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莽荒紀第五章 從未曾忘   
  
第五章 從未曾忘

紀甯不知道九蓮師姐在他離開不久去找過他,此刻的他正和師弟,白叔,青青踏上了緝拿要犯的旅程.

因為有應龍衛提供的報,紀甯他們耗費了一個多月後,游轉三地,終于追到了那一直潛逃中的被稱之為'黑角真人’的邪道修仙者,這黑角真人仗著一頭'鬼嬰王’也一直未曾有誰降得住他.

可惜,他遇到了紀甯他們.

先是白叔悄然布下大陣,令黑角真人無處可逃,隨後紀甯他們現身……甚至紀甯都沒有出手,師弟木子朔僅僅祭出了'吞天魔蛇’傀儡就直接絞殺了那鬼嬰王,沒了鬼嬰王後,黑角真人頓時倉惶無比,輕易就被斬殺了.

"師弟實力明顯大進啊."紀甯誇贊,"殺這凶名昭著的黑角真人都如此輕松了."

"嘿嘿."木子朔摸了摸頭,"修煉到萬象圓滿了嘛,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之前在'天寶u"換了不少材杵,將我的'吞天魔蛇傀儡’又改進了一番,威力自然大增."

紀甯也明白.傀儡之道……對各種珍奇材料需求很大.

"走吧,去緝拿下一個要犯."紀甯道.

"這種要犯我們四個萬象一起上,還真輕輕松松."旁邊青也得意萬分,白水澤則是默默站在一旁看著笑著.

嗖!

龍首戰船再度破空而去,紀甯他們又再度踏上征程,開始緝拿另外一個要犯,牽兜真人!

藏匿的再厲害,也抵不住應龍衛的報厲害.

除非像紀甯那樣能夠躲進'水府’中去,否則只要在大夏王朝統治的一方大世界內,便很難逃脫應龍衛的追殺.

"那牽兜真人躲的真遠,這里離安澶城都足有三百萬里了,算是整個安澶郡絕對的偏遠荒僻之地了,如果再逃,就要出安澶郡范圍了."

"如果出安澶郡范圍,就不是我們安澶分部追殺他們了."

在赤龍山脈的傳送陣中紀甯二人聊著.

嘩!

三百萬里外的東裕城內,一座高百丈的傳送陣光芒亮起,紀甯,木子朔等人出現了其中.

"見過應龍衛大人."旁邊有一名老者恭敬行禮,旁邊還有六名紫府修士還有一群先天生靈們都恭敬無比.

紀甯掃視了一眼.

東裕城是類似'燕山城’的一座大夏王朝駐軍的城池,惟一的區別是這座城池內應龍衛的一個型傳送陣!像'獄山大荒澤’那等危險之地會有元神道人乃至散仙駐紮,可是東裕城太普通了,所以僅僅數名紫府修士在此.

"嗯."紀甯點了點頭.

"師弟,我們走."紀甯也不和這些人多,當即乘坐著龍首戰船迅速破空離去,按照他們從應龍衛分部得到的最新報,那牽兜真人就潛藏在離東裕城數萬里的一座古老山脈中.

紀甯他們心翼翼尋找著.

很快都已經深夜了.

"找到了."夜空中站在船舷旁的紀甯神識釋放著,籠罩著下方三百里范圍,頓時發現了大山中一座真正的'凶城"這座凶城應該障眼陣法籠罩,肉眼根本看不到.幸虧紀甯有神識,否則怕是要數月才能找到.

"好一座凶城."紀甯眼中殺機隱現.

"在哪?"木子朔連問道.

"就在下方."紀甯低沉道,"走,隨我下去."

紀甯直接一躍而下,腳下出現了一道劍光,撕裂長空,迅速沖向下方.白水澤,木子朔也跟著從高空飛下.

俯沖而下.

"破."紀甯遙遙一點,水流憑空誕生,直接纏紋,住了一杆陣旗輕易拔出.

頓時周圍十余里范圍開始了扭曲變幻,原本看似普通的荒山瞬間消失,變成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城池中大量的奴隸在坐著苦活,他們在抗著石頭,在雕琢著石壁,甚至去周圍伐木,來建造這一座城池.

"真是."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城池,木子朔也瞪眼不出話來.

"窮奢極欲."紀甯冷聲道.

"他一個邪道修仙者,屠戮凡人練就邪法就算了,何必讓這些凡人為他建城呢?還如此壓榨他們?"木子朔一眼能看出,那些凡人被壓榨著去建城,很多凡人奴隸活活累死.

紀甯沒有吭聲.

他因為神識籠罩了整個凶城,所以感覺到這座凶城內的無數凡人們的絕望,痛苦,悲哀和麻木!那是一種絕望到極致後的麻木,還有部分凡人心底有著無窮無盡的怨氣,那種怨恨甚至紀甯神識都能清晰感應到.

"地獄!"紀甯猛地沖天而起,化作流光,直接懸空站在了整個凶城的上空.

一朵巨大的水火蓮花環繞著紀甯.

水火蓮花之光,在黑夜中何等奪目?一時間下方那夜里都被壓榨做活的凡人奴隸們抬起了頭顱,他們看到了上方巨大的水火蓮花,更看到了其中一個看似渺的身影.

