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真血隱憂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真血隱憂


聽完的言語,少丵婦眨了這眼睛,徹底怔住了.

對方沒有答應加入谷家,反而想得到谷家的真靈血脈煉化之術,實在讓她有些無語.

此女面色變化數次後,終于勉強一笑的回道:

"韓前輩此議,晚輩恐怕不能答應來.我們谷家的血脈之術,輕易不會外傳他人.前輩就是拿出來再動人的功法和寶物,妾身也不能答應的.除非前輩肯答應先前之事."

"這樣的話,加入谷家不用再說了.不光谷家,其他勢力韓某也不會加入的.看來這一次,讓兩位道友白跑一趟了."韓立對少丵婦的拒絕並不在意,反而平靜的說道.

少丵婦只能輕歎一口氣後,目光微閃的不再說什麼了.

一旁的戚煦冰也眉頭緊皺,同樣不提邀請韓立之事了.

下面的時間,三人干脆只是純粹交流一些功法和修煉上上的心得.原本有些尷尬的氣氛,倒也漸漸緩和了下來.

再過數個時辰後,二人起身說出了告辭之言.

韓立自然出言挽留了幾句,但老者和和少丵婦離去之意已定,他只能親自送二人出府.

沒有多久後,兩道遁光從霧海中激丵射惹出,光芒一斂後,青袍老者和少*婦的身影就在霧海邊緣處重現出.

"戚前輩,看來這一次,我們要空手而歸了.晚輩就直接返回谷家了,前輩也回天淵城嗎?"少*婦沖老者微笑的說道.

"曉風道友自便.老夫倒不先回天淵城了.聽說玄武境內也有一名進階合體不久的修士,雖然聽說此人已經答應了霸皇的邀請,但我還打算跑上一趟看一下."青袍老者沉吟了一下,卻如此的回道.

"既然這樣,晚輩就先走一步了."少*婦點點頭,沖老者斂衽一禮後,體表靈光一閃,化為一道銀虹往天邊破空飛去.

轉眼間,天邊處靈光閃動,銀虹就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青袍老者在原地凝望了少*婦消失方向一會兒後,口中輕歎一聲,抬手放出一輛碧綠色飛舟,身形一動,就站在了上面.

單手一掐訣,飛舟化為一團綠光傾瀉千里而去.

刹那間,此地變得空蕩蕩,四下寂靜無聲了.

但是不過半個時辰後,天邊處靈光一閃,那道銀虹家竟然再次詭異的浮現而出,一個盤旋後,再次落在了霧海邊緣處.

在遁光一斂中,少*婦身影閃現而出.

此女神色平靜,檀口輕啟的對著霧海低聲說幾句什麼.

結果下一刻,身前霧海一陣翻滾,再次讓開一條通道.

這位曉風仙,毫不遲疑的遁光一起,一閃的沒入了霧海中.

然後霧海重彌合如初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足足兩個時辰後,霧海中通道再次閃現,銀虹從中一飛而出,幾個閃動後,就此不見了蹤影.

同一時間,韓立坐在洞府的大廳中,一手拿著一塊銀白色玉牌,手指在玉牌表面撫摸不停,滿臉的沉吟之色.

玉牌銀光燦燦,一面銘印著一個"谷"字,一面銘印一個紅色的三怪獸圖案.

這怪獸身軀仿佛一只駿馬,身披赤紅鱗片,三顆頭顱中的一顆也的確是一只獨角馬,另外兩顆頭顱,卻是分別是一只黑色虎頭和一只藍色獅.

正是傳聞中的真靈"黎吼"的模樣.

傳聞此獸雖在真靈中排名不過中等,但是三顆頭顱卻可同時操縱三種不同屬性的力量,並且每一種都是具有不可思議的大神通.

這些神通不但在爭斗對敵上不凡,在輔助和其他方面上有有神奇的效用.

這塊玉牌就是曉風仙再次登門後,交付給他的.

谷家繼承的也是真靈黎吼的血脈.

韓立對少*婦的去而複返,同樣有些意外,腦中回想著對方再次登門後所說的話語.

此女方一見他,不但立刻手中玉牌拋給了他,還提出了一個讓他難以拒絕的交易.

她竟然說出無需韓立正式加入谷家萬年之久,只要在十余年後,在眾多真靈世家聚集的真靈大典上臨時加入,並出手相幫一次即可.

只要他能為谷家爭取到足夠多利益,她就可做主將谷家的部分血脈秘術傳投給他.

當然少*婦也明言.這一部分秘術,雖然並非谷家的核心秘術,但是谷家之外的其他世家也不可能輕易拿出來的.故而會用它們換取韓立的一次臨時出手.

聽聞無需長期加入谷家,只是相助一次,韓立倒真有些心動了.

他雖然手中掌握了驚蟄決中的煉化血脈之處,但是此術畢竟是針對飛靈族所創之術,對人族來說還有些不完善之處.

