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九卷 第一二零五章 聯手   
  
第九卷 第一二零五章 聯手

那劫變修士見自己和葉默這個凝體修為的小修士對拼一招,對方竟然只是被擊飛出數百米遠,連一口血都沒有吐出,更不用說受傷了,頓時愣住了.

不要說一個凝體修士,就算是一個普通的乘鼎修士和自己這麼對拼一招,至少也要重傷.

葉默和劫變修士對拼一招,只是吃了點虧,不但那劫變一層的修士愣住了,就是旁邊的那名乘鼎八層的修士也愣住了,他想不到這個凝體修士可以和劫變一層的修士對拼一招,還安然無恙.

之前葉默祭出'紫銊’個別人對拼的時候,他還在搖頭認為葉默沒遇過高手,不自量力的以區區凝體對撼劫變.現在他才明白,自己的看法大錯特錯.

葉默平息了一下自己翻湧的真元,心里暗叫好厲害.他已經試出來了,就算是自己手段盡出,也不可能是這劫變修士的對手.不過他同樣試出來了,如果他要走,這劫變修士還沒有辦法留下他.

如果要殺掉這個劫變修士,除非自己用八級困陣先困住這家伙,然後再用雷劍攻擊,這才可能殺了他.

可是葉默明白,八級困陣可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布置完成的,說不定他還沒有布置完成困陣,自己就先被別人殺了.

同時葉默也看清楚了這劫變修士手里的法寶,居然是一朵火紅色的石榴花.

"難怪這麼囂張,果然有幾下."這劫變一層的修士冷哼一聲,再次上前又要動手.

不過那名乘鼎八層的修士卻飛身攔住了那劫變修士,同時手里的厚背刀就祭出去了.厚背刀一被祭出,就卷起了一陣陣的白色粼光,葉默卻看的清楚,那些粼光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形成了一個波紋形狀的刀浪.只是片刻的時間,那些粼光越來越大,就好像吹起的氣球一般膨脹開來.

那刀浪出去後,就是在一邊的葉默都可以感受到刀浪帶起的割體真元.同時葉默對這個名乘鼎後期的修士倒是欣賞起來,剛才那劫變修士對付自己的時候,他完全可以逃走.此刻他不但不逃走,反而幫自己擋住了這劫變修士.

那劫變修士見這乘鼎修士擋住他,頓時冷哼一聲,手里的石榴花再次爆發出漫天的紅光,這些紅光和乘鼎修士的刀粼撞擊在一起,發出喳喳的刺耳聲音.

這次的紅光比剛才和葉默拼了一招的紅光要厲害太多了,顯然剛才和葉默動手,這劫變修士還沒有出全力.

兩人打斗當中,葉默明顯的感覺到那乘鼎後期修士不是劫變一層修士的對手,他厚背刀祭出的白色粼光在遇見紅色光芒的時候,立即就停止了膨脹,並且緩慢的收縮.不過葉默也認為這名乘鼎修士不簡單,一名乘鼎修士可以擋住劫變修士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了,更何況還僵持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名劫變修士再次祭出一把飛劍真器.那乘鼎後期的修士看見劫變修士祭出飛劍後,臉色一變,立即就要退開,不過他的想法並沒有成功.很顯然,那劫變修士的紅色石榴花有古怪,此時已經將那乘鼎後期修士困住了.

此時那名乘鼎修士如果還沒有後招的話,一旦那劫變修士的飛劍再次祭出,他必死無疑.

葉默不知道那乘鼎修士還有沒有後招,不過他已經不打算旁觀了.剛才如果那劫變修士沒有對他動手,此時他已經獨自離開了.可是那劫變修士竟然對他動手,這個時候,他不找回來,他也不是葉默了.

葉默從來都不是一個吃了虧灰溜溜就走的人,之前在羅曲十八盤他沒有辦法殺雍藍衣,就是用玉簡的辦法也出了一口惡氣.雖然那玉簡對雍藍衣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可當時那麼多人都在看著,對雍藍衣來說,就是豬尿泡打人不疼,但是卻氣人.

那劫變修士用域困住乘鼎修士後,嘴角剛剛露出一絲冷笑,還沒等他祭出飛劍,就看見幾道黑色的雷劍落了下來.

這竟然是有小兒手臂粗細的雷弧劍,那劫變一層的修士頓時心里大驚,他想不到葉默竟然是一個雷靈根修士.是雷靈根修士也就罷了,他的雷系法術竟然也如此厲害.這種小兒手臂粗細的雷弧劍,幾乎可以比擬他的雷劫雷弧了.

如果沒有那名乘鼎八層修士的糾纏,他倒也不怕葉默的這雷弧,可是現在有一名乘鼎修士和他糾纏,他再也無法忽視這些雷弧了.他肯定這凝體修士的雷弧比剛才的那一刀還要厲害許多倍.

感受到葉默黑色雷弧劍的厲害後,這劫變修士再也顧不得別的,不但是一道盾牌被祭出,同時手里的紅色石榴花也越發膨脹起來.而且那把准備祭出的飛劍,也改變了方向開始擋住葉默的雷弧劍.

