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冰髓之體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冰髓之體


岳華仙聽了韓立言語,還是一頭霧水,同時心中大為的忐忑,不知道這位"韓前輩"為何會對白果兒如此重視的樣.

但是少丵婦轉念一想,以白果兒現在寒毒在身的情形,就是再壞也壞不到哪里去了,外加老嫗在一旁不停的使眼色,也就一咬牙的應聲道:"既然前輩對果兒如此看重,晚輩這就在前邊帶路."

說完此話,此女就帶著韓立和其他人,奔洞府後堂而去.

經過一座偏門,穿過一個簡易長廊,一行人就走進了一間臥室中.

在臥室的一張淡紅色木床上,名叫白果兒的女童,正人事不知的昏迷中.

女童小臉有些痛楚的微皺著,並隱隱有一層青色籠罩其上,嘴唇隱也隱有些紫的樣.

韓立一走近木床,感受到一股炎熱之氣迎面撲來,不由得微微一怔.

但目光在床上一轉後,他也就明白了幾分,馬上搖搖頭的說道:"用炎木當做驅寒器物,雖然可以抑制一些寒氣.但是小丫頭寒毒早已融入經脈之中,這點炎力根本沒有多大用處的."

"這點,晚輩也知道的.但心里總抱著一些僥幸心理,覺得或多或少,這張炎木之床總能減少一下果兒寒毒作時的痛楚."岳華仙在一旁說道,看向床上女童的目光,滿是恰愛之色.

韓立聽了這話,先是點點頭,然後還是搖了搖頭,然後幾步上前走到了紅色木床前,一把抓住了女童的一只胳膊,同時瞳孔藍芒閃動不已.

老嫗等人見此情形,不禁屏住呼吸,不敢弄出任何聲響來.

中年男和少丵婦則滿臉的希望之色.

一盞茶工夫後,韓立目光一閃,突然抓著女童的胳膊手掌,瞬間泛起一層五色寒光.

只見寒光流轉間,女童面上籠罩青氣流轉而下,直往韓立手掌所握之處彙聚而去,片刻工夫就凝聚成一個雞蛋大小的青色氣團,在女童手腕處若隱若現.

韓立目中精光一閃,另一只手掌一翻轉,驀然手指間多出了一根銀燦燦的細針,一閃之下,竟往女童手腕上一紮而去.

"啊"

少丵婦和中年男臉色一變,費了好大勁兒克制著沒有上前攔阻.

結果銀芒一閃即逝下,女童手腕處被紮出了一小孔,韓立法力一催之下,一滴鮮紅精血從中徐徐浮現.

韓立手指再微微一動,銀針一晃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浮現出一只巴掌大的白色玉盤.

光滑無暇,精致異常!

韓立將玉盤往女童手腕下方一放,精血頓時滴落而下.

"當"的一聲,精血掉入盤中的刹那間,竟凝血成冰,出悅耳的一聲脆響.

見到此幕,老嫗等一干人全都為之色變.

韓立臉上卻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那滴精血和玉盤一收,握著女童胳膊的手掌頓時五色寒光大盛.

那團青氣在寒光閃動中,轉眼間變淡消散,終變得無影無蹤了.

就在此事,女童嚶嚀一聲,有些恍惚的睜開了雙目.

少*婦和中年男頓時大喜過望,向韓立連聲的稱謝不已.

韓立卻為之一笑,手上五色寒光一散後,松開了女童胳膊,但另一只手掌卻伸出一根手指,往女童額頭上一點,一道白色法決一閃即逝的不見了蹤影.

剛剛醒來的女童,竟身微微一顫之下,竟再次的昏睡了過去.

這讓他人為之一驚!

"不用擔心,她體內的寒毒剛剛驅散,身會比較弱,還是多休息一下的好.好了,我已經看完了,回前面再談其他事情."韓立稍微解釋了一句,就不再理會其他人的起身而走.

老嫗等人雖然心中疑惑萬分,但自然不敢違命的緊跟了出去.

于是片刻工夫後,韓立再次坐在大廳中原來的位上,品嘗著手中的一杯靈茶,目光微微閃動,似乎有什麼為難事情一時難以決斷.

其他人見韓立這般慎重模樣,自然不敢打擾什麼,從老嫗到海大少幾人均都恭敬的閉口不言,靜等韓立的主動開口.

不知多久後,韓立眉梢一挑,將手中茶杯放到了一旁的桌上,似手終于有了什麼決定.

"白道友,你們對令愛身上的寒毒,了解多少?"韓立沖著中年男,問了一句.

"晚輩也曾經請過一些高人仔細診斷過,據說果兒體內寒毒是一種非常罕見的地肺寒氣所致,大異于世間普通的冰寒之毒,除了合體修士用莫**力強行驅逐外,就只有幾種傳聞中的至陽靈藥外可能中和此寒毒的."白化及心中一驚,急忙將所知全講了出來.

