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超級鑒寶師第2048章 恍然大悟   
  
第2048章 恍然大悟

g,更新快,無彈窗,!

郭曉兵好像知道事情有點不妙,于是准備好了格斗的姿勢,似乎隨時准備開打,現在的情況好像確實就剩下這一條辦法可以逃出去了.郭曉兵心理倒是無所謂的,反正人都打了,干不過就跑唄,但他真的沒有想到張峰竟然會一起揍中年男人.

那家店不是對他很重要才對嗎?他應該盡量的私下解決這件事情,然後去找劉黑才對,但是他竟然出手打了中年男人,而且比他還狠的多,這樣算起來,他那一掌根本就算是蚊子咬差不多.

看到郭曉兵想上前去跟黑人保鏢打的樣子,張峰卻把他擋了下來,對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出手,張峰的樣子就是一副悠閑愜意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自己犯了錯,就要被人報複,掃地出門的樣子.

說起來,郭曉兵覺得張峰從事情一開始就是這個樣子,好像中年男人的威脅根本沒有分量,可有可無的,但是郭曉兵不明白張峰哪里來的這樣的自信,難道他在事情發生以前就已經想好了解決問題辦法?

郭曉兵這樣想著,再看看張峰氣定神閑的樣子,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是現在他的身份是張峰的保鏢,既然張峰不讓他出手,那他還省了點力氣,倒不如先看看張峰怎麼處理的好.

張峰把郭曉兵攔了下來,笑容滿面的對中年男人說道:"我就說這件事情不可能輕易解決的,行吧,我就剛你們走一趟又怎樣?夜幕的規矩是這樣的麼?"

眾人對張峰的態度又開始震驚起來,張峰這是束手就擒了?剛才不是還威風凜凜的把中年男人打趴下了嗎?現在竟然都不反抗就乖乖跟黑人保鏢走了?

夜幕有規定,在夜幕犯了事情的客人,無論是鬧事者還是受害者,都必須先到夜幕辦公樓去做一份詳細的筆錄,交代事情的全部過程,最後各自簽名畫押,然後雙方才可以離開,這也算是夜幕一種自保的方式吧.

畢竟從這里鬧事最後被制止的人,出了夜幕外面,肯定還有一場惡戰,要是到時候誰出了事情,有人調查到夜幕,那夜幕就拿出這一份筆錄洗清自己的嫌疑,也是因為夜幕有這個習慣,所以當什麼名流突然出事,但是調查不出任何結果,警方也會到夜幕來看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也就是說,被黑人保鏢拉去做筆錄,這也就等于是被趕出夜幕的前一個程序了,所有人都難以想象張峰竟然會這麼乖乖束手就擒?一時間大家都不明白張峰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難道張峰的後台真的很硬,到了做筆錄的地方就沒事了?

但是別人會理智的分析,中年男人卻不會,他只是覺得張峰這是慫了,要服軟了,怎麼可能還會想到別的可能性,或者說,中年男人的心里面是想要張峰慫,想要他服軟的.中年男人哈哈笑了起來,說道:"怕了吧,你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我要讓你為你的行為後悔一輩子."

中年男人囂張至極的看著張峰,那眼神就像是自己已經贏了,張峰就要被趕出去了一樣.可是下一秒,中年男人又傻眼了,他怎麼看到張峰的眼里根本就沒有懼怕的感覺,還是那副笑容滿面的樣子,難不成他知道自己沒救了所以自暴自棄了嗎?

張峰對中年男人的話倒是無所謂的樣子,他順從的來到黑人保鏢面前,當然郭曉兵也跟在後面,但是張峰在走到中年男人旁邊的時候廳了下來,對中年男人說道:"做筆錄是要雙方一起到場的,您還起的來嗎?要不我扶你一把?"張峰說著真的伸出手去想扶起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這下真的搞不清楚張峰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了,難道他真的傻了嗎?突然之間轉變的態度根本毫無預兆?難道是陷井?但是中年男人也想不明白張峰的目的是什麼,但是他也不需要張峰的幫助,甩開了張峰的手,自己掙紮著站了起來.

中年男人稍微整理了一下儀容儀表,又恢複了一些紳士風度,咳嗽了一聲,說道:"去就去,誰怕誰?"中年男人這個時候還沒有想到張峰有什麼目的,他只知道必須要和張峰一起去做筆錄,要不然到時候他亂說話的話,有沒有人揭穿他,夜幕的筆錄只是很簡單的口述,然後由夜幕的筆錄人員負責一字不漏的把當事人所說的話記下來,最後讓當事人簽上名字.

但是這里面說簡單,其實也很容易會出現貓膩,如果其中一個人不到場,另一個人完全可以胡編亂造也可以,反正夜幕的筆錄員只負責記錄,而不負責查明事實,所以中年男人一定要和張峰一起去做筆錄,省的他亂說話.

然而中年男人不知道的是,他這樣做就正中了張峰的下懷,張峰聽到中年男人的話,笑了笑,不再理中年男人,而是轉頭對賭桌旁邊的那位做莊的兔女郎說道:"這位小姐姐,如果我們兩個人都離開了賭桌,這場賭局是不是就得先凍結一下?"

