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三章 藥鼎蓋子   
  
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三章 藥鼎蓋子

作為一個四星宗門,神藥門就算是沒有被滅掉,在東玄洲也是最底層的存在,山門在東玄洲也是靈氣荒涼的地方,更何況被滅掉的神藥門?

此時在神藥門曾經的山門處,葉默和洛影兩人默默無語的站在這里.曾經的山門已經成了荒草荒地,一些一級二級的靈草零星的長在各處,這是當初神藥門藥園落出來的種子.

洛影拉起葉默的手走進廢墟中,看著當初生活的地方洛影更是眼圈微紅,這里不僅僅是她和葉默生活的地方,更是她從記事後就生存的地方.

"葉默,這里是我煉丹的地方……這個地方是你修煉的地方……"就算是這里成了一片廢墟了,可是洛影記得依然清晰.每到一處,都會說出來,傷感一番.

"素素……"葉默知道洛影心里此時傷感無比,連忙出聲安慰.

"咦……"葉默只是安慰了洛影一句,就咦了一聲.

"什麼事情?"洛影回過頭來疑惑的看著葉默問道,她被葉默咦了一聲後,心情反而從那種傷感中清醒過來.

葉默指著前面的廢墟說道:"這里還有人布置了禁制,也就是說我們只要踏入禁制,立即就會有人知道."

"誰會在這種廢墟的地方布置禁制?"洛影疑惑的問了一句,神藥門要靈氣沒靈氣,要靈草沒有靈草,偶爾的幾株一級或者是二級靈草根本就不值一提.這些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找到.

"除了西流門之外,我想應該不會有別人了."葉默沉聲說道.

洛影沉默了下來,神藥門被滅,就是因為她的緣故.現在西流門又在這里布置一個禁制,也是為了等她或者葉默回來.

葉默抓住洛影的手說道:"素素,你不用內疚,其實神藥門被滅,不是因為你的緣故.找你,那只是西流門的一個借口而已."

見洛影疑惑的看著他,葉默沒有隱瞞,"我和你說過,當初我在隕真殿殺了京欲闐.還有一件事我沒有告訴你,就是京欲闐的父親珅之所以要滅掉神藥門,是因為神藥門的一個藥鼎."

"藥鼎?"洛影愈發疑惑的問道.

葉默點頭說道:"沒錯,就是一個藥鼎.可惜的是當時西流門滅掉我神藥門後,並沒有找到那個藥鼎,只是找到了一個鼎蓋.這些我都是從京欲闐口中得知的,我相信那個家伙在臨死之前是不敢騙我的."

"那他們布置這個禁制的目的,也是為了藥鼎?"洛影有些明了的問道.

葉默沉聲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西流門有這種想法.當然這個禁制的主要目的還是等你我回來,特別是你.你當時是神藥門最天才的修士,如果神藥門的藥鼎被誰帶出去了,那個人肯定是你.當然,如果藥鼎不在你身上,你人回來了,一樣會落在西流門的手中."

"那就是說現在我們觸動了禁制,西流門的人等會會過來?"洛影看著葉默說道.

"按理說應該是這樣,但這麼多年過去後,他們會不會過來,我不大肯定.我們不用在這里等,現在直接去西流門."葉默看向了西流門的方向,眼里帶著一絲殺氣.京欲闐被他殺了,可還有一個京珅.

西流門葉默沒有去過,辛氏兄弟卻知道西流門的位置.青月離開神藥門後,只是兩柱香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西流門的外圍.

作為一個五星宗門,在葉默想來,西流門應該比神藥門要好很多.當葉默等人從青月落下,來到西流門的山門處後才發現,比起神藥門來,西流門一樣好不了多少.

到處都是殘牆斷壁,竟然是被人滅門多年的狀態.

葉默第一個想起的竟然是京欲闐口中說的那個藥鼎蓋子,這種感覺很微妙.神藥門因為那個藥鼎的蓋子被西流門借口滅門,而西流門得到了那個藥鼎的蓋子,並沒有過多少年,就再次被滅掉.

如果真的因為是那個藥鼎的蓋子,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藥鼎?

"走吧."洛影拉了一下葉默,她忽然很厭煩繼續留在這種地方,她想回墨月之城了.

……阜城,東玄洲最大的一個修真城市,而東玄洲通往南安洲的傳送陣就布置在這里.

此刻在阜城傳送陣邊的一家靈息樓中,四名化真修士,三名陣法宗師和七名劫變修士正等候在這里.

