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大收藏家323 傲嬌一下   
  
323 傲嬌一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譚青峰不是說什麼商界奇才,華爾街的精英嗎,還要管理一個投資基金,讓人無語的,他好像就耗在這里不走了,送花,請吃飯,送禮物,換著花樣給郝蕾制造驚喜.???

那癡情的樣子,趙風估計自己是女的都快要感動了.

偏偏郝蕾不以為動,于是,趙風就一直充當擋箭牌.

負責"擋箭"可不是簡單說說而己,趙風就是再忙,也得陪郝蕾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等等,要在譚青峰面前秀恩愛,好讓他知難而退.

剛開始趙風感到是一種負擔,隱隱有些不耐煩,特別是在公司忙的時候,還要出來假扮情侶,內心還有一些抵觸,能遷就郝蕾,其實全靠一個信字.

男人大丈夫,一諾千金,答應的事自然不能反悔.

不知什麼時候起,趙風慢慢由抵觸變成接受,又從接受轉為期待,甚至主動約郝蕾去"秀恩愛",美其名曰讓譚青峰早些死心.

無論多困難,內心多煩燥,和郝蕾在一起後,就會感到心情放松,心境平靜.

其實想想,郝蕾是一個很特別的女生.

有顏值,有學曆,有氣質,能屈能伸,賣得了萌,耍得了二,扮得了少女,駕禦得了女王,紅得了臉頰,曬得了下限,玩得了小清新,咽得下重口味,能在高檔場合優雅地用餐,又能在街邊小攤高興地啃咬,絕對是一個很有個性的女生,而郝蕾就是這樣的女生.

慢慢地,趙風不再埋怨譚青峰什麼時候走,也不再抱怨抽時間陪郝蕾逛街看電影,就是過年時,以郝蕾男朋友的身份去郝家拜訪,心里也沒有抵觸.

當趙風一空閑時,腦里不由自主浮現郝蕾的倩影,這時趙風才覺自己曾經冷卻的心,在不知不覺中被郝蕾占據.

這個可愛的小娘皮......

然而,趙風想說出口,又有些害怕,郝蕾找自己幫忙時,說過找不到合適的人才找自己,並不是對自己有意思,只是冒牌男友,擋箭牌,說得直白一點,沒說破還是朋友,就怕一捅穿,說不定就是朋友都做不成.

趙風一時患得患失起來.

生意好,資金充沛,九邦也迎來了展的春天,人員從16oo多人展到25oo多人,出貨量從每個月的12萬件到3o萬件,可惜是銀貨居多,量是上了,只是利潤有點薄.

現在是經濟展的黃金展階段,趙風本著大小通吃的原則,有賺就做,就是不太賺錢的,也接過來轉手給別人賺個人情,也有意識地聯合其它飾商大批量團購來,可以壓低采購價格的同時,也搞好關系.

金至尊在太子手里時,都是自己人,其余廠商多是選擇冷眼旁觀,哪邊勢大就站哪邊,而現在金至尊咄咄逼人,一接手就要打壓九邦,再加上田中佳美是日本人,金至尊也就成了日企.

對于日本人,每一個有良知的華夏人,都不能輕易放下心中那份的怨念,有一股自內心不滿,于是,紛紛向趙風靠攏.

生意上了正軌,管理制度完善,特別是把工作承包給可靠,信任的人,趙風清閑了不少.

花城方面擴大了規模,香港分部方面趙風也沒有小氣,由原來的十多人擴展為三十人,招了幾個有實力,有潛力的飾設計師.

社會不斷進步,時尚不斷變化,只有不斷創新才能得到消費者青睞.

對企業來說,得消費者得天下.

香港回歸後,和華夏的聯系更加密切,簽證也方便了很多,距離近,往來也很方便,還開通了直達豪華大巴,一個小時就能到達,這樣一來,總部和分部的交流更加密切,作為香港分部的負責人唐悅,每個星期都到總部彙報工作.

有時送一下物料什麼的,一個星期來二三次.

趙風辦公室內,唐悅正在向趙風彙報工作.

