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神醫在花都第兩千一百二十五章 意外的發展   
  
第兩千一百二十五章 意外的發展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周圍幾人的話,韓逸飛都不由得神色微變.

元嬰後期?這種老怪物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按理來說他們根本就不能出現在地球上,因此根本不可能在此時出現在這太皇殿之中.

元嬰其,每一個境界都有著巨大的鴻溝,三大聖主耗盡手段底牌盡出才堪堪跟一個元嬰中期的皇極子打了個平手.

此時突然出現兩尊元嬰後期的巨頭,無疑有如在此處設置下了一枚恐怖的核彈.

韓逸飛還算是冷靜的了,不少修士已經被嚇得雙腿都在瑟瑟發抖了.

一些比較弱的無上大教之中可能教主跟太上長老都只有元嬰初期修為.

元嬰後期的修為,完全可以成為一大聖地的支柱了.

此時突然出現兩尊這樣的人物,怎麼能讓人不怕?

特別是那秦牧天,他身上的氣息,簡直讓在場諸多元嬰初期的存在差點直接朝著他跪到而下.

那股氣場,簡直有如泰山一般壓迫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而秦牧天的那股凌冽,更是讓人根本不敢跟他直視,只擔心看上一眼,可能自己就要被劍氣給斬成無數段了.

"秦兄,你可是嚇到這些小輩了."這時,一道淡淡的笑聲再次響起.

開口的,正是那被稱為畫中仙的年輕男子.

這男子雖然長得十分謙和,但沒有一人敢小瞧他.

甚至比起秦牧天,不少人更加懼怕這個總是滿臉帶笑的年輕人.

因為他是聖地太一門的太上長老,名為白飛羽,是元嬰後期修為的超級修士,因為他曾一人斬滅了一個大教,血染的風采卻有如畫中走出的謫仙一般,這才被人稱之為畫中仙.

這可絕對不是什麼美名,而是他恐怖勢力的象征.

"哼!"聽到白飛羽這話,秦牧天不由得輕哼一聲,但也沒多說什麼.

因為就算是他,也不得不對白飛羽此人心生忌憚.

因為此人不僅僅背靠著一個恐怖的聖地,並且本身的實力也是恐怖至極,他手下的鮮血,與他的臉上的笑容可是成反比的.

"白飛羽,除了我們二人之外,應該還有不少人也抓住那機會進入太皇殿之中了,我看,我們不妨暫時先聯手如何?"秦牧天沉聲開口道.

白飛羽一聽,也是暫時收斂起了幾分笑容,臉色變得有些凝重,過了幾個呼吸,這才點了點頭.

"既然秦兄開口了,那我自然是不好拒絕,此次就讓我們二人暫且先聯手,等之後再憑借本事各自爭奪寶物."白飛羽道.

"正合我意."

秦牧天點了點頭,就直接無視了在場的眾人,朝著那金色的大門走了過去.

而在場的眾人聽到兩人對話的時候,早就已經驚訝萬分,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從他們兩人的對話之中聽來,恐怕此時進入了太皇殿的超級高手,還不止他們兩人?

這到底是怎麼了.

在皇極城之中,根本就沒見到過這些人物現身啊.

而就在眾人萬般驚訝的時候,又一道十分輕靈的聲音從眾人的身後響了起來,這是一個看起來約莫二十七八歲的少婦,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誘人的氣息,簡直有如一枚熟透了的蜜桃一般.

"原來是白公子在此,小妹倒是來晚了幾步."

看到這白紗蒙面的女子,不少人只感覺魂都快被勾走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數個呼吸之後的事情了.

這讓他們不由得一個個都滿頭大汗,看向那女子的眼神,簡直就如同見到了魔鬼一般.

這等媚術,簡直聞所未聞,太過恐怖了.

如果剛才那女子有意,豈不是可以輕松的在自己等人失神的時候殺死自己.

"是她!"

眾人一陣後怕與震驚之後,才終于有人臉色煞白的驚呼出聲:"是她……居然是紫湖仙子,紫薇聖地居然也有此等人物來了……"

"什麼……是她?"不少人一聽到那稱號,就不由得被嚇了個半死.

因為此人雖然是個女子,但卻是紫薇聖地的太上長老之一,修為相當的恐怖.

怪不得她都沒有施展媚術,自己等人光是看她一眼,就直接中招了.

看著這些少說都有幾百歲的人兄妹相稱,韓逸飛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口冷氣.

足足三尊元嬰後期的存在,這陣容,也未免太過豪華了吧.

他們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而此時,那白飛羽,已經與宮裝少婦交談了起來.

"那太皇殿正好就從我太一門聖地頭頂飛過,我若是沒有第一時間趕上,豈不是丟了我們聖地的臉?"

