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四百二十四章 獻祭   
  
第兩千四百二十四章 獻祭

金se小人目中寒光一閃,兩道寒蒙蒙晶光就從中一卷而出,一閃之下,就將抓住其的數根金se手指一斬而斷,接著縱身一躍,化為一道驚虹的向遠處破空而走。

“妙!沒想到區區下界竟然也有修煉到如此程度的噬金仙,若是收服帶回仙界的話,豈不是我以後一大臂助了。”

馬良所化巨人露出驚喜之色,單手沖遠處驚虹虛空一點,頓時其四面八方處點點金光一凝,又幻化出數只金色大手往驚虹處一抓而下,同時一股法則之力一罩而來。

驚虹中一聲細細尖鳴發出,一個盤旋後,驟然“嗤嗤”聲大起,無數道無形劍氣從中爆發而出,成千上萬的向四面八方狂斬而去。

一陣爆裂聲後,金色大手紛紛在劍氣中被斬的粉碎,但是更多大手又在附近出接連浮現而出。

與此同時,驚虹中小人身軀一沉,被法則把破洞一下卷入其中,遁速一下變得緩慢無比。

地面上,那些金色火山一陣轟隆隆巨響,竟在金光閃動中化為了數十名高大無比的金se甲士。

破空聲一響,這些甲士就面無表情的沖驚虹一沖而去。

在此種情形下,噬金蟲王還能逃掉的可能,幾乎近似沒有了。

遠處馬良所化巨人見此,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笑容來,但其身上氣息明顯衰弱了不小,顯然先前所收重創和連番動用大神通,讓其體內仙靈力也著實消耗布不小,無法再和開始時相比了。

……

“差不多了吧。”

不知多少萬里的外的祭壇下方處,韓立看著身前懸浮的一面青色古鏡,突然神se有些奇怪的自語了一句。

古鏡上顯示的畫面,赫然是噬金蟲化身為一頭數十丈長的巨大金蟲,正目噴一道道晶光和那些金色甲士纏斗的畫面。

此蟲王之所以會出現在那里。自然是韓立暗中吩咐的緣故。

只有如此,他才能准確掌握那邊情形,以免有什麼預料不到的意外發生。

……

“該出手了!沒想到,還是要動用這最後一手了,經此一役,風元大陸算是元氣大傷了,但為了整個靈界,又不得不如此了。”

天上天一座有些昏暗的空蕩蕩大殿中,一名端坐一座巨型法陣中的人影,也歎息一聲的自語說道。隨之手腕一抖,早已扣著的一個巴掌的銀se法盤當即光芒大放,無數銀se符文從中一飄而出。往下方法陣中狂湧而入。

在刺目銀光中,人影面容被照映的一清二楚,赫然是另外一名明尊。

……

云淡月梳兩名大乘強者,原本在負責的陣眼處閉目盤坐著,忽然只覺附近天地元氣一動。八只圓柱和巨大祭壇同時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法則波動。

二人一驚下,不覺同時睜開了雙目。

附近那上千名商盟衛士自然也察覺了不妥,也為之一陣騷動,大都露出了惶恐的神色。

“此地元氣怎會變得這般狂暴!”云淡一下站起身來,驚疑不定的說道。

“難道是這兩儀滅塵陣出了什麼問題?”月梳露出幾分遲疑之色。

“情形不對,這股法則之力怎會凝聚我等上空。好像是專門針對我等的。我快走!”云淡見識似乎更高一籌,目光往空中飛快掃了幾眼後,臉色驟然大變的說道。

二人身為兄妹。月梳自然對云淡之言一向信服,聞言一驚後,毫不猶豫的袖子一抖,一團黑光激射而出,滴溜溜一轉後。就在二人身前化為了一輛棱形飛車。

此飛車但通體黝黑,兩側竟然各有三對銀色翅膀狀裝置。一看就非同凡響。

但還未等云淡月梳二人上車,祭壇和八根柱子一顫之後,各噴出一根五色光柱沖天而去。

一聲晴空霹靂!

