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神醫在花都第一千四十一章 陰謀   
  
第一千四十一章 陰謀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人名為張道人,暗勁中期的修為,不過他身為修道者的身份,可是讓不少暗勁後期的人都大為頭疼."陳昊指著擂台上一個青袍道人介紹了起來.

"不知這張道人,有什麼特殊手段?"韓逸飛略微有些好奇.

因為在他張道人的身上,他感覺不到一絲靈氣或者真氣的波動.

他修煉的應該也是武者的內勁才對,又想怎麼會被稱呼為修道者的?

看到陳昊他們所認識的修道者,與自己印象中的修道者,真的是兩個東西.

"等下韓先生你就知道了."

陳昊神秘一笑,台下也已經開打了.

張道人跟對手都沒有廢話,裁判一宣布比賽開始,兩人就迅速開始,毫無保留,希望能盡快解決掉對方.

張道人的對手,是個暗勁後期的高手,上一屆龍虎榜上排名第22,算得上是一個高手.

他一出手,就十分的凌冽,幾拳連續朝著張道人的心口搗來,虎虎生風,大開大合,讓人光是在一旁看著都感覺喘不過氣來.

不過張道人也不是吃素的,他在一開始就往台上扔了一圈的錐形鐵器.

此時見對方主動過來,居然露出了一絲笑意,大喝了一聲:"來得好!"

只見他雙手引了個法決,那些錐形鐵器居然朝著對方同時激射而去.

這讓對方是神色大變,連忙倒退抵禦.

"內勁外放?"

韓逸飛眼神一凝,隨後馬上神色一動,搖了搖頭:"不……這不是化勁宗師的內勁外放手段,那些鐵錐之間居然都牽引著肉眼很難看到的絲線?"

"原來是這樣."

韓逸飛點著頭,已經明顯了這張道人的手段.

他是暗勁的修為,自然是做不到真正的內勁外放,

不過看起來他可能稍微釋放出一些體內的內勁,附著在那些絲線上,以此來操控鐵錐,在外人看來,這自然就是化勁宗師才能有的手段了.

"修道者麼?未免讓人有些失望啊."

韓逸飛輕歎口氣,如果這就是修道者的話,真的是太讓人失望了,因為這不過就是投機取巧罷了.

"韓先生可是看出了什麼?"陳昊微微一笑,道:"這張道人的手段雖然有些詭異,但是恐怕不是對方的對手,在他下一次讓鐵錐動起來之前,他的對手就能輕松扭斷他的脖子."

"不,對面已經輸了."韓逸飛搖了搖頭,陳昊感覺訝異,但是也沒多問,而是專注的看著下方的擂台.

擂台上,張道人的對手被逼迫得有些狼狽,但是還是在擂台的邊緣把所有的鐵錐都給擊落,冷笑了起來.

"張道人,早就聽聞你的大名了,但是現在看來,不過如此嘛!"

"下一招,我就可以扭斷你的脖子!"

那人雙手一握,身上散發出洶湧的殺氣.

"是嗎?"

張道人輕笑一下,朝著他挑釁一笑:"你試試."

"找死!"

對方大怒,握拳朝著張道人沖了過來.

但是突然,他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不對勁,想要停手,但是已經晚了.

只見他正在朝著張道人沖去,但是突然渾身一滯,居然動彈不得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張道人的對手滿臉驚恐.

現在發生的事情已經超乎了他的想象,就算是化勁宗師,也做不到幾米之外讓人一動不能動吧,這張道人,到底用了什麼邪術?

在那人驚恐萬分的時候,張道人已經一腳把他踹下了擂台,收獲了這次比試的勝利.

貴賓間內,陳昊一臉的錯愕.

他是聽過張道人的大名,但是卻沒想到張道人居然能贏得如此輕松與詭異.

張道人早就已經離開擂台了,陳昊還是沒能明白,他是怎麼贏的.

突然,他想起了韓逸飛之前所說的話,神色一動,沖著韓逸飛恭敬的道:"韓先生,還請賜教."

"其實這也很簡單,一點小手段罷了.他的錐子與錐子之間,全都連接著很難發現卻又強度很大的細線."韓逸飛解釋道.

陳昊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

張道人的對手雖然把張道人的錐子都給打落了,但是那些落下的錐子上所附帶的絲線,早就已經把他給纏死了.

張道人一開始就沒想過要用錐子傷人,他想要做的,就是讓對方誤會,然後被這些絲線死死的纏住!

這樣,勝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這辦法雖然有些投機取巧的意思,但是確實不得不說很獨特,有些意思,只是遇上化勁宗師,怕就沒什麼用處了."韓逸飛道.

