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神醫在花都第七百八十九章 跟我解釋沒用   
  
第七百八十九章 跟我解釋沒用

g,更新快,無彈窗,!

韓逸飛也沒想到,那戴著金絲眼鏡的記者見到了吳映雪,居然噗通一聲就給跪下來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見到美女就走不動道,腿軟?

不過這明顯是不可能的,因為那金絲眼鏡男厚厚的眼鏡片後邊的眼睛里的神色,根本就不是愛慕或者是憧憬,而是十分直白的--害怕.

金絲眼鏡在跪倒之後,本來拿著一個話筒的手都在微微發抖,根本就不敢抬頭看吳映雪.

韓逸飛沖著吳映雪笑了笑:"映雪,沒想到他是你同事啊,呵呵,他可真是關照了我很多呢."

而後馬上把目光又轉回到了金絲眼鏡的身上,淡淡的道:"眼鏡兄,你說是不是啊?"

"兄弟……這位兄弟,我錯了."金絲眼鏡被韓逸飛一看,這才反應了過來,趕緊渾身一個激靈,想要站起來卻尷尬的發現自己腿軟沒力氣,只能是坐在那朝著韓逸飛道歉.

"哦?你錯什麼了?你不是要好好報道一下我醫院的事情,而且連新聞題目都已經取了好麼?"韓逸飛笑吟吟的看著金絲眼鏡.

"兄弟,我真的知道錯了……吳小姐……我之前不知道他是您的朋友……"

金絲眼鏡聲音苦澀,唯唯諾諾的樣子,哪兒還有半點之前囂張的模樣.

看著金絲眼鏡的樣子,韓逸飛頓時覺得心情大好,這就叫人賤自有天收.

現在好了吧,被嚇得快尿褲子了吧,讓你丫之前給我裝逼,真是活該!

還記者呢,這種貨色,充其量也就妓者.

吳映雪感覺有些迷糊,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從金絲眼鏡那慌亂的表情與舉止來看,他肯定是沒干好事.

微微蹙起了她的月牙眉看向了金絲眼鏡男:"你是叫劉山是吧,你在這里做什麼?"

"還有你,你不是台里剛來的實習攝像師麼?不在電視台呆著學習來這里做什麼,我可沒有收到今天你們要外出采訪的消息."

扛著攝像機的小伙子頓時就緊張了起來,有些語無倫次的:"我……我……我是被劉哥喊來的,他說今天要出來采訪一個大新聞."

"大新聞,什麼時候輪得到一個實習生采訪了?"吳映雪皺了皺眉頭,越來越覺得這兩人有鬼.

這劉山今年三十歲的,水平不過關,已經做了六七年的實習記者了,一直也沒能轉正.

按理來說是要把他給辭退的,但是台里的領導看他呆了好幾年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平時跟記者外出的時候給人幫著扛扛器材也好,就把他給留下來了.

"吳小姐,你聽我解釋!"金絲眼鏡男急了,自己是一個實習記者,是絕對沒有權利代表電視台出來采訪的,這事情要是吳映雪給報告上去了,那就完蛋了.

而且吳映雪在台里的地位,現在可以說是如日中天,幾個大領導都很看好他,章台長都對她寄予厚望.

她要是開口的話,自己的下場就兩個字,滾蛋.

"解釋?不用麻煩劉大記者你開進口了,我來就行了."韓逸飛冷笑著看了劉山一眼,而後把事情的經過大致的告訴了吳映雪.

吳映雪在聽著韓逸飛訴說事情經過的時候表情就連續的產生了變化,在知道這劉山居然冒著市電視台的名頭聯合那醫鬧來一起敲詐的時候,簡直氣得不行,一對白嫩嫩的小手都因為憤怒而在微微的顫抖著.

台里是看劉山可憐,才給他機會,讓他留下來,沒想到他卻反而打著台里的名聲出來照樣撞騙,這簡直不能忍啊!

"劉山,這件事情,我會報告給上級的,你就等著處理吧."吳映雪一臉怒意的開口,沒想到自己電視台的同事,會給韓逸飛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韓逸飛可是自己母親的救命恩人,那就等同于自己的救命恩人,要是韓逸飛今天真因為劉山在一旁協助給敲詐走了一百萬,自己真是太對不起韓逸飛了.

"吳小姐,不要,不要啊,我知道錯了,我也是一時鬼迷心竅啊!"劉山徹底慌了,癱坐在地上居然大哭了起來.

吳映雪搖了搖頭,沒有搭理他,今天還好當事人是韓逸飛,自己及時趕到,避免了事情的進一步惡化.

要是他這次真跟那壯漢敲詐成功,以後這事情被人給曝光出去,那對溫海市電視台的打擊可是毀滅性的.