"倒是紫湖妹子許久不見,又變得漂亮了不少啊."白飛羽笑吟吟的揮動著手中的白扇道.

宮裝少婦咯咯一笑,道:"能得到白兄的贊美,這不知道要羨慕死天下多少女子啊."

"不知白兄可否願意與小妹聯手?"

"這倒是可惜了,我剛與秦兄聯手了."白飛羽搖了搖頭輕笑道.

"那倒是可惜了."宮裝少婦一聲歎息,而後看了秦牧天一眼,眼中一閃而過一抹殺氣.

"我道是誰來了,原來是你這人盡可夫的貨色."秦牧天此時也已經探查完了那扇巨大的金色大門,轉過頭來,沖著宮裝少婦冷冷一笑.

"秦牧天,你有本事再說一次試試?"

宮裝少婦的臉色頓時就冰冷到了極點,與她站得稍微近一些的人更是能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都一下子就已經降到了冰點以下,讓他們止不住的哆嗦起來.

要知道,在場的人,基本都是元嬰修士,此時竟然能因為一個人的憤怒就感覺到了冰冷,這實在是相當的匪夷所思.

就連那些修士本人都不由得一個個往後倒退,深吸著冷氣,生怕被這兩人給波及進去.

"白兄,我要出手教訓教訓這個出言不遜的登徒子,你沒意見吧?"宮裝少婦突然道.

"這自然是沒意見,我二人雖是合作關系,但也僅限于探索此處,你們的恩怨,我自然是不會插手."白飛羽淡淡一笑,十分主動的退到了一旁.

秦牧天一聽這話,不由得馬上冷笑出聲:"賤人,聽你這意思,是想與我打過一場了?"

"是又如何?"

宮裝少婦冷冷一笑,只見下一刻,她的手中一條紫綾脫手而出,帶著恐怖的氣息直接朝著秦牧天席卷了過去.

秦牧天絲毫不懼,冷冷一笑直接,直接化指為劍,一道劍氣直接朝著面前爆發而出.

兩股力量撞在了一起,最後在虛空之中相互抵消,這第一下出手,兩人誰也沒能奈何得了誰.

而此時,韓逸飛早就已經跑路,偷偷的躲在了角落看著兩人出手,此時不由得有些感慨.

這元嬰後期的強者果然是不凡,這一出手,那力量恐怕就能直接抹殺一名元嬰初期的修士了.

這元嬰期的每一階段,還當真是有著天差地別.

最讓他驚訝的,還是那親牧天的化指為劍.

一般人的化指為劍,大多就是為了圖個方便,還有就是裝逼用,看起來比較炫酷.

真正的效果就很一般了,肯定是沒有動用真正的劍厲害的.

但此時秦牧天這一指斬出,讓韓逸飛心中當真有了一種錯覺.

這就是劍,這不是指頭.

此等劍意,實在是恐怖至極,這秦牧天,絕對是一個恐怖至極的劍道宗師啊.

就在韓逸飛暗中感歎的時候,雙方已經徹底打在了一塊.

秦牧天的劍意雖然厲害,但那女子手中的紫菱看起來也不是開玩笑的,每一下席卷而出,都帶著力拔泰山的氣勢.

這讓秦牧天都不敢小覷,每一擊都要小心的接下來.

而且,最為恐怖的是,光是兩人交手的時候散發出的余威,就已經讓不少人被震得有種想吐血的沖動.

此時,兩人打得越來越激烈,似乎都打出了真火,秦牧天也不由得取下了身後背著的一把長劍,一劍斬出,簡直讓韓逸飛感覺他這一劍能把整個太平洋都給劈開,太恐怖了.

而這時,那宮裝少婦突然笑了起來:"秦牧天,你的化指為劍不是很厲害麼,怎麼最後還是用劍了?"

"就你還敢自稱虛靈界劍道第一?可別讓我消掉大牙了."

面對宮裝少婦的嘲諷,秦牧天只是重重的冷哼一聲,沒有回應,同時手中的劍越來越快,簡直每一個呼吸之間都要斬出萬劍.

這讓韓逸飛不由得再次咋舌,如果不是這太皇殿之中的構造有些特別,這地面跟牆壁也不知道是什麼造成的,恐怕這里早就已經被打塌了.

只是,這里終歸還是那神秘無比的太皇殿.

此時兩人打斗,完全沒能在這里引起一點的風浪.

更讓人驚訝的是,秦牧天的劍氣,雖然看起來恐怖無比,但是斬在那金色的大門之上,竟然就跟空氣一般沒有任何的用處,就連一絲的痕跡,都沒能在上邊留下來.

這讓一旁觀戰的白飛羽不由得神色一動,若有所思.而此時,兩人終于是殺紅了眼,開始動用殺招了.

上篇:第兩千一百二十四章 驚變    下篇: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原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