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玄天如意刃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玄天如意刃


三魔聽到女這般自言自語,到不好在勸說什麼,只能請求女在自私思量一二.

"為什麼好想的.若是不出去的話,我的傷勢始終無法回複,萬一聖界那幾名大敵也破空嘴來,可就真的毫無還手之力的.況且我留你們在此,還另有事情安排的,同樣不會輕松哪里去."女搖搖頭,顯然心意已決.

"聖祖大人有何吩咐,盡管明示."多眼魔急忙恭敬問道.

其余二魔也神色一凜起來.

"我沉睡這些日里,那通往聖界的界面通道可曾經再打開過?"女突然問道.

"前些年一直無事,但是就在不久前,通道那邊隱隱有波動傳來雖然很輕微,但聖界那邊好像又有什麼行動了."多眼魔老實的答道.

鐵翅魔和血臂聞言,也神色一沉起來.

"嗯算算日.他們也應該恢複如初了.該有所行動來曆.我會給你們留下一個巨型法陣布置之法.可以暫時將通道的界面之力增強倍許.如此的話,那邊就算真有人想打通通道,也不是輕易之事.不過此法陣耗費人力物力巨大,必須你們三人分頭監工能盡完成.在我離開這段時間,你們就專心此事把."女人平靜說道.

"是,謹遵聖祖聖命!"三魔聞言大喜,異口同生的領命道.

"對了,在我沉睡期間,還有何要緊事生嗎,也一起稟報給我吧."女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淡淡吩咐道.

"這些年來,山脈中的確有些事情生.但就大都是些小事,屬下三人也能處理.只有兩件事情牽扯甚大,不得不稟告聖祖的."三魔交換了一下眼色後,鐵翅魔喃喃的開口了.

"哦,說來聽聽."白衣女輕描淡寫的說道.

"其一是當年大人沉睡前,將毀壞的玄天如意刃殘片,交給我們三個保管的.結果屬下保管的那一片,卻被一頭聖階魔猿偷了去,並逃除了山脈外,現在不知身在何處了."鐵翅魔遲疑之後,還是硬著頭皮的喃喃道.

"如意刃被偷走了一片?那魔猿是何來曆,怎麼會在山脈中的."女聲音略有些波動.

"這頭魔猿應該是當年大人破開界面通道中,無意中被卷進來的追兵中一個.本身就有聖階修為,卻隱藏的很好,竟瞞過了我等三人耳目多年.後趁我一次外出時,突然難,搶去了密室中存放的如意刃殘片.屬下丟失重寶,還望聖祖大人責罰."鐵翅魔一低,主動向女請罪道.

"呵呵,當年如意刃被毀後,本身威能就已喪失了大半.再加上一分為三.就算是我也無法複原此寶的.這種毀掉的玄天殘片,根本無法修補,丟掉也就丟掉了,這也沒什麼.另外一件事情,是什麼?"白衣女沉默了一下後,輕笑一聲,毫不在意了.

"多謝聖祖大人不罰之恩.另外一件事,就是當年冥羅大人的坐騎,那頭黑源鱷,剛剛進階成功,也成了聖階存在.如此"哦,那頭小魔鱷也進階成聖階了,這倒是一個意外驚喜.既然如此,我正好身邊還缺個跑腿的,就讓他跟我一起外出吧."

白衣女聽到此話,卻嫣然一笑起來.

笑聲悅耳醉人,仿佛天籟之音,讓人一聽之後深陷其中,一時無法自拔.

三魔自然毫無異議,均都點頭稱是.

"大人,我們手中的如意刃殘片....."血袍人小心的問了一句.

"那東西對我也沒什麼大用,你們就留著防身吧."女擺擺手,很隨意的說道.

"多謝聖祖大人賞賜."血袍人和多眼魔一聽此話,大喜拜道.

有這玄天之寶殘片護身的話,足可以讓他們神通憑空狂漲小半.

而一旁的鐵翅魔,自然一臉的羨慕,但馬上向其了什麼,又躬身稟告道:"對了,聖祖大人.現在山脈中現了一只芝仙,和化形魔魈是同等存在.不知主人對它可感興趣."

"芝仙,化形魔魈?我們山脈種有這種東西?這東西是修煉身外化身和寄附元神的絕佳之物.但是需要花費碩大心血去培煉.以我現在情況可沒精力分心到此上的,你們三人出手,將它收了就是了."女有些意外,但隨即搖了搖頭,並沒有放在心上.

聽到女之言,銀袍老者先是一驚,隨即露出一絲喜色來.

