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八百九十八章 船上   
  
第八百九十八章 船上


鐵槍一聽此話,微微一怔.聽聲音好像是船上那名丫鬟叫聲.但舜江在其他時候或許會在江面凝結成冰,但是在汛期卻絕不會有冰塊的.何況今日的天氣……

王鐵槍忍不住抬看了下天空,只見火紅太陽正當中午,即使身上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皮祅,仍然覺得微微熱,有些想出汗的樣.何況那冰中竟然還有人?

即使走江湖這麼多年,如此稀奇的事情他也是頭一次聽說,伸手摸了摸背後背著的兩杆鑌鐵短槍後,鬼使神差般的抬腿向聲音出處走了過去.

一走到大船的一側,他一眼就看到在那里聚集了七八名人,有男有女,有丫鬟,男仆,船工,正簇擁成一團,對著河中的某樣東西,指指點點,口中稱奇不已的樣.

目光略一斜撇,果然在船側四五丈遠的東,有個白乎乎東西在河面上一漂一浮的,非常的惹眼.

凝神細望一下,果然是一塊晶瑩剔透的冰塊,里面也真有一道人影困在其中的樣.

"真奇怪了.難道是以前的什麼人掉到河中,現如今在化冰的從水底漂浮上來了.王鐵槍不禁露出吃驚之色的喃喃自語道

"王兄,出了何事?"身後傳來腳步聲,一句低啞的話語聲傳來.

"高兄弟,你也來了"沒有回頭,王鐵槍就知道背後來的是和他多年的老搭檔,一名修煉了幾年硬功,並且拳腳功夫也小有名氣的的鏢師.

"哦,冰中還真有人啊.這可是稀罕之事啊."一名絡腮胡的大漢,漫不經心的走到了旁邊,嘖嘖的稱奇道.

"一個死人,就算再奇怪,也無所謂的."王鐵槍冷笑一聲,淡漠的說道.

"這倒也是!死人起碼不可能來劫船地."大漢摸了摸粗硬地胡.嘿嘿一笑地說道.

"你們吵嚷什麼呢?不知道.夫人剛安息了嗎?"一名儒生打扮地中年人.走出了船艙.見到這種情形臉色微沉.對那些丫鬟仆人訓斥道.

這位是周師爺.據說是那位官家大員地心腹之人.正是他雇傭地王鐵槍二人.並和那些官眷一齊上船同行地.

"師爺.河里……"那名叫黃鶯地小丫頭.有些怯生生地伸出白嫩地手指.指了指河面.

周師爺見到王鐵槍二人也站在此處.原本就有些奇怪地.見小丫頭如此一說.不禁看了一眼過去.結果見到那冰塊和冰中地人影.自然也滿臉詫異之色.但隨即眉頭一皺地說道:

"只是個死人罷了.多看也無意.都散去做事去吧.難道非要我去叫王管家來嗎?"說道後時.儒生地口氣嚴厲了幾分.

一聽'王管家’三個字,這些丫鬟仆人立刻臉色大變,馬上一嗡而散,剩下的兩三名船員,也偷偷摸摸的溜走了.

王鐵槍和大漢互望了一眼,覺得呆在這里也不太好,就要一同走開.但是叫高大峰的大漢在臨邁動腳步前,禁不住的再看了一眼河面,卻頓時身形一滯,口中出一聲驚呼.

"怎麼可能,這個人還活著."

一聽此話,王鐵槍和周師爺均都嚇了一跳,同樣看去.卻並未現什麼異常,那人影仍在冰中一動不動的樣.

儒生用懷疑的目光看了大漢一眼.

"不會有錯.冰中納那人剛動了下眼皮.我真的看到了."大漢肯定的說道.

"高兄弟不會騙我們的.看來那人真的未死."王鐵槍毫不不猶豫的選擇相信同伴的言辭.

周師爺見此,有些將信將疑了.

但是他想了一會兒後,還是搖搖頭說道:

"就算那人真未死,也不管我等之事.不用給夫人小姐惹什麼麻煩,其他的船只既然未曾多事,我們也無須過問的."

王鐵槍聽了這話,心中並未有什麼氣憤和不平,那冰中之人看起來實在有些詭異,不讓其上船正中他心意的.

畢竟久跑江湖,他對這些怪異之事的提防可遠比一般人強多了.

倒是高大峰面上露出一絲躊躇.

"周師爺且慢!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而家母也一向慈悲為懷.這人既然未死,就先救上來再說吧."一個甜甜的聲音,忽然從船艙中傳來,接著走出了一名身著錦衫的秀麗少女,其背後跟著剛剛離去的丫鬟黃鶯,此刻正低眉垂眼的跟在後面.

看來正是她告訴了少女此事.

"二小姐!這不太好吧.讓一個陌生人上船…?"周師爺一見此女,恭敬的施了一禮,但臉現遲疑之色.

"沒什麼不好的.這個人既然在冰中大難未死,還遇見我們.也算是我們家的功德.反正船上空房甚多,安排一下就是了.難道我們這麼多人,害怕他一個垂死之人不成."此女輕聲的說道,眉宇間現出不容質疑的神色.

