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謠言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謠言

甘姓中年人一聽此言,卻一瞪此女,嘴唇微動兩下,在場一名結異修士耳中同時傳來了凝重的聲音:

“不要胡言亂語!此人是後期修士,神念足籠罩之廣遠超你等想象。你再次說的話,很可能仍被此人感應到的。”

妖嬈女子聞言嚇了一跳,一下變得老實之極起來。

大漢和青衫老者互望一眼後,也同樣的閉口不言。

甘姓修士則坐在椅子上略偏下頭顱,灰白的瞳孔隱隱有寒光閃爍不定。

足足過了一盞茶上大後,中年人目巾精光一斂。

“他應該已經遁出千里之外了,不可能再感應到這里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小心些的好。”說完這話他手指一彈“噗嗤”

聲後,一點綠光一閃的沒入附近一根粗大殿柱中。

殿柱轟隆隆一聲響,匠體泛起淡綠色靈光,附近的其他幾根殿柱也都同樣嗡鳴聲大作,隨即靈光閃動下竟形成了一層綠蒙蒙的光幕,將附近一小片區域都籠罩其巾。

“現在可以暢談了!”做完這一切,甘力,中年人才神色緩和了下來。

“師叔真是夠謹慎的。”這一次,妖嬈女子卻苦笑了起來穴面對這等可怕存在,再多幾分小心都是應該的。”甘姓中年人冷哼一聲。

師叔說的對。而且修煉到此境界的這等修士,恐怕脾性都有些怪異,萬一我們哪句言語犯了對方的忌諱,可是會給本門帶來滅門之災的。不過,我們亂星海的那些有名的負,嬰前輩中,似乎並未有這一男一女,但剛才聽這男子的話語口氣,對亂星海了解甚多,不像是外來修士。看來真是一直隱居的苦修之士吧。”黃袍大漢遲疑一下,不太肯定的說道。

青衫老者卻眉頭緊皺,低頭不語。

“石宣,你在想什麼?”中年人注意到了老者的異樣,自然開口問了一句。

我剛才細想了下,這人好像有些面善,仿佛在哪里見過。”青衫老者抬首後,緩緩的說道。

“你見過這人?”此話一出口,其他人都是一驚,丹光全都落在了老者身上。

對方樣子十分普通,師兄你會不會弄錯了!”妖嬈女子忍不住的說道。

“這位面孔雖然尋常,但我應該見過此人沒錯的,只是似乎是許久前的事情。,對了,姓韓!我想起來了,這人是當年逆星盟剁殺令追殺之人!”青衫老者臉色一變,幕然一聲低呼。

“剿殺令?追殺一名元嬰級修士!我怎麼不知道此事?”甘姓修士先大吃一驚,隨即臉色陰沉下來。

師叔誤會了!刹殺令上說的明白,這人是一名結丹修士,根本未凝嬰的。而且師叔當年正在們關中,權師弟和鏡師妹還未結丹,當時是馬師兄和我負責門內事務的。我二人只是派了一些人手匆匆應付了事,故而就沒有通稟師叔的。對了,這是近二百年前的事情了,我還保留著當年的那枚傳令玉簡。”老者滿頭大汗的解釋道,並馬上從儲物袋中一陣摸索,掏出了一秧鬼面玉簡遞給了中年修士。

胡說!對方難道這短時間內就能從結丹期進階到了元嬰後期。”甘姓中年人聞聽此言,面容卻越發陰沉了,不過還是結接過了玉簡,用神念掃了一下里面。

結果這位中年人只看了兩眼,臉色驟然變了數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玉簡內浮現的一道幻影,一身清袍,嘴帶淡笑,不是才州剛離開的韓立,又是何人,兩者神情也完全一般無二,絕不可能是什麼面容相似之人。

甘姓中年人心中驚濤駭浪般的起伏不定,將玉簡中附帶內容一句沒放的都看了一遍,才將神念一收,臉露沉冷的半晌不語。

見中年修士這般凝重,不只清衫老者和黃袍大漢,就是那妖嬈女子也靜聲不語起來,一副一切都由這位本門師叔做主的樣子。

“看來我還真錯怪師侄了。逆星盟追殺之人,的確就是洲剛離去的這人。不過你們聽好了,此事決不准許透漏半分出去。逆星盟固然勢大無比,但這人現在也不是當年的結丹修士,我可不想讓本門摻和它們的恩怨里面。否則兩者任誰遷怒本門,區區一個苦門島都絕無法抵其一怒火的。”甘姓中年人決然之色一閃,口中冰冷的說道。

“是!”青衫老者三人心中一凜,急忙答應道。

“你們三人十年內不准離開本門,都在洞府內給好好修煉吧。我有不好的預感,突然有兩名大修士出世,其中之一又和逆星盟有些瓜葛,恐怕亂星海會更亂了。其余弟子也約束一下,沒有必要也不要離島。本門要悄悄封閉山門一段時日!”

