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十三卷 第一六二一章 僥幸斬殺(1號保底第二更)   
  
第十三卷 第一六二一章 僥幸斬殺(1號保底第二更)

葉默猜測也是徐布乘先上來,現在果然是這樣.

"小子,你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了你."徐布乘陰獰的笑了一聲,手里的法寶已經祭出.

居然還是一件中品仙器鐵葫蘆,這鐵葫蘆一砸出來整個決斗台就冰寒起來,顫栗的冰寒在徐布乘的仙元之下,已經形成了一個葫蘆形狀的束縛空間.他想通過葫蘆的冰寒和自己優勢的仙元壓力,將葉默困住.

葉默是煉器仙師,他一看這鐵葫蘆就知道好材料被垃圾煉制了.這絕對是海底極品寒鐵煉制的,可惜的是煉器的人本事不行,煉制了一個鐵葫蘆,而且這個鐵葫蘆煉制的也很是一般,實在是可惜.就算是自己拿來了,這個鐵葫蘆也沒有多少價值.

葉默紫銊祭出,第一刀幻云陣殺刀劈出,瞬間無數的紫色紫色刀芒形成了一個困陣將還在迅速暴漲的鐵葫蘆封鎖住.

他的仙元和神識遠遠高于徐布乘,只是此時葉默真的很無奈.如果不是在決斗台上,此刻他的世界石秤砣砸下去,就算是一百個徐布乘也被他殺了.退一步來說,就算是他不用世界石秤砣,直接用數道雷弧,或者是用刀芒困住鐵葫蘆,紫銊再來一招幻云華山,都可以殺了徐布乘.

但是葉默卻不敢這樣做,世界石他是肯定不會拿出來的,除非到了生死關頭,雷劍他更是現在不會施展出來.他知道自己以一個玄仙初期殺掉徐布乘一個玄仙後期,必須要先打一個勢均力敵,最後勉強殺了對方,這才現實.

如果他一個玄仙初期一上來就秒殺徐布乘,那在這仙船當中,他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咔咔咔……"

葉默的紫色刀芒和寒鐵葫蘆撞擊在一起,好像並沒有困住寒鐵葫蘆,反而四溢開來.

在葉默的幻云陣殺刀擋住自己寒鐵葫蘆的瞬間,徐布乘確實有些震驚.當他感覺到自己的仙元眼看就控制不住寒鐵葫蘆的時候,他甚至有些驚慌了.

好在對方的紫芒刀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呈現了頹勢.徐布乘松了口氣,還好,到底是仙元淺薄了點.

在葉默不敵倒退的瞬間,徐布乘心里冷笑,就這點本事,也敢挑戰兩個玄仙後期,簡直不自量力.

此時他更是全力注入仙元進入寒鐵葫蘆中,寒鐵葫蘆表面散發出了道道的寒光,將周圍的空間都刺激的嚓嚓作響.

葉默臉色蒼白的倒退出數十步,這才勉強的站住.而徐布乘更是得理不饒人,帶起已經完全激發的寒鐵葫蘆,連人帶葫蘆的沖向了葉默.

周圍的寒氣將葉默完全籠罩住,看台下的人都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們以為葉默既然敢挑戰徐布乘三人,應該有兩把刷子才是,可是現在,葉默哪里有兩把刷子?他簡直連一把刷子都沒有.

韓步和夏驚刀更是心里後悔,早知道先上去挑戰就好了,現在桃子被別人摘走了,他們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別人發財.韓步轉頭看了一眼坐在邊上的甄冰瑜,心里愈發有些後悔,這個女仙可是一個極品.就算是賣給中等艙的仙人,至少也可以得到個幾百萬仙晶.想到這里,他甚至咽了一口吐沫.

只有甄冰瑜明白葉默的心思,她知道葉默是不敢全力出手,怕別人懷疑他的實力.葉默的精明和狡猾她早已領教過,如果他連徐布乘都不低,他早就死了無數遍了.

"嘭……"

寒鐵葫蘆砸在了葉默的胸口,葉默再次被寒鐵葫蘆砸飛了出去.徐布乘獰笑著飛身而上,和他的寒鐵葫蘆同時來到葉默的身前.

"你可知道你是老子見過最差的玄仙初期,就這點本事也敢挑戰本仙."徐布乘知道他的寒鐵葫蘆已經重傷葉默,同時已經鎖定了葉默,他的手已經伸向了葉默的脖子.他要將葉默的脖子拎起來,然後在決斗台上轉一圈示威.

就在此時,他忽然看見了葉默嘴角露出一絲譏笑,隨即他就聽見葉默冰冷的聲音在他識海中響起,"你可知道,和你打架老子的憋屈,連十分之一的本事都不能拿出來,還要假裝和你打一個勢均力敵,白癡……"

徐布乘聽到這里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忽地感覺到渾身的仙元一陣陣的潰散,隨即他竟然發現對方手中那把不起眼的紫刀,此刻竟然已經插在了他的丹田之上,同時吸住了他的元神,沒有半分容情的攪碎.

