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許家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許家


"若是有道友和老衲共同維護的話,想定可改善不少飛升修士的處境."金越禪師說了許多勸說之言,神se不覺凝重了下來.

韓立聽了後,臉上也不覺肅然了幾分,但目光閃動了幾下後,還是緩緩搖了搖頭:

"雖然韓某身為飛升修士中一員,也知道飛升修士的處境.但是此事並非你我一二人可以改變的口就算在下肯加入長老會,也不會有太大用處,反而多半會陷入一些紛爭中.而韓某從踏入修仙之路起,就立志走上長生成仙之路.雖然已經進階合體,但是距離飛升真仙還是遙遙無期的很,不可能再分心他事上的."

"道友竟是苦修之士.貧僧敬佩!既然道友另有大志,並且決心已下,老衲就不勸說什麼了.道友這一次來到天淵城,可有要緊的事情.可需吖要貧僧幫上一二?"金越禪師看出了韓立真的主意已定,輕歎了一口氣後,也就不再提邀請之事了.

"多謝禪師美意了.韓某這次到城中來,只是采購些材料,另外受人所托處理些小,事而已."韓立雙手一拱,客氣的回道.

"呵呵,原來如此.不過道友若真有什麼需吖要幫忙的,盡管找老衲即可.在這天淵城中,貧僧自問還能幫上一二的."金越禪師點了點頭.

韓立聽了,自然口中稱謝不已.

下面的時間,韓立和這位金越禪師不再談論什麼瑣事了,而是交流起一些修煉上的心得.

此種事情是關系不錯的合體期修士,幾乎一見面後必做的事情.

畢竟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幾乎算是修士窮極一生之力能達到的極限了.至于傳聞中的大乘和度劫修士,那根本就是可望不可極的事情.

小些的種族族中,整整一族中也不知道能有那麼一兩位而已.

所以在沒有任何人指點的情況下,合體期修士,也只能靠和他人交流來解決一些修煉上的難點了.

這位金越禪師已經是合體中期的修士了,離進入後期境界也不過只差臨門一腳而已.修煉上的心得,遠非那名合體初期的戚長老可比的.

而韓立身具數種莫大神通,梵聖真魔功從未有人修煉過的法體雙修功法,在修煉上自然也有獨到之處.

二人一番交流之下,都感到受益極多,竟不知不覺的交談了一日一夜之久.

第二日一早,這位金越禪師有些欣喜的告辭離去.

韓立則仍回到樓頂層,繼續打坐修煉.

接下來的幾日里,沒有其他合體修士登門來訪了.看來不是都有事在身,就是通過金越禪師之口知道他沒可能加入長老會,也就不再多此一舉了.

一連六日過去,當第七日的時候,他要等待之人終于登門了.

韓立不等下面的侍女稟告,就驀然從蒲團上站起身來,直接的飄然而下.

幾名侍女正在一層無聊的低聲交談什麼,一見韓立身形出現,均嚇了一跳,紛紛的上前見禮.

韓立擺了擺手,淡淡的噴咐道:

"你們先出去,我要等之人已經到了.將她請進來吧."

聽到韓立此話,這些築基的女修一怔,但馬上恭謹的答應,向樓外走去.

韓立則在主位上坐了下來.

果然片刻工夫後,在一名侍女的帶領一下,一名面容潔白如玉的女走了進來.

此女身材修長,一身藍se宮裝,正是當年的"許仙".

其修為赫然已經進入化神期的樣.

"果真是韓前輩.前輩真的已進階合體了",

韓立面容幾乎和數百年一般無二,女一眼就認出了韓立,急忙沖韓立斂衽一禮.

當年韓立看在此女是冰魄仙後人身份上,對其頗有照顧,在修煉上有時也順口指點一二的.

此女對韓立在恭敬中,也一直大有些感激之意.

故而她一回到城中,聽說那青冥衛大漢和短須老者之言,韓立竟然再次出現在天淵城,並尋她有事,立刻到聚仙而來.

當然有關韓立進階合體的事情,此女聽了之後同樣駭然,吃驚程度絲毫不下于那岳姓老者的.

但此事實在有些不可思議,在未親眼目睹下,她在路上仍是半信半疑的.

現在一見韓立,感應到韓立身上的強大氣息,他自然心中再無懷疑,當即又驚又喜的急忙給韓立見禮.

"道友不用多禮.仙和我也算是舊識之人,還是坐下講話吧."韓立對這位冰魄仙後人,微笑的言道.

"那晚輩就逾越了",許仙遲疑幾分,也就恭敬的聽從了.

