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十卷 第一三九二章 必死無疑   
  
第十卷 第一三九二章 必死無疑

葉默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將滕雄和另外那名化真七層的修士放在眼里,反而對解葑抱了抱拳說道:"解島主,好久不見了."

"哈哈……."解葑哈哈一笑,人已經走了上來拍拍葉默的肩膀說道:"葉默老弟,還真的是好久不見了.上次多謝老弟留下的一株靈草,讓我女兒得以新生,這次好不容易看見老弟,如果老弟沒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去我茵竹島坐坐."

葉默久混修真界,一聽解葑的話,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解葑顯然是想幫自己的忙幫,他上次就知道滕雄幾人應該是想要強行帶走自己,這次說不定他還以為自己是被攬其涚脅迫來的.所以說出讓自己做客萊茵島,那意思就是葉默已經是我解葑的客人了,如果有人敢對葉默不利,那就是想找我解葑的麻煩.

滕雄那另外那名化真七層的修士見他們主動打招呼,葉默也只是點了點頭,頓時惱火不已.區區一個乘鼎二層的修士,也敢如此放肆.不過兩人隨即就想到葉默是一個七品丹王,硬是將這種憤怒強行壓下.一個七品丹王,那就是一個搖錢樹.

可以試想,在無心海,擁有一個七品丹王,那意味著什麼?無數高級妖修和在無心海的高級修士都會來求丹,那各種好東西都會源源不斷的送上來.

本來就將憤怒壓下的滕雄看見解葑也想插一腳,頓時就不舒服起來.解葑雖然厲害,可也不敵他和攬其涚還有宮踅三人聯手.

滕雄立即就對攬其涚打了個眼色,想要聯手對付解葑.可是攬其涚卻低著頭,眼神沒有看過來不說,就是神識都沒有動靜.

攬其涚的舉動不但滕雄驚詫不已,就是解葑也驚詫不已.

解葑剛才說那話的意思,確實是想要幫助葉默.他以為自己說出這話後,下一步肯定是解葑三人聯手對付他,葉默救了他的女兒,無論這次是否可以救下葉默,他都打算全力出手,能幫助葉默逃走,那是最好.如果實在不行,他也問心無愧,至少他盡力了.

可是他想不到攬其涚竟然退縮了,隨即解葑就明白了攬其涚的意思,這家伙肯定是知道葉默是丹王,想要讓葉默成為他的傀儡和長工,根本就不想和滕雄還有宮踅分享這個好處.可是他和藤易的想法一樣,既然攬其涚有這種想法,為什麼要將葉默帶來?難道他有把握打的過藤易?那絕對不可能.

無心海他們所處的這一片總共也才十六個化真修士,大家都知根知底.解葑知道,攬其涚肯定不是解葑的對手.

藤易都沒有出頭,本來要說話的宮踅也止住了要發怒的想法.哪怕他不懼攬其涚,可事實上是這里除了葉默和那個女修,就是他的修為最低.他才不相信藤易會放棄葉默,只要藤易不放棄葉默,他就有辦法從中分到好處.

葉默沒有理各人的想法,只是對解葑呵呵一笑,抱拳說道:"多謝解島主了,只是葉默有要事在身.本來也要回去了,只是在路上聽攬島主說這里發現了幾條極品靈脈,呵呵,所以要過來發點小財,順便弄個一兩條,兩三條,三四條靈脈用用……"

葉默這話一說出來,藤易和宮踅就明白過來,原來葉默和攬其涚達成了協議,專門幫助攬其涚.正因為有攬其涚撐腰,他才敢這樣說話.實際上他只是攬其涚的代言人而已,否則區區一個乘鼎修士豈能有這種膽氣?

解葑也有些疑惑,自己出頭幫忙,葉默不同意就很是詭異了.可是攬其涚就算是一個化真九層,有什麼底氣敢要這里所有的靈脈?只是關系到葉默,他也沒有說話.極品靈脈雖然珍貴,如果能用一條極品靈脈抵消葉默的人情,他肯定是願意的.

明知道是攬其涚在背後做鬼,藤易還是對葉默冷笑一聲說道:"葉小兄弟好有氣魄,莫非就以為肯定吃定了我和解島主和宮島主?"

"那滕島主的意思是什麼?"葉默卻並不生氣,反而反問了一句.

"東西是我們先發現的,既然葉小兄弟最後過來,那只能等我們都分過後,再說了."滕雄淡淡的說道.他這樣說並不是為了照顧葉默,他這話是針對攬其涚的,他相信攬其涚會馬上出頭.還有因為葉默是七品丹王,他也不願意開始就和葉默弄翻.等會葉默不就范的時候,他有的是手段.

其余幾人都知道滕雄的意思,都沒有看葉默,反而紛紛看向了攬其涚,想要知道被剝奪分配權力後,攬其涚會不會立即翻臉.

果然攬其涚見眾人都看向他,他只是冷笑一聲,就站了出來說道:"葉丹王的話我沒有意見……"

眾人同樣冷笑,果然是這樣.

