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落雷修仙第九十一章 歎——離殤   
  
第九十一章 歎——離殤

第九十一章歎——離殤

《南鄉子》

和楊元素,時移守密州.

東武望余杭,云海天涯兩渺(一作杳)茫.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

不用訴離殤,痛飲從來別有腸.今夜送歸燈火冷,河塘,墮淚羊公卻姓楊.

宋蕭慢慢的沉浸在雷電的世界里,那漫天的白雪就是他的血就是他的呼吸,彼此之間有著千縷萬絲的聯系,仿佛自己的一個意念就可輕易操縱它們!

這第二次的融合,讓他的身體再次起著微妙的變化,可究竟有什麼改變,卻又難以捉摸.

可是危機還是越來的接近了他,八位駐基期修士的合力一擊,那是一種多麼可怕的巨大能量呢?可是宋蕭卻在這危機關頭再一次的進入了頓悟之中,莫非上天注定要讓他消失在這個世界之上嗎?

就在這臨危之際,但見一個白色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擋在了他的身前.八件法寶的威能終于在這一刻爆發了,"啊!……"一聲痛苦的嘶喊聲叫醒了早已懦弱不堪的正道修士,同時也叫醒了頓悟之中的宋蕭.

"滅雷劫!疾!"無數雷的精靈化作的白雪,散發出無與倫比的滔天氣勢,想千萬顆流星瞬間席卷了空中的八位魔修.

被包裹的雪團中傳來嘶喊,怒吼聲,不一會兒聲音停止.

宋蕭咬緊牙關,體內的靈力終于還是在最後一刻勉強的發動了滅雷劫,可是此刻的他早已不堪法決的反噬,身上的白色盔甲也漸漸的碎裂開來,最後化成粉末,突然猛的噴出一大口鮮血,眼神變的黯淡下來,可是眼睛還是緊緊的盯著那個曾護在他身前的嬌弱身軀,他是多麼想去接住她,可惜自己的身體卻難動分毫,只能不甘的讓她摔落下去.

仰天發出一聲悲嘯,整個人也不受控制的墜落下來,摔在軟軟的沙土之上.慢慢的失去知覺.血嗜冥刀,化雷劍紛紛護在宋蕭的身邊,仿佛護衛一般的將宋蕭圍裹在當中.

這個替宋蕭擋下一擊的女子正是羅云,正是那個被宋蕭強行泄憤的女子,女人心難以琢磨,誰又會想到她會願意為宋蕭去死?誰又想過本來將宋蕭恨之入骨的人會在危難關頭不顧一切的去獨自承受那撕心裂肺的痛?

這樣的一個女子當是世上少有,可惜她還沒有來得及向心愛之人訴說一言半語就離開了人世.

但是她的臉上卻帶著那淡淡的微笑,也許這樣的結局對于她而言才是最好的!

一曲離殤無人奏,只歎伊人已斷腸!

此戰最後的結果還是正道取勝,雖然死傷大半可還是勝了.至于其中緣由可能只有在場的人才會知曉.最後因無法繼續作戰而踏上了回歸的路!

一個鼓舞士氣的消息還是傳到了正道的大營之中,眾人為此沸騰之際,一個人的名字響徹了整個東方大陸,他就是宋蕭.正道之人談到他都會高高的豎起大拇指,而魔修談論到他卻無不色變!

一己之力斬殺九名駐基期魔修重傷一名駐基期後期魔修,這樣的壯舉無人可比,金丹期下第一人的名頭就這樣的落在了宋蕭的頭上.可是誰又知道榮耀的背後是怎樣的傷痛?

又過了幾天,敢死之隊的幸存者返回了大營,可是這群人中卻沒有了宋蕭,水月兒,羅云的身影.究竟他們去了何處,無人知曉.

幸存者被正道的四大掌門秘密的召見之後,他們卻對于那場大戰只字不提,人們也只能帶著猜測想象這宋蕭究竟是何許人也,究竟是用什麼樣的大神通斬殺這些魔修的!

無論少了誰,正邪之戰還是要繼續進行,人們也漸漸的將宋蕭這個名字當成了飯後閑談的內容之一,又過半年,隨著戰斗局勢的惡化,宋蕭此名慢慢的也被人們牢記心中卻無人談論了.

風青門山頂之上,一位少女有些呆滯的看著天邊,口中喃喃道:"宋大哥,你一定會平安的,我等著你回來!"……

正道大營之中,紫媛輕輕的撫摸著一把罡傘,眼神迷離,無人知曉她究竟想著什麼.