"你……"徐布乘眼里露出驚駭的表情,他很想說,你怎麼辦到的,可惜的是,他再也無法說出來了.因為他感覺自己的元神失去的同時,經脈完全被對方紫刀傳來的仙元破壞,那仙元比起他的何止強悍了數倍.

直到此時徐布乘才知道葉默的意思,如果葉默要迅速殺他,在第一回合,他的寒鐵葫蘆就沖不出對方的刀芒困陣.可惜的是他知道的有些晚了,隨即他的眼里露出深深的不甘.

"撲通……"一聲徐布乘那橫肉猙獰的臉上帶著極度的不甘倒下,濺起一篷灰塵.

葉默不緊不慢的收起徐布乘的戒指和寒鐵葫蘆,這才一道內火徐布乘燒了個精光.

而此時擂台下其余觀看的仙人這才反應過來,立即就是鬧哄哄的議論起來.幾乎所有的人都以為葉默要被徐布乘殺了,誰知道在最後關頭死去的卻是徐布乘.這種巨大的差異,簡直讓所有的人都無法相信.

明明是葉默步步落在下風,根本就不是徐布乘的對手,最後怎麼會被徐布乘所殺?

"潘兄,你看如何?"在決斗台大廣場的邊角處,兩名下等艙的管事也在旁觀.葉默斬殺徐布乘的全部經過,兩人看的清清楚楚.問話的就是之前給葉默一群人分發玉牌的大乙仙人.

站在這大乙仙旁邊的一名仙人沉吟片刻說道,"如果那徐布乘要是不小看對方的話,最後應該可以贏的.那個叫葉默也不簡單,雖然他不是徐布乘的對手,可是他比徐布乘要狡猾許多,通過硬受了徐布乘的鐵葫蘆一下,使用苦肉計偷襲殺了徐布乘."

這大乙仙人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隨即說道:"他能硬受徐布乘一下,應該也有仙甲護身.否則,就這一下就可以讓他重傷."

"他已經重傷了,你沒看他偷偷服用了丹藥.而且腳步也稍微有些虛浮,下一場對陣韓步,我看他很難再有這種運氣."另外一人答道.

韓步此時也呆滯住了,他剛才還在後悔沒有早點上去,轉眼間徐布乘就被人殺了.難道他上去也是被殺的料?雖然他也看見了徐布乘被殺應該是自己不小心造成的,可是他此刻卻有些畏懼起來.

葉默似乎在療傷一般,站在決斗台上休息了好一會,這才對依然沒有上台的韓步冷聲說道:"韓步,怎麼還不上來?莫非你要在台下施展法寶和我決斗?"

剛才因為葉默斬殺了徐布乘,對葉默看法大是改變的仙人們立即哄堂大笑.

在這里的人很少有人同情弱者的,實力就是一切,你沒有實力,那就是死亡的下場,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原本還有些心驚的韓步,聽到這種大笑再也忍不住,立即飛身來到了擂台之上.

"運氣不錯啊,竟然僥幸殺了一個玄仙後期.如果你現在交出戒指,然後主動去提煉艙,我倒是可以放你一次."韓步盯著葉默冷笑了一聲說道.

葉默根本就懶得理睬韓步,紫銊已經一刀劈出,"少說廢話,要打就打."

韓步的法寶是一件血紅色的紅綢,不過他比徐布乘要小心很多,紅綢祭出的同時,也祭出了一個巨大的防禦盾牌.

韓步的紅綢在決斗台上猶如一個翻騰的空間血海一般,將整個決斗台都變成了一片血紅色的空間.而葉默只是在這血紅色的空間搖擺,他的那紫色的刀芒就好像隨時會被血海淹沒的小船一般,漂浮跌宕.

"原來就這點本事,也敢囂張."原本對葉默還有些忌憚的韓步在和葉默打了一會之後,發現葉默和他的紫色刀芒完全被自己的血煞綢裹住,頓時松了口氣,同時冷笑一聲,注入的仙元越來越多.

此時他確信之前葉默能殺了徐布乘就是僥幸得到的,和他的實力沒有任何關系.

韓步全力出手後,決斗台上的紅色更是猶如暴風翻騰的海面一般,血色翻滾不已,一波接著一波,而原本還可以看見一點影子的葉默,此時完全看不見了.似乎已經被這血海的風暴淹沒,在別人看來,葉默肯定是凶多吉少.

這血海的凶厲殺氣,就算是決斗台外面的仙人都可以感覺得到.一些認識韓步的人更是心驚不已,他們想不到韓步全力動手起來還有這種威勢.那翻騰血海給人的感覺就是,只要進去了,等會出來就是一堆骷髏.

"潘兄,你認為這兩人勝負如何?"在一邊觀看的大乙仙管事再次詢問身邊的那人.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一六二零章 挑戰三人(1號保底第一更)    下篇:第十三卷 求前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