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八百零七章 內谷之路   
  
第八百零七章 內谷之路


墜魔谷西邊,一座滿是褐色山石的小山上,有兩人一坐一站的正待在山頂之上.

盤坐之人,是一名慈眉善目的白袍老者;站著之人,則錦衣高冠,長髯齊胸.

正是天極門長老魯衛英,以及南隴侯二人.

南隴侯雙手倒背,站在魯衛英身前五六丈遠處,看似從容的向遠處張望著,但目中隱隱有焦慮之色閃過.

"南隴兄,不必太心急了.那人很可能傳送位置較偏僻,要過來,自然要多花些時間了.我們不是親眼看見他進入的法陣,被傳送進來了嗎?"盤坐在一塊巨石上,正目養神的魯衛英,似乎感應到了南隴侯心中的焦躁,突然間開道.

"話是如此說不假!可你也知道的.這墜魔谷危險重重,有些危險,並非神通大就可以應付了的.而我們此行,可一定不能缺少此人的.否則墜魔谷很可能白來一趟了."南隴侯歎了口氣,一扭,有點無奈的說道.

"那北極元光倒也罷了.必須要兩儀環能闖過去.但那只火蟾獸,真如此厲害嗎?否則,我們當初光將指環弄到手,何必非拉上這人."魯衛睜開了雙目,忍不住的抱怨一句.

"厲害不厲害,我沒有親眼見到過的.不過在蒼坤上人遺書中,的確將此獸說的可怕異常.好還是找功法相克此獸的修士來對付它.否則,即使能對付了此獸.我們也不會輕松的,弄不好又要元氣大傷.在這等凶險之地,我可不想再給什麼人可乘之機."南隆侯眉頭一皺後.解釋的說道.

"南隴兄說地也有道理.看來經過慕蘭草原一事後,南隴兄越小心仔細了.不過.我在一些典籍中看到過有關火蟾獸的介紹.此古獸在上古時候,並不如何出名.按上面所說.應該不難對付是.可是既然蒼坤上人都如說了.估計谷中這頭,說不定是變異地火蟾."魯衛英略一思量,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變異?這倒有些可能.不過,我覺得還是此獸在谷中沒有天敵,修煉年月太長久地緣故."南隴侯沒有完全同意老者的看法.

"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了,再說什麼也沒用了.那只火蟾一定要滅的.而條通向火蟾獸的通道,布滿了北極元光.沒有做好准備的人,絕無法通過那里的.我們倒不用擔心那具古修遺骸.被別人搶先現了."魯衛英再次閉上雙目,悠悠的說道.

南隴侯見老者不慌不忙的樣,微然一笑,正想再說些什麼時,突然神色微變.*****急忙回身朝天上望去.

遠處地空中,有青光閃動,隨後一道青虹從遠處徐徐飛來.

"是他,終于趕到了."對韓立遁光比較熟悉的南隴侯,一眼就認了出來遁光所屬.臉上掛出了欣喜之色.

魯衛英聞言,急忙睜開雙目,同時站起了身來.

看來這位天極門長老雖然表面鎮定,但同樣也早心急了.

青虹似乎非常小心,度並不算.過了好一會兒後.遁光到了他們上空.

青光一斂.顯出一個頭帶斗篷的人影出來,輕輕浮在二人頭上.低看著二人.

"是韓道友你嗎?"

用神識一掃,現神識無法穿透斗青色斗篷.南隴侯面露訝色,遲疑下說道.

"怎麼,除了韓某外,道友還約了旁人不成."韓立摸了摸頭上的斗篷,輕笑的說道.同時目光動,瞅了魯姓老者一眼.

魯衛英同樣現了韓立斗篷的異處,但神色如常.

"韓道友說笑了.*\我和魯兄可等道友好久了."一聽的確是韓立聲音.南隴侯大松了口氣,

雖然覺得韓立戴起斗篷有些怪異.但見韓立並不想提此事的樣,他也就沒多問下去.三人都沒是婆婆媽媽之人,下面直接商量起滅殺火蟾獸的事情.

到火蟾獸那里,必須先進入內谷行.

所謂"內谷"其實是用厲害地上古禁制,將墜魔谷中心處的大片地方,再次另行圈禁起來的地方.

只是這一次,進入內谷通道並非一條.

光圍著整個外谷四下轉一圈,就能輕易的找到大小不一的十余條通道.

只是這些通道內全都禁制重重,若想從中過去,除了一點一點破除禁制外,想依靠蠻力硬闖完全是自討苦吃.

這些上古禁制個個威力奇大,而且毫不留情.不攻擊還好,一旦動手了,絕對會毫不客氣地反噬過去.

當初地蒼坤上人自持陣法造詣不弱,一人研究了數日後,就徹底放棄了.