"牽兜老魔,還不出來受死!"紀甯猛然一聲暴喝.音如雷,響徹整個凶城.

"啊."

"嘭.

"嘭!"

只見一名名監管著整個城池的凶戾無比的大量先天強者都痛苦哀嚎,七孔流血,當場暴斃.

他們都是牽兜真人的徒子徒孫,為非作歹.

紀甯神識籠罩下,也能發現這些人身上有著'罪孽濁氣’纏身……一般的凡人身上是沒有'功德清氣’也看不到'罪孽濁氣’的.單單出現罪孽濁氣,就已經代表罪孽已經很大了.這些罪孽濁氣纏身的,紀甯盡皆施展撼神術,彼此差距太大,這些人當場七孔流血身死!

"怎麼?"

"這大魔頭怎麼會?"那些凡人奴隸們錯愕看著那些平時無比凶殘可怕的先天生靈個個倒斃,難以置信.

就在這時……

"不知是哪位道兄!"一名穿著白色道袍,留著長須的男子便直接毛起出現在半空,遙遙和遠處的紀甯相對.

紀甯看著他,卻絲毫不怕對方逃!

因為自己沖出來的同時,白叔己經悄然在周圍布置鎖空大陣了.

"牽兜老魔,還有不少魔頭."紀甯目光掃視了遠處的宮殿一眼,宮殿門口站著不少紫府修士.顯然是一名老魔的弟子.

"敢問道兄是?"牽兜老魔依舊帶著笑容.

紀甯踏著水火蓮花,俯瞅了下方的地獄般的慘景,輕輕道:"你死了,去了陰曹地府.都要在十八層地獄受盡折磨,這些被你折磨無數凡人受的苦,都會加在你身上,而且是千倍萬倍."

"死?"牽兜真人搖頭,"只要我成了地仙,到時候一絲真靈投入地府,以我仙人之果,自願當鬼仙,哪里還需受那等苦."

"地仙?"紀甯冷漠看著他,"等著去十八層地獄吃吃苦頭吧,你如此罪孽,恐怕撐不了多少年,就會被折磨的魂飛魄散了."

此人罪孽之大,已經遠超孛子善.

牽兜真人身上已經不再是濁氣了,而是血光!刺目的血光!讓人心悸的血光!如此罪孽……—.簡直駭人.

紀甯話音剛落,對面的牽兜真人便怒喝:"我看是你死!"

嘩.

他的頭頂上方突然出現了一巨大的血色豎瞳,巨大的血色豎瞳帶著無盡罪惡煞氣看著紀甯,當它看向紀甯的一刹那……轟!無比強烈的血煞直接侵襲紀甯的神魂.

"蚶蜉也想撼樹?"紀甯的識海中出現了一尊女媧神像,女媧高懸無盡虛空,放出無盡光芒,那些血煞一侵襲進來,便仿佛積雪消融,瞬間就化為虛無.

"不好."牽兜真人面色一變,便要轉頭逃跑.

"死!"紀甯冷然喝道.

滾滾的神念,洶湧無比直接碾壓在牽兜真人的神魂上,牽具真人頓時感到一陣眩暈.紀甯更是遙遙一指,只見牽兜真人周圍憑空出現了一朵水火蓮花,陷入昏暈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的牽兜真人被一水火蓮花的旋轉一攪—……頓時化為肉泥!

"什麼!"

"快逃!"

在宮殿中的五名紫府修士頓時加陛萬分,這五人跟隨牽兜真人為非作歹,早就罪孽纏身,紀甯遙遙一指,一朵朵蓮花盛開,蓮花聖潔,將這五人直接絞成肉泥.

一切了賬.

木子朔,白水澤也從遠處飛了過來,他們都沒有喜悅,看著下方那無數被壓榨的凡人,便無法喜悅.

"怎下得了手."木子朔歎息.

因為對方有'血獄魔眼"非常難纏.紀甯神魂強大又有神念秘術,剛好克制他.所以之前計劃中早就定了這一戰紀甯出手.

"這世間有善,自然也有惡."紀甯淡淡道.

"師兄,我們兩個任務都完成了,那接下來?"木子朔看向紀甯.

紀甯一怔.

接下來?

頓時被紀甯一直壓在心底深處的那三個血腥名字冒了出來冬七!虞侗!水易!這三個人紀甯從未曾忘,這三個人的名字就仿佛烙鐵,烙印在靈魂中.因為自己在這世上最重要的親人啊,自己的母親,自己的父親死去……—.都是因為這三個人!

洶湧的緒充斥紀甯的胸膛.

殺!

殺!

殺!

當紀甯將這深埋心底的事再拿出來時,紀甯有的就是仇恨和殺意,這是這個世界上他最仇恨的三個人!

"接下來."紀甯輕聲道,"報仇!"

"報仇?"木子朔疑惑,"報什麼仇?"

"父母之仇!"紀甯緩緩道,這讓旁邊的木子朔聽了臉色都變了,青青也低伏下蛇頭靠近著紀甯的手臂,似乎在安慰紀甯.旁邊的白水澤則是默默看著紀甯,他的眼神中同樣有著渴望.他畢竟親身經曆過那個噩夢.

"此仇,不共戴天!"紀甯道.

上篇:第四章 悵然若失    下篇:第六章 殺意沸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