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一千二十二章 降伏   
  
第一千二十二章 降伏


命元牌!"韓立露出意外之色.

那件血紅色木牌拿到手時,他並未來及細看,但好像的確異常于普通寶物樣.如今聽丑婦如此一說,倒有些將信將起來.

當即也不言語的往腰間儲物袋上一拍,頓時一道血芒從中飛出,一個盤旋後落入了手中.

正是那塊木牌!

韓立目中藍芒閃動,這時真正看清楚了此物樣.

巴掌大小,表面罩一層血光,正面浮現一小團霧氣般的灰白色東西,在血光中微微糯動,竟仿佛是活物一般.

韓立神識飛往上一掃,眼間,面上露出一絲喜色.單手一掐訣,揚手打出一道青光.

頓時木牌上光大放,那一小團會灰白色霧氣馬上消散,卻在其中浮現一只黑白兩色靈龜圖案.

"玄岩龜!你本體是這種靈獸!怪不得防禦如此驚人,在北極元光中也能支持如此之久了!"韓立凝望著木牌上半天,瞳孔藍芒一斂,抬淡淡說道.

"道已經知道妾身並沒有虛言想騙.這本命元牌是當年昆吾三老親自煉制的.現在人界再也無人能煉制這種頂階命牌了.只要此牌在手,我等生死就操于令牌主人之手."丑婦在北極元光中一動不動的解釋道,生怕招惹了韓立誤會.

"話是不錯.不這本命元牌也要看落在什麼人手中了.若是元嬰期以下修士想要煉化此牌讓道友俯聽命怕修為不夠.反被令牌上禁制反噬了吧."韓立平靜地說道.

"怎麼.道友道擁有此牌.還對妾身不放心嗎?"婦人一張丑臉越難看了.

"當然不放心!縱然我煉化此牌.可以隨時禁制住你.但你修為遠高于我是豁出去性命不要.也是不能掙脫控制.反戈一擊地.韓某可沒有興趣提心吊膽地.我留你何用?"韓立臉色驀然一沉.同時頭上陽環一陣嗡鳴出.將丑婦團團圍住銀絲刹那間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道友若還不放心.我願意將小半元神附在本命牌上.若是真有不善之心.道友立刻就會覺地."丑婦心中一驚.口不擇言地急忙大聲道.

"哦!分裂元神!這個方法倒是可以.你既然如此說了.就把元神分裂開吧."韓立不動聲色目光閃動說道.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丑婦倒躊躇了起來.但當瞅到韓立眼神再次陰厲下來時.此妖一涼.不再遲地單手往後腦一拍.

"噗"的一聲天靈蓋上黑白異芒一閃,一個的丑婦元嬰在頭頂浮現而出.

此元嬰一張口噴出一拳頭大綠光.

在丑婦臉現痛苦之色後,綠光一陣急顫,化為分裂成稍小些的兩團來.

其中一團一個盤旋,馬上鑽回元嬰鼻口中,另一團則遲一下後,緩緩沖韓立飛來.

韓立見此客氣的將本命牌沖飛近的綠光一晃.

一蓬血光噴出,一卷之下就將綠光拉扯進了木牌中.木牌上血光大放並隱隱傳來清鳴之聲.

韓立低看了看此物,現上面黑白色靈龜清晰了許多且仰甩尾,猶如活過來一般.

韓立這真正放下心里一張口,竟將手中之物直接吞進了腹中.

對面的丑婦見到此幕,心中冰涼一片,知道從此除非進階到化神期,否則再也無法逃脫對方掌控了.

吞下木牌後,韓立卻心中大松,當即手指一抬,沖空中指環一點.

頓時,原本包圍丑婦的北極元光向四下散去.

韓立身形一晃,人瞬間就到了丑婦身前,打量了此妖殘缺一臂的狼狽樣後,眉頭一皺.

手指不經意沖身前護罩一彈,.

頓時烏光華一閃,陰環所化光罩將丑婦也罩在了其中,將四周殘余銀絲都隔絕在了外面.

"放心,我並沒有永遠束縛你的意思,只要坐化掉或能飛升靈界,自會還你自由的.我沒有讓你做家族和宗門傳承靈獸的意思."韓立將另一枚陽環一收後,輕描淡寫說道.

"道友此話當真!"丑婦一聽這話,原本黯然神情一振,脫口問道.

"信不信,道友以後自然知道.但我們人類壽元相對你們天地靈獸來說,根本不值的一提,只要你在此期間全心為我出力,我自不會虧待你的.況且我的靈獸並非你一只,不久你就會現,做我靈獸也許並不是壞事!"韓立未對此妖自持身份的沒有改口稱呼在意,反微然一笑說道.

