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落雷修仙第六百二十七章 一路艱辛,只為獻祭?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一路艱辛,只為獻祭?

第六百二十七章一路艱辛,只為獻祭?

巨響過後,眾人在塵土落下之刻,終于看清了里面的兩人.就見土神大長司的拳頭停留在宋蕭的頭頂之上,而此刻宋蕭的雙臂交叉將那個巨大的拳頭架在當中.宋蕭的腳下的地面已經震得粉碎,而他自己的身體也下降了一大截.不過此刻他的臉上卻流露著深深的笑意,那是成功的笑容.

土神大長司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然後慢慢的將自己的拳頭收了回來.緊皺著眉頭看著宋蕭說道:"你這護身神通叫什麼名字?怎麼能夠擋下我的一拳?"

宋蕭拔出自己身陷土中的雙腿,站在一旁然後拱手笑道:"多謝前輩手下留情!晚輩所用之法,是無意中得到的法決,不足掛齒,還是前輩留力是真!"

土神大長司聞言輕輕的點了點頭,的確他剛才只是用了五成的力量,不然宋蕭即使是擋住了此擊,也要被砸入地下.

鬼奴一見宋蕭竟然果真擋下了土神大長司的一拳,臉上立刻露出了興奮的笑容.一躍便跳到了宋蕭的身旁,然後嘿嘿笑道:"宋兄弟,你真是讓我太意外了,沒想到你竟然能擋下土神大長司的一拳,厲害啊!"

宋蕭一聽這鬼奴冒冒失失的一句話,立刻皺了皺眉頭道:"厲害什麼啊!都是前輩沒有用全力我才能僥幸擋下的!"

說到這里,宋蕭突然臉色一變,然後猛然噴出一口鮮血,禁不住的後退幾步.鬼奴趕緊伸手將他扶住,這才讓他止住頹勢.土神大長司雖然知道宋蕭是在敷衍自己,但是人家的神通他也不好強問,于是開口說道:"你們上峰吧!我從不食言!"

說罷,他轉身向著一旁走去,讓開了通往峰頂的山路.鬼奴趕緊拉著宋蕭向著峰頂走去,他實在不敢相信這些大長司們,這些家伙天賦異稟,修為高深,但卻都是翻臉比翻書還快之輩.

他就怕一會兒他又改變了想法,到時他們兩人想走也走不了.宋蕭被鬼奴扶著走了一個多時辰,他才松開鬼奴的手,獨自向上走去.

看樣子他剛才只是為了讓那土神大長司有一個台階下,才會強行吐出鮮血,不然別人一定會說這土神大長司也不過如此,連一個嬰變期修士都能擋下他的一拳而不傷.鬼奴一看宋蕭這麼快就恢複好了,因為又是那個通天寶鼎的功能,倒也沒有其他的想法.現在兩人離峰頂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了.

但是山路也在此刻越來越陡了,在他們的身旁已經被灰色的云霧所包裹,這高入云端的峰頂終于即將呈現在兩人的眼中了.

越是想後,山路陡的越厲害,兩人無法,只得用爬的,雖然用爬的,不過速度卻沒有降低多少,他們畢竟是嬰變期的修士.就這樣,一直到了第二日的清晨,他們的頭頂之上漸漸的可以看到一個猶如紅日般耀眼的存在了.

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座紅白相間的冰晶宮殿.且不說此殿在云中忽隱忽現,也不說這宮殿的輝煌華麗,單獨那無限向外閃爍的光芒,就已經猶如天宮般的存在了.

兩人又爬了一個時辰,山路已經徹底的沒有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條沒有任何土石相連的斷層,上面的一切竟然是懸浮在空中的.這樣一來,兩人失去了向上的階梯,又能怎麼上去呢?

宋蕭無奈的看向鬼奴道:"鬼奴,你看,我們現在怎麼向上啊?我看不用飛的是不行了!"鬼奴神秘一笑道:"不急!一會兒就有渡船人!他會帶我們劃上峰頂的!"

渡船人?這個詞在宋蕭的腦中漫無目的的亂飄著,他實在想不出這個渡船人跟現在這個斷層有什麼關系,難道還有能飛的船不成?就在宋蕭迷惑不解之際,就見他們的頭頂果真劃來了一艘飄幻的白色小船.

船上被云霧籠罩看不清里面的一切,就在這時,鬼奴突然高聲喊道:"渡船人!麻煩帶我們上天殿!"

他的呼聲得到了回應,一個洪亮的笑聲從那艘白色的船中傳了出來."哈哈……有緣者可渡天河,無緣者半世蹉跎.你們是有緣者嗎?"鬼奴趕緊答道:"上天有三十六天罡,在地有七十二地煞,無欲無念何能上青天?我們正是有緣人!"

宋蕭聽著兩人的對話,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這時鬼奴的聲音在他的耳中響起,"這時上天的暗號!"

宋蕭一聽此言,心中了然.白色小船乘風破云,不一會兒功夫便來到了兩人的面前.這時宋蕭終于能夠看清此船的全部模樣了,這是一艘用白色晶石鑄造的小船,在船身之上刻著幾個古老的陣法,船身之中空蕩蕩的,只有一個雙腿盤膝的侏儒.這個侏儒有著極長的白發和白色胡須,白發和白色胡須連在一起,竟然整個的將他包裹其中,就像是白猿一樣.

