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神醫在花都第兩千三百七十六章 不服也得服   
  
第兩千三百七十六章 不服也得服

g,更新快,無彈窗,!

"和我們劉家做對的人,從來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劉少威冷哼一聲說道.

看眼前韓逸飛一身寒酸,雖然在武力上遠高于他,不過劉少威敢肯定他不是什麼大家子弟,想要為難他,還得掂量掂量自己.

劉少威一通說,將自己家世搬出,量他也不敢對自己動手.

"劉家可不是那麼好惹的,要是我就趕緊離開這里,走得越遠越好."在場有人說道.

"還是算了吧,小小賭局,何至于不死不休?"

"見好就收吧,何必非要把事情越鬧越大呢……"

一旁的錢浩見劉少威將自己家世搬出,小心翼翼的觀察著韓逸飛,只見韓逸飛一直站在那里一動不動,露出一臉淡然的笑容.

膽子壯了一分,心下也暗暗佩服劉少威,臨危不亂,還能搬出自己家世,當場將這韓逸飛震住.

即便是韓逸飛在武力上有些實力,也不得不忌憚劉家.

劉少威見韓逸飛似乎被自己嚇住,嘴角一勾:"賭約就不要再提,我也不計較你剛才不是用術法的事情了,你要是識相的就趕緊讓開,否則……"

啪!

還沒待劉少威繼續說下去,一巴掌扇在了臉上,火辣辣的疼傳來.

"你……"劉少威剛才還一臉得意,瞬間就挨了一巴掌,氣得他面紅耳赤.

韓逸飛笑咪咪的看著劉少威:"就算把你老子叫來,今天你也得履行賭約."

說著,他直接伸手抓向劉少威,就把那一身西裝給扒了下來.

"你,你會後悔的,你敢得罪我劉家,得罪我劉少威,我一定讓你不得好死,不要……"

劉少威被韓逸飛的舉動驚呆了,口中不斷發出威脅.

然而即便他喊破喉嚨也無濟于事,很快便被韓逸飛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扒了個精光,羞怒得蹲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在場眾人一片嘩然,一個個不敢置信的眼神.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韓逸飛居然毫無顧忌劉家,毫不在意劉少威的警告,干脆利落的把他脫了個一絲不掛.

接著,韓逸飛目光一轉,看向錢浩:"你是自己來還是要我來?"

錢浩看著韓逸飛那詭異的笑容,心里打了個冷戰,顫抖著說道:"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識相的把自己脫光,錢浩也蹲在了劉少威旁邊.

圍觀人群看到兩位大少被韓逸飛當場扒了個精光,也是忍不住笑聲一片.

兩名安保人員似乎感到不妙.

"那可是劉家大少啊,竟然有人敢這麼對待他……"一名安保說道.

"這樣下去,恐怕越鬧越大,我看要不上去跟老板說一聲."另一名安保說道.

"你可別忘了,老板剛吩咐過,今天有貴客到,現在正在會客包間里會客."那名安保提醒道.

"那倒是……"

那人渾身哆嗦了一下,想了想又說道:"不行不行,劉家大少我們可惹不起,這事看來不好收場,還是得去請示老板."

往時拍賣會上發生一些小打小鬧是常有的事,現在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這是他們也沒有想到的,那名安保向另一人叮囑一聲,急急退下,往後台而去.

"還不給我繞著會場跑?"

韓逸飛一腳踢在蹲在地上一絲不掛的錢浩身上,他可不管那麼多,既然打了賭,就得讓對方履行之前的賭約.

只是錢浩與劉少威兩人怎麼也不願起身,一直縮著身子在那里一動不動.

劉少威身為劉家大少,平日在這一帶作威作福,風風光光,現在竟然叫他在這麼大一個會場上,當眾裸奔,恐怕比打死他還要難.

而錢浩見劉少威不動,也是跟著有樣學樣,蹲在那里,用手捂住自己的臉,直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韓逸飛看著兩人也是沒辦法,正好一抬頭看到頂上吊燈.

"不願意跑我也不為難你們,我這個人向來很好說話,既然這樣,那就吊起來也一樣."

韓逸飛話音剛落,就見他抓起錢浩的手臂,直接往頭頂吊燈上甩了出去.

"不要……不要……啊……"

離地足有七八米高的吊燈上,錢浩像個八爪魚似的趴在那里,一動都不敢動,生怕掉了下去.

"你……我劉家不會放過你的……啊……"

劉少威不斷怒罵,還是逃不過與錢浩一樣的下場.

華麗的吊燈上,兩人被炫麗的燈光照得閃亮.

時不時的見那兩人在上面擺動,嘴里還不停喊叫出聲.

"救命……救命啊!"

韓逸飛滿意的拍了拍手,回到座位上,看到蘇若湖一直偏過臉去.

而高興藝也笑著回來了,向韓逸飛比了個大拇指.

看到錢浩的下場,雖然心里痛快,不過還是為韓逸飛感到一絲擔憂.

此時的會場上,哪還有什麼人拍賣,全都是看熱鬧的人,還不停發出哈哈大笑.

而正在這時,一名安保人員急匆匆的跑上了酒店三樓,敲響了一個會客包間的門.

"老板,不好了老板……"

會客包間里,一名中年人面色沉了一分.

"我不是吩咐過你們,今天我有重要客人在嗎?"

"可是……可是會場上有人鬧事……"安保人員在門外說道.

"一點小事都要我親自處理,你們是干什麼吃的?"

聲音從包間內傳出,安保人員也是面露難色.

"有人把劉家大少爺扒光了吊在會場吊燈上,我們……"

"什麼!"

會客包間厚重的門被推開,那名安保人員聽到中年人的怒喝,頭都不敢抬起來.

"什麼人那麼大的膽,敢在我張天澤的酒店鬧事!"

張天澤大怒,今天早已吩咐過手下人,自己有貴客上門談事情,卻不料會場竟然有人敢鬧事.

"你先下去,我馬一會就到."張天澤向那名安保吩咐一聲後,又再次將會客間的門關上.

"大師,實在抱歉,手下人太不懂事."

張天澤關上門後,剛才的怒火仿佛一下被他掐掉,一轉客氣的笑臉,略帶歉意的向客坐上的一人說道.

"張老板客氣了,生意要緊,不如老夫隨你一道去看看如何?"客坐上,一名中年人,一手捋著下巴的山羊胡說道.

上篇: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願賭服輸    下篇:第兩千三百七十七章 韓宗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