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再見故人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再見故人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再見故人

整個黑域大會,幾乎耗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

韓立回到九仙山住處的時候,正好是第二日的上午時分.

召來海大少二人,知道在在自己離開的這時間,並沒有生任何預料外事情後,心中一松.

他 屏退了兩位記名弟後,進入了密室中,並盤坐在了一塊蒲團上.

單手一翻轉,一只藍色靈獸環在手指間浮現而出,並往空中一拋.

一片藍霞從環上飛卷而出,一只晶瑩冰籠憑空懸浮在了身前處.

冰籠之中,半尺來長的雪白冰鳳,顯然未料到韓立如此的將其放出來,雙翅急忙一扇下,體表散出一圈銀色光暈,將身形瞬間遮蔽其中,用異警惕目光向韓立一掃而去.

",是你,這怎麼可能" 一看清楚韓立的容貌,靈禽銀眸中立刻現出難以置信的神情,一下口吐人言的失聲起來..

赫然是一個悅耳的年輕女聲音,只是略有些冷意.

"鳳仙,多年不見了.沒想到你我在此地相逢了."韓立望著籠中的冰鳳,卻歎了一口氣.

這只冰鳳,自然是當年和他一起從人界闖入空間節點,卻被空間風暴強行分開的那位"鳳仙".

當年這位在人界是頂階存在的'冰海之主’,不過數百年不見,竟掉到了如今化形都無法的地步,還被人當成靈獸的封印進了籠中.

這讓韓立見了,不由的有些感慨的.並且身為一起偷渡靈界的同伴,見到這位冰鳳的同時,韓立另有一種難言的故舊之感.

這在交換會上,一見此女被拿出來,立刻毫不猶豫的上前交換了下來.

"真的是韓兄這麼說在交換大會上,將我換下的那人也是道友了.難道你已經進階煉虛了?"冰鳳聲音還是清冷異常,但卻微微有些顫起來.

"不錯,正是韓某.至于在下的修為,不久道友自會知道的.我倒萬萬沒想到,會在黑域交換會上遇到仙.說起來仙和我還真算有些緣分了.別的暫且不說,先將道友放出來吧."韓立沒有遲疑什麼,一根手指青芒一閃,往冰籠上的金銀符箓上一點.

頓時那幾張符箓光芒大放的飄落而下,與此同時那冰籠也"吱嚀"一聲的打開了.

"多謝韓道友援手大恩"

冰鳳雖然心中還有些驚疑,但見此情形自然心中一喜,雙翅一扇之下,就化為一團白光的從冰籠中一飛而出.

接著她體表銀光閃動,狂漲之下,化為了半丈長長的原形,身羽毛晶瑩閃爍,仿佛用玄冰通體雕刻而成.

"可惜,我現在無化形之力,只能以這副摸樣和道友交談了.實在慚愧的很"冰鳳略一舒展優雅身軀,搖搖頭的說道.

"沒什麼.以仙的底,只要解除體內的封印,恢複化形修為是輕而易舉事情."韓立望了冰鳳一眼,輕笑一聲.

"韓兄看出來了.我體內被那名合體老怪物下了一種不知名的禁制,頗有些麻煩的.聽他所言,似乎只有同為合體修為之人能解除此的."顯然冰鳳將韓立當成了一名煉虛期的修士,銀眸一閃下,有些無奈的說道.

"嘿嘿,是嗎?讓韓某試一試"韓立一笑,接著身形一動,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突然一拍而出,擊在了冰鳳的一只冰膀上.

頓時一股五色光焰滾滾而出,化為潮水般的往冰鳳身軀中狂湧而入.

而這位鳳仙,只覺一股奇寒靈力瞬間工夫流淌全身經脈各處,狂濤駭浪般的將體內的那一層層禁制封印,給沖的七零八落,紛紛的一下松而開.

這一下,她大喜的同時,心中也大為的駭然了.

對方能如此輕松的解除掉其體內的封印,難道已是一名合體期存在了.

這也太難以置信了一點.

若是韓立有奇遇,在數百年內進階煉虛,此女還覺得勉強可以接受.但說一下進階合體,這實在太逆天了一點.

冰鳳心念飛轉動,感覺體內的禁制徹底的被寒流沖開之後,目中精光一閃,想要開口的沖韓立說些什麼.

但是下一刻,她體內情形一變,讓她心中一凜,口中的話語不覺的又咽了下去.

經脈中到處流淌的寒流,竟方向一變同時往其丹田中狂湧而, 紛紛沒入其妖丹之中.

此女心中有些驚疑,但是在韓立強大真元操控之下,體內妖丹竟根本無法拒絕什麼,只能被動的接受這一股奇寒靈力的灌注而入.

片刻工夫,她身上氣息直線上升,轉眼間就突破到了某一極限.