"嘿嘿,難怪他們會如此一說."韓立聽了卻不置可否的淡淡一蕪"前輩,果兒的寒毒難道另有什麼不妥?"少*婦聽了韓立之言一驚,大為擔心的問道.

"二位道友何時知道這丫頭有寒毒在身的."韓立沒有回答少*婦提問,反問了一句.

"是九歲時候!果兒在修煉的時候,忽然間在密室中暈倒了,我們這現有此寒毒的.當初還只是不起眼的一絲而已,我等開始還不在意,用了一些普通方法來拔除此寒毒,結果反而火上澆油般的迅惡化起來.短短幾年功夫,就變成眼下這般模樣了.可果兒剛剛出生時候,我和岳母大人都檢查過她體內全身,並無任何異常的.估計多半是哪個歹仇家,趁我們不注意,暗算了我家果兒.可惜一直查不出來倒底何人下的毒手,否則白某拼著性命不要了,也要……中年男先是滿臉痛心之色,接著又有些咬牙切齒起來.

一旁的少*婦,也面容陰沉下來,顯然也對那個"仇家"痛恨異常.

"仇家!不,這寒毒是從胎里就自身帶來的,並非什麼地肺寒氣,而是大有來曆史物."韓立目光一掃二人,淡淡說道.

"既然是前輩所說,自然不會有假.但前輩能否給小徒略加解釋一二,以解他們疑惑."一直在旁邊聽著的老嫗,恭敬的開口道.

"沒什麼,道友不文,在下也會說清楚的.這丫頭其實懷有一種傳說中的靈體'透髓之體;,在出生的時候此種體質無法察覺出來的,只有到了九歲陰時會出現征兆.但寒毒第一次作時極其猛烈,據說擁有這種靈體在身之人,多半都會在第一次爆時隕落而亡了.故而即使這種靈體在一些上古典籍中也罕有記載.若不是我巧合下知道此事.恐怕也會將這丫頭體內的寒毒,當做普通的地肺寒氣處理了."韓立終于緩緩的解釋起來.

"冰髓之體!"

少*婦和中年男互望一眼,臉上全是驚訝的表情.這種靈體,他們的確第一次聽說過,心中自然不禁有幾分疑惑,不禁暗自嘀咕其中的真假.

倒是那名老嫗聽到冰髓之體的名字,皺紋臉孔為之一動,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海大少二人自然不會聽說過什麼"冰髓之體",只能大眼瞪小眼的望著其他人而已.

至于韓立則說完之後,又端起茶杯輕品了一口,一副信不信全由少*婦等人隨意的樣.

"冰髓之體,果兒竟然是這種體質.如此的話,可是禍福難料了."老嫗竟在此時,喃喃了起來.

"師傅,你也知道這種異常靈體……"少*婦有些訝然的問道.

"為師自己不知道,但是早年曾經聽一位好友曾經偶爾談起過這種靈體,所說內容倒是和韓前輩一般無二.卻萬萬沒有想到,果兒就擁有此種靈體在身.但此事是禍是福,實在難說的很啊."老嫗望了韓立一眼,說道.

"師傅的意思是……’少*婦面色一變的問道.

"我聽那位好友說,這種冰髓之體不但九歲時開始作,而且體內寒氣會一年盛似一年,一般情況下,到了十五六歲時,靈體主人就會必死無疑.若想活命只有兩種方法可."老嫗歎了一口氣.

"師傅,是哪兩種方法!"少*婦聞言大喜,急忙的追問道.

"一種就是請一名合體期存在,每年都用強**力將寒毒驅散開來,然後再不惜真元助其洗髓經脈,挨過百年之後,靈體主人就可適應此種寒氣,再無法對身體有何損傷.並且略加修煉之後,這股奇寒之力還可化為一種名冰髓寒魄的大神通,威能之大不可想象."老嫗遲疑的回道.

"有這種事情.那這冰髓靈體應該一種絕佳天賦是,為何前輩說它禍福難料的."中年男一怔之下,也驚喜的問道.

"那是因為給冰髓靈體帶有的極寒,哪是這般容易壓制的.前數十年還好,只要花些時間,合體期修士還可輕易壓制,到了後數十年,既要保證法力不傷損靈體之主本身,還要將寒毒強行驅散,幾乎每一次壓制,合體期修士都會損耗不少真元的.特別走到了後十幾年,這種損耗根本不是打坐可以彌補回來的.別說在這期間,那位合體期修士還需花費多的法力,給靈體之主易經洗髓.如此算下來,足足會讓出手的合體修士耽擱數百年的苦修時間.這種損己利人的事情,又有哪位前輩願意去做的."老嫗苦笑的一一說道.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枯眼大法和望氣之術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記名弟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