一陣寒風吹來,風青門中的少女和紫媛竟然同時的打了一個噴嚏,空中慢慢的飄下了雪花,不一刻山上地上都被雪花灑滿,一片雪的海洋,可是這雪為何有些淒美?"淵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複何似?"

正魔的這次大戰持續了大半年時間可是距離決戰之日還是遙遙無期,正魔兩道,都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准備了.

之前駐守在正道大營之內的修士也已換了大半,新到的修士沖勁很足,隔三岔五的交鋒已經演變成現在的每日一戰了,正道修士在這麼長時間的磨練中,也不再如之前那般脆弱了,今日魔道勝,第二日就是正道勝,兩者之間竟然變的勢均力敵起來.

這一切的功勞還是都要歸功于四大仙派的領導有方,各派功法,法術的互相交流大大促進了修士的作戰手段.更有各門派的掌門,長老親自解答疑難,開壇講道.

正道之內一時間踴躍出數名強者,這些人漸漸的成為了正道的中梁砥柱,正道得到了迅猛的發展.駐基期修士也在大量增長,隱隱有超越魔道之勢.

可是這些卻是魔道最不希望看到的.

魔道的老巢,也就是萬魔窟的議事大廳之內,一位黑布蒙面,渾身散發著腐爛氣息的魔修坐在正中,其他數位魔修坐在下位,抬頭注視著這位領頭之人!

只聽他用略帶沙啞的蒼老聲音道:"上峰已經傳下手諭,要我們勢必在兩月之內大敗正道,並且解除四大仙派的鎮壓妖獸.雖然時間有些緊迫但是卻必須完成.你們可有何異議?"

此言一出,坐在下位的數名魔修中開始小聲的議論起來,他們都是魔道各個門派的掌門,可是今日卻心甘情願的甘為下屬,甚是奇怪!

終于這些魔修之中有一位年老的魔修開口了."宗主,你也知道正道這半年來變強不少,新晉的駐基期修士更是多不勝數,從勢力上來看,我魔道弟子縱然不懼生死,可要在兩月之內大敗正道,解除四大仙派的封印妖獸實在太難,我看不如從長計議,以求最好之法!"

魔道宗主冷冷的看了一眼那開口的年老魔修,喋喋一笑,手指一彈,一顆黑色小珠竟然忽隱忽現的射向後者,後者臉色大變,剛要防備,終究還是慢了一步,只見他的額頭正中慢慢的滴出血來,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就這麼一命嗚呼了.

"你們還有人覺得此事不可完成嗎?不妨告知本宗!"一擊斬殺一位駐基後期大修士,而且是那麼的輕描淡寫,再也沒有人敢發出一絲聲音.

魔道宗主仰頭哈哈一笑,"好!從明日起就給我瘋狂的沖擊正道大營,斬殺五名駐基期修士者,賜一枚血靈丹!獎勵可以疊加,就這麼決定了!"說完,一拂衣袖,人已經在原地消失了!

只留下眾魔灼熱的目光,血靈丹對于他們而言實在誘.惑太大了,這個可以輔助突破瓶頸的靈丹,無論是誰都會心動的,雖然對自身損傷不小,可是修道,修魔之人為的是什麼呢?無非是探索更高一層次的"大道"!

而機會就在眼前,何不放手一搏呢?就這樣正魔之戰慢慢的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孰勝孰負難以預料!

白雪皚皚,寒風瑟瑟,在一座不知名的山腳下,站著一位身穿舊衣,蓬頭垢面,長長的胡須擋住臉頰,早已看不清面目的男子.

只見他懷中緊緊的抱著一個緊閉雙眸的絕代女子,但聽他口中喃喃的道."又下雪了,月兒,你看這雪多美啊!咳咳……"沒說幾句又劇烈的咳嗽起來,竟然咳出了血,血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男子全然不顧這些,眼中滿是溫柔,只是這麼抱著女子.不難想出這兩人是多麼的恩愛,可是為什麼女子一直沉睡著,究竟在他們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男子輕輕的將落在女子臉上的雪花拂去,輕輕的吻在了她的臉上,"我們就快到達了,月兒你再堅持一下吧!"

手掌微舉,一把白色的飛劍從他的手掌之中飛了出來,圍在他的身邊轉了一圈,最後慢慢的變大,大到足夠容納一人坐在其上才落在了地上.

男子微微一笑,抱著女子上了飛劍,飛劍載著兩人沖天而起,向著峰頂飛去.

羅云就這麼離開了《落雷修仙》,但是雅人卻極是為這位女子感歎!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上篇:第九十章 沖天一怒    下篇:第九十二章 奇怪的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