔族內戰中被人暗算,想想已經過了太久,不知道現在魔宗我附靈一族還有何人?"

別劍良垂道:"應該沒有了,我們冷族已經是最後一只,當初我們也是托庇于魔宮林副宮主的羽翼下才得以周全,所以我們才自認為林副宮主一族的奴人,以感謝他們維護我附靈一族的恩德."

附靈魔突然狂笑起來,他聲色冷厲地道:"想不到我附靈魔的後人還要托庇于他人的護佑,魔尊啊魔尊,這一次我附靈魔歸來,就容不得你囂張了,魔宮誰說了算,還要看我們各自的本事!"說完,他怒口一聲,整個內室也被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所籠罩.

上篇:第二百一十章 怒戰    下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魔蹤現,天下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