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九百一十七章 雙珠   
  
第九百一十七章 雙珠


立心念如電,臉上露出一絲沉吟.

"道友不必覺得奇怪!不瞞道友,這顆雖然也是天尸珠,但卻不是在下修煉的那顆,而是當年本王得到天尸**時,順便得到的另一顆尸珠,和在下並未任何關系的.在下的天尸珠事關重大,又怎會隨身攜帶,仍在本王的墓室中被妥當收藏著."一下,竟面露詭異的主動解釋起來.

"原來如此!既然這樣,在下不客氣的收下了…….似乎你的人也來了,韓某就先走一步了."韓立露出一絲恍然,點了點頭後正想再問些什麼時,卻神色一動,那抬向遠處天邊望去,竟忽然說出告辭的言語.

老魔一怔,尚未說些什麼,韓立就周身青光閃動,驟然化為一道青虹,破空離去.

老魔望著韓立離去的背影,臉色陰晴不定起來,對韓立之言也有些將信將疑.

但是片刻後,從古墓方向傳來陣陣的鬼嘯,接著無邊的綠云滾滾而來,里面尸氣沖天.

炫王見此,頓時心中大喜.現在就是狂沙上人等人回轉而來,他也不懼對方了.

他縱身化為一道灰光,直接迎了過去.

……

這時,韓立卻一刻不敢遲疑的用所剩不多的解封時間,似閃電的急遁著.他要遠遠的甩開炫燁王和早一步離去的黃袍大漢等人.否則法力一但被封,在和這幾人照面,那他的麻煩可就大了.

以韓立現在法力的全力而為,自然遁非比尋常.在法力再次被封前,一連換了數個方向後,他竟然一口氣遁出了萬里之外,脫離了山脈之地.

韓立這松了一口氣.稍一辨認清楚方向後.不慌不忙地禦器遠離了山脈.

兩日後.韓立在一座荒無人煙地小山下.落了下來.

隨後放出幾件法器.在山腳處開辟出一個簡易洞府.然後立刻用一套布陣器具.遮蔽住了洞口.

韓立本人.則直接走進了洞府密室中.盤膝坐下.

"你就打算在這里參悟明王決?"一路上任由韓立行動.始終沒有插嘴一句地大衍神君.終于忍不住地問道了.

"怎麼.這里不行?"韓立不置可否地回道.

"哼!這里連靈脈都沒有,你以這種度修煉完後,老夫也早已魂飛魄散了."大衍神君沒有好氣的說道.

"嘿嘿!前輩莫要惱怒.我剛只是玩笑之言罷了.我在路上已經稍參悟了一下明王決.第一層法決還好,對靈氣的需求並不太大,估計只要年許時間就可以煉成.但是第二層開始,修煉難度則倍增起來.並且其中的修煉之法需要大量靈力,必須要在靈脈之地可.否則,花費的時間遠乎想象.而消除煞氣反噬,必須修成明王決的前兩層,這勉強可以將煞氣化為己用的."韓立輕笑一聲,似乎心情還算不錯的樣.

"不過大晉的靈脈之地雖多,卻無一不是有主之物.就是再差的靈脈,也絕對有人占據了.而我既然打算盡恢複法力,也不可能找過于低劣的靈脈修煉,好還是再混進某個大宗內,悄悄的修煉法決."

"聽你的口氣,似乎心中已經有了計劃."大衍神君有些好奇起來.

"你說的不錯,我的確是有了一個目標.而且甚至都不用我花心思去偽造身份."韓立胸有成繡的說道.

"哦!有這樣的好事,不妨說來聽聽."大衍神君感詫異了.

"很簡單.你還記的,我在馮家密窟中得的那些地契嗎.里面夾雜著另一份文書,記載著馮家的幾件秘事.恰好有馮家之主,許多年前為馮家弟准備好的一條退路,另一個和馮家完全不相干的身份,南州某富商之家.而這位富商確有其人,還經營著十幾間頗有盛名的店鋪,但此人只是馮家暗中培養的一位暗,故意推出來的表面人物而已.真正的大權和店鋪地契等東西,還是掌握在馮家手上的.現在馮家全滅,但這位富豪依然健在.有這人做掩護的話,拜在南州的某一大宗門下,應該不成問題的.只要過了兩三年後,解除了煞氣回複了大半元氣,我就可安心的四處搜尋材料了."韓立沒有隱瞞之意,一一的說道.

"有這樣的事情!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不過,你現在又停留在這里,是何用意.

是打算先修煉成第一層口訣嗎?"大衍神君想了想,覺得沒有問題,但還是多問了一句.

