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超級鑒寶師第818章 跟蹤者   
  
第818章 跟蹤者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家一看到活人,都不由得激動的大聲呼喊起來,他們已經太久沒有看到活人了,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樣,但是那群人像沒有聽到一樣,甚至連頭都沒有回,徑直朝前走著.〈?? [

張峰他們覺得很奇怪,想上前去查看一個究竟,可是隊伍好像失蹤和他們保持著距離,步伐一直不急不緩,可是不管他們怎麼追趕好像總是無法追到這個隊伍,大家都覺得非常納悶.

這個時候翟靜阻止了大家的追逐,她歎了口氣,說了一句,"大家不用追了,是海市蜃樓."大家一聽,原來是海市蜃樓,不由得紛紛垂頭喪氣起來.好不容易以為遇到同類了,沒想到居然是幻覺.

看來他們真的太久沒有遇到活人了,再這樣下去大家的精神都會支撐不住的,只見鄭虎振臂一會,大聲的喊著:"兄弟們,海市蜃樓沒什麼可怕的,大家打起精神來,我們很快就能走出去,享福的日子還在後面呢."

大家一聽,感覺盡頭十足,現在他們有馬車,有豐富的存糧,至少生命危急解除了,剩下的就只是時間問題,大家比以前更有信心了.現在大家都只能像打了雞血的一樣往前走,前進,不斷的前進,才是唯一的出路.

張峰走了幾步,放慢了下來,和鄭虎走到一起,小聲的問著鄭虎:"你有沒有感覺到自從出了樹林以後,好像總是有人跟著我們,監視我們."鄭虎點了點頭,他也有相同的感覺.

原來自從張峰他們從樹林子重新出以後,老是感覺好像後面有人跟著他們,之前他們中毒,張峰心力憔悴,也沒有精力再去細想這些,不過這兩天感覺越的明顯了,好像就是有人在監視他們一樣.

可是這破地方,根本就沒個活人,而且一路走來,也沒有人類生存過的跡象,不太可能啊,這根本就說不通,他自己也暗暗的觀察了很久,但是都沒有現任何異樣,可是就是有一種直接告訴他,好像有人在盯著他們.

問了鄭虎以後,才知道,原來他也有同感,張峰一開始還怕是自己想多了,所以特意問問鄭虎,沒想到鄭虎也有同樣的感覺,看來自己判斷的沒有錯,肯定有人在盯著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呢,跟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難道想對他們下毒手?搶他們的東西,可他們除了那幾顆破石頭,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了,他們這隊伍一看就是重災區,難民隊,搶他們,一不小心反而還容易被搶.

誰要真在這荒郊野嶺的盯上他們,准備來搶他們的話,那也真是失算了.一想到這里,張峰便也不再緊張,就讓他先盯著吧,他和鄭虎使了一個眼色,鄭虎當下便領悟到,兩人走開來.

他們倒要看看,是誰那麼大膽,敢盯他們,不過對方肯定不是想要他們的命,否則在他們集體吃毒蘑菇中毒的時候有很多下手的機會的,一時間揣測不到對方的用意,這讓張峰有點惱火.

他不喜歡這種摸不到頭腦的感覺,他希望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中,絕對不容許再有任何一絲的意外生.

張峰決定讓大家停下來休整一下,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雖然他們撿到這輛破馬車,可實際上也並沒有為大家帶來多少便利,馬車度有限,馬匹的精力也有限.

沒辦法大家全部坐上去,那樣馬走不多遠就會累死的,大部分時候馬車都是在馱裝備,大家誰也不好意思上去坐,都在互相謙讓,除了胡教授偶爾的上去稍微蹭一下便車,連翟靜都沒有坐過.

不過這樣也好,雖然很雞肋,但是為大家解決了裝備和食材運輸難題,這樣大家減輕了身上的負重,行走起來也相比之前也輕松了很多,如果不是這樣,很有可能這匹馬都活不過第二天就被大家烤著吃了吧.

王宇心里倒是有個英雄夢,想著自己能有一天能策馬飛揚,可惜現在白瞎了這匹馬,只能拉一下物資,趁現在沒人打這匹馬的主意,他得早點宣示主權才好,所以一路上他格外賣力的牽馬,喂馬,抬上抬下的,毫無怨言.

現在正當中午,烈日高照,正是一天當中太陽最毒辣,最熱的時候,大家都有點疲累,聽到張峰一說休息一下.便馬上看周圍有沒有什麼方便停留下來的地方,每個人都被曬的很難受.

高溫讓大家恨不得把衣服減到最少,可是又怕曬傷,只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汗水全部捂在衣服里,順著衣服一直往下流到鞋子里,感覺真是難受極了,可能現在對大家來說最奢侈的事情就是洗個澡,換身干爽的衣服吧.

也不知道這樣的徒步行走還要多久,現在沒有一個人心里有底,大家誰也不敢問,誰也不敢說泄氣的話,每個人都在心里默默的對自己說:"再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就走出去了."可是誰也不知道這一下是多久.

張峰他們走到樹林的邊緣,找到一顆較為陰涼的大樹,大家都筋疲力盡了,誰也不願意再多說話,只是默默的各自干著自己該做的事情,搬東西的搬東西,找水的找水,分食物的分食物.

都沒有什麼胃口,大家胡亂吃了一點東西,都靠在樹上休息,張峰閉著眼睛,耳朵卻格外留神的聽著周圍,這時只見樹林那邊沙沙一陣響,還沒等大家反映過來,張峰睜開眼睛,都沒有找方向.

