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一章 等葉默的丑女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一章 等葉默的丑女

角魂藻數不勝數,葉默很是果斷的放棄了繼續收集角魂藻,一旦他認為自己得到的角魂藻夠了,就不會再糾結其余的角魂藻.他轉過身,毫不猶豫的帶起一線遁光離開了角魂藻肆虐的海角深處.

當初他萬分小心,還被角魂藻撞擊了幾下,現在他如此速度的在角魂藻當中穿梭,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這更是讓葉默堅定了神識功法的作用.

他決定回去後無論如何要找一門完善的神識功法來修煉,他的神識功法完全是從三眼紫蛙那里領悟過來的,殘缺不說,等級也並不是很高.

如果有一門等級極高的神識功法,葉默肯定他在海角里面更為如魚得水.可惜的是會神識功法的人太少了,他雖然見識過幾種攻擊神識的法寶,卻從未見過有一個人有神識功法.唯一值得懷疑的就是那個久乾,當初久乾在丹王十二階上面毫無影響,葉默懷疑他如果不是有神識功法,就是會一種可以抵擋丹王階壓力的辦法.

葉默剛剛回到角島之上,就看見了一名修士正潛伏在角島邊緣.那修士看見葉默回到了角島,立即躍起,來到了葉默的身前.

這是一名乘鼎三層的女修,而且奇丑無比.臉上到處都是刀傷縱橫,那些刀傷一條一條,雖然已經結痂了,卻留下了一道道猶如蚯蚓一般的紅線.看起來猙獰無比,讓人看了第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比起景瑛璃的丑,這種丑甚至不能說是丑,而是猙獰.

不要說她的臉上,就是裸露在外面的手和脖子都是一樣蚯蚓般的紅色刀痕.

葉默看了後,心里暗歎一聲,他豈能不知道這個女修是自殘的,而且就算是她的這些傷痕,在修真界也可以用丹藥修複.她留著這些可怕猙獰的傷痕,顯然因為這個地方是海角島,她沒有能力自保.

那些修為比她要高的修士,就算知道她是故意的,看見她的這般模樣,也沒有了再動手的欲望.而且在海角城丹藥和藥材才是最珍貴的,沒有人願意拿出丹藥去幫這個女修恢複容貌.一個能將自己的容貌毀成這樣的修士,絕對不會吝嗇自己的生命.這種人,就算是救好了,說不定也會自殺.

"晚輩岑千琴見過葉前輩."這女修見到葉默後,很是恭謹的行禮說道.

"你是特意在等我?"葉默疑惑的問道,他看的出來這個叫岑千琴的女修在特意等他.

"是,晚輩確實是在等前輩,請前輩恕罪."岑千琴並沒有什麼害怕的意思,直言不諱的說道.

葉默嗯了一聲說道:"你因為什麼事情等我,說吧."

"晚輩斗膽想要和前輩合作."岑千琴立即說道.

葉默聽到合作這兩個字,豈能不明白岑千琴的意思?岑千琴才乘鼎三層的修為,而且年齡也不是太大,根本就不是幾百年的老妖怪,在葉默估計,岑千琴在角島最多不過十幾年的時間.

如果是顧河舟這種人要和他合作,他還會欣喜不已,可是岑千琴這樣一個嫩生的修士要和他合作離開角島,葉默並沒有表現出驚喜的意思.如果岑千琴只有乘鼎三層,但是年齡很大了,他說不定還會多出一些驚喜,畢竟年紀越大,對海角了解的就越多.

大概是看出來了葉默的心事,岑千琴卻並沒有任何的局促和退縮,更是直接的說道:"前輩要的是能離開海角的辦法,不是要的年齡和在角島呆了多長的時間.角島有的人來了數千年了,也沒有想著要離開,而前輩才來了十幾天時間,就會想辦法離開."

說到這里,她平靜的看著葉默繼續道:"我想葉前輩應該明白晚輩的意思,那就是如果不想離開的修士,就算是在這里面留了一萬年,也不是前輩想要合作的人."

"沒錯."葉默卻點了點頭說道,"你說說看你對離開海角有什麼辦法,如果你有好的辦法,我帶上你合作也無妨."

同時葉默心里卻在暗驚這個岑千琴好靈敏的心思,這種觀察能力他只在景瑛璃身上見識過,沒想到今天他再次見識到了這種聰明的女子.和景瑛璃相同的是,她們兩人都很善于觀察,都極其聰明,而且都很丑.不同的是景瑛璃本來長的就丑,而岑千琴卻是故意毀容,至于她長相如何,卻看不出來,葉默也不想去猜測.

岑千琴不慌不忙的說道:"海角其實是一個仙陣,而且還是一個等級不低的仙陣."她知道不拿點手段出來,對方是不會相信她的.

