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四章 最後贏的人   
  
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四章 最後贏的人

"我也絕對不會對大是師兄動手的,如果我們'萬蠱門’的大師兄都已經出事情了,'萬蠱門’就已經完蛋了.而且'黃金神蠱’我感覺還是留在大師兄手里比較好."接著表態的卻是任希強.

說完任希強不屑的看了一眼在地上抽搐的李不清,冷聲說道:"一個小丑而已."

"哼."聽了風煙琪和任希強的話,溫姑立即不滿意的冷哼了一聲.不過她沒有理會風煙琪,而是盯著計厲說道:"我只要一個蠱卵就可以,只要給我一個,我馬上就走."

計厲聽了溫姑的話,伸手拿出一個紅豔到耀眼的蠱蟲對溫姑冷冷的說道:"姓溫的老女人,我已經忍你很久了.你相信不相信,我只要隨意的一捏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果然看見計厲手里的蠱蟲,溫姑臉色大變,甚至渾身都在顫抖.

葉默心里一動,他知道溫姑放了兩個蠱蟲出去,剛才計厲只是捏死了四個,說明他體內還有一個.難道這個蠱蟲就是他體內的那個?看起來倒是很像的樣子,不過葉默也不敢肯定.

"你竟然逼出來了同心情蠱?你當初怎麼說的.我們都發過誓,如果誰利用情蠱傷害對方,就被大火燒死,可是你竟然背叛誓言……"溫姑全身發抖,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怕的.

竟然是同心情蠱,葉默對這個蠱蟲倒是聽說過,這種蠱蟲需要相愛的男女互相種下去.但是種下去後據說很難拔出來,不知道這個計厲是怎麼拔出來的.不過如果一方將同心情蠱拔出來後,另外一方拔出就相對來說簡單了很多.

計厲冷冷一笑,"沒錯,我是發過這個誓言,只是我說的是誰違反,誰被無根火燒死.可我只聽說過無根之水,卻從未聽說過無根之火.所以,你認為我說的話有用嗎?"

"你好卑鄙."溫姑似乎愈發的憤怒.

計厲看著溫姑不屑的說的道:"我卑鄙?你自己當時怎麼發誓來的?你明明聽到了我發誓的話,卻偏偏要說如果違背誓言和我一樣.到底是誰卑鄙,姓溫的,我們都是一路貨色,大家就不用互相高捧了.你這個蠍毒女人,為了讓老子的純陽全部給你,你竟然用蠱蟲將我臉上的東西全部吃了,將我弄的人不人鬼不鬼.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無恥賤貨,今天就算是沒有黃金蠱,我也要殺了你這個賤人."

溫姑似乎平靜下來,她看向計厲的臉色愈發冰冷,似乎要將計厲吞下去一般.可是計厲卻絲毫不在意的盯著溫姑繼續說道:"萬蠱門只要是被你上了的男人,哪一個不被你的蠱蟲毀了面孔?薛賜湖,嚴無亮,孔小賴……你覺得你數的清嗎?"

"我殺了你……"溫姑忽然暴跳起來,直接躍起,沖向了計厲.可是葉默卻感覺到溫姑表面憤怒無比,而她的內息卻安穩如山.

這個女人在裝憤怒,這是葉默的第一感覺.

計厲似乎沒有看見沖過來的溫姑一般,只是伸出手將手里的蠱蟲輕輕一捏.

"啊……."一聲慘叫傳來,讓所有的人,甚至葉默都驚異的是,慘叫的人竟然不是溫姑,而是計厲.

這是怎麼回事?

就連計厲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溫姑卻得理不饒人,她已經抽出腰間的軟鞭,只是一鞭就趁計厲翻滾在地的時候,將他的一條胳膊刷了下來.

而計厲躲避溫姑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任希強的旁邊.剛才還對計厲說不會對大師兄動手的任希強,幾乎在計厲到達他身邊的同一時間就抽出了彎刀,對計厲的背後就是一刀.

計厲明知道任希強的這一刀砍來,卻不能完全躲開,只是勉強將這一刀的要害之處躲過.但是任希強的這一刀依然劈在了計厲的身上,計厲頓時渾身猶如血人一般的可怖.

任希強見這一刀沒有對計厲造成致命的危險,更是不遲疑,就要再次換招.只是他剛才那一招太狠,又想要最大的成果,竟然將招式用老.計厲不等他這一招換回,已經從不可思議的角度踢出一腳.

計厲的這一腳正好踢在任希強的胸口,任希強倒飛出幾米,撞在石壁上,噴出數口鮮血,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原本蠢蠢欲動的風煙琪竟然停住了,讓困境之中的計厲得到了喘息時間,竟然靠著牆角穩住了身形.

見最好的機會沒有被風煙琪把握住,溫姑冷冷的看著風煙琪說道:"約好的事情,為什麼剛才你不動?"

"我,我……"風煙琪我了幾個,就是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似乎她真的害怕的不得了.

只有葉默知道,風煙琪並不是真的說不出來話,她氣息一樣的沒有多大的波動,雖然有些激動,卻沒有到說不出來話的地步.