"好吧.

既然小姐如此吩咐了.那我這就叫人下去救人."儒生略思量一下,只好抱拳答應了.

錦衫少女微微一笑,就不再說什麼,帶著小丫鬟走回了客艙.

而周師爺卻望著船艙,眉頭緊鎖起來.

"兩位也聽到了,這人看來還真要救下了.不過這冰塊如此巨大,恐怕還要麻煩二位一趟了."周師爺苦笑一聲的說道.

"沒關系,在下別的沒有,一把力氣還是打吧的."高大峰不以為意的說道.

王鐵槍卻重打量了巨冰兩眼,然後緩緩的點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不知在黑暗中呆了多久,一陣的頭痛欲裂後,讓韓立終于從昏昏沉沉中蘇醒過來了.

但他尚未睜眼,耳中就先聽到了稚嫩的女孩聲音.

"老夫,這人倒底什麼時候,能醒來啊.都已經兩天兩夜了,真的沒有事嗎?小姐可還一直等我的回話呢!"

"哼!你這小丫頭知道什麼,老夫只是略懂醫道而已,怎知道他什麼時候醒來?但此人病症也著實古怪,明明臉色蒼白嚇人,氣血大失的跡象,但把過脈後,偏偏脈象強勁異常似乎身體比普通人都強壯的多.這實在讓老夫百思不解!"一個蒼老的聲音,有些郁悶的說道.

"嘻嘻!我看是老夫多半把脈把錯了!"那個女孩似乎和老夫非常熟悉,竟開口取笑起來.

"胡說,以前你們這些人誰有個頭疼腦熱,不都是老夫看好的.何曾出過差錯?也許這人得的是從未有人見過的怪症,老夫又不是大夫,看不出來又有何奇怪的."那老者似乎有些尷尬,但仍硬著頭皮說道.

聽到這里,韓立感覺到自己正躺處在一個舒適之極的床榻上,身下鋪著厚厚褥,身上蓋著光滑的棉被,身體溫暖異常.

聽著這一老一少用大晉的言語交談,韓立心中稍安.

看來他不但被一些凡人給救了,而且終于到了大晉的境內.不過,他現在的處境可著實不妙啊!

他在醒來的瞬間,就用神識就將體內的情況探測了一遍,結果倒吸了一口涼氣,滿心的苦.

在逃離了天瀾聖女的追蹤後,遁出了萬里之外後,他解封時間就到了.當即跳入河中,采用了大衍神君所教的假死之術,將自己封在行寒冰中,然後任由冰塊順流漂浮,這逃過了突兀人的追殺.

但現在的身體狀況,實在糟糕透頂.甚至比他預料的情況,還要壞上三分.

不但因為血影遁過度使用,而讓渾身精血大失而,身體虛弱無比,而且真元的虧損是嚴重異常,讓其修為再次狂跌數層,竟然掉到了煉氣期的水准.如此一來,不經過五六年好好的靜養恢複,真別想再次回複當初的修為了.

韓立暗歎了口氣,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急忙查看了下自己的體內的眾飛劍.

結果在一口飛劍中找到了元神同樣虛弱之極的沉沉昏迷的銀月,這心中微松了一口氣.

但是第二元嬰的未歸,也讓他大感頭痛.

雖然距離相隔太遠,無法准確感應什麼,但顯然第二元嬰分明並未像其預料的那樣,被突兀人大仙師滅殺了,仍然有一絲似斷非斷的微妙聯系,讓他知道此元嬰仍然存在.但若是無法在一定年限內召回此元嬰,對方一旦**後,對自己的反噬可就預想而之了.

唯一讓他不慌的是,一但恢複了原本修為,第二元嬰的初期修為絕不可能是他對手的.找到對方將其再次收服,對他來說並不是一件多難的事情.

心中如此想道,他忽然在神識海中傳音了起來.

"前輩,我在冰中昏迷了多久,來到的大晉.附近可有什麼大晉修士出現?"

"嗯!你總算醒了.你在河底飄流了一年多.後冰上附著的法力耗盡,冰塊自動浮上水面的.不過,韓小.你的情況實在不怎麼好啊."大衍神君應了一聲,有些懶洋洋的回道.

"我自己的身體,如何不知道情形不妙.但這一次總算能僥幸逃脫,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也沒什麼可抱怨的了.畢竟在那種情況下,也不是人人都能在元嬰後期修仙者手中溜走的."韓立笑了笑,反而有些自得的說道.

"哼,你倒想得開!不過老夫還沒問你,你有通靈之寶的事情,為何從未向老夫講過.怪不得,有幾次閉關練功,都是將老夫放在了閉關室外的.老夫可是早就想親自研究下真正的通靈之寶.廢話別說了,等會兒抽空將那小鼎拿給老夫仔細看看."大衍神君口氣一變,有些郁悶的說道.

(第二!)(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五十九章 化神傳聞    下篇:第八百九十九章 曹夢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