"你怎麼知道?"葉默驚異的問道.

"因為我祖上就是一名仙陣師,而且還是一名五級仙陣大師."岑千琴沉著的說道.

葉默沒有回答,五級仙陣大師可以出現在修真界,他是絕對不相信的.楚九羽那麼厲害,葉默猜測他最多也只是一個一級仙陣師.修真界沒有布置陣法的仙晶,會成就五級仙陣大師,葉默怎麼可能相信?

岑千琴見葉默沒有回答,並不擔心,繼續說道:"修真界絕對不可能成就一個五級仙陣大師,因為我祖上就是一個仙人.雖然他只是一個金仙,可是他的陣法水平卻是極其高超.他被人通過手段強迫來修真界布置陣法和封印,我祖上知道一旦他布置完陣法後,他將立即會被滅口.所以他布置陣法的時候,只是說修真界條件限制,無法布置高級陣法.

強迫我祖先那人雖然修為極高,可是陣法水平卻不到我祖上.而且他的修為太高,還不能通過手段來到修真界,只能將一切事情都交給我祖上.我祖上在布置陣法的時候處處留有漏洞,因為那人當時只是將一樣東西寄存在修真界,他自己卻需要萬年後才能下來,倒也不知道我祖上做的手腳.我祖上布置完那個極大的陣法後,又偷偷布置了一個逸神陣."

葉默聽到這里,竟然想起了陸正群,想到了那七塊青石和那個石碑.還有他看見的那些印旗,一個仙陣師如果真的要隱匿那些印旗難道做不到嗎?難道這個就是岑千琴的祖上干的?

"你祖上叫什麼名字?他還在不在?"葉默忽然問道.

岑千琴倒是疑惑的看了一眼葉默,她和葉默在說這海角怎麼出去的事情,怎麼對方突然問她祖上的名字了?這和出去毫不相干啊.

不過她還是回答道,"我祖上叫岑金嶺,他現在已經不在了.當時殺他的只是一個虛仙而已,可是那虛仙沒有想到我祖上早就布置了逸神陣,逃脫了自己的部分元神.我祖上回到家里後,知道自己就算是逃脫了部分元神也無法長久下去.他強忍著元神渙散,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留下了數枚玉簡.一個月後,我祖上元神潰散."

"他留下來的是一些什麼玉簡?"葉默再次打斷了問道.

岑千琴皺了皺眉頭,好一會才說道:"那是我岑家的東西,我也是從我祖上的留下來的東西.我說和前輩合作,也因為我是一個七級陣法宗師,也可以看懂這個仙陣的部分,只是我的修為有限,而且一個人也無法離開這個地方."

葉默知道岑千琴的意思,岑千琴說的很清楚,那就是她得到了祖上的仙陣傳承,可以知道海角的一些端倪.只要自己和她合作,她就可以提供信息,然後兩個人合作出去,至于玉簡,那是她私人的東西,不在合作當中.

可是葉默現在想要的卻不是這些,他想要的正是岑千琴祖上留下來的玉簡.他的'三生決’再厲害,他沒有仙陣布置的版樣,也無法臆想出仙陣的樣子和布置手段來.但是只要讓他見識了真正的仙陣布置手段,他就可以通過'三生決’的衍生,創造出頂級的仙陣布置手段來.

更何況,他還迫切的想要知道西積洲的那些印旗,還有魔獄禁地的陣法和封印是不是岑千琴的祖上布置的.

葉默知道這些東西對岑千琴來說極其珍貴,如果不是這里只能找他合作,岑千琴也絕對不可能將這些事情說出來.如果她說出來,遇見了一個狠厲的修士,那絕對是殺人奪寶的勾當.

見葉默不再說話,岑千琴也是惴惴不安,她確實是和葉默想的一樣.在這里她只能找葉默合作,她想要出去,可是這里沒有任何一個修士敢出去.更何況,在海角城里面的幾個化真修士,她都看透了.一旦自己泄露了秘密,不但出不去,還會被殺.

這次之所以找葉默合作,除了因為沒有辦法外,還有部分因為洛影的緣故.作為一個極其聰明的修士,她豈能看不出來洛影對葉默是愛到骨子里面去了?洛影極美,而且溫柔善和,就算是那劫變二層的修士的行為極其明顯了.她還先提醒了一句,提醒無效後,才發動了殺陣.

如果葉默是一個狠毒之人,絕對得不到這種女人的刻骨愛意.所以同樣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岑千琴這才決定出來等候葉默.如果等到了,她就和葉默合作,如何等不到,那也就罷了.

可現在她說出了自己的合作本錢,葉默卻沉默不語,她卻有些緊張了.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零章 九級殺陣的威力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二章 互利的交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