雖然不是說真無法解開,但單憑他一人,耗時實在太久了.

後來蒼坤上人費盡了心機,再加上機緣巧合,另行找到了這麼一條遍布北極元光的隱秘小路.*\

此通道非常隱秘,輕易不會被人現,但通道中地北極元光,足以滅殺任何不知情闖入內的修士

不過現在有了兩儀環,再進入內谷內,應該是輕松之極地事情了.

韓立和這二人稍一合計,一點休息沒有的立即騰空而起,准備駕起遁光往內谷方向而去.

但是剛一升空,那南隴侯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摸出了數個顏色各異的鈴鐺,數寸大小,然後往腰間一掛,

韓立見此情景呆了一呆,有些意外的看了南隴侯一眼.

"這些是感應鈴,只要所到之處的空間波動稍有異樣的變化,鈴鐺就自行會想了起來.雖然不能預測到所有的空間裂縫,膽大部分空間裂縫都能示警地."南隴侯見韓立目露好奇之色.稍微給韓立解釋了一句.

韓立心中一動的點點頭.三人化為三道遁光飛射離開了小山.

他們一路向山谷中心處飛去,別說那幾枚銅鈴還真挺靈驗.

一旦有空間裂縫出現.*\此鈴立刻出清脆地叮當聲.讓三人能及早注意,以防一頭撞進了其內.

不過這些裂縫大都是有跡可尋.或者裂縫較黯淡的那種.真正隱形地空間裂縫,此鈴還無法做到示警的.

韓立如此清楚的知道此事,是因為在路上用靈目看到一道隱匿起來的裂縫,就在三人一側不遠處,三道遁光從它旁邊擦身而過.那銅鈴無動于衷的根本沒有報警.

看到這里,韓立心里有了些分寸.

不過就像南隴侯說的,有了這個銅鈴,的確方便了許多.

南隴侯和魯衛英也能放開手腳.讓遁起碼了幾分.

既然三人在路上,僥幸的並沒有隱形地裂縫當在前邊.韓立自然也無需示警什麼,樂得一語不.

三人就這樣,一路安然無事.

大半日後,他們出現在了內谷外側,一處陌生的山嶺前.

此山嶺十余座小山峰綿延連起,形成了一處數十里大小的微型山脈,

而在此山脈後面,一片血色之光遮蔽了黃的天空,顯得妖異無比.

"那就是內谷了.那些血光是極其厲害的禁制.絕對不要去招惹的,否則不死也得掉層皮."南隴侯同樣是第一次看見這些血光,但一見此景卻猶如老馬識途般的立刻警告道.

韓立眯著眼的,瞅了這些血光幾眼,面無表情.

這些血光如此怪異.即是南隴侯不說此事.他也不會貿然闖上去的.

不過.這些上古魔修倒有意思,竟然在這墜魔谷中布置了一層又一層地厲害禁制.真不知此谷原先作何用途的.防守的如此嚴密?難道是座監牢或者囚籠?

不知為何,韓立心中升起這麼一絲古怪念頭.但隨即又啞然失笑的自我否定了.

什麼樣的怪物需要如此大山谷來做囚籠,這根本是不可能地事情.多半此地還是上古魔修地某處重要據點吧!

韓立心里猜測著.

這時,南隴侯卻帶著老者和韓立飛進了上領,並直接向兩座山嶺之間的地方飛去.

等到那里.南隴侯一抬手,三人停了下來,緩緩落在了地面上.

用肉眼掃了前方一眼,綠草山石,巨樹藤蔓,一切看起來很正常,似乎沒有不對之處.

"就這里了.這里原本不應是這般模樣地,但是蒼坤上人臨走時,施展了一種幻術,將通道口遮蔽住了.所以看不到入口.我先把幻術破掉再說."南隴侯面上現出一絲興奮,但口中冷靜的說道.

隨後他袖袍一甩,一塊白地玉佩從袖口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停在了頭頂處.

低沉的咒語聲,從南隴侯口中出.他兩手掐訣,往頭頂上的玉牌打出一道道顏色各異的法決出來.

所有法決一閃即逝的被玉佩吸納的乾淨,隨後白光耀目,在輕微顫抖中,玉佩出清鳴之音.

南隴侯一聲大喝,大片白色霞光從玉佩沖噴出,向前方的一切席卷而去.

下面,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白色光霞所過之處,所有的山石,樹木,都猶如畫卷般的扭曲撕裂開來,在霞光粉碎消失.

白霞一聲清鳴後,一下收卷而回,飛的重射入玉佩中,不見了蹤影.

而韓立等三人面前,卻換上了一副陌生的景象.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六十一章 請函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六十二章 飛劍與傀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