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地淵驚變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地淵驚變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地淵驚變

"這一點,道友盡管放心,在下在遮掩變幻上還有些自信.除非碰到貴族的大乘期前輩,否則探查秘術對韓某不會有什麼作用的."韓立自信的說道.

難怪他如此一說了

其體內的確蘊含著真正的天鵬靈血,外加風雷翅早已修煉到和其心神相連的地步,假扮一名天砰人侍衛,自然是天衣無縫的事情.

"嗯,道友如此自信,自然是好事.蘭聖主,等到了地淵處還要麻煩聖主一番了."金悅點點頭,轉沖一旁的銀衫女說道.

"大長老放心,蘭兒本身的確有一種秘術需要借助冰煞之氣修煉的,在數十年前也曾經因此去過地淵一次的.想來那些守衛絕不會懷疑什麼的."銀衫女恭敬的沖金悅說道,但是美眸流轉下,不禁掃了韓立一眼,玉容上仍隱隱透漏出一絲震驚之色.

雖然她早就在出前,就知道了當年助他們一臂之力的韓立,成為一名聖階中期存在回到了聖城.但如今親眼一見之下,心中仍然駭然無比.

她雖然當初在地淵中就看出韓立神通之大,遠同階存在,但是區區數百年光景不見,就有了聖階中期的修為,還是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已經成為聖主的此女,表面自然不會做出任何失態,和韓立見面時,也只是執晚輩之禮的相謝了一番當年地淵中的相助大恩,就將一切疑惑暗藏心底了.

至于天鵬族的另外一名聖主"白璧",據說正在閉關某種功法,倒是無法出關與韓立相見的.

聽雷蘭這般一說,金悅面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點點頭的也不再說什麼了.

于是,一行人所化遁光遁奇,頃刻間就將聖城拋的再無任何蹤影了.

……

數個月後,韓立一行人,終于再次看到了鎮守地淵的巨城以及城牆那一排身穿甲衣的人影.

金悅雙目微眯了一下,當即就帶著韓立和雷蘭,直接奔城牆下的某處城門一飛而去.

在青色城門處,正有十幾名背生各色羽翅的地淵守衛,用警惕目光抬打量他們.

當即遁光一斂,三人卻立刻出現在了這些守衛面前.

韓立早已略加變幻了些面容,同時將體內法力瞬間壓到了只有煉虛期的境界.

"前輩可是天鵬族的,不知到此有何貴干?現在並未到各族輪換守衛之期"為的一名煉虛中期的守衛,面對金悅略一施禮後,竟不卑不亢的說道.

雖然以他的修為無法看出金悅的准確修為,但也知道對方肯定是一位聖階存在.

至于韓立和雷蘭二人,卻似乎直接被此人忽略了一般.

難怪對方會有此種態度.

此地的守衛因為長年和地緣妖物厮殺,真正實力和神通都遠非各族的那些同階存在可比,自然平常對其他各族來人都不覺帶有一絲奧義.

金悅見此情形也不生氣,微微一笑下,一抬手,頓時一塊藍色玉牌一飛而出,一閃之下,就落到了對方手中.

那名為的守衛有些疑惑的接過玉牌,凝神看了一眼後,臉色微微一變,將玉牌雙手奉還,並恭敬說道:

"原來是天鵬族的大長老金前輩,晚輩剛真是失禮了."

"按照當年各族簽訂的約定,我等大長老是有資格隨時進出此地的,道友不會再有疑問了吧."金悅將玉牌一收,淡淡說道.

"這個自然,晚輩怎敢阻攔."這名守衛不加思索的答道,然後一擺手,原本堵在城門處的其他一干守衛,立刻分列兩側,露出了進出的通道.

金悅也不客氣,點下頭後,立刻帶著韓立二人緩步,走進了城門中.

城門的另一側,自然仍和韓立數百年前來時一般,入目處全是一棟棟高約三四十丈的圓柱形樓,密密麻麻,分本大半的城區之中.

不過城中走動的人影卻寥寥無幾,只有低空中能隱約在遠處看到幾隊守衛,在巡視著整座巨城.

"走吧,我們無需在此地過夜"金悅驀然在韓立二人耳邊傳音道,接著就再次騰空而起,往巨城另一端直接飛去.

韓立和雷蘭,一言不的緊隨其後.

一個時辰後,三人就到了另外一面青色巨牆前.在這巨強面向城中的一面上,赫然銘印著一副銀燦燦的巨**陣.

在此法陣前,另有一批身穿各色戰甲的衛士,守在哪里.