而鐵翅魔和血臂互望一眼,似乎想說些什麼

但終沒說出口.

"好了.我現在剛剛醒來,會坐yu許後,會離開山脈.山脈中的大小事情,你們仍自行處理吧.不用向我回稟什麼."眼見三魔將所有事情說完,女一聲吩咐,頭也不回的白袍向後一抖.

三魔只覺四周粉光一湧,下一刻,人就驀然出現在了石門之外的大殿中,仿佛一開始就從未走動過一步一般.

他們心中不禁有些駭然.

"看來聖祖大人雖然修為尚未恢複,但是這一手移星換越的神通,卻越的深不可測了.若是這樣的的話,大人外出的確不會有何事情的."鐵翅魔長吐一口氣,仿佛真正放心的說道.

"的確如此.況且聖祖大人心意已決,我們又如何能擋住的,就按照大人吩咐去做吧."血臂也沉吟一下的說道.

銀袍老者聽了這話,先雙目眯縫的點下頭,但馬上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原來那芝仙竟是和化形魔魈是同等存在的東西,怪不得二位如此上心了.現在聖祖已經表示此東西讓與我等了,那我三人誰能得到此靈物,自然就各看自己本事了.如此的話,老夫就先走一步了."

話音剛落,多眼魔甚至不等其余二魔回話,單手一掐訣,身上一股漆黑魔風一卷而出,然後呼嘯一聲的沖出了大殿,不見了蹤影.

"這老家伙倒是心急得很!"鐵翅魔撇撇嘴,有些不屑地說道.

"嘿嘿,多眼兄自覺安排已經落後,自然要馬上派人去布置了.不過,那只芝仙恐怕都未落到你我手中,否則我二人早就有消息傳來了.再加上鐵翅兄寄附的化身也被毀了,拿東西多半是落到外來人手中了.這次進入山脈的外來人看來似乎不同一般啊."血臂目中血芒一閃後,緩緩的說道.

"是不是真落到外來人手中,還真不好說,不過多眼現在再去布置,多半是遲了.畢竟外來人只能在我們山脈待上一個月而已,多半都已經離出口不遠了.就是我等現在親自動身出,也無法趕及的.早知道如此,當初應該在多派些人手了."鐵翅魔面上閃過一絲懊悔之死.

"哈哈,不是鐵兄不願多調動手下,而是怕出動人手太多,引起我的多眼的注意力吧."血袍人聽了,卻嘿嘿一笑.

"隨便血臂兄怎麼想了.我也告辭,先回去等消息了."鐵翅魔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樣.

隨後此魔身形一晃,一下滑出十余丈去,兩個閃動後也在大殿入口處消失了.

血袍人面無表情的盯著殿門處好一會兒,半響後冷笑一聲,身體突然血光一散,竟仿佛蠟燭般的一下溶解消融,化為一灘血水的沒入地面中.

轉眼工夫,整間大殿就空蕩蕩的再無一人了.

韓立化為一道青影,幾乎淡若不見,藏身在一朵看似普通的黑云中

他望著數十里外的魔金山脈出口,雙目微眯之間閃動淡淡藍芒,臉上滿是思量之色.

所謂的出口,其實不過是一片空蕩蕩的虛空而已.長不過數里之地!

若是想離開魔金山脈,也只有通過此片地方,被外面的陣法之力接引出去了.

不過看似空無一人的虛空外地方,在韓立明清靈目神童下,卻能看到數以百計的眾多灰影,黑氣,遍布虛空兩側,全都一副虎視眈眈的樣.

韓立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耐人尋味之色,再觀察了一會兒後,他就驀然單手一翻轉,手中驀然多出了一張淡紫色符箓來.

將次符箓往身上一貼,頓時一團紫霧一散而開,片片銀色符文翻滾.

他身形頓時徹底虛化身軀騰空一起,從云中一飛而出,輕飄飄向前而去.

他剛已經確定過,這附近並沒有聖階存在,自然不太擔心會被什麼魔獸看破,就這般大搖大擺的准備直接飛過去.

四周埋伏的魔獸,根本未現什麼異常,仍都在兩旁埋伏的一動不動.

韓立心中一喜,片刻工夫間,他就離那出口的虛空,不過百余丈距離了.

但就在這時,一側一只看似體形不過數尺的小獸,突然絲毫征兆沒有的體表一閃,一片絢麗多彩的琉光化從其身上爆而出,一下將方圓千余丈內一切都罩在了其下.

韓立只覺體表一熱,原本虛化身軀竟一下恢複如常,太一化清符的效能竟就此被破了去.



上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花樹與聖祖    下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離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