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冥河之地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冥河之地


雖然還有些不太熟悉,但是威力毋庸置疑的,可破冥河禁制的.不過從剛施法,我倒也看出 了韓道友不被神雷反噬的些許眉目來.韓道友當初祭煉金雷竹法寶時,是否本務法力就已經像現在這般遠勝同階敏倍了?"六足支點頭後,驀然問道.

"不錯,晚輩 早年的確修煉過一種古怪功法,雖然修煉度比常人慢上一些,但修為比同輩存在的確深厚一些的.

晚輩不被神雷反噬.就是因此."已經落到地上的韓立,愕然的說道.

"雖不是全部因果,但應該是其中一項重要緣由. 畢竟法力原本就是所有神通基礎,同樣的神通在不同修為之人手中施展出來,威力大不相同的. 道友 以遠本身境界法力,驅使辟邪神雷,自耬呵以很好研制神雷反噬的.再加上韓道友以前又一直不知道真正的驅雷之法,反噬可能就微乎其微了."六足平靜的解釋道.

"這麼說,晚輩以後施展祭雷術,還是有可能被反噬的."韓立臉色大變了.

"這個倒不一定. 你能安然至今,除了法力凝厚的緣故,也有可能是因為你食用過什麼天材地寶,或者另身懷什麼奇寶,修煉過什麼奇妙功法,一直幫你鎮壓住反噬的. 起碼,從你剛的施展的祭雷術,我沒看出有任何反噬的跡象. 以後的事情我不敢說,但是眼下的你,在此境界根本不用擔心此事的."六足聲音始終波瀾無驚.

韓立雖然不敢完全相信對方之言,但臉色自然難看起來了.

對方之言很清楚,縱然他現在無事,但 urs 後再進階之後,還能否一直壓制住辟邪神雷的反噬,仍是不確定的事情.

白美婦聽了六足的言語,雙目微眯了一下後,忽然轉沖黑光中女冷冷問道:

"木青妹妹,你將我們聚集到這里,不是僅僅讓韓道友展現祭雷術,還有什麼要話說吧!"

木青聞言一怔,隨即輕笑了起來.

"不錯,小妹的確有些言語想和幾位道友說的. 既然連六足兄也都認為韓道友已經可以充分揮辟邪神雷威能. 我看下邊兩年,韓道友無須再去藍姐姐那里了. 剩下的幾年就讓他在我木精洞中好好熟悉驅雷之道,幾位覺得如何!"木青絲毫不想隱瞞自己意圖,悠然說道.

"就算韓道友掌握了祭雷之術,但你我掌握的驅雷之道在細微處還有些不同的. 讓韓道友跟我也學習兩年,又有何不可的. 再說先前之事可是事先說好! 木妹妹想反悔,老身也得答應."白美婦臉色一沉,口氣森然的說道.

"呵呵,藍姐姐這話就不對了.我等只是要借助韓道友的辟邪神雷破除冥河禁制而已,何必作做多此一舉的事情. 至于事先約定,既然約定的事情有了變化,有些臨時變動又有何不可的."木青卻不在意的微笑道.

"六足兄,地血道友,你們是何意思?也都贊同木青妹妹之言嗎?"白美婦不再理會木青,反沖其余二人問道.

"呵呵,老夫可對驅雷之道一竅不通,對此事自是無所謂的. 兩位自行決定就行了."一名血袍人嘿嘿一笑,輕描淡寫的推辭道,一副不想攪和進木青和美婦之爭的模樣.

見 此血袍人這般表現,白美婦倒是一怔,閃過一絲疑惑,但隨即目光一轉,落到了神秘人六足身上.

身帶黑色斗篷的六足,低正思量眷什麼.

"兩位道友所說都有道理. 一方面韓道友已掌握了辟邪神雷,再在藍道友門下待上兩年的確有些不必要. 另一方面事先改動約定,對藍道友也不好交代的. 這樣吧,我看兩年時間就沒有必要了. 藍道友只需指點韓道友一年就可 了,剩 下的時間就獨自居住一地就行了."

六足後抬,竟這般說道.

聽到此言,白美婦眉頭一皺,而木青也沉就了下來.

"我知道你二人都不想答應此條件.但是不要忘了,大事在即,連我們是否真能進入冥河之地都是兩說的.若你們 因心懷不忿,在配合上誤了大事.就算心中的小算盤打得再響,也是水中 月霧中花而已.

難道你們真想放棄這萬年 一次的機遇嗎?"六足不等二女再說什麼聲音驀然冰冷了下來.

聽完這話,兩女神色一動,不禁互望了一眼.

美婦目光閃爍幾下,突然嘴唇微動了一下,竟向木青傳音了過去.

