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一千四十六章 血刃再現   
  
第一千四十六章 血刃再現


在黑袍女終于現出了銀狼妖身的同時.韓立卻和徐圭靈等四人.緩緩圍住了一名渾身冒出淡淡紅光的人影.

四人均都盯著這人,神色大為不善.

而銀翅夜叉和獅禽,則遠遠的看著此幕,一幅不會插手的樣.

"幾位道友這是何意,為何圍著鄭某,在下可沒有得罪過諸位的!"

紅光中人影是一名貌似五十余歲的老者,一幅和藹可親模樣,此刻卻眼珠亂轉,卻正是那位四散真人!

"下既然傳送來,為何要偷偷摸摸的藏起來.若是不是心懷鬼胎,就是另有所圖."徐姓青年面無表情說道.

"道友真是說笑了.在下冒進來,一見如此多高人站在跟前,敵友未分前,自然要小心為上了."四散真人口總連聲的叫苦不迭.

"是嗎?那就藏到妾身之旁了?道友遁術還真是神妙,若不是靈犀孔雀的五色靈光恰好掃到那里,恐怕妾身還一無所知呢."林銀屏秀眉一挑,臉色不太好看.

"仙誤會了,那是……"

四散真人一臉陪笑的想解釋什,但就在這時,韓立卻冷聲道:

"進入鎮魔塔前.是下用寶物出手暗算地我吧?你當時逃遁極.但背影卻讓我看到一二.而且那柄血刃縱然被封印起來.但那股凶煞血氣.還是從你身上隱隱透出.這一路上.那血刃恐怕吞噬了不少元嬰修士了.那幾名和你一起進入地修士.我一路來時.可一個都未曾遇見.他們地下場.嘿嘿……"

徐青年和林屏一聽這話.心中一凜.

四散真笑容一凝.但馬上把頭搖地跟撥楞鼓一樣.一口否認道:

"韓道友可不要說笑了麼血腥煞氣.鄭某只是一介散修嗎.哪有這種逆天斬殺同階寶物.沒有證據地話.道友可不能胡亂冤枉在下."

"證據?可笑.不是那人地話就去死吧!"韓立臉上寒色一閃.一聲厲喝後.一柄寸許大金色小劍從口中噴出.化為一道金光狠狠斬向四散真人.

徐青年和林銀屏互望了一眼.並沒有出手阻擋地意思.

四散真人卻是一驚,口中不停的說著"討饒""誤會"等言語但也袖袍一抖下,卻放出一口藍色飛劍來抵擋韓立此擊.

兩口飛劍頓時交織纏斗在了一起,空中靈光閃動,爆裂不停.

韓立見此,卻冷笑一聲.

兩手一掐訣青繡蜂云劍立刻金光大漲,藍色飛劍一聲哀鳴後,就被金光一閃後斬為兩截,化為廢銅爛鐵的從空中跌落而下.

四散真人一驚,無奈的又一揚手,再祭出一面青色銅盾去,結果同樣被斬成數片根本無法抵擋韓立的劍光.

這一幕,讓徐姓青年眼角一跳.

畢竟庚精這種世間罕有的材料,可不是哪口飛劍都有摻入的.韓立的飛劍犀利,讓這位大仙師心中大為警惕.

金色飛劍,順勢就往四散真人頭頂落去.

四散真人面色連閃數變然足上白光一閃,人就化為一片白影的往一側飛射而去.

但是面前黑白靈光一閃圭靈卻木然的擋在了前邊,四散真人一驚只能身形一扭,再次換一個方向遁走.

徐姓青年卻從容的腳步一動同樣詭異當住了其去路,讓四散真人不得不遁光一停.

就這片刻耽擱,金光已到了其頭頂處,一聲嗡鳴後,化為片片劍影直接罩下.

四散真人眼見避無可避,面上終于浮現一絲凶厲,袖袍驀然一抖,一抹血光急斬而出,

"砰"的一聲,金色劍影頓時一散後還原,尺許長金劍倒飛出去數丈遠,而那抹血光卻一抖之下,化為十幾道血芒急追而去.

連串的斬擊聲接連而起,血光瞬間將金劍淹沒了其中,濃濃的血腥之氣,讓此空間的所有人,妖,都眉頭暗皺.

他們可都不是普通修士,自然能感覺到此血氣的可怕.

韓立卻眯著眼睛的看著空中生的一切,神色動也不動,仿佛空中被攻擊的並他本命法寶一般.

徐青年看了韓立一眼,目中閃過一絲詫異!

四散真人似乎也覺了不對勁,神色一沉的沖空一點,頓時所有血光飛射而回,一個盤旋後,重在其頭頂處凝聚成一把半尺長短刃出來,鮮紅似血,被一團淡淡血霧包裹著.