"我不信又能怎樣,但只要道友真守諾的話,我為你驅使一些

倒也沒什麼."丑婦苦笑一聲.

"好了,我是怎樣人.道友以後接觸多了,自然了解了.你先服下小瓶中的東西,回複下法力和傷勢再說."韓立神色一板,抬手扔出一個小瓶.

"回複法力?咦,這瓶中難道是……"丑婦將信將的接過小瓶,並打開瓶蓋,一股精純之極靈氣撲面而來,讓她失聲起來.

"這里面是一滴萬年靈夜,足以讓你回複損耗法力了.我馬上還需要你出力的.

"韓立雙手倒背,悠悠的說道.

"多謝道友!"有此事,丑婦當然不會拒絕,口中一聲稱謝後,立刻將瓶中一滴靈夜吸入口中.

靈夜在體內略一運轉後,為一股精純之極靈力,片刻就充盈著身體各處.

丑婦大喜,單一掐訣,渾身泛起黑白兩色靈光,然後一扭盯著斷臂處,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讓韓立暗吃一驚的情出現了.

只丑婦傷口出黑白色靈光交織彙聚,無數肉芽在光中瘋狂生長,轉眼間一個完好手臂就初見雛形了.

"不滅之體!"韓動容了.

這種妖獸有神通,他可只是在墜魔谷火蟾獸身上見過一次.而丑婦此神通顯然不知比那火蟾強了多少倍去,僅僅幾個呼吸間,整只手臂就完全長了出來.

這讓韓立大為駭然.

看來他能降伏此妖,真是大為僥幸.

要不是在這北極元光中,此妖為抵禦元光已經法力大耗,光是這種大神通,應付起來就絕不是輕易之事.

其實韓立並不知道,丑婦在此前通過金磁靈木那禁制,已經法力大損了.否則剛抵禦這北極元光,說不定還能堅持的長久一些.

畢竟此妖可是十級妖獸,一身深厚修為還在韓立預想之外.

"好了,真不虧為千年靈液.要我自己恢複法力修複恐怕要兩三日的打坐休息行!"丑婦口中咒語一停,同時揮動了下長出的手臂,氣色好了許多.

"韓某現在還不知道友如何稱呼,但既然和那銀翅夜叉混在一起,想必你也聽他說了一些有關我的事吧."韓立在一旁緩緩說道.

"妾身叫圭靈,韓道友的事情,在下的確聽說了一些.但也只是有關道友神通方面的一點事情."丑婦遲疑的回道.

"有關在下的事情,我自會找時間給圭道友說上一說.你的修為神通都非比尋常,我雖然控制了命牌,也不會真把你當成低階妖獸驅使的,平常時候你我還平輩相交就是了."韓立忽然輕笑的說道.

"妾身多謝道友了.不知道友剛所說的需要出手,指的是何事?"此妖想起了韓立先前所說之事,臉現一絲鄭重.

她實在有些擔心,這位會不會讓她出手對付銀翅夜叉和那只獅禽獸.她和二妖雖然談不上生死之交,但畢竟有些交情的.

"一會兒乾老魔進入北極元光,從這經過時,你配合我出手,滅殺此人."韓立眼中寒光一閃,口中卻風輕云淡說道.

"乾老魔,你說的是那道使用魔功的元嬰後期修士?"丑婦心里微松,謹慎問道

"不錯,就是此老魔.原先我也沒有打算在這里出手的.畢竟這人魔功了得,一身遁術是非同尋常.即使能操縱北極元光,我留下他的希望也渺茫的很.但現在有友在一旁相助,自然就大不相同了."韓立冷笑的說道.

"既然道友如此說了,我自會全力協助道友的."此妖受制于人,倒也痛的一口答應下來.

"那就由勞道友了.不過一會兒出手時,先將元嬰暫且留下,我還需要問些事情的."

"知道了!不過請恕妾身直言,就是道友占據地利之便,再加上我出手相助,重創這位乾老魔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要想真的滅殺他,機會還是不大的.我親眼看到,他施展魔功可以不懼這北極元光洞穿身體,要是一心逃命,憑我二人也很難阻擋的."丑婦韓立扭看了一眼韓立來的方向,猶豫了一下,還是出言提醒道.

"的確,光憑我二人還是單薄了一些.但若是在加一名元嬰後期修士呢!"韓立面上突然露出一絲詭異之色.

"還有一名元嬰後期修士?"丑婦聽到這話一愣,下意識朝四下一望,但並未在附近現有什麼人隱匿,隨即將目光重落在了韓立身上,一臉的驚神情.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八十一章 三大寒焰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八十二章 冰海妖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