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神醫在花都第九百零二章 暴怒   
  
第九百零二章 暴怒

g,更新快,無彈窗,!

兩個學生突然就扭打在了一起,讓旁邊的幾個KTV服務員看了都是一臉的懵逼,個趕緊跑過去拉架.

這,自然是韓逸飛做的手腳.

就在剛才,韓逸飛做出了要走的樣子離開了十來米遠之後,那兩個攔住了他的學生就在那一邊吸著煙,一邊不屑的看著韓逸飛的背影閑聊著.

"呵呵,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真是想的美!"

"哈哈,真是羨慕鄭教授啊,現在他估計已經一親那女學生的芳澤了吧."

"嘖嘖嘖,不得不說,那女學生是真的漂亮,媽的,真是羨慕死這老東西了."

"你聲音小點,要是給那老東西聽到了,我們還不得被開除."

"你說的對,現在還是得低調點,畢竟我們的論文寫的根本不行,還不容易才得到了這個幫忙的機會,讓那老東西允諾給我們直接過了."

兩人一邊聊著,一邊十分寫意的吞吐著煙霧,對于包間里所發生的事情是浮想聯翩.

"嘖嘖,當教授可真是爽啊!"tqR1

"哈哈,那當然,你要是有鄭教授那身份,你還怕玩不到學生妹?好好守著吧,說不定他玩過之後,還能跟我們留點湯下來."

"也是,聽說這老東西喜歡玩刺激的,說不定等下喊我們進去玩4P也不一定."

兩人一邊吐著眼圈,一邊肆無忌憚的談論著十分淫邪的問題.

這些話,自然全都傳入了韓逸飛的耳中,他的心中頓時就騰起了一股怒火.

這些家伙,都該死!

一根手指微微一彈,一小股靈氣直接射到了一個學生的臉上.

"黃旭,你他媽瘋了?居然打我?"一個學生唉喲怪叫了一聲,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臉,那臉上此時居然出現了一個傷口,正在往外淌著血.

"你說什麼鬼話?我草你有病吧,我哪兒打你了?"

韓逸飛冷冷一笑,手指再次一動,另外一個學生馬上也怪叫了起來:"草!明明是你他媽打我,我告訴你,這事沒完!"

兩人的旁邊周圍十米內根本就沒有其他人在,自己怎麼可能會突然受傷?

這肯定是對方打的!

兩個幾乎全都一口咬定是對方先動的手,火氣一上來,居然憤怒的扭打在了一起.

兩人本來就都是大學生,處于年輕氣盛的年紀,此時一打起來,一個下手比一個恨.

而且打了起來之後,吃痛之下更加的失去理智,兩個人是不斷的用拳頭爆錘著對方的腦袋,簡直恨不得要弄死對方.

"我他媽弄死你!"

"草!你這狗東西,我早看你不爽了,我他媽今天就打死你!"

兩個人越打越厲害,居然一路從包間門口扭打到了大廳處,所有服務員跟保安都十分頭疼的趕了過去拉架.

結果這兩個正在氣頭上,哪兒攔得住?

混亂之下,一個保安被其中一個人給誤傷,被打中了鼻子,當即就血流不止.

"我草!你們兩個小王八蛋!"

在這種地方做保安的,基本也都是出來混的,哪兒有白白吃虧的道理?馬上這個保安也跟著扭打了進去.

"你麻痹的你一個小保安敢打我?"

"我他媽打的"

場面是越來越亂,很快,幾個拉架的保安全都加入了進去,打成了一團.

看到這一幕,韓逸飛露出了一抹冷笑,這正是自己要達到的效果.

里邊那老禽獸,自己肯定不會讓他好過.

要是動靜鬧得太大把這些保安吸引過來也很麻煩,現在好了,里邊就算鬧翻天了他們也不會感覺到了.

因為他們自己現在正在忙著打架呢.

韓逸飛看准了這個機會馬上打開了帝王廳的大門,鑽了進去.

進到帝王廳的包間之後,韓逸飛頓時感覺到一股怒火,直沖天靈蓋.

他看到,那個老禽獸教授,居然一邊撕扯著蘇袖的衣服,一邊把自己的褲子給脫了下來.

而蘇袖此時眼睛緊閉,身上衣服凌亂無比,好像昏迷過去了.

"老東西!你找死!"

韓逸飛熱血上頭,直接沖了過去,揪住那鄭鵬的領口,直接對著他的面門就是一拳.

慘叫聲從鄭鵬的嘴中響起,他似乎是喝了不少酒,一張嘴,酒氣就熏得韓逸飛臉色更加的冰冷.

"我草!誰,是誰在打我!"鄭鵬急忙憤怒的回頭,卻被韓逸飛剛才那一拳頭給打得眼冒金星,此時眼前的東西都有好幾個重影,根本看不清面前有什麼東西.

鄭鵬被這莫名其妙的一下給嚇得縮了縮脖子,還以為是見了鬼了.