"果然是你!你這血刃是仿制魔龍刃煉制的吧?"韓立凝望短刃,緩緩說道.

魔龍刃詞語一出口,其他人都動容了,就連銀翅夜叉這樣的

也目中異光一閃,盯向了空中的血刃.

四散真人沒有回答韓立此語,反而盯著韓立這邊的哪口金色飛劍,臉上吃驚的表情.

因為此飛劍在血刃如此多斬擊下,劍身仍然金光閃閃,竟連一絲傷痕都沒有的樣.這讓深知此血刃現在威力的四散真人有些難以置信了.

"不用費心了.我的飛劍有些特殊,你的血刃就算威力再大,想要摧毀它,還是癡心妄想事情."韓立嘴角一翹,抬手沖空中一招,那口飛劍一抖下飛射而回.

"怎麼,你不想殺我了!"四散真人見此,目光一閃的說道.

"殺你?為什麼要你?你斬殺的那些人和我非親非故,我可沒興趣替他們報什麼仇.但你若真的不是我想的那人,殺了也就殺了,留著也沒什麼用處.但現在你有如此大威力的寶物,我們反倒可以和和你聯手一次的."韓立陰森一笑,竟如此說道.

"韓道友意思是……"徐姓青年色一動,隱隱猜到了韓立想法.

"要想從這出去,也只有依仗蠻力了.那黑風旗縱然是通天靈寶,但元刹聖祖卻需分心應敵,想必無法將此寶威力揮出多少.若是強行攻擊空間一點的話,應該有機會擊破此空間的."韓立沉聲說道.

有過一次在靈緲園擊破空間的驗,他心中倒有幾分把握的.

然說那時是找到了空間的不穩一點,能做到的.但同樣,現在困在此地的元嬰修士也不只他一人,若能配合巧妙話,威能夠大,應該同樣能做到的.

"韓道友說的倒有道理,不知銀翅道友覺得如何?"徐姓青年略一思量,轉對銀翅夜叉問道.

"這人的刃看起來威能不小,只要能離開此地,當然可以一試!"銀翅夜叉盯著四散真人片刻,目中一絲奇怪之色閃過後,就毫不猶豫說道.

韓立見此,微點下頭,又沖不遠處的四散真人淡淡說道:

"我們條件你也聽到了.我們可沒拿你怎麼樣的意思.聯手破開此空間,幫我們,也是幫你自己.你不想就這樣也被那妖魔吞噬元嬰吧."

四散真人神色不變,但目光閃動不停,顯然在思量韓立的建議.

"離開這里後,我們各行其事,幾位不會秋後算賬吧!"四散真人終于開口了.

"你當我們是正道那群吃飽了沒事的家伙,只要不再對我們出手,誰有興趣找你的麻煩!"徐姓青年冷哼一聲,不屑說道.

"這倒也是.若這里有太一門那些家伙話,我還真要多加考慮一二的.現在既然幾位道友都如此說來,鄭某當然不會拒絕的"四散真人忽然一笑,竟滿口答應了下來.

對方如此同意,既有些讓韓立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當即幾人湊在一齊,商量如何配合之法.

顯然破除這空間障壁,攻擊威力越大越好,不過這也不是說,所有攻擊同時出就可.畢竟幾人的攻擊方式,法寶和屬性都不同,同時混在一起的話,反而可能起到相反效果,降低攻擊的威能.

"韓道友,我記得你身邊還有一位隱身不出的同道,何不叫他一齊出來,那位道友的飛刀明顯威能不小的."商量了幾句,徐姓青年忽然對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

銀翅夜叉等人也面容一動,同時望向了韓立.

韓立心中卻對徐姓青年暗罵不已,但表面上神色如常,略一沉吟後回道:

"幾位放心,那位道友自會出手助我們一臂之力的.叫他出來就免了.因為功法緣故,不方便和諸位道友現身一見的."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徐姓青年露出不滿之色,但剛剛見過,韓立擊殺那雙頭古魔的詭異神通,倒也不敢強逼什麼.只能冷哼一聲的做罷.

一旁的四散真人自從答應聯手後,臉上一直笑嘻嘻的,此刻見韓立似乎和徐姓青年他們矛盾不小的樣,瞳孔中一絲冷色悄然閃過.

就在這時,他臉色忽然微變,隨即又恢複如常,接著緩緩低下頭去,讓人看不清面孔,仿佛沉吟的樣.

但實際上四散真人嘴唇微動個不停,竟在和在場某一人暗中傳音著.

片刻後,再次抬起來,此位面孔上再掛滿了笑眯眯的神色.只是誰也沒有注意到,他一只背在伸手的手掌,手背上不知何時冒出了密密麻麻沒的數寸長白毛,一根根堅硬如針一般.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禁嬰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收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