高空中法則波動一聚,驟然浮現一個直徑足有十幾里大小的光陣。

此光陣“嗡嗡”聲一響,頓時在中心處浮現一個五色狀漩渦,里面只轟鳴聲一響,頓時噴出一抹豔麗似血的霞光,直奔陣眼處一落而下。

血光一閃後,一層半圓狀血色光幕驟然形成,仿佛一只巨碗般將云淡月梳和一干商盟衛士全都困在了其下。

同一時間,一股法則之力充斥著整個血幕之中

云淡月梳二人只覺身上一寒,體內法力當即大都無法凝聚一起。

“不好,從地下走。”云淡一聲低吼,單手一拉月梳,就同時一個模糊的出現在了飛車之中。

月梳慌忙一掐法決,飛車立刻化為一團烏光的往地面一鑽而去。

“砰”的一聲。

烏光被地面無聲浮現的一層青光反彈而開,重新在空中現出了飛車原形來。

云淡一聲怒喝,單手一個翻轉,手中突然出現一口丈許長金色長戈,用力往下方一揮,就化為一道金光的狠狠一紮而下。

“轟”的一聲巨響。

一團金色驕陽在地面上爆裂而開,氣浪一卷而開後,將附近的一些商盟衛士都吹的東倒西歪,再無法站穩身形。

但等云淡單手一招,將金戈重新召回,地面金光一斂消散後,地表處青色符文閃動不已,竟一副完好無損的樣子。

“怎麼可能!大哥你的靈光戈,可是無堅不摧的。”月梳見到此幕,一下失聲出口。

“還不明白嗎,我們都上了明尊那老匹夫的大當了。這里哪是什麼陣眼,分明是專門對我們兄妹設下的絕地。”云淡死死盯著地面上若隱若現的青光,臉se難看異常的說道。

“他為何要如此做,將我等困在這里,對其能有何好處不成?而且這禁制縱然厲害,還能真困住我兄妹不成。”月梳先是一怔,但馬上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禁制何須真能困住我們,只要讓我二人無法馬上離開就行,至于為什麼。……”

云淡目中精光一閃,忽然手臂再次一個模糊,卻將金戈向那祭壇一投而出。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祭壇在金光一閃而過後爆裂而開,無數碎石激射飛濺後,只在原地留下一個巨大深坑而已。

“這是……”月梳盯著巨坑,有幾分意外起來。

“明尊根本沒有在這里留下什麼玄天之寶。他恐怕是想讓我兄妹當玄天之寶的替代之物!”云淡咬牙切齒冷冷的說道。

“他真敢如此做!既然這樣,我兄妹一定不能留在這里,要馬上離開才行。。”月梳大驚失色的說道。

“不用怕。我雖然不知道明尊設下這種圈套,但既敢帶你參加這次滅仙大戰,自然也准備了好幾種後手。”

話音剛落,云淡一張口,噴出一顆淡黑色的圓珠來。

他一把將圓珠抓住,臉上獰色一現後,就將此圓珠沖附近血色光幕狠狠一投而出。

幾乎同一時間,血色光幕只是血光一閃,突然一股血色波動在其中回蕩而,所過之處,那些商盟衛士紛紛化為一股股血霧的爆裂而開。

而那顆黑色圓珠還未來及擊到血幕上,也被血色波動一卷其中。

“噗”的一聲,黑色圓珠只是滴溜溜轉動了兩下,就化為一股黑煙的憑空消散。

“不可能!”

云淡一看到此情形,臉se“唰”的一下蒼白無血,再無法保持鎮定之色了。

月梳則大驚之下,雙袖接連揮動,當即數十件各色寶物向四面八方激激而出,但方一飛出沒多遠,就同樣無端的爆裂而開。

這時,其他地方的商盟衛士全都盡數化為了血霧,那股詭異波動當即從四面八方向二人一卷而來。

云淡月梳互望一眼後,均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絲絕望之色。

若是他們實力完好之時,也未必沒有手段來應對這詭異攻擊,但現在卻真的只能束手無策了。

二人一咬牙下,一口氣所有寶物一放而出,同時將體內所剩法力全都催動而起,灌注在護體靈光之中。、

血光一閃,詭異波動就將二人全都淹沒進了其中

結果僅僅片刻後,血幕中“砰砰”兩聲悶響傳來,里面血霧滾滾一凝後,就全被空中漩渦一吸而入。

……

另一邊陣眼處,韓立身處一小塊被黃色光幕隔開的地面上,抬首望著高空中再次嗡嗡大響的巨大光陣,神se凝重萬分。

此地除了他之外,其他商盟衛士赫然也化為血霧的被空中光陣一吸殆盡。

“噗”的一聲。

空中光陣一閃的沒入虛空不見了。

……

金色小人被數名金色甲士同時按住,同時附近虛空中一根根紫金色光絲憑空湧現,一道道的往其身上纏繞而去。

“哈哈,在我靈域之中,你就算有天大本事也無用,現在看你再往哪里逃去。”馬良所化巨大金人,哈哈大笑的向小人所在處一飄的飛了過來。

而就在這時,下方波動一起,一個幾乎遍布大半鳴煞之地的超級光陣憑空從地面湧現而出,正好以金色巨人所在為中心。

“不好”

馬良一凜,神念方一往地上光陣一掃而去,立刻臉色大變的失聲出口。

幾乎同一時間,下方光陣中心處一根晶瑩光絲無聲的激射而出,一個閃動後,就洞穿虛空的貫穿整個天地之間。

馬良一看此晶絲,卻如睹蛇蠍般的瞳孔一縮,毫不猶豫的遁光一起,化為一團金光的向後激射而走。

上篇:第兩千四百二十三章 群強之隕    下篇:第兩千四百二十五章 掌天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