被困住的乘鼎修士本來就要用秘術逃出對方域的控制,可是他想不到旁邊這個凝體修士竟然給了他這麼大的驚喜,頓時真元鼓動之下,瞬間就掙脫了對方的束縛.掙脫束縛後,這名乘鼎修士更是絲毫不退,手里的厚背刀又一次祭出.

這次那劫變修士忙著抵擋葉默那密密麻麻不間斷的雷弧劍,竟然沒有辦法完全遏制住著乘鼎修士厚背刀帶起的白色粼光.

只是在極短的時間內,那白色的粼光就越來越大,越來越多.

那劫變一層的修士極度的郁悶起來,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打不過一個凝體修士和一個乘鼎修士的聯手.如果是普通的乘鼎修士,不要說是兩個,就是七八十幾個,他也不會有絲毫的擔心.可是這個凝體修士竟然如此變態,這雷系功法絲毫不弱于雷系乘鼎巔峰修士,甚至是劫變修士祭出來的雷弧.

"轟轟轟……"

葉默的黑色雷弧劍不斷的落在那劫變修士的盾牌上,讓那劫變修士郁悶的要吐血,而此時那乘鼎修士祭出的粼光刀浪也越來越厚重.

"嘭"的一聲巨響,厚背刀終于劈在了劫變修士的盾牌之上,那劫變修士噴出一口鮮血,同時知道如果再不走的話,一旦被這兩個人糾纏住,自己還真的有可能隕落.一個劫變修士被一個乘鼎修士和一個凝體修士合伙擊殺,傳出去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那劫變修士想到這里後,手里的紅色石榴花突然綻放出一片的紅色幕簾,這個幕簾將他的整個人都卷起來了.等葉默的雷弧劍將這幕簾打碎的時候,那名劫變修士早就逃的不見了蹤跡.

葉默也沒有在意,他知道以他現在的本事,除非布置了困陣,否則想要擊殺一名劫變修士,那是不可能的.

那劫變修士逃走後,余下的那乘鼎後期修士看著葉默心里也是暗自駭然.葉默雖然只是凝體七層的修為,但是他甚至懷疑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這個凝體修士是他見過的最厲害的一個凝體修士,沒有之一.

那乘鼎修士也沒有去追,他知道自己一個人絕對不是那劫變一層修士的對手.

"多謝朋友出手相助,我叫邊鳳塔."那乘鼎修士見那劫變修士已經逃走,轉而對葉默抱拳說道.

葉默也客氣的說道:"我叫葉默,剛才的事情邊兄大可不必在意.因為我其實也等于幫助自己,如果不是邊兄幫忙,我也要逃."

聽了葉默的話邊鳳塔立即就不忿的說道:"那劫變修士太過無禮,仗著自己修為高一些,動輒就要殺人.我之前也是在一處荒島發現了兩株'蕨生’,那劫變修士路過而已,立即就要搶我的,一路追殺到這里."

'蕨生’葉默當然知道,是八級靈草,同時也是煉制'劫意丹’的主要靈草,珍貴無比.葉默也明白了為什麼剛才那劫變修士要追殺邊鳳塔了,因為'劫意丹’是劫變修士修煉的主要丹藥.劫變修士修煉困難,一個需要的靈氣太多,第二個就是沒有高級靈丹輔助修煉.所以那劫變修士看見'蕨生’後,想要搶奪,也不足為奇.

"葉兄,這里就是距離最近的三海勢力也有極遠的距離,你怎麼會一個人來到這里?"邊鳳塔沒有繼續解釋'蕨生’的事情,反而詢問葉默.在他看來,葉默雖然戰斗力不錯,可也只是一個凝體修士而已.一個凝體修士來到這里,實在是太不明智了.雖然想是這樣想,可是葉默的戰斗力已經讓他將葉默放在了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

葉默沒有直接回答邊鳳塔的話,反而詢問道,"莫非邊兄就是三海之一的修士?"

邊鳳塔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是從東玄洲過來.東玄洲靈氣稀薄,靈草也少,高級靈草更是不多.我修煉到乘鼎後期已經再難寸進,從東玄洲的前輩處得知南安洲靈氣濃郁,是飛升之地,所以我離開了東玄洲,是准備去南安洲的."

"你是從東玄洲而來?"葉默驚異的問了一句,東玄洲距離這里可不是一點兩點距離.邊鳳塔雖然已經是乘鼎修士了,但也沒有那麼容易到這里來.

邊鳳塔似乎知道葉默在疑惑什麼,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五十年前離開了東玄洲,依靠一個中品飛行真器法寶一路走,一路修煉.在路上雖然遇見了許多的危險,可是現在離南安洲已經很近了."

葉默聽了邊鳳塔的話,對他頓時心生敬意,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邊鳳塔竟然用了半個世紀橫渡無心海.這是他運氣和實力不錯,否則的話,他說不定早就死了."

邊鳳塔運氣和實力不錯活了下來,可是無心海又死了多少和邊鳳塔一樣追求大道的修士?估計沒有人知道.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零四章 蒙琪離去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零六章 東玄洲修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