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我的妹妹是妖精35 通天河怪事   
  
35 通天河怪事

g,更新快,無彈窗,!

靈耳沒有理我,將湯往桌子上一放就去了衛生間,走的時候還有些心不在焉的.

我忙給小花又裝了一碗,然後我倆美滋滋的邊喝,邊享受兄妹獨處的溫暖時光,直到靈耳出來,小花困倦,我才讓她去睡覺,然後跟著靈耳去了他的房間--今晚,他說過要給我淬煉身體的.

剛進靈耳房間,我就看到床邊有一個大木桶,走近了一看,只見木桶里有著奇怪的不明紅色液體,還挺香的,我看向白夜,問道:"怎麼?你准備在這里泡澡?"

靈耳此時正拿著鏡子,一臉自戀的欣賞著自己的新發型,聽了我的話,他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說道:"不,是你要泡澡."

我擦!我頓時瞠目結舌,內心久久不能平靜.讓我一個大男人在他的房間里泡澡,他……他對我不會真有啥不良企圖吧?想到這,我趕緊用手捂住胸口,他白了我一眼,伸出左手晃了晃,一個精致的紅色瓶子出現在他的手中.

他將瓶蓋打開,瓶口對准浴桶倒置下來,然後,我就看到翠綠色的液體從里面流瀉而出,不由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

靈耳淡淡道:"是淬煉液,昨晚我打通了你的經脈,它們的韌性變強,但是遠遠不夠,而淬煉液能夠折斷你全身的經脈再重生,泡上一夜之後,你的身體會發生質的變化--唔,就算有人拿錘子狠狠捶你,你也只會受點皮外傷."

這麼厲害?我的眼睛頓時亮了,但一想到全身經脈會被折斷,我不由一陣頭皮發麻,有些畏畏縮縮的說道:"這個……很疼吧?"

靈耳點了點頭,笑眯眯的問道:"怎麼?怕了?"

我皺了皺眉,將腰杆一挺,說道:"怕?我怎麼可能會怕?只是這樣一來,我很快就能修煉了吧?"

老實說,這幾天我被小花美女救英雄了兩次,深刻的意識到自己必須快點強大起來,否則我只能一直被她保護著,這樣的話,別說保護她了,我根本就是個拖後腿的.

靈耳淡淡道:"當然,你能熬得過今晚,明天就可以正式修煉了."

\}.6首發

我點了點頭,然後來到水桶邊,此時里面的水是藍色的,上面正"咕嘟咕嘟"的冒著泡泡,我總覺得面前是泡了一桶毒藥.

靈耳這時不耐煩道:"還不趕緊脫衣服下去?"

我看了他一眼,有些猶豫,他郁悶的翻了個白眼,說道:"我們倆早就坦誠相見過了,你還害羞個屁啊?"

我脫了衣服甩到他的臉上,氣呼呼道:"能不能別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啊?"

靈耳笑嘻嘻的把臉上的衣服拿下來,我鑽進水里,心說這家伙這幅德行,究竟是怎麼得到佛祖的喜歡的?

靈耳這時突然問道:"劉銘,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阿伊莎?"

我只覺得自己被一股溫暖的水流包裹著,十分的舒服.聽了靈耳的話,我不由想起阿伊莎那張精致的臉蛋,臉突然有些發燙,但也僅僅只是如此而已.

我摸了摸鼻子說:"談不上喜歡吧,就是第一次有和這麼漂亮的女人,近距離接觸的機會,所以比較激動,要說喜歡,還差一點."

說到這里,我好奇的問道:"你問這個作甚?"

靈耳倚在牆上,一手拿著折扇風騷的扇著,見我回過頭來,他眼含笑意,說道:"沒什麼,就是問問."

我還想說什麼,一股灼熱感突然間就包裹了我的全身,緊接著,更加強烈的刺痛感隨之而來.

我頓時痛出了一頭冷汗,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羞憤欲死--我比前一天晚上更加高昂的喊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大早,當我神清氣爽的從浴桶中走出來時,發現床上的靈耳已經不見了.我伸了個懶腰,穿上衣服,朝外走去.

剛走到門口,我就聽到靈耳那魅惑的笑聲,剛要開口問他什麼事這麼開心,就聽他開口說道:"我最討厭別人三心二意了,所以昨晚才'狠狠’的懲罰了劉銘那家伙一番,誰知道他那麼不堪折磨,竟然下不來床了,咯咯咯~"

我瞬間石化在了那里.

天殺的靈耳繼續說道:"阿伊莎小姐,你剛才說什麼來著?你來找劉銘是不是?"

然後我就聽到阿伊莎略含怒氣的說道:"沒,沒有……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她這一走,我就真的百口莫辯了,我忙喊道:"阿伊莎,別聽靈耳胡說."

說著我就沖了出去.

阿伊莎轉過臉來看向我,眼底竟然還帶著盈盈粉淚,我頓時有些心疼,說道:"你別聽那家伙胡說,我雙腿靈活……"

話還沒說完呢,我就覺得自己的腿像是被誰狠狠敲打了一下,一個猝不及防就摔了個狗吃屎,我抬起頭,看到阿伊莎瞪大眼睛望著我,眼底滿滿都是驚訝,然後,不等我說話,她就憤然轉身離去.

我:"……"這下子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我的青春啊,我的愛情啊,明明才剛開始就結束了!我覺得我現在可以改名叫草尼瑪了.

怒不可遏的瞪著靈耳,我剛准備找他算賬,樓下突然傳來豬八戒那志得意滿的聲音,他說:"俺老豬回來啦!"

豬八戒一來,我立刻把我的事兒拋到了一邊,奔到了樓梯口迎接豬八戒.此時豬八戒戴著一頂灰色的氈帽,穿著一件白色的羽絨服,一條黑色長褲,腳踩一雙灰色雪地靴,遠遠看去,整個人就像個移動版的雪人.

看他春風得意,兩腿卻發軟的樣子,我的腦海里立刻出現一副不和諧的畫面,我說:"你……你不會真的破戒了吧?"

豬八戒竟然一下子紅了臉,他來到我身邊,抬手給了我一巴掌,說道:"說啥子呢?俺豬八戒就是再胡鬧,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啊,俺以後還想回去繼續當俺的淨壇使者的.俺就是讓娜紮給俺包紮了一下傷口."

我看了一眼他的小腹,問他怎麼樣了,他擺擺手,說現在已經沒事了,我終于放下心來,這時,他說:"哦,對了,俺從娜紮那里知道一件事兒."

我和靈耳對視一眼,問道:"啥事兒?"

豬八戒立刻道:"就是這邊滴通天河,前段時間河面上突然刮起了龍卷風,把河里的水都個卷到天上去咧.俺在想,那龍卷風是不是妖風,而我沙師弟是被卷進通天河底下滴,只是他把那當成了井底."

豬八戒說完,小花就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她蹙眉問道:"哪里來的一股騷味啊."

上篇:34 八戒要破戒    下篇:36 黑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