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一千三十五章 化神修士   
  
第一千三十五章 化神修士


知過了多久,一聲悠悠的男歎息,從冰壁深處傳:

"呼道友!你不在魔陀山修身養性,到我這冰魂谷作甚?我可不記得有邀請呼兄到此的."

"你以為我願意到這里來嗎,還不是因為昆吾山的事情."灰袍老者鼻中哼了一聲,似乎同樣的不.

"昆吾山!此事不是已經交給你我門下弟了嗎?又何必再多事?"冰壁中人無喜無悲的回道.

"真是如此簡單就好了.我又怎會從魔陀山跑過來.你還不知道,向老鬼好像在昆吾山中出事了."灰袍老者陰沉說道.

"向老鬼?不會搞.他可是我們幾個老不死中神通大的一位,怎麼可能會出事."冰壁中人終于有些詫異了.

"我也不太信,但這是風老飛劍傳書親自告訴我的.你也很清楚,風老怪和向老鬼一向交好,故而互相都有對方的元神珠.這一次昆吾山現世時,恰好向老鬼就在附近,就去看了一下.結果進去後沒多久,他的元神珠就淡下來.若不是身負重傷,就是被困在什麼禁制中了.無論那一種情況,向老鬼都不會太好過的.偏偏風老怪自己現在也遇到了大麻煩,無法及時趕來相救,就傳書希望我二人跑一趟看看!並說事後願意贈送我兩枚血氣丹,以作補償."灰袍老者冷冷說道.

"血氣丹!這一風老怪出手還真大方!有了此丹,你我壽元又可以延長數十年的.不過,風老怪怎麼知道向老鬼進入昆吾山了?"冰壁中男謹慎的問道.

"這老鬼一向老奸巨猾,:什麼事情都要給自己先留好後路,肯冒險的.他在進入封印前,就事先用飛劍傳書先給風老怪留言了.現在看起來,他這一手倒還真沒有做錯,起碼現在會有人前去救他.怎麼樣,白道友有沒有興趣前去看看血氣丹要是我們自己煉制,可不知要花費多久工夫呢!"老者勸說道.

冰壁男沉默了起來,並沒有馬上回答什麼.

不知過了久後.他緩緩地傳聲說道:

"算了.去你去吧.白某就不慘合此事了."

"怎麼.連血氣丹都無法打動你?"壁中男地回答.顯然讓灰袍老者有些意外.

"我是很想要血氣丹是怕此次前去.反而得不償失地."男冰冷地回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算那魔物真地脫困而出了.你我聯手難道還會真怕它不成."老者冷笑地說道.

"怕倒不一定怕!就算它當年再厲害.經過如此多年鎮壓.再加上天地元氣巨變.如今神通也不會比我們高太多地.哪像當初上古大戰時是夠強橫地話.再甘願冒些奇險人界施展出煉虛期地神通.也是不可能地."

"那為何不去?"老者眉頭微皺下,加不解了.

"若是我三年前沒有服下一枚火精棗的話,說不定就陪你走這一趟了.但如今我正在利用此靈物強行突破功法瓶頸.雖然希望不大,也不想因小失大的."男竟這樣說道.

"火精棗?你竟然得到此靈物,難道你……你是直接生服的?"灰袍老者臉色大變了.

"當然只有這樣能充分利用棗中的火靈力!"男毫無感情的回道.

"你竟真的如此做了!難道不知道火精棗不煉制成丹藥話,其火靈力的霸道可以將你體內的法力強行點燃的.其中的危險,當年我們聚會時不是探討過嗎?"老者雙目精光一閃聲說道.

"不用呼兄你說,我也知道其中凶險.但是不搏一下的話道我真要在這冰壁中終老此生不成?或者學向老鬼和風老怪,明明一身莫大神通,卻為了不讓精元隨著施法流失,不得不扮小丑一樣的混跡在低階修士中,整日生怕動用法力過度,而讓自己一命嗚呼了!"白姓男竟用譏諷的口吻說道.

"白兄說的有些偏激了.他二人如此做,也是為了想找到當年靈界修士下界時的逆靈通道,看看能否不用進階化神後期,就可直接借助此通道飛升靈界的.畢竟按理說,上界修士能夠壓制法力強行降臨到我們人界來,我們人界修士也可借助此通道,用秘術暫時提升法力進入靈界的."灰袍老者說道.

"逆靈通道從當年天地元氣大變後,就不知有多少化神期同道去尋找過了.不要說大晉,大半個人界都早被翻過多少遍了.要是能找到的話,早就該有眉目了.那還用我們再去尋找.多半這個逆靈通道要麼根本不存在,

不是在6地之上,而是身處那片荒海之上,根本無從"冰壁中男不以為然的說道.

