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九百二十一章 道姑與皇清觀   
  
第九百二十一章 道姑與皇清觀


了此話,那位白袍年輕人自然不敢再阻攔韓立二人,T?帶著二人沿著一條走廊向內走去.ΖuLu***

走了片刻,跨過了幾個院門後,韓立隱隱聽到了朗朗的讀書之聲,聽起來和普通書院一般無二的樣.但他卻微微一怔,目光不經意的閃動幾下.雖然說這里名為書院,但是這些低階修仙者,難道不打坐煉氣,真的白白將大部分時間浪費在讀書之上嗎?"

"這是我們白露書院的下院弟,在進行例行的午讀,想要進入上院修行,光有靈根法力是不行的.必須培養出我們儒門的浩然之氣可.畢竟我們儒門的多半功法,都是以浩然之氣為輔助的,浩然之氣越多越雄厚,以後修煉的可能一日千里,前途不可限量的."白袍年輕人似乎看出來韓立的驚訝,含笑解釋道.對這位嚴姓儒生親自帶來的修為差不多青年,他倒有些存心交好的意思.

"原來如此!"韓立感應到了此人的善意,沖其點頭笑了笑.

這時,三人穿過一大片樓,繞了幾個彎後,忽然來到了一處優雅的小院跟前.方一走進此院落,原本清晰入耳的讀書聲,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院落竟然被布置下了隔音的禁制.

嚴姓儒生見此情形,神色如常,似乎來過此處不止一次的樣.而那白袍年輕人到了此處後,就不敢進入了.直接停在了院門外向二人告辭後離去.

目睹青年的背影,在一棟樓邊上一閃不見了蹤影,嚴姓儒生略整理下衣衫,朝大一間屋緩步走去,就要扣起門的樣.

但是他剛邁出一步去,原本緊閉的屋門卻一聲輕響後,自行開啟了.同時頭頂處,再次傳來了那位魯大先生的聲音.

"嚴兄請進!皇清觀的華蓮仙姑,正好在陋居做客.魯某正好為嚴兄介紹一二的."

魯大先生的話語從容穩重,絲毫聽不出其中有何具體的感情.

"皇清觀?"嚴姓儒生臉上露出一絲訝色,但腳下卻絲毫沒有遲疑的走了進去.韓立自然也緊跟了進去.

一進屋門.就是一間客廳.一男一女正分主客落座其中.

男地四十余歲.臉龐廋削.三縷長髯.一看就是那種喜怒不形于色地四平八穩之人.身上氣質和嚴姓儒生倒有幾分相似.但是卻另有一種說不出地森嚴之感.

女地則二十余歲.烏雪膚.身著黃色道袍.單手持一銀光燦燦地拂塵.卻自有一股雍容華貴地氣質.竟是一名道姑.

嚴姓儒生和韓立一進入廳內.這二人地目光自然掃視了過來.

"這位就是鼎鼎大名地嚴堯先生嗎.貧道雖然在觀中不問世事.但也聽說過雍華書院嚴先生地大名."大出人意料.魯大先生模樣地人還未開口.這年輕貌美地道姑卻先微微一笑地招呼道.然後目光隨意地在韓立身上掃了一下.就不再留心地收了回去.

此女只是一名築基後期女修.但在魯大先生面前安然落座.言談自如.顯然是大有來曆之人.

"不敢!皇清觀諸位仙姑的大名,嚴某也久聞其名了.見過華蓮仙姑."嚴姓儒生絲毫不敢怠慢,急忙拱手說道.

"晚輩,見過兩位前輩!"韓立也上前半步,恭謹的施禮道.

"這位小友是……"那名魯大先生眼睛一眯,不置可否的問道.

"這位韓立世侄,是在下一位好友的遠親,因為聽說過白露書院的名頭,老夫抹不開老友情面,特意帶他來書院一試的,看看能否有資格入住書院的."嚴姓儒生不慌不忙的說道.

"哦!是嚴兄老友的侄,靈根資質似乎普通.不過還要仔細辨認下屬性可.韓小友,你過來一下."魯大先生量了幾眼韓立,半晌後,不動聲色的說道.

"是,前輩!"韓立聞言,毫不遲疑的走了過去,被對方一只微涼的手掌,一把抓住了手腕.

以韓立神識強大,根本不懼對方真能看出什麼來.無論靈根屬性還是根骨,都可以輕易遮蔽住身體的真實情況,只給對方看到想給看的虛假信息.

不過,韓立可不想讓自己太引人注目,不利于以後在書院的低調修行.故而在靈根資質上倒是完全展露自己的靈根屬性,沒有做什麼手腳.

四靈根屬性,基本上也夠加入修仙宗門的低標准了.

只是在根骨上,他遮蔽住了真實的骨齡,讓對方看不出其中的蹊蹺.

