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神醫在花都第八百零一章 全都留下來吧!   
  
第八百零一章 全都留下來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嗯."面對韓逸飛的問題,唐櫻點了點頭,道:"應該有十來個高手在追殺我,具體我數不清,但是他們的速度都沒有我快,我應該都甩掉了才對."

唐櫻也皺了皺眉頭,感覺有些奇怪,對于自己的速度,她還是很有自信的.

但是,怎麼還會有人追到了這里?

如果因為自己給韓逸飛帶來了殺身之禍,唐櫻感覺自己還不如一開始就被那群人殺死算了.

此時的她很懊悔,因為她也感覺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意在附近流竄.

雖然還沒有發現自己這個藏身住處,但是恐怕找到這里,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韓逸飛看了唐櫻一眼,苦笑了起來,道:"我知道他們為什麼會發現了你,你受傷了,追蹤你一路上留下的血跡,想找到你,再容易不過了."

"啊……"唐櫻驚叫了一聲,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對不起……我雖然捂住了傷口,但是流血太多了."

"我的傷口……是你給我處理好的麼?"唐櫻有摸了摸自己的側腰,有些驚訝的看向韓逸飛.

她此時才發現腰間纏著的繃帶,這繃帶纏繞的手法,十分的專業,至少自己是做不到的.

而且此時的傷口酥酥麻麻的,居然有股微小的很舒服的感覺,相當的神奇.

唐櫻知道,這是傷口在自我愈合時候的感覺.

那麼恐怖的傷口,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開始愈合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的本職,是一名醫生."韓逸飛笑了笑,道:"先不說這個了,說說追殺你的人大概是怎麼個情況吧,我也好准備好應對."

"最少有十個人,其中三人,是剛剛從我們倭國北辰一刀流空降來的高手."唐櫻道.

"三個高手麼?那還好."韓逸飛淡定的笑了笑.

唐櫻卻輕輕的搖了搖櫻唇,道:"我覺得你最好不要輕視他們,雖然你很厲害,但是也架不住人多的……"

"如果實在不行,你就把我給交出去給他們吧……"唐櫻輕聲道.

"說什麼傻話,我說了會保護你,幾個武士難道就能讓我怕了?"韓逸飛不屑的嗤笑一聲,道:"不過是北辰一刀流的高手罷了,他們老祖都死在我的手上,我還怕其他的那些雜魚?"

"你……你說什麼?"唐櫻聽到韓逸飛這話,不由得渾身一震.

韓逸飛看到唐櫻這麼強烈的反應,不由得愣了一下,隨後就反應了過來,自己一不小心,就給說漏嘴了……

雖然唐櫻父親的死,並不是自己害的,但是自己怎麼著都得付一部分的責任.

因為如果千葉多摩雄不死,唐櫻的父親肯定也不會跟千葉家的家主引起爭論,最後被小心眼的千葉家家主找了個借口給做掉了.

"你說……你殺死了千葉多摩雄?"唐櫻開口,聲音都在顫抖.

"沒錯."韓逸飛點了點頭,坦然的苦笑道:"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吧,如果不是我,估計你們一家人現在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

韓逸飛本以為唐櫻會要死要活的掙紮起來跟自己拼命,沒想到她卻是搖了搖頭,跟泉水一樣清澈的眸子里流下了兩行清淚.

"我不怪你……因為我父親的死,是注定的.我這次潛入他們在溫海市的總比才知道,他們早就已經計劃好要除掉我們一家人,徹底掌控北辰一刀流了."

說著,唐櫻的情緒有些激動起來:"就因為我父親不是千葉家的嫡系,就因為我父親跟館主理念不合,他居然早就已經計劃好要殺我們一家人了,這次的事情,只是剛好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借口而已."

"而且……這件事情,千葉多摩雄……這個北辰一刀流的老祖,也默許了."

"他默許了館主除掉我父親這個道館的高層,北辰一刀流,只由流著正統的千葉家的血的人來掌控……"

說著,唐櫻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

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唐櫻看向了韓逸飛,眼神說不出的溫柔:"所以,我很感謝你,千葉家沒有一個好人,你,是為我報了血海深仇……"

"哎……節哀吧,你父母在天之靈,也不想看你哭成這樣的."韓逸飛沉默了片刻,伸手擦去了唐櫻的眼淚.

"韓逸飛……你知道我為什麼最後逃往的地方,會是你家麼?"唐櫻突然道.

"為什麼?"韓逸飛愣了下,道:"難道不是因為李老說了讓你遇到危險的時候來我這?"tqR1

"不是."唐櫻搖了搖頭,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把它給打了開來.

韓逸飛看了一眼之後,驚呆了.