而韓逸飛哪兒肯就這樣放過他,一擊左勾拳直接狠狠砸在鄭鵬陽的臉上,把他的牙齒都給打飛出去好幾顆.

"鬼,鬼啊!"

鄭鵬被嚇得差點尿了褲子,自己包間門口可是有兩個學生在把守著的,根本不可能有人能進來.

那現在打自己的是誰?

怪叫一聲,連褲子都來不及提起就想跑,結果被腳邊的皮帶給勾了一下,摔倒過去,腦袋撞到了旁邊的茶幾上,翻著白眼昏了過去.

韓逸飛這冷哼一聲,上前兩步,直接抬起一腳猜到了鄭鵬的身上.

他的肋骨被韓逸飛給一根根的全部踩斷,讓他從昏迷中痛醒過來好幾次,而後又幾次昏厥了過去.

一番折磨玩下去,鄭鵬這個老禽獸看起來已經快沒有人形了.

"再讓你多活幾天."韓逸飛寒聲開口,給鄭鵬留了一口氣.

鄭鵬死在這里,會很麻煩,但是自己是不會放過他的.

他已經被自己記載了死亡的黑名單里,沒人能就的了他.

看了蘇袖一眼,韓逸飛感覺很是心疼,都怪自己沒能第一時間趕到,該死的,沒想到這鄭鵬居然真的敢這麼大膽.

這里可是KTV,他就敢玩這一套,實在是無法無天.

拖下外套披在了蘇袖的身上,韓逸飛背起了她,朝著外邊走去.

出了帝王廳大門,只見那兩個學生,就是之前看門的那兩個人此時還在KTV的大廳里扭打著.

兩人的衣服都被不知道誰給撕爛了,兩個學生互相毆打著,而幾個保安又在毆打兩個學生,場面看起來十分的混亂跟慘烈.

幾個女服務員站在一旁,顯得十分的無奈,這種情況下拉架都是不可能的了,不被波及牽連進去就已經是萬幸了.

趁著這個機會,韓逸飛馬上背著蘇袖出了KTV,都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出了KTV大門,韓逸飛回頭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背上的蘇袖,不由得微微皺了皺眉頭.

她還沒醒,估計是被鄭鵬那老畜生給下藥了.

不過具體是被下了什麼藥,自己還得仔細的觀察一下才能做出判斷.

看了看周圍,正好有一家快捷酒店,韓逸飛便趕緊背著蘇袖進去了.

此時韓逸飛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蘇袖的身上,服務員倒是沒有起疑心,只以為是小情侶喝醉酒了.

順利的開到了房間,把蘇袖小心的抱到了床上,韓逸飛有些頭疼起來,自己背著蘇袖走了這麼長的路,如果是一般的安眠藥什麼的,現在估計早就已經有清醒的跡象了.

而蘇袖此時還是眼睛緊閉,沒有一點要蘇醒的跡象.

她這到底是怎麼了?

雖然可以判斷出她是中了比較強力的迷藥,但是自己也不是神仙,世界上的迷藥少說有上百種,一時間韓逸飛還真是判斷不出來具體的.

比起春藥,迷藥反而還要更加的麻煩一些.

春藥是刺激人的荷爾蒙,勾引起人的欲望,直接通過一些手段把被藥物給刺激起來的欲望給壓抑下去就好了.

但是安眠藥不一樣,根據種類的不同,讓人昏睡過去的原理也有所差別,所針對的治療方法,也會各有不同.

看了半天,韓逸飛實在是有些判斷不出那老禽獸所使用的安眠藥具體的名字,只能是選擇用銀針強行把蘇袖體內的藥物給逼出來了.

只是這麼做,蘇袖接下來兩三天估計都會很沒有精神了.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站了起來在房間里踱步,韓逸飛正在思考著還有沒有更好的辦法時候,突然一聲痛苦的嚶嚀把他給拉回了現實中.

韓逸飛趕緊低頭看去,只見蘇袖那看似恬靜的睡臉上,居然有著一絲痛苦之色.

韓逸飛不敢懈怠,趕緊檢查起她的身體,卻發現她的大腿處,居然有一絲血跡流淌而出,把她的裙子都給染紅了.

"這……這傷口有些尷尬啊."韓逸飛有些口干舌燥的彈了彈自己的嘴唇.

想了想,韓逸飛還是小心翼翼的掀起了蘇袖的裙子.

救人要緊,現在可不是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想時候.

仔細檢查韓逸飛才發現,蘇袖腰側接近臀部的位置,居然有著一個傷口,估計是被那禽獸教授用強的時候,掙紮期間留下的.

這傷口雖然不深,但是不處理也會變得很麻煩,很可能會發炎感染.

沒有多想,韓逸飛馬上去附近的藥店買了點消炎藥,紗布.

"蘇老師,我是在給你治療,真的沒有其他的非分之想,之後你應該會理解我的."

上篇:第九百零一章 你敢打我?    下篇:第九百零三章 禽獸不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