"砰"的一聲悶響後,一團刺目白光在體表爆而出,將冰鳳身形徹底淹沒其中.

這時,韓立微然一笑的將手掌一收.

刺目白光一陣流轉,光芒瞬間一斂,一名銀衫女女,俏生生的出現在了眼前.

冰鳳竟然重的化形成了人族形態.

"多謝道友相助之恩"銀衫女難掩面上的一絲興奮,左右看了一下自己恢複後的嬌軀,沖韓立感激的斂衽一禮.,

"仙不必多禮當年要不是你我同心協力,在下一人絕無法渡過空間節點,來到靈界的.況且剛我渡過的那一股真元之力,雖然和道友本身屬性相符,但不過暫時讓仙擁有化形之力而已.仙若想長久保持化形之態,必須馬上閉關苦修行.否則此股真元一去,還會打回原形的."韓立擺了擺手,點醒的說道.

"這個自然.有道友這股真元之力相助,妾身修回化神之境,想來可以節省不少時間的.看來韓道友現在真的道法通神,法力深不可測了,竟真進階到了合體期境界看來妾身以後要稱呼道友一聲韓前輩了"銀衫女輕歎一聲,望著韓立,目光有些異樣的說道.

"韓某能進階到此境界,不過僥幸而已.以仙的冰鳳之身,進階到合體境界應該只是遲早的問題.而我靈界認識的昔日人界舊識,也就只有仙一人而已.你我還是平輩相交好了,否則韓某反而有些不自在了."韓立不以為然的說道.

"既然韓兄如此想的話.那妾身也斗膽不客氣了."銀衫女看出韓立剛之言的確是出自真心後,不知出自什麼原因,竟也沒有多堅持什麼.

"不過,當日空間節點分離後,鳳道友怎會遭人擒住,落到了眼下的地步."韓立還是忍不住的問起對方遭遇來.

"在下眼下的處境,說起來還真有一分要怪在道友身上的."一聽韓立之言,冰鳳黛眉一動,嘴角竟泛起一絲苦笑來.

"莫非是當日我種在你體內的禁制,作了."韓立先是一怔,馬上有幾分恍然的說道.

"不錯,韓兄你的禁制下的還真是玄妙無比.我足足花費了近百年時間將其勉強煉化掉.但也因此元氣大損,被一群宵小之輩欺上門來.雖然後施展秘術逃脫,但境界卻一連跌落數層,落到了如今的田地.說起來,還是被那名合體老怪出手救下的,否則性命還真無法保住了.不過無法化形後,這老怪只是將我當成一個靈禽看待,准備讓我當其的元命靈獸.我自然不會答應此事,結果就背其關在了這只冰籠中."冰鳳解釋的說道.

"哦,這合體老怪是何身份,你可知道的?"韓立點點頭,心中一動的問了一句.

"這個妾身倒真的不知道的.這老怪精通幻術,經常變化住處和面容,我肯本無法看穿他真面目的.只能肯定這老怪是你們人族魔修,並非我們妖族中人."銀衫女略一思量後,仔細的回道.

"魔修?我們人族中知名的合體期魔修,就那幾人而已.應該是其中之一的"韓立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

"不過這人是誰,他當日救下我一命,但後面又強迫我做他的靈獸,兩者也算扯平了."聽韓立提起那名血光人,冰鳳到沒有露出什麼痛恨表情,反而輕描淡寫的說道.

不知此女真是如此想的,還是自知無法對一命合體修士報仇,不得不如此一說.

韓立聽了微然一笑,沒有接口對方之言,反而話題一轉的問道:

"現在仙已經恢複自由之身了,不知下面有何打算?是否打算返回妖族之中?其他妖族中的黑鳳族,也是繼承天風真血的鳳類天禽.鳳仙也擁有天鳳血脈,若是投奔去的話,應該會受到照顧一二的."

"黑鳳族?哼,當日欺上門來,將我打傷跌落境界之人,就是黑鳳族的嫡系弟.我現在如此模樣去了,不過是羊入虎口而已."一聽黑鳳族幾個字,銀衫女臉色驟然一變,竟一下無法保持平靜的咬牙切齒起來.

韓立自然大感的意外,但略一沉吟後,還是繼續問道:

"黑鳳族之人打傷的道友?這倒有些麻煩了,那仙自己的意思是……"

"我想在恢複法力之前,暫時跟在道友身邊,韓兄意下如何?雖然人妖不同,但是以韓道友如合的身份,應該庇護妾身綽綽有余的.我現在修為太低,又是冰鳳之體,若是獨自一人修煉的話,恐怕躲的再遠,禍事也會自行找上門來的.到時下場,說不定比今日還要糟糕的"銀衫女面色陰晴不定了好一會兒後,有些躊躇的如此說道.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三換一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聚靈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