先前未進階合體時,他還未覺什麼.但是這一年中的鞏固修煉中,他終于無意中現那些以為徹底煉化的真靈之血,仍有不少的神秘的殘余,極其隱秘的潛藏在肉身中.

這一下,他自然一驚不小,立刻加以詳加研究.

結果現按照眼前情形,他依靠自身法力鎮丵壓這些真血殘余部分,還無礙什麼.但若以後繼續吸取其他真靈之血話,恐怕大有可能出現無法預料的大問題.

不是這些真血殘余部分反噬其肉身,就是再也無法施展驚蟄決的變化之術.

故而這些日,他一邊鞏固合體期的修為,一邊也再思量解決之道.

因此,先前少*婦一提谷家的真靈血脈煉化之術時,讓他大感興趣起來.

雖然這些世家的煉化之術,並不可能直接助他將殘余真血徹底煉化,但肯定大有參考用處的的.

要是他沒有掌握驚蟄決,光要一些粗淺的煉化之術肯定沒有用的.但是有驚蟄決相對照下,他只要找出人族煉化之術和驚蟄決煉化的不同之處,就可解決此心腹大患了.

不過話說回來了,就像先前說的那樣.他同樣不會因為此事,就將自己硬生生綁縛在谷家並受約束萬年之久的.

並且他就算無法得到谷家的煉化之術,也會用一些旁門邪道,從其他真靈世家弄到類似的煉化之術.

當然如此做的話,肯定會有些麻煩的,並可能交惡某些真靈世家的.

所以他在聽少*婦對真靈大典的解釋之言,只是需要在大典上和其他真靈世家修士較技一番,為谷家爭取一些利益而已後,也就點頭同意了下來.讓這位曉風仙大喜的離去了.

至于手中的這塊玉牌,自然就是他暫時作為谷家長老的證明了.

他心中又反複思量了數遍後,覺得的確並沒有什麼不妥後,也就將此事暫時放置了腦後,仍然回到了密室,繼續鞏固自己的合體境界.

此後的期間,又有幾處大勢力找上門來,甚至其中包裹了天元聖皇的使者.

韓立心中有了決定,自然一一客氣的回絕了.

就這般時間一眨眼的過去了數年.

三年後的一日,韓立從密室中走了出來,化為一道青虹離開了洞府.

經過這些短時間的閉關,他自問已經將肉身法力徹底掌握了,自然出來辦理自己掛念的事情了.

離他近的天淵城,當然是他先去的地方.

一路上無事,兩個月後,韓立身形就出現了天淵城的城牆上空處,略一沉吟後,就直奔某個放行飛去了.

某片深處兩座擎天石塔中間大片樓建築,是天淵城中較出名的專門供外地修士臨時入住落腳的地方.

修為低些,囊中羞澀些的化神金丹修士,自然數人甚至十幾人住一座樓.修為高階的煉虛修士,則可以獨占某一樓.

其中一座樓中,被四名結伴而來捌七神修士包下了.

這四名化神修士據說神通不弱,並且此一住此地就是百余年之久,再加上數次進入蠻荒地域都能全身而退,自然在天淵城也頗有一些小名氣.

不過這幾年,這四人卻很少離開樓,大半時間都在住處閉關起來.

附近居住的其他修士,有些消息靈通的倒是隱約聽說,數年前這四人深入了蠻荒地域較深之處,吃了一個不小的虧,元氣損耗了不少.故而會變得如此的.

但這種事情,在天淵城實在太普通不過了,頂多讓其他人再次感慨蠻荒世界的危險可怕後,也就沒人再提及此事了.

不過這一日,正在樓中閉關修煉的兩男兩女,突然耳邊同時響起了一個淡淡的話語聲:

"四位道友,韓某可否能登門拜訪一二.

這聲音竟然根本無視四人在樓外布置的層層禁制,四人聽得清晰異常.

四人聞言自然一驚,但馬上就想起一人來,當即臉色大變的紛紛起身,向樓一層飛步而下.

為儒生打扮的那人,原本斷掉的手臂已經恢複如初,方一出現在一層後,馬上一閃的將樓大門打開了.

只見外面站著一名神色淡淡的青袍青年,正是韓立.

"晚輩拜見韓前輩!不知前輩大駕光臨,還望前輩恕罪!"儒生臉上滿是驚喜之色,隨之急忙深施一禮,並請韓立入內.

韓立也沒有客氣,沖儒生點點頭後,也就走了進來.

這時,那名紅甲大漢和其余二女同樣出現在了一層,一見果然是韓立後,同樣恭敬的連芒見禮.

"算了.我和幾位道友也算是舊識了,無須如此多禮!"韓立微一擺手的說道,並從容坐在了主位上.

儒生四人卻連聲不敢,並滿是敬色的站在了一旁.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邀請與靈皇大比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舊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