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十卷 第一四零二章 給我殺了他   
  
第十卷 第一四零二章 給我殺了他

只是片刻時間,烏彬的身體就完全幻化成了真元,然後消散一空,就連元神也消失不見.

葉默暗歎一聲,收起了烏彬的戒指.烏彬知道不是自己的對手,通過回饋天地的手段自行兵解了.這樣一來,他就不算是神魂俱滅.

滄海殿這個黃金大殿靈氣豐厚,顯然不是靈脈那麼簡單,正當葉默想要仔細查看一下的時候,已經有數人進入了黃金大殿.

"葉兄,荊學城多謝救命之恩."為首的那名男子竟然是被救出來的荊學城,而在荊學城旁邊的還是一名化真四層的修士,荊卓襄和荊海跟在了他的後面.

不等葉默詢問,荊卓襄就已經說道:"納供奉本來就打算救走我哥哥的,正好遇見我們回來."

葉默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個化真修士是滄海殿之前的供奉,他能顧念老殿主的舊情,准備救走荊學城,也算是一個念舊之人.

見荊學城沒事,葉默呵呵一笑說道:"荊兄沒事就好."

荊學城長歎一聲說道:"當初我結交葉兄,就知道葉兄不是普通人,如今才短短幾年過去,葉兄竟然已經是化真高人了,而我卻在原地踏步.我之前還打算要幫助葉兄,現在才知道自己井底之蛙,最後還需要葉兄來幫我."

葉默知道荊學城剛剛遭遇變故,心里有些波動,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說道:"滄海殿還需要你去整頓一番,想必你將是很忙.我也要離開這里了,以後有空的話我再來滄海殿看望荊兄."

荊學城應該聽他妹妹說過葉默有事情,倒也並不奇怪,點頭應聲說道:"好,雍藍衣那惡賊之所以不殺我,我怕是他可能調查到了你的下落,想要在你的面前殺我,以泄他的兒子被殺之憤.那雍藍衣比烏彬要厲害許多,葉兄,你要多加小心."

葉默哈哈一笑說道:"好,那就此告辭了.荊兄以後若有難處,可去南安洲的墨月之城尋我葉默."

說完葉默也不和別人打招呼,一道遁光就已經消失在了黃金大殿的外面.

"此人好高的修為."直到葉默消失不見,在荊學城旁邊的那名化真修士才驚異的說了一句.

"納供奉說的是,司木麟就是被葉前輩一招斬殺.想必烏殿主也沒能堅持多久時間……"王翰接口說道,顯然還不大習慣直接叫烏彬的名字.

……葉默離開滄海殿後,再次祭出了飛船法寶.既然來了,他必定要斬殺了雍藍衣的狗頭再說.只是半天時間,葉默就第二次到達了凌島.他來凌島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教訓一頓旺蒼.

凌島外面的防禦陣法,葉默無法用神識掃一遍,但是在這里面,他的神識刀還是可以輕易破開盟主府的屏蔽神識陣法.可是葉默進入凌島後,神識卻並沒有找到旺蒼,頓時大失所望.盟主府也有兩名化真初期,他一個都不認識.

旺蒼不在,凌島是誰在管理,葉默沒有絲毫的興趣,他甚至片刻都沒有停留,就已經出了凌島.

……通靈島,面積和凌島相差不大,通海教就坐落在這個島上.

當初在無心海南安洲邊海的地方,通海教,海修盟和滄海殿三大勢力並存.而這三大勢力當中,唯一讓散修害怕的地方就是通海教.散修一般不是無路可走的情況下,是不會去通靈島的.

通海教的教主因藍衣殘忍無比也就算了,畢竟只要不犯在他的手中,他一個化真九層的修士也不會和普通人去計較.

可雍藍衣的兒子雍烏子和女兒雍瑜兒卻是更為殘忍,只要稍有不順眼,就會被他們殺滅,沒有任何道理可言.

雍藍衣的兒子雍烏子奇丑無比,而且荒淫無道,在通靈島被他殺掉的修士不計其數.而雍藍衣的女兒雍瑜兒雖然貌美如花,可是卻心如毒蠍,殺的人比雍烏子甚至還要多.

雍烏子殺人,至少還要找一點正當的理由,而雍瑜兒殺人根本就是完全憑借喜好.

雍藍衣對他的這一兒一女不但不約束,反而極其縱容.直到羅曲十八盤中,雍烏子被葉默斬殺,雍藍衣卻不能為兒子報仇,頓時暴跳如雷.雍藍衣暴跳如雷,又是有許多無辜的修士被連累,無緣無故的丟了性命.為了再有一個兒子,雍藍衣禍害了數百上千的女修,通靈島更是一片愁云慘淡.