而傳音之言一入木青 耳中,此女神色頓時大變,半晌後,遲疑的開口了:

"你所說是真,真能有那物,並舍得給哉廠.

"木妹妹應該很清楚,我是鬼道之身,那物縱然再神妙萬分,但是對我來說確實無用的."白美婦鎮定博回道.

"就按藍姐姐之言,我答應交此條件."似乎白美婦所說東西對木青至關重要,竟然只是略一思量,就一口答應了 什麼.

"好,我想木青妹妹這次,不會再失言的."白美婦嫣然一笑,陰風一起的騰空而起,竟化為一道灰光直接遁走了.

目睹此景,兩名血袍人目中一愣起來,六足卻絲毫異樣沒有,猶如未見美婦的離去一般.

"二位道友,小妹已經和藍姐姐協商好了. 韓道友無需再到她那里去 了. 剩下的時間,就讓韓立道友獨居-一處,自己熟悉下驅雷之道吧. 兩位道友覺得如何?"木青含笑的問道.

"嘿嘿,老夫還是那句話,一切都由兩位道友自行處理,老夫不會插手的."血袍人目中神色恢複如常,嘿嘿一聲怪笑.

"只要不影響大事,我也不會有任何意見的."六足也冰冷的說道.

木青聞言自然大喜.

韓立站在原地卻暗歎了一口氣.

顯然在他不知情情況下,木青和那白美婦達成了關于他的什麼約定. 這讓他心中郁悶下,又忐忑不安起來.

不久後,六足和兩名血袍人也先後離開了此地,韓立在木青招呼一聲下,跟著此女再次進入了大殿中.

"韓道友,你剛也聽到了技們幾人的言語,心中應該有些想法吧.不過,現在也到該向你講明一些事情的時候,好解道友的心中疑惑. 我可以回答你三個想知道的問題. 記住,只回答三個. 此後的任何問題,我都不會解釋一字的.但作為交換,我也需要韓兄進入冥河之地後,幫我做一件事情."方一重坐在了金色巨花上,木青沖韓立平靜的說道.

"做一件事情?"韓立心中一凜,謹慎的問道.

"不錯,我這兩年內傳授你驅雷之道,並在一些修煉JL對你指點如此之多. 再加上回答三個問題,讓你為我辦一件事情,不算過分吧."木青美目盯著韓立,緩緩說道.

"自然不過分,不-過晚輩……"韓立勉強一笑,還想說些什&但是木青玉手一擺,直截了當的又講道:

"放心,不會讓你出自己能力的事情,說到底,其實還是想借用你的辟邪神雷之力而已. 否則你總不會以為,我們這些存在真對你另眼相看『巴."

木青陰厲起來!韓立聽了反而心中一松,略一思量後,也神色一正回道:

"既然前輩如此說了,晚輩不會再推辭什麼的. 在冥河之地中,只要在能力之內,並沒有危及性命話,晚輩可以為答應備前輩做一件事情.

"嘿嘿,你倒是說得 滴水不漏! 不過,這也無所謂.你提問吧!"木青陰陰一笑,雙手抱臂的說道.

"晚輩想知道,所謂的冥河之地到底是何種地方,以及那里有何種危險."韓立抬和木青對視一下後,一口氣問出了兩個問題來.

"冥河之地是我們四人在數百年前在地淵底層,無意中現的一處獨立空間,里面陰氣彌補遍布各種惡鬼凶魂. 至于里面危險自然數不勝數了. 不要說里面有些鬼王魂妖實力不再我等之下,有些地方是凶險異常,連我等也避之不及的. 這麼說吧,當年我們地淵中的妖王可並不是四人而是五人,其中一人就在我們第一次探索此空間時,隕落其中的. 固然那次是我們對此空間不太了解,未作周全的准備,但其中的險惡可想而知了."木青對韓立的問題絲毫不覺奇怪, 只是聲音凝重講解道.

韓立聽了這些言語,心中不禁一沉,但口中疑惑的問道:

"這個冥河之地時幾位前輩自行取的吧! 既然如此稱呼此地,自然有些緣由吧!"

"咯咯,韓小友這個問題,是否該算 第三個提問了?"木青一陣悅耳的笑聲傳出 口外.

"自然不算,晚輩第三個問題是……"韓立連忙否認道,並想將自己的第三個問題問出口外. 但是木青卻笑聲一止,聲 音一緩的文說道:

"算了,你的這個問題不算什麼問題,我就免費解釋下吧.

那個空間中是被一層厚約萬丈的詭異**籠罩住的. 普通人十進入水中,三魂六魄立刻就會被席卷而走,身軀則化為陰尸等存在「永遠在**中飄蕩下去的. 所以我們會如此稱呼此 空間的."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祭雷之術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黑木與金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