此女在韓立旁邊的椅上坐了下來.

這時,一名侍女托著一個茶幾,端上了兩杯清香撲鼻的靈茶來.

"你們全都退出去吧.沒有我的吩咐,不要讓任何人進來."韓立沖那名侍女一聲吩咐.

"是!"侍女答應一聲,恭謹的倒退了出去.

韓立這袖往大門處,輕輕一抖.

頓時樓大門白霞一閃,就緩緩的自行關閉了.

同時四周牆壁上,一層藍光閃動不已.樓本身附帶的禁制竟一下被激了起來,隔絕了一層的整間大廳.

藍衫女見此情形,心中一凜,面上也不禁凝重了幾分.

若不是相談之事比較隱秘,自然誰也不會做這多此一舉之事的.

"許道友,我這一次找你來,其實是一事想要詢問清楚的.道友先祖,是冰魄仙不假吧!"韓立神se一凝的問道.

"冰魄仙的確是晚輩先祖,晚輩絕不敢虛言相欺的."許仙一怔,但不加思索的回道.

"好,既然這樣.道友可知道冰魄仙前輩的下落?我有一事,恐怕要面見這位前輩一面的."韓立輕吐一口氣,緩緩說道.

"啊,面見先祖?"縱然女先前有無數猜想,如今也不禁一呆起來.

"怎麼,道友也不知道令祖的下落嗎?"韓立眉頭一皺起來.

"晚輩雖然傳承先祖的血脈,但出生之時,先祖早就已經失蹤數萬年之久了.不過聽家中其他長輩眼,先祖當時也剛剛進階到合體境界,甚至也接到了天淵城的邀請.只是先祖似乎另有要事,就推辭了天淵城的邀請,外出一次後,就從此行蹤不明了."許仙苦笑的說道.

"原來如此.但既然這樣,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冰魄仙前輩一脈,除了許道友外,不知可還有其他什麼後人嗎?"韓立沉吟了一下,又詢問道.

"不瞞前輩,經過如此多年,當初先祖冰魄仙的一脈,如今已經分成了十幾個大小不一的分支.甚至其中還有人依仗先祖所留的功法,建立了兩個小型宗門.但是論血脈的遠近,我們許家絕對是先祖嫡系的一脈後人.連姓諱都是直接傳承先祖之姓至今."因為知道韓立似乎和冰魄仙之間有些淵源,所以此女倒也沒有什麼忌諱,想了想後,也就直言相告了.

"那你們許家現在做主之人,是什麼人.就是道友嗎?"韓立忽然一笑的問道.

"前輩說笑了,當然不是了.我們許家雖然不是傳聞中的真靈世家,但是在天元境中也有些名氣的.現在的族長就是家父,另外族中還有幾位叔祖的."許仙略一猶豫後,也就開口了.

韓立目光閃動幾下,摸了摸下巴後,輕輕一笑:

"既然這樣,我打算上門葬訪下令尊,道友沒有什麼意見吧."

"前輩願意到訪許家,自然是我們許家蓬萃生輝之事.只是,,韓前輩能否透漏其中的緣由一二?"女怔了好一會兒,有些躊躇的問了一句.

"呵呵,你不必擔心什麼.我只是受人所托,要將一物轉交給冰魄仙道友,或者她的直系血脈後人.既然現在你們許家就是冰魄仙的親一脈,此物就要親自交到許家族長之手了."韓立並沒有什麼穩瞞之意,坦然的回道.

"有這種事情!前輩能否相告,是何人轉交的,晚輩是否認識?"顯然韓立回答,讓此女大為的意外,有些吃驚的問道.

"嘿嘿,這人許道友應該不可能認識對!至于許家是否有其他人知道這人,卻不是我所能知的了."韓立搖了搖頭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晚輩就親自陪前輩回許家一趟吧.我正好剛執行外巡邏任務,可以休息半年之久的.我們許家就在天元境中,借用一下城中的傳送法陣"也足可以一個來回了."女聞言,臉se陰晴不定起來,好一會兒後,終于有了決定的說道.

"呵呵,許道友肯親自陪我走上一趟,自然是好了."韓立並不感到意外,嘴角泛起一絲笑意的說道.

"那晚輩這就回洞府准備一下,兩日後就和前輩出如何?"許仙倒也干脆的很,從椅上站起後,沖韓立恭敬的問道.

"韓某沒有什麼可准備的,隨時可以走掉的.

既然許道友說兩日後,那就兩日後吧."韓立略一思量下,就同意的點點頭.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金越禪師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兩族大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