張峰表面上是對兔女郎說的話,但實際上這話是說給中年男人聽的,果然中年男人一聽張峰的話,這才恍然大悟過來, 原來自己一直都是上了張峰的當了!

還沒等中年男人反應過來,兔女郎就抬眼看了一眼張峰,又看了看賭桌上的形勢,這才明白過來張峰的目的,但是這些事情與她無關,即使現在她為張峰的做法感到驚訝,但是她也不會過多的表現出來.客人至上,現在客人問她的話,她只能陳述事實.

兔女郎說道:"客人說的沒錯,如果兩位先生都被帶走做筆錄的話,按照夜幕的規矩,兩位客人的賭資加起來已經超過了賭桌上所有賭資的一半,且那位先生是其中一位莊主,這場賭局確實應該凍結,直到兩位做完筆錄出來再重新開局."

兔女郎按照夜幕的規矩公事公辦的語氣說著,聽在中年男人的耳里卻如雷貫頂,兔女郎的意思就是說,要他去和張峰做完筆錄,那時候,張峰並不會被趕出去,因為他在心里還有一場賭局沒有做完,還會把張峰放回來的.

所以張峰才會這麼肆無忌憚的揍他一拳!而且張峰料定了中年男人不會和張峰去做筆錄的,因為做筆錄花的時間很長,當他們做完筆錄出來以後,坐在中年男人對面的可能就不是大鷹,而是劉黑.

張峰就是看中年男人這麼怕大鷹,所以知道中年男人肯定更加怕劉黑,知道他肯定想趕緊把事情解決完了然後離開,不想和劉黑碰面,而且中年男人一直以為自己的牌會贏過大鷹的牌,想在劉黑出來以前拿錢離開的想法就更加濃烈了,更別說等一下做完筆錄出來以後可能會面對劉黑,在劉黑面前贏他的錢,這樣的場景,中年男人想一想都覺得渾身難受.

中年男人終于想明白了張峰的目的,情況一下子被反轉了,那樣子就像要把張峰生吞活剝了一樣,一時間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好,只能惡狠狠的盯著張峰看.

而周圍的人聽了張峰和兔女郎的對話,大概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原來根本就不是張峰有什麼強硬的背景,而是因為張峰早就想好了退路,現在的情況被反轉,中年男人要麼向張峰妥協,達成和解,要麼就繼續鬧下去,等到劉黑出來.

現在賭桌上面,大鷹剛才壓的可是全部籌碼,如果等一下劉黑出來,大鷹把這件事情告訴他,那劉黑肯定很有興趣認識一下對面那位莊主,到底是誰把他的錢凍結在賭桌上了,畢竟那筆錢說小不小的,像劉黑這種商人,怎麼可能輕易就放過一筆錢,而且是自己的錢.

現在的局面是張峰全勝,無論哪個結果,都有他的好處,和中年男人去做筆錄,當然沒問題,反正他還有一筆錢壓在賭桌上,等一下做完筆錄夜幕還是會把他放回來的,那時候他也可以見到劉黑了,劉黑的錢也壓在這里,他肯定不會跑了,那他直接就可以見到他.這一次潛入夜幕的目的不就是要見到劉黑嗎?只要見到劉黑,張峰就可以跟他談判了.

而如果中年男人選擇和解,那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中年男人輸了錢離開,然後他做中年男人的位置,把劉黑的錢都贏過來,一樣可以見到劉黑,所以張峰現在是無所謂的,就看中年男人這樣選擇而已.

不過張峰看中年男人的樣子,十有八九會選擇和解的,看他就知道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剛才看到大鷹拿著尖刀就以為大鷹要殺他,這會兒對著張峰倒是什麼都不怕的樣子,張峰敢保證,如果現在站在他的位置的人,是大鷹的話,中年男人連屁都不敢放一個,說不定還會把臉貼上去讓他多打兩下.

這樣沒種的人張峰見的多了,只要他以劉黑為出發點來對付他,他肯定立馬慫,所以他一開始就算好了這一切,這才下手打了中年男人一拳,現在想想還挺解氣.

中年男人簡直要被氣炸了,怪不得張峰一直都是那副淡定從容的樣子,他還以為他自暴自棄了,誰知原來是勝券在握,現在他完全入了他的套,現在能怎麼辦?他原本的計劃就是要把錢贏了趕緊走,要完完全全避開劉黑才對,現在如果真的和張峰去做筆錄,那就不可能躲過劉黑了.等一下他做完筆錄出來,很有可能就是和劉黑賭最後一局,那樣的場景光想想就可以把他嚇死.

張峰知道中年男人腦子里正在天人交戰,在思考到底是要面子還是要錢,和張峰去做筆錄,出來可能遇到劉黑,雖然保全了面子,但是他不敢贏劉黑的錢,贏了劉黑的錢,那感覺就像丟了命.但是如果不和張峰去做筆錄,就代表他願意給張峰達成和解,被人打成這樣還願意和解,那就是丟了面子,但是至少他可以在劉黑出來以前把這一局開了然後離開.

上篇:第2047章 再打一拳    下篇:第2049章 鬧劇結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