不過有些古怪的是,除了這群筆直站立的守衛外,在他們身後處卻另有一名身穿青甲的中年男,盤坐在一塊蒲團上,雙目緊閉著.

一見此男,韓立心中一凜.金悅瞳孔也不禁驟然一縮.

這名青年男赫然正是韓立當年曾經見過的那位此地守衛統領金峰,同樣一名修為達到聖階大成的可怕存在.

此人為何會出現在此地,一副親自鎮守地淵入口的樣.

金悅心中萬般念頭飛轉動,但面上絲毫異色未露,反而微然一笑的開口了:

"竟是金統領出現在此地,真是讓妾身有些意外.數百年前一別,道友可還一向安好嗎?"

聽到金悅的話語聲,青甲男眉頭一動,緩緩睜開了雙目.

"我道是誰,竟是天鵬族的金仙到了.道友不再天鵬族修煉,為何會出現在此地."男面上非常直接的問道.

"此話似乎應該是小妹相問對吧.什麼時候,這地淵出口處需要金統領親自把守了."金悅輕笑的問道.

"嗯,平常時候自然我自然不會親自出馬,但是眼下此地除了一件大事,我也不得不親自出馬了."金峰平靜異常的說道.

"大事?"金悅一怔.

"月許前我接到消息,有人打劫了地淵深處的礦洞倉庫,將哪里數年開采出的珍稀礦石,全都擄掠一空,一干守衛也被這人也殺傷了小半.這賊神通之高,實在非同小可.我已經派出大量執法進入地淵中了.這里是進出地淵的唯一地點,而現在城中又略顯空虛,普通守衛恐怕也攔不住這人.我也只有親自坐鎮了"金峰嘿嘿一笑的說道.

"竟有此種事情我沒記錯的話,地淵的礦脈處,不是有秦長老親自鎮守的嗎難道以秦長老修為,也奈何不了這賊"金悅吃了一驚,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這賊非常狡猾,是趁秦長老恰好有事離開礦脈的半日內,突然動手的.等秦長老接信返回時,他早已得手逃之夭夭了.現在,金仙可以說一下到此的來意了吧.雖然大長老有進出地淵的權利,但也必須有正當理由可."青甲男歎了一口氣後,忽然目中精光一閃,盯著金悅說道.

"不是我有事要到地淵,而是本族的雷蘭聖主需要借助冰煞之氣修煉,不得不再進入地淵的."金悅一指雷蘭,嫣然一笑的回道.

銀杉女則立刻上前一步,十分乖巧的沖青甲男深施一禮的問候道:

"雷蘭拜見金前輩"

"雷蘭聖主嗯,我認得雷聖主,以前也聽下面人回報過雷聖主的確有進入地淵修煉的先例.既然這樣的話,自然可以再次進入的.而且有金仙相陪的話,即使現在地淵情形有些危險,想來安全也絕不成問題的.不過,此人是誰,難道也有進入地淵的必要?"青甲男先是點點頭,但目光一轉的落在韓立身上後,眉頭一皺的問了一句.

"這位是妾身的一位晚輩,資質也算不錯,現在擔任雷蘭聖主的貼身侍衛,也要一齊進入地淵的."金悅神色不變,從容的回道.

"既然有金仙相陪,還需要什麼守衛.我看他就無需再進去了.畢竟現在地淵情形有些複雜,能少進幾人的化,還是少進幾人吧."青甲男雙目一眯的望了韓立兩眼,驀然如此的說道.

一聽這話,雷蘭臉色微微一變,韓立神色也動了一下.

金悅反而絲毫慌亂之色沒有,只是搖搖頭的說道:

"這恐怕不行韓賢侄雖然只是一名侍衛,但是和聖主關系匪淺,並且對雷聖主的這一次修煉也是至關重要的,必須一起進入地淵.若非如此的話,妾身又何必萬里迢迢的帶著他一起到此的."

"金仙莫非開玩笑他一名侍衛和雷聖主的修煉, 能有何關系."青甲男一怔,但隨即啞然一笑的說道,一副不太相信的模樣.

金悅見此微微一笑,當即嘴唇微動,卻沒有任何聲音出,竟直接向男傳音了過去.

結果片刻後,青甲男面上先是有些疑惑,隨之一絲恍然之色浮現,並嘴角一抽的輕笑起來.

"原來如此.既然這樣的話,在下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就讓三位一起進去吧."這位金統領說著,並用一種怪異目光在韓立和雷蘭二人身上來回掃了數遍.

韓立和雷蘭面上雖然沒有顯露出什麼,但是心中大感有些糊塗了.

但既然聽到對方松口,二人自然前後開口的稱謝了.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再回地淵(上)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再回二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