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神醫在花都第四百四十八章 我現學的   
  
第四百四十八章 我現學的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可能,師傅,就他那針灸水平,比我還差,怎麼可能會是你輸?"

"對啊,他就是隨便亂紮了幾針罷了,速度不快也沒什麼章法可言,怎麼可能是您輸啊."

呂輕揚的幾名徒弟都相當的不服氣,韓逸飛明明就只是很簡單的紮了病人幾針而已,怎麼就是自己師父輸了?

別的不說,光是呂輕揚之前所用的一手游龍針法,那叫一個飄逸,看著都是一種享受.

但是韓逸飛的下針,除了穩之外看起來沒有一點的優點,太過樸素了.

他們甚至都懷疑,病人到底被治好了沒.

"這就好了?"作為病人的那位中年婦女也是有些疑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發現困擾了自己好幾天的頭疼居然真的好轉了.

而且是完全的好轉!

現在自己只感覺腦袋十分的清醒,沒有一點不舒服的感覺.

"太好了,醫生你這醫術實在是太神奇了!"

中年婦女一臉的驚喜,自己這幾天也跑了不少的醫院,除了不同種類的止痛藥越開越多,自己頭疼的狀況也是非但沒有好轉越來越嚴重.

而韓逸飛只用來了幾枚銀針就治好了困擾自己多日的問題,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這怎麼可能……"

看著病人那驚喜的神色,幾名學徒也是長大了嘴巴不敢相信.

就刺激了那麼幾個穴道就好了?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啊.

一般來說,針灸都是需要反複,長時間去刺激位于人體上的多個相關聯的穴道才能達到治療的效果.

簡單的紮幾針就好了什麼的,簡直是聞所未聞.

雖然有人也想過可能這女的是托,但是,這病人是來自己這邊看病的,也不可能是韓逸飛找來的托啊.

"肯定只是運氣好罷了,瞎貓碰死耗子而已."

一名十八九歲的學徒輕松的笑了笑,道:"一定是這樣的,不然師傅怎麼可能會輸給這樣的家伙."

"我是瞎貓?"韓逸飛笑了笑道:"那你不是連瞎貓都比不上的死貓來了?"

"你……哼!"

那學徒被說得啞口無言,對上韓逸飛他還真是完全沒有一點反駁的余地,在口才方面被吃得死死的.

"閉嘴,不要再說了."

呂輕揚瞪了幾個徒弟一眼:"輸了就是輸了,難道我還是那種輸不起的人嗎?"

輕歎口氣,呂輕揚繼續道:"你們說他亂下針,可是你們知道他用的是什麼針法麼?"

幾人皆是搖了搖頭,說真的,他們完全看不出里面的名堂,覺得韓逸飛就是胡亂的刺了幾下罷了.

"他用的,也是游龍針法."呂輕揚沉聲道.

"什麼?!"

此話一出,幾人都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

被自己幾人評為隨便紮了幾針的針法,居然就是呂輕揚所使用的游龍針法?

幾人的臉一下就紅得跟猴子屁股一樣.

這不是在赤裸裸的打自己的臉麼,明明兩人用的是一樣的針法但是自己幾人卻沒有一個人看出,更是大為諷刺韓逸飛,現在想想,實在是太過搞笑.

"不知道你師承的是誰,怎麼也會我們家祖傳的游龍針法?"

呂輕揚的臉色很是鄭重,更多的是疑惑,想要知道韓逸飛到底是怎麼會這游龍針法的.

"我是跟你學的."韓逸飛笑著回答道.

"什麼?"呂輕揚一愣,而後寒著臉回答道:"這不可能,你只不過看我施展過一次游龍針法而已,就算你再怎麼天才,也不可能學會!"

"確實是如此,只不過我也不算是第一次接觸游龍針法,以前在估計上見過殘缺的針法記載,曾經自己推演過,不過失敗了."

"剛才見你施展,一下想通了很多東西."

呂輕揚一愣,跟見了鬼一樣:"這樣你就成功施展出來了?"

"沒錯,不過我比較沒有接觸過完整的游龍針法,也只是只具其形而無其神."韓逸飛道.

呂輕揚一回想,好像還真如韓逸飛所說的這樣,韓逸飛之所以下手速度很慢,也不只是因為他沉穩.

而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掌握游龍針法的精髓,下針如游龍這一針法的神邃所在.

想通了這點,呂輕揚看向韓逸飛的眼神已經如同看一個怪物一般了.

要是韓逸飛徹底掌握了游龍針法,可能呂輕揚還不會感覺有多恐怖,最多也就覺得韓逸飛是一個比自己還要天才的天才,而後估計背後也有高人教導.

但是現在他基本可以確定,韓逸飛就是看了自己施展的游龍針法才學了過去.

這,就已經不是用恐怖,天才可以形容的了.