"也許吧.

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我們飛升靈界的一個希望,總比我們坐等的好."灰袍老者似乎也覺得男之言有理,面露一絲無奈.

"比起逆靈通道,還是老老實實進階化神後期,然後自行飛升上界實際一些.當年若不是上古魔界搞得鬼,讓我們人界天地元氣變得如此稀薄,以我等資質,又怎會全都停滯在初期境界而無法寸進."說到這里男又有些恨恨不平起來.

"白兄再怨天尤人也沒用的,從後一批古修飛升後,以後雖然不能說沒有修士再修煉到後期,繼續飛升靈界的,但總共也就是那寥寥幾人而已.和上古時候相比根本天壤之別.到了近些年,情況似乎糟糕了.近萬年竟一名飛升修士都沒有.這就怪不得風老怪他們明知渺茫,也把希望寄托在逆靈通道上了."灰袍老者同樣大感郁悶.

"他們有他們做,我有我的修煉之道.好了,話就到此吧.現在呼兄已經知道白某的意思了,要麼直接拒絕風老怪,要麼自己獨自走一趟吧.我還要閉關,恕不遠送了.對了,以後我會叫門下弟徹底封閉此谷,不將火精棗徹底煉化,不會再見任何人的.你和那幾個老怪物也說一下吧.!"冰壁中男有些不耐再說下去了,匆匆的說完後幾句話後,直接下了逐客令.

隨即冰壁中聲音全無!

灰袍老者面色陰沉,在冰前遲疑了好一會兒後,猛然一跺足:

"為了這兩枚氣丹,老夫也只有冒險一次了.有了這百余年的壽元延續,足以彌補我此行的精元流失了."老者喃喃說完這話,周身綠光一起,化為一道驚虹飛射而出,就此離開了此谷.

昆吾山鎮魔塔八層的殿前,韓立面無表情的兩手一掐訣,空中十余口飛劍出一陣嗡鳴的凝聚一起,然後突然化為一柄數丈大巨劍,金光一閃的驟然劈下.

"轟"的聲巨響後,巨劍斬過之處,一具白玉石人直接化為碎石.

目光在那人殘骸上略微一頓,碎石並未再次重凝聚如初.

韓立:點下頭,伸手一點,巨劍"嗖"的一聲飛射而回.這已經是他徹底擊毀的第四具石傀儡了.

這些位于大陣中的石傀儡,看似在法陣配合下仿佛擁有不死之身一般.但實際上它們被擊毀次數達到一定程度後,終究會變的無法恢複的.

不過這也是在同時又如此多元嬰中後期修士不停攻擊的情況下,否則若是僅僅兩人的話,恐怕就是將力耗盡,也不可能摧毀全被石傀儡的.

而這些石傀儡手中金刃,也不知是何種材料煉制法器,不但犀利異常,而且每一口都有滅魔的神通.

韓立親眼所見,從這些金刃上出的刀氣,幾名修煉魔功的修士,絕不敢讓它們近身分毫的.否則護體魔氣准會直接洞穿,無法抵擋一下的.

至于想要直接入陣的修士,則祭壇上石傀儡會同時放棄外邊之人,而彙聚無數道刀氣走玄妙之極的軌跡,共同攻擊法陣中一人.

如此一來,任誰也無法抵擋這種連綿不斷的厲害攻勢,而偏偏此法陣是一種同時兼具數種功效的禁制,闖進大陣後同樣無法盡破除.這里的修士都不是普通之人,自然都清楚其中的奧妙所在.

當即也無人去冒什麼風頭,全都悶頭只攻擊自己附近的石傀儡.等將這些傀儡消滅一干二淨後,這個大陣再去破除就事半功倍了.

韓立擊毀眼前的這具傀儡後,並未在動手什麼,而是眉頭一皺的四下掃了一眼,只見祭壇上還能活動的傀儡只剩下幾只而已,看來此陣被破就是眼前的事情了.

他正如此想著,忽然腦中的銀月絲毫征兆沒有的一聲嬌呼,隨即出陣陣的低呼,仿佛極為痛苦的樣.

這讓韓立一驚,不禁傳音問道:

"怎麼回事,銀月?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嗎?"韓立聲音中略有一絲關切之意.

"不要緊……宮殿中的東西好像醒了,給我的感覺非常奇特,好像很熟悉,很重要的樣,不……我的頭好痛……"銀月勉強只說了幾句,就忍不住的繼續呻吟起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九十四章 寒焰洗髓 xs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九十五章 猜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