"我的確有先練成第一層明王決的意思.畢竟這功法只有修煉一下,能真正確定其修煉的難度,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另外,趁著此地無人干擾.我要先將那件金剛罩

主一下,並將從交易會上得到的那塊晶化妖丹,煉制T針,以備後用.當然重要的是,另外這兩個東西,我也要先處理一下的."韓立歎了口氣,手掌一翻,一白一金兩顆圓珠同時出現在了手中.正是剛剛到手的天尸珠和那枚從九仙宮弟手中得到的雪晶珠.

"雪晶珠不用說了.這是一件少見的冰屬性寶物,而且還從未認主過,若是能煉化培養一段時間,肯定會對紫羅天火大有益處的.而這枚天尸珠既然這麼多人想要,連元嬰中期修士都不惜殺人奪寶.看起來同樣非同一般.前輩可知其有何用途?"韓立凝重的問道.

"這種東西牽扯到了妖鬼之道的修煉法門.老夫知道的實在不多.不過尸珠這東西的名氣不小,老夫還知道一些的.這東西一般只有尸王特意去修煉能形成的.對那些注重法體修煉的修士,其實可以看做是一種洗髓易經的靈丹妙藥.吞服下去後,它可以慢慢改善修士的體質,讓其在煉體方面突飛猛進.有了此珠後就是將軀體煉成和尸王妖獸那樣堅硬逾鐵,都是大有可能的.而這個尸珠叫天尸珠,估計應該效果加不凡吧."大衍神君想了想後,如此的說道.

"吞下?像煉制法寶那樣,吸入體內直接煉化嗎?"韓立低望著金珠,有些遲疑.

"當然不可能就這樣直接煉化.尸珠本身都帶有極其厲害的尸毒,必須先配置一種靈液,將其毒性拔除乾淨可.這種靈液所需幾種材料雖然較稀有,但我記得你身上全有的.倒也無須再出去購置了.那明王決其中大半的修煉之法,也是煉體的法門.說不定此珠,對修煉明王決也大有益處的.我這就將此配方複印到玉簡中,你先看看吧!"大衍神君這次倒是主動的幫起韓立來,畢竟韓立身上的煞氣一天不除,就一天無法大膽的去四處搜集材料.

"原來如此.那就多麻煩前輩了了!"韓立吐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的說道.

結果等了一會兒後,就從竹筒中飛射出一只玉簡來.被韓立一把抓在了手中,並凝神細看了起來.

但是片刻後,大衍神君突然聲音有些古怪,問了一句:

"韓小,你從慕蘭草原逃出到現在.是不是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前輩指的是何事?"韓立將心神抽出,有點不解的問道.

"你難道忘了.你那個通天靈寶的小鼎中還關著什麼東西吧!"大衍神君聞言,歎了口氣說道.

"前輩指的是,那只天瀾聖獸的化身?"韓立笑了起來.

"不錯,就是此獸.自從收了他獸後,我可看你一直未處理過此事?莫非真疏忽忘了."大衍神君嘿嘿一笑起來.

"疏忽,自然是不可能的.其實我早就處理過了.只是此鼎只有在我法力回複時,能驅出體外的.故而前輩並不知道此事."

"你如何處理的?"大衍神君頗感興趣的問道.

"還能如何處理!那鼎可不是我有能力隨意打開的.上一次能將自行打開鼎蓋,將此獸收入其中.已經大出我的意料了.只是用神識和此獸溝通一下罷了."韓立苦笑的說道.

"結果怎樣?"大衍神君緊追著問道.

"哼!此獸降臨此界不久,竟然連靈智都沒有開啟多少.根本無法交流的."韓立有些郁悶的哼哼了幾句.

"這很正常,沒什麼奇怪的.不過,此獸既然是上界靈獸神念所化,估計靈智完全開啟用不了多長年的.到時再處理此獸也不遲的."大衍神君淡淡的說道.

"也只有如此了!可惜天瀾聖女和虛天鼎近似的小鼎,同樣無法取出.否則以其噴出的靈沙威力,可是一件神通極大的寶物.看來此鼎很有可能是虛天鼎的仿制寶物了."韓立露出了可惜之色.

"那小鼎一看就不是那種專門用來滅敵的靈寶,多半是輔助型的.而七焰扇確是那種專門攻擊的靈寶.你若是能搜集夠材料,按老夫之法並煉制出來此寶的仿制品.對敵時的威力,肯定也在天瀾聖女的小鼎之上.有什麼可羨慕的!"大衍神君卻冷笑的說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七十七章 分頭行事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七十八章 孽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