宮踅看了一眼藤易的臉色,立即就知道這蛟滕宮的宮主徹底怒了,這是要和攬其涚翻臉.宮踅立即站出來說道:"攬島主沒有意見,我卻有意見,葉默你最後來,竟然還敢要個三四條靈脈,莫非你找到了極其了不起的靠山不成?就算是你的靠山再了不起,我宮踅要要拿回屬于自己的那一份.解島主,你的意思呢?"

解葑卻感覺到了不對,攬其涚除非瘋了,或者說不想活了,才敢為了四條靈脈,敢一個人挑戰他們幾個.

想到這里,他卻出聲說道:"如果這三四條靈脈真的是歸葉默私人所有,我也沒有意見,我欠葉默兄弟一個人情."

宮踅立即就有些愕然,他想不到解葑竟然舍得極品靈脈,將極品靈脈讓給攬其涚.不過他也不是傻瓜,隨即一想,也感覺有些不對勁.

不等宮踅說話,葉默就冷笑一聲說道:"宮島主說話就和放屁一樣,我怎麼聽說這里的四條靈脈是我的朋友妙惠珍先發現的呢?這一轉眼,就又成了你先發現的,莫非你的皮比我的法寶還厚?"

除了攬其涚,其余幾人聽了葉默的話,頓時愕然.妙惠珍誰會將她當人?區區一個化真四層的女修,隨便一個人就可以解決了,放在這里哪里還有任何份量?幾人之前之所以和葉默說半天廢話,是因為攬其涚,可是妙惠珍卻沒有人將她當人看了.

宮踅臉色漲的通紅,這次他沒有繼續和葉默啰嗦,而是冷冷的盯著攬其涚說道:"攬島主莫非以為比我宮踅修為高幾成,就可以肆意羞辱我宮踅不成?我宮踅雖然只是化真七層,卻也不懼攬島主."

攬其涚更是冷笑一聲說道:"宮踅,你要找茬子,我攬某也同樣不懼你.要打就放馬過來,剛才你那只耳朵聽見我攬其涚在羞辱你了?或者說你指出一個聽見我攬其涚羞辱你的人來.到底是我在找茬,還是你在找茬?"

"好,好,好……"被一個乘鼎二層的修士羞辱,又被攬其涚當面譏諷,憤怒中的宮踅再也無法繼續深想下去,一抬手一道青色的法寶就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上.他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那青色的法寶就全力祭出.

幾乎是眨眼時間,他手里的青色法寶就變成了一道布滿雷電的巨嶂,那巨嶂上的雷電散發出'嗤嗤’之聲,頓時將方圓幾十丈的范圍籠罩起來,而葉默恰好在他的巨嶂籠罩之下.

宮踅一出手就是全力,他知道攬其涚必定要阻攔,所以他絲毫都不留情.就算是攬其涚阻攔,他也要讓攬其涚知道,你攬其涚還沒有這麼大的能力.

又是雷系法寶,還是一件半極品真器五雷合天幛.葉默看的心里只是冷笑,用雷系法寶對付他,那是瞎了眼了.

宮踅一出手,就是解葑心里也是心驚.宮踅只有化真七層,他一直沒有放在心上,沒有想到此人還有一件如此厲害的五雷合天嶂.

解葑剛剛想到這里,片刻前宮踅那五雷合天嶂還'嗤嗤’的雷電聲音,已經幻化成了十幾道有小兒手腕粗細的雷弧擊打下來.那十幾道雷弧帶著轟轟的聲音,威勢驚人無比,似乎連五雷合天嶂下面的空間,也被這種雷弧打的有些不穩了.

攬其涚臉色卻是一變,他一直以為宮踅修為比他低了兩個層次,自己打他應該不費什麼力氣.可是宮踅的這一下出手,就已經顯示了比他差不多少的修為.加上這雷弧攻擊本來就是最厲害的攻擊手段之一,這一平衡之下,也就是說宮踅絲毫不比他差.就算是他要打敗宮踅,也不是短時間可以辦到的,甚至還要動用秘法.

更何況這還是五雷合天嶂的第一道攻擊,誰知道接下來這五雷合天嶂還有哪些厲害的手段?

宮踅一出手,謝封和藤易關注的不是葉默,而是同時看向了攬其涚.在他們看來,葉默在這種恐怖的雷弧攻擊下,有死無生,甚至連還手之力都沒有,所以他們看看攬其涚會不會出手.

隨即兩人都看見了攬其涚臉色一變,解葑和滕雄都是恍然大悟,弄了半天,原來攬其涚竟然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敢讓葉默出頭為他謀取利益.這攬其涚敢在兩名化真圓滿,一名不下于他的化真七層修士面前這樣做,那是不知死活了.

看見攬其涚臉色大變後,解葑和藤易都沒有動,攬其涚必定要出手救葉默.而兩人都不想葉默死去,所以攬其涚救葉默,他們是不會阻攔攬其涚的.

可是下一刻兩人的臉色都是和攬其涚一樣的大變,攬其涚臉色變了後,竟然絲毫不動,根本就沒有想救葉默的半分意思.

解葑心里大悔,無論他是否猜測錯誤了,這一下葉默必死無疑,他連救援都來不及.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一章 養神泉,化神珠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三章 誰在立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