自己所為的鬼才稱呼跟韓逸飛比起來,簡直就不值一提,簡直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屁孩在自賣自誇.

"是你贏了,不過,這匾額不能給你,能不能換一個條件?"呂輕揚沉著臉問道.

要是自家這塊傳來了幾百年的匾額被人就這樣摘走了,那自家的臉面,可全毀在自家的手里了.

"你准備用什麼條件來換那匾額?你自家應該最清楚那匾額的價值."韓逸飛道.

呂輕揚點了點頭,道:"那匾額用的是上好的黃花梨木,流傳到現在保存得還這麼完整,放到市面上最少可以賣出五百萬以上的價格.再加上它所具有的特殊含義,可以說是價值連城."

"這樣,我用八百萬,贖回那塊匾額,怎麼樣?"呂輕揚道.

韓逸飛搖了搖頭,道:"要是你說的條件是這個,那還是算了,回去的時候我會讓人把匾額給一起帶走."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呂輕揚急了,要是這塊匾真的給韓逸飛拿走了,爺爺不得扒了自己的皮?

這可是自己呂家的尊嚴跟榮耀所在,就這麼輕易的丟了,自己可成了呂家的千古罪人了.

之前,呂輕揚也是因為壓根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輸,才誇下海口答應下來.

就在呂輕揚還想加錢來換回這塊匾額的時候,一陣頗具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

"混賬,我什麼時候教過你,家族的榮譽可以用錢來買回來了?"tqR1

一個跟呂輕揚長得與有五六分相似,老者從二樓的樓梯上緩緩而下.

老者身上穿著一件深紅色的唐裝,雖然看起來年紀有些大了,但依舊是劍眉星目,眼神十分的銳利,如同老鷹一般.

"爺爺……我……"呂輕揚低下了腦袋,臉滾燙滾燙的:"我會想辦法贖回這塊匾額的……"

"你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

老者皺了皺眉頭,而後輕歎了口氣,道:"如果你還是想用錢解決這個問題,我呂家估計也就在這一代就要結束了,那塊匾額,不要也罷."

說著,老者呂一塵看向韓逸飛,不好意思的道:"事情我都已經明白了,那塊匾額你等下就一起帶走吧."

"爺爺,這怎麼可以."呂輕揚急了.

韓逸飛淡淡一笑,道:"呂老爺子,其實我也就是跟他說笑罷了,這塊匾額我不能要."

"拿著,它是你應該得的."呂一塵搖了搖頭,從樓梯上下來,來到了兩人的面前.

"你的心性不知道比輕揚要高上多少,中醫界的人輸了比試,要用錢來買回屬于自己的尊嚴跟榮耀?哪兒有這樣的事情?"

"你都已經提點過他了,他卻還是不明白,給他一個教訓,也好."

呂輕揚這才明白過來,韓逸飛之前話里的意思,還有爺爺為什麼會這麼生氣,頓時感覺備受打擊,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好了.

"韓逸飛,你就先收著吧,反正過段時間,老呂肯定會去取的,不過能不能取回來,就不知道了,哈哈."

一陣爽朗的笑聲從一側響起,林自珍從外邊走了進來,原來他並不在樓上,而是早就早起去附近的公園鍛煉去了,現在才剛回來.

"就你老小子話多."

呂一塵朝著林自珍翻了翻白眼,而後朝著韓逸飛爽朗的笑道:"老林說的沒錯,這塊匾額你可以帶走,不過過幾天,我會親自前往你那拜訪,向你發起挑戰."

"你有幾成把握?"林自珍笑了笑,走近了呂一塵的身邊.

"四成,不過我會全力以赴,畢竟這塊匾額是我老呂家幾百年來唯一值得自豪的東西了."呂一塵鄭重的道.

"哈哈,本來我想今天晚上就回去,沒想到接下來還能有這麼精彩的比賽可以看,看來我還得在你這打擾幾天了."林自珍沖著呂一塵笑道.

呂一塵則是直接無視了他,朝著韓逸飛問道:"不知小友願不願意接受我的挑戰?"

韓逸飛點了點頭,道:"當然,能夠與呂老切磋,是我的榮幸,那這塊匾額,就由我暫時保管了."

呂一塵為人的態度不知道比呂輕揚好上多少,所以韓逸飛對他還是沒什麼壞印象的,自然點頭答應下來.

"那就好,過幾日,我再去叨擾.現在還是先到樓上老朽的書房來吧,老林可是叨嘮你很久了."

說著,呂一塵就邀請著韓逸飛上了樓,只留下呂輕揚一人站在那邊,苦笑不已,滿心苦澀.

原來,跟韓逸飛的比試,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自己跟韓逸飛,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上篇:第四百四十七章 他怎麼可能會?!    下篇:第四百四十八章 我現學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