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六翼再現   
  
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六翼再現

“轟隆隆”一陣巨響。書

青年身軀前十丈處後,一層閃動七色光芒的巨大晶壁憑空顯現而出。

雷球驕陽在呼嘯聲中一砸在上面,頓時無數青弧彈射繚繞,十幾團驕陽爆裂而開,化為巨大力量的的沖天而起,仿佛要將一切全都撕裂吞噬一空一般。

在如此恐怖威能,七色晶壁除了微微一閃後,就視若無睹的全都接了下來,根本未能波及道後面黑袍青年分毫。

反而在這個時候,整個天空驟然一黯,一只近似透明的琉璃巨手竟一下撕裂虛空的浮現而出。

此擎天巨手通體光滑晶瑩,表面無數金色符文流轉不定,五指一分的一抓而下後,整個天空為之一顫,被一股難言力量籠罩其下。

“砰”的一聲。

在數千丈外的某處,波動一起,大漢元嬰一個跌蹌的從虛空中閃現而出。

原本已經逃到如此遠地方的此元嬰,在剛才一股突然出現的強大力量作用下,竟被打斷了瞬移的硬生生從虛空中推了出來。

方一現出身形的元嬰,滿臉驚怒交加之色,還未來及想再次施法進入虛空時,半空中大手就一個模糊後,就一下詭異的到了元嬰頭頂處,一根擎天巨柱般的手指只是輕輕一點。

“噗”的一聲,元嬰連哼聲都未發出的直接爆裂而滅,竟連這一指之力都都無法承受分毫。

巨手將元嬰所化點點靈光直接一吸而入後,就迎風一晃喜的消散不見了。

黑袍青年單手再一揮,身前晶壁憑空碎裂的潰散而滅,但奇怪的是,其並未就此的駕馭身下血河離開,反而一轉身。沖另一方向了兩眼後,淡淡的說了一句:

“這場戲了如此長時間,你二個是不是也該出來了。”

但那方向處靜悄悄一片,絲毫異常都未出現。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黑袍青年見此情形,雙眉驀然倒豎而起,一根手指隨之似隨意的一點而去。

那邊天空中紅光一現,一道赤紅電弧一劈而下,電光閃動下。附近虛空一陣波動蕩漾。

“你早知道我們在這里。”一個吃驚的聲音,頓時從似空蕩蕩的虛空中傳了出來。

接著那里晶瑩寒光一閃,一男一女,一前一後的現身而出。

兩人均都一身白衣,但其中男的臉龐兩側銘印著金銀色靈紋。容顏竟有幾分酷似韓立。

女的則貌美冷豔,肌膚雪白晶瑩,給人一種奇冷無比的感覺。

這二人竟正是六翼霜蚣所化白袍男子和被其脅迫同行的冰鳳。

他們原本應該遠在雷霆大陸之上,卻不知為何也來到了血天。

“憑這點隱匿神通還想瞞過我的耳目,也未免太小我了。倒是你們兩個有些意思,竟然都是擁有冰屬性真靈變異血脈的靈物,就算在仙界也算是少見了。也好。我今日心情不錯,可以免你們一死。從今日起,你二人就跟在我身邊,做我的靈奴吧。我此次下界。身邊正好缺少兩個跑腿的。”黑袍青年打量了兩人一眼,目中略閃過一絲詫異之色,但口中淡淡的一聲吩咐。

“仙界,靈奴。你是上界真仙。這不可能。從上古時候,所有面界就和真仙界失去了聯系。怎可能還有真仙直能接下界來的。”六翼霜蚣所化青年,縱然心思極為陰沉,一聽對方之言,也不禁駭然的失聲起來。

冰鳳聽了後也是玉容大變,滿是驚疑不定的表情。

”哼,所有界面?真正失去聯系的只不過是你們這一片小小界群而已。至于真仙界也並非不能重新溝通你們所在界群,只是花費代價太大,那些家伙根本不願做這種得不償失的事情而已。”黑袍青年哼了一聲,不以為然的樣子。

六翼霜蚣聽了這些話,心中暗自心驚,再加上先前見過對方輕易擊殺三名大乘的驚人神通,倒是有大半相信對方的真仙身份了。

不過要讓他再次當對方類似靈獸的“靈寵”,哪怕對方來頭再大,也絕對一百二十個的不會答應的。

“我給你們十息的時間考慮,不答應的話,嘿嘿……”眼見六翼霜蚣面色陰晴不定的時候,黑袍青年卻嘿嘿一笑的說出了威脅之言。

“不用十息,我現在就可以給你一個回答。當你靈奴!別白日做夢了,哪怕你現在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也根本不會有一絲可能性。”六翼霜蚣所化青年聞言略一沉吟後,面上忽然露出一絲譏諷的斷然說道。

“你說什麼,敢對我說出這樣的話語。”黑袍青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東西,臉上瞬間青氣遍布,同時一股直沖天地的煞氣從身軀中爆發而出,向四面八方一卷而開。