"沒錯,化勁宗師內勁,可以輕松的震斷這種絲線,除非他能找到化勁宗師的內勁都無可奈何的那種絲線."

陳昊同意的點著頭,化勁宗師的內勁弄不斷的東西自然是有的,還不少.

但是找到無色透明讓對手看不見的材質,那可就難了.

"修道者麼,還真是有意思啊."蕭管家也是頗感興趣的樣子,這張道人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但是這種奇特的戰斗方式,還能跨級挑戰,還是讓蕭管家趕到有些意外的.

這修道者,蕭管家接觸的也並不多.

幾人沒發現的是,那張道人在退場之後,居然出現在了陳少陽的包間.

"陳少,我師傅他老人家已經來到甯海了,隨時可以動手."張道人臉色恭敬的道.

"哦?那還得勞煩你師傅他老人家在甯海先稍住幾日了."陳少陽淡淡的笑著,給張道人塞過去一張卡.

"這里邊有兩百萬,給張先生還有你師傅在甯海這段時間住宿用.

張道人自然是滿意的收下,就算天天住總統套房也用不了這麼多啊.

"陳少你放心,等要動手的時候給我來一個電話就好,我跟師傅他老人家隨時准備著."

"那就好."

陳少陽滿意的笑了笑,讓大管家送客,而後露出了一臉的陰沉.

"這次的計劃已經准備完全,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韓逸飛,他雖然說不是陳昊的幫手,但是始終還是一顆定時炸彈,得想點辦法才行."

陳少陽喃喃自語,這時候大管家也已經把張道人送走回來了.

"王大師那邊,還是沒能聯系上麼?"陳少陽皺著眉頭問道.

"不行."大管家搖了搖頭,他也感覺很是奇怪.

不僅僅是沒法聯系到王大師本人,就連他門派之中的人,居然也不知道王大師的行蹤,而且也聯系不上他.

"難道……王大師真的……"大管家面露恐懼之色.

陳少陽卻是搖了搖頭:"不,王大師可是化勁小成的修為,而且是虎嘯門的副門主,戰斗經驗極其的豐富."

"如果他真的死在韓逸飛的手上,那事情真的麻煩了……"

"少爺的意思是……這韓逸飛背後可能有神秘的高手存在?"大管家驚訝的猜測道.

"有這個可能性,韓逸飛雖然不簡單,但是也不可能是王大師的對手,他背後恐怕是有高手存在的."

沉吟片刻,陳少陽的手指在旁邊的紅木茶幾上很有節奏感的敲擊著.

"這樣好了,你派人,去把他在溫海市的親人給綁架來."陳少陽微微眯縫著眼睛,眼中閃爍著一絲寒芒.tqR1

"好,我馬上派人去辦!"大管家也是神色一狠.

這次的計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不然自己跟陳少陽都會落得個萬劫不複的下場.

"你去聯系陳麟兄弟吧,這件事情,必須要辦得妥當."陳少陽突然開口,攔住了准備出門辦事的大管家.

"什麼?少爺,這會不會太小題大做了?"

陳少陽一臉的錯愕.

陳麟兄弟二人,可全都是化勁宗師,之前陳少陽幫了他們一個不小的忙,所以他們欠著陳少陽一個人情.

但,也就這麼一個人情,用了,就沒了.

"小題大做?"陳少陽搖著頭:"你太小看韓逸飛了,你也知道我們這次計劃的危險性,去吧,一兩個化勁宗師人情而已,算不了什麼."

說罷,陳少陽就低下頭去不再說話,而是默默的品著茶了.

大管家恭敬的退出包間,深吸口氣,撥通了一個電話.

…………

"韓先生,首先為你今天的精彩表現敬你一杯,我干了你隨意!"

晚上六點,陳昊在他們入住的酒店擺下了一桌宴席,還是包了一層的樓,排場十足.

韓逸飛淡淡一笑,干了杯中的酒,自然知道陳昊想干什麼,不過沒說什麼.

陳昊微微一笑,自然知道一杯酒是不可能收買韓逸飛的.

想了想,陳昊道:"韓先生,你也知道我想做什麼,我再一次的邀請你,幫我參加這龍虎榜的爭奪,只要你能代表我的身份奪下龍虎榜榜首,我就能被內定為下一任的陳家家主!"

陳昊到了現在,也不敢再有所隱瞞,把事情的真相都給說了出來.

韓逸飛跟蕭管家聽著都微微有些驚訝.

他們只知道這一次陳昊跟他哥哥陳少陽,好像是為了這場黑榜的比賽爭奪著什麼.

沒想到,這賭注居然是下一任陳家家主的位置!實在是玩得太大了!

上篇:第一千四十一章 陰謀    下篇:第一千四十二章 龍之逆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