可以說這里已經聚集了整個東玄洲最強大的力量.東玄洲的化真修士,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二十人,這些修士大部分都是隱修,根本就不問世事的.這里一下就聚集了四人,顯然已經是最強大的力量了.

為首的化真修士正是莽海宗的宗主,化真七層的池斐.作為東玄洲頂級的修士,平時他連出來的時間都沒有,可是此時在靈息樓等了將近一個月了,可卻沒有半分著急.

他正和另外幾名化真修士和陣法宗師熱烈的談論修煉心得,以及陣法的一些布置手段.

一名凝體修為的修士小心的走到門口,先是躬身給屋中的修士行禮後,這才向坐在上首的那名臉型微胖的中年男修小聲的說道:"池前輩,長清派的門主余金暗求見."

這臉型微胖的男修正是這里修為最高的池斐,他聽到長清派門主求見點了點頭說道:"嗯,讓他進來."

這凝體修士出去後不久,一名同樣是中年的修士就疾步走了上來.這名修士剛剛到門口,就躬身抱拳道:"長清派余金暗見過池宗主,季長老,奚前輩,柯前輩,以及各位朋友."

余金暗是劫變圓滿修為,又是八星宗門的門主,除了幾名化真修士外,其余的人倒也不敢怠慢,紛紛站起來還禮.

池斐點點頭說道:"余掌門如此匆匆過來找我,莫非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是,請池宗主為我長清派做主……"余金暗臉上頓時露出極度的委屈和不甘,甚至還帶著一絲悲痛的表情.

"到底是什麼事情?說來聽聽."在池斐邊上的一名化真四層修士都有些不解了,長清派是東玄洲僅有的三個八宗門之一,除了唯一的九星門派和東梁派,還有誰敢對長清派怎麼樣?甚至還讓余金暗這樣一幅要死要活的表情?

池斐皺了一下眉頭,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余金暗卻並沒有看見池斐的表情,他聽到化真四層的奚笙讓他說話,倒也沒有猶豫,趕緊說道:"一名來曆不明的化真修士,在悉通城殺了我長清的弟子不說,又毫無道理的殺了我長清派的劫變三層長老桕涼.我和大長老尤勉去詢問理由,結果這名化真修士二話不說,再殺我長清派長清派的大長老尤勉……"

說完,余金暗更是一臉的悲憤表情.頓了一下說道:"此人根本就沒有將我東玄洲的劫變修士放在眼里,殺人之前更是半分道理都不說……"

余金暗說到這里忽然停了下來,他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按理說他說完後,應該有人出來幫腔,然後幾名化真修士憤怒,池門主會立即對那化真修士下令擊殺.可是現在他發現自己說完後,屋子里面反而沉悶了起來,甚至沒有了他剛來的時候那種融合.

幾名化真修士對看了一眼,其中一名瘦小的化真五層修士盯著余金暗冷聲問道:"那名修士多大年紀?從什麼地方過來?是不是我東玄洲的修士?"

余金暗心里一顫,他感覺好像有些不對勁,化真修士問話他又不敢不回答,"回柯前輩,那化真修士絕對不是我東玄洲的,我聽說他從無心海過來,而且極其年輕."

"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那瘦小的化真修士盯著余金暗,語氣更是冷漠了.

余金暗愈發感覺到沒底,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什麼地方說錯了,頓時有些緊張起來,更是小心的回答道,"他說叫葉默…"

說完這句話後,余金暗立即就感覺到了不對,包括池宗主在內的幾名化真修士看向他的眼光更是冰冷了.而其余的劫變修士和幾名陣法宗師看他的目光甚至帶著一絲憐憫的意思,余金暗的心頓時開始打鼓起來.

池斐冷哼一聲,連話都懶得說了.那瘦小的化真修士只是譏諷的看了一眼余金暗,冷笑著說道:"自作孽,不可活.你長清派從來都是橫著走的主,我想遲早有這麼一天.還想求池宗主給你撐腰,我看你還是等著洗洗自己的脖子吧."

余金暗聽了這話後,如落冰窟,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錯了.那個化真修士雖然厲害,可是池斐是東玄洲的第一人,豈能如此害怕對方?長清派好歹也是東玄洲的門派吧,為什麼會這樣?

余金暗就算是再傻,也知道那個葉默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了,雖然他還不知道葉默到底是誰,他卻明白,如果這個時候再不補救,那他就完了,長清派就完了.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二章 隱忍期怡蓉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