所有的人都猜測,通海教這樣下去,在邊海三大勢力當中,肯定是最先被滅掉的一個勢力.可是結果卻讓所有的人都猜測錯誤了,因為通海教不但不是最先被滅掉的,反而讓其余的兩大勢力成了他的附庸.

此時在距離通靈島數萬里的地方,一個漂亮的風車法寶正停在無心海的上空,而被這風車法寶攔住的卻是一艘下品真器飛船.

葉默的飛船速度已經放緩,那風車上的一名少女看見葉默的飛船後,立即就大聲叫道,"快攔住那個飛船."

其實不等這風車上面的少女說話,風車上的一名劫變修士已經准備出動了.只是他隨即就停了下來,他看見那飛船法寶並沒有逃走,反而向風車這邊靠了過來.

"小姐,這個人送船來了."風車上面一名劫變三層的修士對那少女討好的說了一句.

那少女看清楚過來飛船上站著的人是葉默後,頓時愣住了,片刻之後,她立即就尖叫道:"是他,那個叫葉默的,他殺了我哥哥,快攔住他,我要喝光他的血,要將他的肉剁了喂狗."

來的當然是葉默,他遠遠就看見了雍瑜兒,幾年不見,雍瑜兒愈發豐滿了,皮膚更是白里透紅,而波浪形的頭發看起來簡直和童話當中的美少女一般.可是葉默卻知道,這個女人絕對不是童話中的那種美少女,而是一個毒蠍一般的女人.

上次自己看見雍瑜兒的時候,她身邊是兩名乘鼎修士,這次卻是兩名劫變修士.應該是雍藍衣怕自己的女兒再出事情,干脆派了兩個高手在女兒身邊護衛.

"葉默……"雍瑜兒從來都是高高在上,讓誰死誰就得死的人,此時見葉默大搖大擺的過來,就算是她明知道葉默馬上就要被抓住,也憤怒不已.所以她指著葉默,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

葉默停下了飛船,淡然一笑說道:"你是不是說我還敢從這里經過?我還偏偏就是特意過來的.上次我就和你那便宜老爹說過,我要回來看望他的,你看,我多守信用,這麼快就回來了.本來我還以為,要將通靈島的烏龜殼打破的,沒想到先遇見了你."

說到這里葉默歎了口氣,目光特意在雍瑜兒身上掃了幾遍說道:"上次我只是看了你一眼,你就要殺我.這次你說我是將你先奸再殺好,還是先殺再奸好.嗯,我想還是算了吧,你是一個母的不錯,卻是半妖半人,實在是引不起我的胃口."

葉默這話說的惡毒之極,要知道妖修修煉到極致已經和人類完全沒有區別,更何況雍瑜兒還不算是妖修,葉默這種說法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他之所以說這個話,是因為知道雍藍衣嬌慣不已,就是故意說出來氣氣她,以報當初被逼的無處可逃,差點被這個女人殺了的仇恨.

上次葉默只是目光稍微看了一眼雍瑜兒,雍瑜兒就猶如發了瘋一般的要將葉默殺了.更何況這次葉默不但說出這種惡毒的話,還肆無忌憚的用目光掃來掃去的?

雍瑜兒嘴唇已經氣的發紫,終于忍不住一口血噴了出來.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有什麼人敢在她的面前說這種話?

"給我剝了他的皮……"雍瑜兒好不容易才掙出了一句話.

可是她身邊的兩名劫變修士卻謹慎的盯著葉默,第一次沒有聽雍瑜兒的話.葉默雖然隱匿了修為,氣勢沒有爆發出來,可是他在兩個劫變修士面前如此肆無忌憚,顯然不是簡單之輩.況且,葉默腳下的飛船還是極品真器飛行法寶.在修真界,有極品真器飛行法寶的修士無一不是大能.

"你們怕什麼?幾年前這個人才凝體修為,現在又能如何?給我殺了他."雍瑜兒此時已經緩過神來,更是極度不滿的再次補充了一句.

而此時被雍瑜兒攔住的那個飛船上一男一女兩名修士已經愣住了,他們就從通靈島逃出來,當然知道雍瑜兒就是一個惡魔.而眼前這個年輕修士,竟然敢對這個惡魔說這種惡毒的話,難道他不知道有的時候,還有很多的東西比死更為可怕嗎?

"好,小姐."其中那名劫變五層的修士也感覺自己多慮了,葉默雖然站在這里有恃無恐的樣子,誰又知道他是不是在裝?再說了,一個如此年輕的修士,能修煉到什麼高度?最多也不過是一個乘鼎而已.有極品飛船真器就是高手?自己家的小姐不一樣是極品真器飛車法寶?

明白這個道理後,那個劫變五層的修士立即就祭出了一個網狀法寶,飛出風車,同時自己手里的網狀法寶已經向葉默罩了過去.

上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一章 烏彬的秘術    下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三章 擊殺雍瑜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