"Boss,森美那邊又壓價,他們仗著貨多,要求我們減手工費."唐悅有些無奈地說.

"有多少貨?這次他們又准備壓多少?"

做生意的第一個顧客就是合作伙伴,很簡單的一道計算題,利潤就那麼多,別人拿少了,自己就可以多拿點.

商場如戰場,為了盡可能降低成本,有是為了一點工錢,來回拉磨幾個月的都有.

"五百打手鐲,一千二百打戒指,有三千多條項鏈,他們說我們的鑲嵌費太貴了,希望降二成."

趙風一聽樂了:"行啊,都學會拼單玩團購了."

拼單是最近冒出來,一些商家為了推廣,走薄利多銷的路線,當客人的購買到一定量時,就給某方面的優惠,于是有共同購買**的人就把"單"拼起來拿下優惠,在花城的飾企業,有不少內部群,購買時一起去買,有利于砍價.

沒想到外國人也精明起來,把訂單拼在一起,讓九邦減加工費.

"是啊"唐悅苦笑地說:"那家森美,太精明了,現在它學會拆單,我們明明合作得很好,可是它每個月還是分不少出去,我打聽過,對方的質量還有價錢也不比我們好."

拆單是一個行內術語,意思是把訂單分拆開,例如那張訂單是一萬件,交給一間公司完全有能力接下,可是它卻分成一張七千一張三千,分別給兩間不同的公司,或許有一間公司的報價並不高,但是這樣做的好處是攤分風險,然後防止一家獨大.

要是只有一個合作伙伴,說不定對方要坐地起價,買家故意"養"著對手,就是讓兩家互相競爭,它好漁滃得利.

"降二成?那要降多少?我們現在的鑲工的工價是多少?"趙風開口問道.

接訂單,談價錢出身的唐悅對這些了如指掌,聞言馬上開口道:"標准B級難度是一塊二每粒,視數量和做工上下浮動,不過浮動幅度不過百分之十."

那批貨的訂單趙風看了,整張訂單最肥的部分是手鐲,6ooo件,有群鑲要求,一只手鐲有百多粒B級難度的寶石要鑲嵌,不算其它損耗,光是鑲嵌的工費過7o萬.

趙風算了一下,臉上現出猶豫之色,最後還是咬咬牙說:"不做,無論怎樣,每料石的工價不能低于的一塊,低于一塊的,無論什麼訂單,都不用考慮."

說完,趙風馬上補充:"這是我意見,當然,你在回的時候,措詞放得婉轉一些."

這是一筆大生意,要是做下來,除去工錢,燈油火蠟,能給九邦帶來上百萬的收入,這筆利潤很誘惑,可是趙風經過深思熟慮,最後還是確定放棄.

賺錢哪個都喜歡,但是要看賺什麼錢?

外國人為什麼願意不遠萬里把訂單送到華夏,很簡單,就是看中這里廉價的勞動力,像一個出色的飾匠,在華夏每個月能7,8百美金就不錯了,可是這點錢放在美國,就是想請一個打一下手的學徒也沒人願意.

這工價放在外國來說,簡直是便宜到偷笑,可是他們依然千方百計要壓價.

這個月壓一點,下個又要點優惠,那價錢壓下來,就很難再升上去.

前世就是這樣,很多人剛做飾時,月薪輕松破萬,可是經濟展了,普通工人的工資由原來的八百漲到二三千,可是做飾的工資不漲反降,其實就是有些人競爭激烈,拼命壓價的結果.

錢想賺,但是這個原則不能丟.

趙風投入飾行業,就是想改變華夏飾在世界飾行業的地位和印象,像這種降價討好有客人的行為,還真有點不屑做.

說話響還得自身腰杆子硬,九邦的技術,信譽都是杠杠的,特別是鑲嵌技術,在精鑲,群鑲方面更是出名,再說九邦現在並不缺訂單.

店子大了,偶爾欺負一下客人,傲嬌一下,也不是沒這個資本.

上篇:321 陰魂不散    下篇:324 1還是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