"哦,四靈根缺金.倒也勉強夠資格入住書院了.但你體內有法力在身,已經修煉過

階法術了.好在修煉的是純粹木屬性功法,並非邪\面也不成問題的.不過你年齡偏大,這種資質能夠築基的可能性,基本微乎其微,充其後也就是煉氣期七八層的樣吧.若是這樣的話,其實還不如做一散修,逍遙自在一些的!"魯大先生探查完後,松開了韓立的手腕,平靜的說道.

"這種評價,晚輩聽其他前輩說過.不過晚輩相信勤能補拙,還是打算在修煉之途上試上一試的."韓立在魯大先生面前束手垂立,用誠懇異常的語氣回道.

魯大先生神色一動,看了看一旁的嚴姓儒生後,點了點頭後說道:

"小友修煉之心如此堅毅.本人也不好多說什麼了.不過小友既是散修入門,可在修煉雜術上有什麼擅長之處."

聽了這話,韓立微微一怔,有點意外.沒有想到對方會問他一個煉氣期修士這種問題,難道真的看在嚴姓儒生的面上,要對其照顧一二嗎?"心念如電的轉動不停,但韓立口中卻絲毫沒有遲疑的回道:

"晚輩在煉器之道上略有涉及的,只是以晚輩的修為和見識,自然只能煉制一些基本的器物而已,根本淡不上什麼煉器的."

說完這話,韓立仿佛有些不好意思,面上露出一絲靦腆之色.

"哦,懂得煉器?現在的散修,很少有人去學煉器術的.畢竟其中的耗費,實在非同小可."魯大先生有意外的說道.

一旁的道姑聞聽此言,臉上異色一閃,隨後露出一絲喜色來.

"晚輩也是得到一本煉器玉簡,胡亂煉制些的."韓立自然極力貶低自己的煉器術.若不是顧慮真說自己什麼都不會的話,可能對加入書院大有影響.韓立還真不願意提什麼煉丹煉器術之類的自找麻煩.

不過比起煉器來說,懂得煉丹術和陣法之道的是少之又少的,說出來恐怕引人注意吧.

"韓道友,你懂的煉器?這真是太好了.魯前輩,我看也不用再在貴門借用什麼煉器弟了.這位韓道友既然還未入貴院,不如將其讓于貧道,入我皇清觀如何?"那名道姑竟突然開口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一下,嚴姓儒生和韓立都嚇了一大跳,隨之愕然了起來.

"華蓮仙姑,這不太好吧!貴觀是女觀,怎能讓韓賢侄這麼一位男加入?"嚴姓儒生臉上肌肉動了一下,忍不住的正色道.

"皇清觀雖然是女觀,但是里面又不是沒有火居道士和男性門人加入.這些人入我皇清觀,但實際上是居住在觀外的.嚴先生過濾了."道姑一抿嘴,輕笑的道.

"原來如此,嚴某對皇清觀事情確知道不多.只是韓賢侄是想加入白露書院的,加入貴觀還是有些不妥當吧."這位嚴先生還真對韓立加入書院之事,非常上心.明明知道對方實在是非同一般的存在,還是出聲爭辯道.

"以韓道友資質,即使加入了書院,也只是作為一名普通弟而已,沒有什麼前途而言的.而本觀正准備要煉制幾樣寶物,現下正好缺少一名懂煉器術的低階弟當下手.

只要韓道友願意加入本觀,不但可在煉器術上進一層,甚至貧道也可做主,對其在修煉上可多加照顧一二的.不瞞嚴先生,貧道這次來書院,原本就是想借書院一名懂煉器術的弟的.現在有個現成的,自然無須再麻煩魯道友了."華蓮仙姑絲毫不以為意,反而笑吟吟的解釋道.

"這個,魯兄你怎麼看?"嚴姓儒聽對方如此一說,倒遲疑了一下後,不禁抬看向了魯大先生.

"韓道友尚未加入本院.還是自由之身,是否願意拜入皇清觀門下,自然要他本人拿主意了.不過就像化蓮仙姑說的這般.即使韓道友拜入本書院門下修煉,魯某也不可能相幫什麼的,是沒什麼前途可言.而化蓮仙姑這次來本書院,也的確是為了找一名懂煉器的低階弟一用的.拜入了皇清觀門下,倒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魯大先生神色不變,沉聲的說道.

話說到這里,廳堂內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韓立身上.

有的擔心,有的好奇,還有的則微微的興奮.

"皇清觀?"好像聽說過此名字,似乎是玉田山上另一座山峰上的道觀.但韓立事先並不知道此道觀竟是女觀,對此宗門一點不了解.只能面露茫然之色,一頭的霧水.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八十一章 尸狼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八十二章 煞魂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