這時,一張嬰孩摸樣的小臉從白發之中鑽了出來.一雙明亮的大眼眼在鬼奴和宋蕭的身上掃過,然後他開口了,"你們就是有緣者?"鬼奴趕緊答道:"沒錯!我們就是有緣者,勞煩渡船長司帶我們上天殿."

宋蕭這才看清了這個侏儒的修為,赫然就是一個有著問鼎後期的大修士.看清了此人的修為,宋蕭趕緊恭敬的行了一禮.

侏儒將自己的腦袋縮回了白發之中,用低沉的聲音道:"既是有緣者,自然也知道我這渡船的規矩吧!"鬼奴聞此,立刻扭頭對宋蕭道:"上天殿者需用精血開路,所以現在我們兩個需要每人祭出一滴精血灌注船身之上.不要猶豫了!"

說罷,他自己一運體內靈力,就見一滴暗紅色的精血從他的天靈蓋飛出,然後向著那白色的船身飛去.就在精血觸碰到船身的一刻,只聽到"滴答"一聲,船身之上立刻泛起紅色的波紋.

宋蕭見此,知道自己看來也得如此了,索性一咬牙,也祭出了一滴精血飛向船身.他的精血極為鮮紅,正是純粹的靈魂才會有的.紅色精血滴入船身的一刻,宋蕭就感到自己的身體突然輕飄飄的.

低頭一看,此刻的他竟然離開了自己肉身,緊緊只有元神飛入了船身之中.扭頭看時他的身旁正站著同樣是元神狀態的鬼奴.鬼奴微微一笑道:"不用擔心,我們的肉體在這里很安全.稍後會有人將他們放入安全的地方.等我們離開時,只需要去那里尋就好了!"

宋蕭聽到此言,心中立刻咯噔一聲.沒有肉體的存在,現在的他就是一具靈魂,靈魂失去肉體雖然也能施展神通,可是防禦力卻是弱的嚇人.

這就像元嬰出竅一般,單一的元嬰根本就沒有半點防禦的.宋蕭越想心中越怕,他就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別人早已設好的陷阱之中,而他卻明知是陷阱還要拼命的往里鑽,不過事已至此,他能做的就只有靜觀其變了.

兩人失去肉體之後,踏入了船身之中.那個侏儒立刻口中念起了莫名的咒語,小船終于慢慢的向上飛起了.

鬼奴也如那侏儒一般盤膝坐下,他的臉上沒有絲毫擔心之色,看來他對這個詭異的渡船之法已經是輕車熟路了.宋蕭心中輕歎一聲,也是盤膝坐下.小船載著他們兩人不一會兒功夫就鑽入了濃云之中,周圍的一切也隨即看不清絲毫了.

宋蕭見此,索性閉上雙眼,眼不見為淨.就在他閉眼之後,鬼奴的臉上卻露出了得逞的笑容.終于宋蕭感覺眼前光芒大亮,隨即睜開雙眼.那刺眼的光芒讓他不由得伸手去擋,可是即使用手也擋不住那刺眼的光芒.

就在這時,他的耳邊響起了鬼奴的聲音:"宋兄弟,不用去擋,適應一會兒就好了!"

宋蕭聞聲,慢慢的放下了手,果真過了沒有一會兒,他終于能夠看清周圍的一切了.此刻的他竟然站在一座白色的宮殿前,那載著他們來此的小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了.鬼奴站在他的左手邊,而在他的身後卻是那不知究竟有多深的萬丈深淵.就在宋蕭有些發愣之刻,一聲暴喝在他的耳中響起.

"兩個小輩,上得天殿還不下跪?"鬼奴趕緊拉了下宋蕭,自己率先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同時口中高呼道:"晚輩拜見護殿長司!"

宋蕭這才回過神來,抬眼一看,在他面前的那座宮殿之前也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七人.這七人都是身著灰白色的鎧甲,手中握著巨劍,猶如天神般.他仔細一看,卻發現自己根本看不出他們的修為來.

一股不好的預感立刻湧上心頭,"這種感覺,這種感覺怎麼和禦劍邪主時的那種感覺一樣呢?難道……難道這七個人的修為都在通天期嗎?""宋兄弟,你不要命了,快點跪下!"

鬼奴小聲的提醒著宋蕭,宋蕭聞聲這才收回思緒,趕忙雙膝跪地,同時垂下頭不敢向上看去.就在這時,那個洪亮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就是你口中所說的那個最純潔的靈魂嗎?我看怎麼不像你說的那樣呢?我告訴你,如果墮神不能用,那你就等著遭受萬寒碎體吧!"

宋蕭聽到此刻,腦中轟的一聲.他立刻扭頭狠狠的瞪向鬼奴,而鬼奴此刻的臉上竟然掛著奸笑.這個笑容讓宋蕭心中的殺機立刻爆炸開來……

欲知後事如何,敬請期待下章!(各位兄弟,好歹快到新年了,花花投給雅人吧!)

上篇:第六百二十六章 亡命狂逃,再遇黑煞!    下篇:第六百二十八章 是墮落還是沉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