附近虛空在這股煞氣一卷而過後,紛紛的扭曲模糊,更有絲絲白痕憑空湧現而出,似乎這一方空間都要直接撕碎一般。

六翼霜蚣見此,卻二話不說的手臂一動,竟一拳重重擊在自己胸口上,當即一團藍色精血連同一顆晶瑩圓珠一噴而出。

此圓珠方一飛出,立刻光霞一卷,竟化為一對晶瑩羽翅,一閃之後,就立刻附在了其背後。

而與此同時,六翼霜蚣袖子一抖,一把將旁邊的冰鳳卷入其中,就地一滾後,立刻幻化出了雪白霜蚣的原形來。

只是其背上不光是三對翼翅,還憑空多出原先圓珠所化的第四對晶瑩翅翼。

雪白蜈蚣八翅一動,就“嗖”的一聲,化為一道白線從原地激射而出,再一閃後,就在虛空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了“嗤嗤”的破空聲,從極遠處隱約傳來。

如此驚人的遁術,即使黑袍青年也不禁瞳孔一縮,但馬上恢複如常的說了一句:

“還是愚蠢,真以為憑借這等遁術就能從我手中逃脫掉嗎。”

話音剛落,黑袍青年足下血河一倒卷,猛然往身上狂湧而來,竟幾個呼吸間工夫,竟一滴不剩的全沒入起體內。

刹那間,一股幾乎比先前還要強大數倍的氣息,一下在其體內爆發而出。

黑袍青年袖子一抖,就要催動某種秘術追了下去。

但就在這時,忽然“噗”的一聲傳來,青年四周忽然無數紫金符文憑空顯現而出,滴溜溜一轉後,就幻化成一條金燦燦符鎖猛然往其身上一撲而去。

黑袍青年臉色一變,但不知為何的卻站在原地不躲不閃。

一聲晴空霹靂!

他身上一層紫金之光繚繞,身軀一顫之後,原本放出的恐怖氣息竟一下就此消散一空。

同時黑袍青年臉色再一白,張口噴出一團淡銀色精血來,體表紫金之光才一個模糊的潰散消失。

然後,他才抬起臉孔,朝六翼霜蚣逃走的方向深深了一眼,淡淡自語的說了幾句。

“雖然只是一個小界面,但整界之力壓制果然還不是我可以對抗的。不過即使只動用兩三成法力和小半神通,區區兩個下界靈物想從我手中逃掉,也是休想的事情。反正血祭一次要相隔數月之久,趁此時間,就和你們兩個好好玩上一把吧。只希望這兩個玩物逃命的本事不錯,讓我心情多舒暢一段時日。”

黑袍青年說到最後幾句,聲音徒然一冷起來,接著大袖一抖,足下浮現一朵七色祥云,將其一托的破空跟了下去。

他遁速倒是不算太快,似乎十分從容的樣子

……

兩日後,一座無名小山山腹中,一座臨時開辟的粗糙洞府中,一男一女正面對面的閉目盤膝而坐著。

正是化名白袍男子的六翼霜蚣和冰鳳。

好一會兒後,六翼才睜開了眼睛,一張口,長吐了一團白茫茫寒氣出來。

對面冰鳳感應之下,也神色一動的同樣睜開了美目,打量了六翼一眼後,才神色有一絲複雜的問道:

“你可恢複了先前消耗的真元了。先前等遁術,即使一般大乘也不能輕易施展出來的吧。也虧你不知從何處得到那等異寶,竟能化作第對四靈翼,否則根本不可能從那人手中逃得性命的。”

“哼,我這些年深入蠻荒也不是白白渡過的,也得過幾次不小的機遇,想要我再為他人奴奴,就算是真仙也是休想的事情。至于真元,你不用擔心什麼,我體內還有剛剛吸納的素陰星氣,這點虧損很快就能彌合如初的。不過要是我能早些找到素陰一族的藏身地,學的他們溝通星辰之力之法並成就真身之軀。對方就算是真仙降世,也未必不能有一拼之力的。”六翼哼了一聲後,目中寒光一閃的言道。

“這也怨你運氣不好。誰想到從上古時候一直在雷霆大陸棲息的素陰一族,會忽然異想天開的整族遷移到了血天這邊來。要不是你費盡心機一直追蹤至此,現在恐怕還無法如願以償的。不過要以此為依仗去對抗一名真仙,還是有些白日做夢吧。”冰鳳臉色陰晴不定了一會兒後,才冷聲的說道。

“若是全盛時期的真仙,自然一絲希望沒有。但是憑借真仙之軀直接降臨的話,受界面之力壓制,他一身實力能發揮十之三四就算不錯了,頂多也就和一名厲害些的真靈,差不多實力而已。我為何應對不得的。只要再給我數百年時間,我就……不好,他竟然又追了上來。”

六翼才平靜的說了兩句,忽然臉色驟變,一下吃驚的叫了起來。

上篇:第兩千三百七十一章 萬靈血璽    下篇:第兩千三百七十三章 天機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