"及時你是鬼迷心竅,你也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吳映雪冷靜的回答道,同時拿出了手機,准備給章台長打電話.

"吳小姐,別啊,給我一次機會,聽我好好解釋啊."劉山痛哭流涕,他的金絲眼鏡上都全是他的眼淚.

他是真的怕了,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

"解釋的話你不用跟我說,回頭跟章台長好好解釋去吧."tqR1

說話間,電話已經接通了,把這事情簡單的給章台長報告了一下,章台長那叫一個憤怒,劉山離吳映雪還有兩三米的距離,都能聽到章台長在那頭咆哮.

"劉山,台長讓你馬上回去."掛斷電話,吳映雪看了劉山一眼,而後又看向了那扛著攝像機的年輕人,道:"你也一起回去,台長需要你給他一個解釋."

"吳小姐,我是無辜的是,我只是聽了他的鬼話……"那扛著攝像機的人連忙想給自己辯解.

"這話你跟我說沒用,我不信,而且就算我信了也沒用,你要讓章台長信才行."吳映雪完全不給他解釋的機會,傻子才會相信他跟這件事沒關系,是被騙來的.

"是……是……"那年輕人哭喪著一張臉,也是一副吃了屎的表情,很後悔,自己為什麼為了兩千塊的紅包,答應幫劉山這個忙.

這下完蛋了,全完了,兩個人一起完蛋,哭都沒地方哭去了.

劉山跟那年輕的攝像師抱在一團哭成了狗,而後灰頭土臉的回電視台准備受罰去了.

原本囂張無比的壯漢在一旁看著這一幕,也是傻眼了.

自己找來幫忙的記者居然就這樣完蛋了,別說繼續幫自己了,恐怕那倒黴蛋他自己的工作都要沒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壯漢有些懵,但是也有點頭緒.

他沒事兒的時候就愛看電視,眼前這美女,他認識啊,那是溫海市電視台的當家花旦.

草!怪不得劉山見到她就跟見了祖宗一樣.

一個實習生一個當紅記者兼主持人,吳映雪把這事兒往上一報,劉山還不得乖乖回家種紅薯.

看來今天是栽了,媽的真晦氣,白費了半天,還倒貼錢了,做這個條幅都花了自己五十多塊錢呢.

滿心的不爽,壯漢給自己手下的幾個人使了個眼色,就想要溜走.

"喲,病人家屬,你這麼著急走做什麼?"

韓逸飛見壯漢想跑,冷笑一下,攔在了他的面前,淡淡的道:"你表弟的醫藥費誤工費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我都還沒給呢,你這麼著急做什麼?"

"我……"壯漢愣了一下,而後恩狠狠的瞪了韓逸飛一眼,想要嚇跑他:"關你屁事!"

一臉戲謔的看著壯漢,韓逸飛冷笑連連:"你想敲詐我,還不關我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我這是什麼地方?公園?"

"那你還想怎麼樣?"壯漢臉色一沉,狠狠的看向韓逸飛道:"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兄弟今天栽了,我認了."

"但是你要是還想怎麼樣?我告訴你,沒門!"

"死到臨頭了還敢威脅我?我挺佩服你的勇氣的."韓逸飛戲謔的笑了一下,而後打了個響指,喝道:"把大門給我關了,一個都別放走!"

一眾保安早就已經在一旁待命,此時聽到韓逸飛的話,馬上就行動了起來,把各個出入口都給把守住了.

"草!你他媽真是給臉不要臉,本來你爺爺我想就這麼算了,現在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看看是不行了!"

壯漢臉色一狠,直接揚起他黝黑的拳頭朝著韓逸飛打了過來.

"你確定要打我?我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韓逸飛突然道.

"呵呵,現在知道怕了?晚了!"壯漢一臉狠色,沒有半點要停手的意思.

韓逸飛帶著一臉神秘的笑容站在那動也不動,也沒有一點想要躲避的意思.

就在壯漢的拳頭馬上就要打到韓逸飛的臉的時候,突然從外邊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警笛聲.

"什麼?!警……警察?!"壯漢幾乎是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他們這種靠坑蒙拐騙為生的人,最大的天敵,那可就是警察!

所以幾乎是本能反應一般的,壯漢直接停下了拳頭,而後整個人被嚇得跳了起來,而後連連後退.

"媽的,小子,你有種!你爺爺我今天是真宰了,草,給我等著,回頭我弄死你!"

放下一句狠話,壯漢眼中滿是怨毒之色,狠狠瞪了韓逸飛一眼之後,壯漢一陣慌亂的找准了一個側門出口,就想沖出去.

因為那邊只有兩名保安在守著,是守備力量最為薄弱的一個出口.

上篇:第七百八十九章 跟我解釋沒用    下篇:第七百九十章 請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