只見他一躍跳起來,沖著剛才出響聲的地方一個健步飛沖過去,不一會兒就聽到他說:"鄭虎,抓到了."在大家還沒弄清楚生什麼事情的時候,鄭虎已經跳了起來,飛沖過去.

大家都在原地愣神,怎麼回事,休息的好好的,什麼抓到了,只見前進在原地以一個進攻的姿勢對著那邊怒吼著,沖著張峰他們的方向一直叫,過不一會,張峰和鄭虎押著一個什麼人走了過來.

大家都看不清楚這個人長什麼樣,當時心里都震驚了,這里怎麼還有另外一個人嗎?他們完全都反應不過來.

只見這人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又黑又髒,外面一件大斗篷用繩子紮在自己的身上,斗篷的帽子戴在頭上,鄭虎和張峰兩個人合理才按壓住他,這人一直在大力掙紮著,也沒有說話.

王宇見狀忙拿出一根繩索拋給鄭虎,鄭虎把他拖到樹旁,手腳麻利的給他綁在了樹上,他們的感覺果然沒錯,還真有個人一直在跟著他們,這人什麼來路,從哪冒出來的,為什麼要跟著他們呢.

這時大家再也沒有了睡意,全部齊刷刷的看著這個被綁在樹上的人,張峰嚴聲聞到:"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著我們?你想干什麼?"只見這人低著頭,也不說話,像沒聽見一樣.

不管張峰問什麼,他毫無反應,鄧亮一見這情景,過去對著那他肚子就踹了一腳,只見那人悶哼了一下,頭卻也沒用抬起來過.

大家不由的心里覺得奇怪,王宇看他這樣,過去又是一腳,"把頭抬起來,說你呢,聽到沒."看到這人仍然沒反應,王宇有些沉不住氣,上前去伸手便把那人帽子扒拉掉.

一把拽著他的頭,把他腦袋往後一仰,這時站最近的鄧亮不由的倒吸一口氣,不自主的退了一步,王宇一看,嚇得差點松手,只見這人臉上一條及其猙獰的傷疤,從太陽穴穿過眼睛,一直劃到下巴,另一邊還有一道三厘米左右的傷疤,整張臉可以說相貌猙獰,看起來非常恐怖.

他用惡狠狠的目光看著鄧亮,好像只要他一掙脫繩索,就要撲上去撕咬鄧亮一樣,鄧亮被他看的心里毛,連忙問鄭虎:"你那繩子綁的結不結實,不會讓他掙脫掉把."

鄭虎忍住笑,沒想到他鄧亮也有怕的時候,"放心吧,我綁的,他掙脫不了."聽到鄭虎這樣說,鄧亮便有了底氣,上前一步,頭一樣,沖那人問道:"你是誰,報上名來,為什麼跟著我們,好好說,饒你不死.否則你也看見了,沒你好果子吃."

只見那人盯著鄧亮,一直沒有開口說話,這時王宇沒有了耐心,松開手,一拳揍了過去,只見那刀疤臉嘴角瞬時流出了鮮血,"這小子嘴還挺硬,一直不說話,這可怎麼辦."大家看著張峰.

張峰見這情形,也很奇怪,這人跟了他們一路,也不知道什麼目的,又不敢貿然放了他,問又問不出什麼,便和大家說:"先綁著,晚上再好好問他,咱們休息一會,趕緊趕路.還是得走到公路那邊去,沿著樹林走太危險,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同伙."

張峰看了那人一眼,這還好是白天,要是晚上,看見他這張臉,估計大家都會嚇一大跳,白天看起來都怪嚇人的,現在問他也問不出什麼來,只能先帶著他了.

大家收拾好便馬上出,鄭虎把他用繩子綁在馬車後面,讓他跟著馬車走,又叫王宇和鄧亮兩人一左一右看著他,以防他再起壞心,把馬再偷跑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一路上大家都在揣測這個刀疤臉跟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王宇和鄧亮更是看他不順眼,這家伙也不知道從哪冒出來跟著的,怎麼問都不回答,嘴可真硬,害他倆還要在隊伍後面跟著他走.

本來就累,光走路都耗費掉了所有精力,還得看著他,怕他把馬車偷跑走,鄭虎說了.要是他破壞了馬車,或者把馬偷走了,所有物資就得他倆負責背著,或者他倆就當馬,拉著車.

越想著心里就越不得勁,倆人心里都憋著壞,想著怎麼的晚上都得整整這小子,不然心里這口惡氣下不去,王宇想著便往鄧亮那邊靠去,拉著鄧亮放慢腳步,走在隊伍最後面.

他湊過去小聲和鄧亮說,"怎麼樣,不服氣吧,晚上咱們整整他,看他還硬氣不."鄧亮一聽,正中下懷,連忙點頭,"不過怎麼整他呢,這麼多人看著呢,不太好吧."鄧亮有點擔心的就是怕張峰說他.

"沒事,他現在是哪路的還不知道呢,咱們這也是為了探聽敵軍情報,誰會說咱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這一路咱倆盯著他,還得看著馬車,誰有咱們累."王宇看鄧亮有所猶豫,連忙替他打消顧慮,這事他一人干可不行,必須得拉個一起下水的,除了鄧亮還有誰.

上篇:第817章 發現馬車    下篇:第819章 是個啞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