但是葉默卻暗自佩服風煙琪的聰明,她剛才如果動手的話,確實是可以再次重創計厲.但是再計厲的反撲下,她的下場不會比任希強好多少,最後可能還是和任希強一般,昏迷在地.

在這個石室,如果昏迷了,就意味著死,就算是同門,風煙琪也知道溫姑不會好心的不殺她.

"溫姑,你果然好心計,就是等我重傷煙琪後,然後獨取漁翁之利吧."計厲吞了幾顆藥丸,再次冷冷的盯著溫姑說道:"我知道今天我栽了,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什麼時候也可以逼出同心情蠱的?"

"不想問問我什麼時候將蠱蟲下到你的身體里面去的嗎?"溫姑譏諷的補充了一句.

計厲冷笑一聲,"那倒是不用,這只怪我大意了,我沒有想到你竟然在我進來的時候,下了兩個蠱,並且將自己體內的同心情蠱重新下到我的體內.你下蠱的本事,我倒是遠遠不及了."

溫姑樹皮一般的臉卻徹底的平靜下來,她盯著計厲看了好一會,才說道:"計師兄,當初小妹沒有絲毫對不住你的地方,可是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我.我殺了一個又一個,我發現我跟在你後面殺女人也殺的手酸了,你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你發假誓也就算了,可是你竟然連同心情蠱也逼出來了."

說到這里,溫姑似乎又想起了當初的一些日子,好一會她才更加平淡的說道:"你逼出同心情蠱的當天,我就知道了.我躲在你的房間外,看著你和別的女人歡好,聽著你在別的女人面前對我惡毒的詛咒,我很想立即殺了你,可是我知道,我只要一出現,你甚至不用對我動手,只要捏死同心情蠱就可以輕易殺了我.從那一天開始,我就發誓要讓你死在同心情蠱下面,姓計的,你給我受死吧……"

溫姑不再說下去,而是飛躍起來揚起手里的長鞭對計厲而去.

計厲眼里露出絕望的神色,他此時重傷,面對溫姑全力的憤恨一擊,他只有受死的份.但是明知道必死,他也要拼一把,他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一個灰褐色的蠱蟲被他吐出,直接撲向了溫姑.

除了葉默知道溫姑的內氣前進方向外,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溫姑的身影竟然在中途轉了個彎,手里的長鞭猶如一條毒蛇一般的卷向了風煙琪.

風煙琪此時手中已經拿住了兵器,她是准備暗算溫姑的,一旦溫姑重傷了計厲,溫姑必定要受到反噬.她只要計算好溫姑的退路就可以暗算到溫姑.

一旦溫姑被她暗算到,現場五個人,只有她一個人有實力拿走黃金神蠱的卵.至于葉默,早就被忽略不計了.

原本葉默想動手殺人的,但是既然他們自己鬧起來了,他還不如看看熱鬧.不過他看見溫姑的動作,就知道風煙琪要倒黴了.

果然風煙琪沒有想到溫姑竟然放著第一大敵不去對付,反而來對付她這樣一個隨時都可以解決的菜鳥.

"噗"的一聲,溫姑的長鞭打在了風煙琪的前胸.

風煙琪前胸的衣服瞬間就被這一鞭打的支離破碎,一道看不清深度的鞭痕,從風煙琪的肩膀一直斜斜延伸到她大腿,鮮血之下顯得觸目驚心.

風煙琪幾乎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就被這一鞭打在牆上,同樣的落在地上,臉色淒然卡白.

鮮紅的血跡從鞭子的傷口流出,很快血跡就變成了暗紅色,可見溫姑這一鞭不那麼簡單.

風煙琪捂住自己的傷口,可是她卻知道這傷口如何都是捂不住的.她的眼里露出了解脫,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恨意.

溫姑剛剛從風煙琪身上抽回鞭子,計厲的蠱蟲就已經鑽進了她的體內.溫姑'騰騰’的退後幾步,樹皮臉居然也變得暗紅,不過她隨即就吐出一口血,同時伸手在自己的心口挖出一個蠱蟲來,並且毫不猶豫的將蠱蟲放入口中一頓亂嚼.

鮮血從她的口中流下來,顯得可怖陰森.

計厲的蠱蟲被溫姑嚼碎,他本人又是一口血噴出,再也忍不住,委頓在地.

"哈哈,我要讓你們看看,最後贏的人是誰,是我,是我……"看著計厲委頓在地,溫姑哈哈大笑,猶如瘋狂一般.她知道最後的贏家是她.

可是她的笑聲戛然而止,整個人撲了出去,跌坐在了計厲的懷里.噴出一口帶著內髒的血跡,然後回頭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最早就被暗算到的李不清.

李不清緩緩的站起,剛才就是他一拳擊中得意忘形的溫姑後心.他依然一副五人當中最小心害怕,最被人看不起的樣子,低聲的說道:"最後贏的人應該是我."

上篇: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三章 蕭牆之禍    下篇: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五章 葉默的傳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