這張紙上所寫的東西,居然是自己的名字,還有一切跟自己關系親密的人的名字,還有住址.

而在那住址的後邊,還有一行類似事件的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韓逸飛的聲音瞬間就冰冷了幾分下來,想到了些什麼.

"名字跟地址,我想你都知道,最後的時間,是北辰一刀流的流准備動手殺掉那人的時間."唐櫻道.

"什麼?!"韓逸飛頓時大怒,身上的殺氣下意識的就放了出來.

"唔……"唐櫻頓時就有些難受的嚶嚀了起來,臉色看起來很是難看.

韓逸飛趕緊收起了身上的殺氣與煞氣,對于唐櫻這種身體十分虛弱的病人,這兩者可是充滿了威脅性的存在.

"我沒事了……"韓逸飛收起了殺氣,唐櫻總算是松了口氣,眼中滿是驚訝之色.

這個看起來才二十余歲,跟自己年齡相仿的人,身上怎麼會存在這麼恐怖的殺氣,簡直就像是從尸山血海中走出來的人.

收起了皺巴巴的A4紙,韓逸飛深吸了口氣,看向了唐櫻:"你來到這里,就是想給我送這個東西麼?"

唐櫻點了點頭,道:"嗯……本來我想去偷襲北辰一刀流的人,但是沒想到發現了這個東西,就想著一定要把它交給你.沒想到,北辰一刀流在溫海市的據地多了那麼多空降來的高手,我打不過他們,只能逃……"

"我知道如果這個紙條上的消息如果你不知道,一定又會有很多人死于非命,所以我一定要把它交到你手里,這也算是我死之前能做的最後一件好事吧……"

唐櫻輕聲述說著這一切,最後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抵抗不住體內襲來的疲勞,睡了過去.

看著唐櫻柔美的睡臉,韓逸飛一臉的凝重:"唐櫻,你放心好了,北辰一刀流一脈,我會全部殺光,一個不留.你,也可以放心的跟你天上的父母親交代了."

"一切,都交給我吧嗎,我會幫你報仇的."

韓逸飛站了起來,身上的殺氣再次浮現而出.

自己一直誤會唐櫻了,覺得她是個蠻橫不講理的妞.

但是明白了她冰冷假面下柔軟的內心,知道了她的善良之後,韓逸飛覺得自己得幫她一把.

而且,這其實也是在幫自己.

北城一刀流的人,已經觸碰到了自己的底線,居然想要殺光跟自己有關的人.

既然如此,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自己只有一個選擇.

主動出擊,殺光他們所有人!

而就在這時,一陣整齊有序的腳步聲,傳入了韓逸飛的耳朵之中.

那幾股之前就察覺到的殺氣,出現在了自家的庭院之中.

嘴角劃過一抹冷笑,韓逸飛來到了陽台上,一步躍下,穩穩當當的落在了自家庭院的青石板之上.

"諸位,大晚上的不請而來,你們是來找死的麼?"韓逸飛冷笑一聲,眼神冰冷無比,看向了面前的一片黑暗.

但是,四周,卻是沒有發生一點的變化,依舊是一片的寂靜.

"怎麼,還要我請你們出來?"韓逸飛怒笑一聲,而後突然朝著前方的一個花壇一抬手.

"啊!"一聲慘叫聲響起,而後幾道漆黑的身影從花壇的後邊跳了出來.

幾人都穿著緊身衣,看起來很像是倭國傳說之中的忍者,但是幾人手中都緊握著一柄武士刀,代表著他們的身份還是武士.

"閣下,我們無意打擾,只是追蹤一位叛徒而來,希望你能開門讓我們檢查一下."

帶頭之人,正是那天在道館被韓逸飛給一刀斬斷了武器的武士,竹內力.

"笑話,你們說檢查就檢查?這是你家,還是我家?"韓逸飛冷笑一聲,沒有一絲要跟對方幾人妥協的意思.

"再說了,我家里要是闖入了人,難道我會發現不了麼?我沒有什麼可說的,你們在我發怒之前,趕緊給我滾."韓逸飛沒好氣的道.

"閣下說這話難道不覺得恥辱麼?我們可是追蹤血跡而來!那血跡可就在閣下的家門前停止!"竹內力也是大怒,不過依舊沒有動手,而是在跟韓逸飛周旋著.

因為幾位高手,還在後邊,沒有趕來,自己一人肯定不是韓逸飛的對手,必須要等他們到來才行.

"既然你們不願意走,那好,全都留下來吧!"韓逸飛負手而立,怒聲大笑起來.

上篇:第八百章 陽台上的女人    下篇:第八百零一章 全都留下來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