中年人似乎深思熟慮過了,口中一連串吩咐下來,讓其他三人聽的心中震驚,但只能口中連聲稱是。

隨即三人就告辭退出了大殿,去安排中年修卡所下的封山命令了。

只剩下甘姓中年人一人坐在大殿主座上,在大殿淡淡的瑩光下,臉色陰晴不定的變化著,似乎還有什麼事情難以抉擇。

算了,就算這人真是當年那名得到虛天鼎的修士,那件巨鼎就是虛天鼎,和我又有什麼關系!天下間也許有人能從大修士手中搶到寶物,但絕不是我而。消息泄露後,我反會招惹殺身之禍吧!”不知過了多久,甘姓修士最終歎息一聲,面上全是自嘲之色的站起身來。

隨即袖袍一甩,他化為一道藍色長虹飛射而出,轉眼間離開了此地,不知去了何處。

大殿重新變得空蕩蕩的,冷清異常。

而這時早已離開島嶼的韓立,自然不知道區區一個黃沙門竟將他昔年身份摸得的七七八八,更是連虛天鼎在其身上之事,也給那名甘姓修士猜了出來。

這也難怪,昔年虛天鼎已經流出虛天魔之事,普通修士知道的甚少,但在元嬰修士中卻早已傳的紛紛揚揚。

要不是韓立當日意少x的傳送進了鬼霧,又恰好回到了天南,再滯留在亂星海中,恐怕早晚有一天會被那些元嬰老怪聯手找出來的。

至于他被逆星盟剩殺令追殺之亨,則自是極陰祖師等幾名老怪持續搜索無果,大怒下所做的舉動,想逼出韓立無處容身,自行包露出行蹤嘉當然如此多年過去了,虛天鼎事情早就成了傳說,這追殺他的命令一直沒有取消,卻也旱就正魔兩道的修十,忘的差不多了。

但是虛天殿再次現世消息還是很快傳了開來,並漸漸擴散到了附近的海域中。

原來那些在苦門島目睹此幕的修士,雖然大都是不值一提的低階修士,但卻也有兩名路過的結丹修士,偏偏又從典籍中看過有關虛天殿的介紹,自然將此當成一件奇事傳揚開來。

當日隨著傳聞的擴散,有關當日情形自然也虛虛假假起來,其中冰鳳辣手擊滅殺元嬰修士的事情,最後竟不知變成了混老魔是和人一番苦頭後,被兩名牙…嬰修士合力擊殺的。

如此一來,這消息雖然還習樣有些轟動,但自然遠沒有兩名後期修士同時面世這般駭人聽聞了。

反而韓立當日從虛天殿中傳送而出,又驅使虛天鼎所化巨鼎,讓不少人竟鬼使神差的將他和昔年身份自行聯系到了一起。

頓時不少秀…嬰修士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韓立不知道剿殺令之事,更不知大半元嬰修士和宗門手中都有自己的真容圖。否則,肯定早就變幻了容貌,立刻小心起來。

以他如今神通縱然不怕普通修士圍攻,但也同樣不想招惹什麼麻煩。浪費自己的時司。

如今他化為一道青虹正按照附近的海域圖,直奔天星城所在激射而去。

一路上,韓立倒也經過丁幾個島嶼。每一次都將島上坊市中的高階靈石,或用寶物或用珍稀材料換取一空。倒一口氣再收獲了二十余枚。

這讓韓立心中大喜,卻礦脈之地的心思更濃了幾分。

在途中韓立自然碰趾了不少修士,大都是低階修為,以韓立如近神通自然不會再和這些人糾纏不清,根本沒有和任何一人照面,直接從高空一掠而過。

而這些修士中,除了兩三名修為較高的疑惑的朝韓立經過的高空望了一眼外,其余之人大都一無所覺。更不知道,自己竟然和一名元嬰後期修士曾經擦肩而過。

飛行了足足一月有余,海面多出了一個黑點,再飛行了數個時辰有,韓立終于遠遠看到了天星城那座高聳入云的聖讓,臉E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

就在這時,突然從對面天邊出現了十幾道遁光,配成一隊直奔韓立這邊飛射而來。

韓立神念遠遠一掃,心中不禁一怔。

這隊修士中竟然光結丹修士就有四五人之多,其中一人還是元嬰初期的高階修士,而且元嬰修士身上氣息竟然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覺,非立臉現一絲疑色的目光閃動幾下,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並未施展遁術隱匿起來。

上篇: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黃沙門    下篇: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密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