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我不想逆天啊第0202章 表弟,你殺心有點重啊   
  
第0202章 表弟,你殺心有點重啊

g,更新快,無彈窗,!

怒氣點+555.

有點弱,竟然只有這麼點怒氣.

撇著嘴,很是不滿意.

"媚秀兒,沒想到你的魅力也有被人無視的一天."站在媚秀兒身邊的光頭男子大笑著,他頭上若隱若現有六個香疤,赤著上身,肌肉很是膨脹.

"你給我閉嘴."媚秀兒怒瞪一眼,就是這麼一瞪,卻也是風情萬種,讓人渾身酥軟.

白魔的臉腫的很大,眼睛只有一條縫隙,虛弱開口道:"救我……"

只是說完這話後,他就後悔了.

靠他們有什麼屁用.

這三個家伙的實力,都還沒他強.

此時,一直沒有說話的男子,朝著林凡走去,隨後從懷里掏出一枚石質令牌,朝著林凡扔去.

"白魔是邪道宗的朋友,希望你能給個面子,放他一馬."

"這枚令牌就是賠禮,今後到邪道宗,可讓邪道宗幫你完成一件事情."

他說的這些就是吹牛的,基本沒什麼用處,當對方拿著這枚令牌來到邪道宗,保證讓他有來無回,成為門派爐鼎.

聽說門派里,可是有取向不太正常的師兄.

想到這些,他嘴角就露出詭異笑容.

突然.

他的笑容凝固了.

對方一腳抽來,直接鞭在他的腰部,恐怖的力量爆發出來,整個身子就跟炸裂似的.

砰!

男子的身子就跟炮彈似的,飛射而去,撞擊在巨塔的石柱上,石柱龜裂,凹陷出布滿裂紋的坑.

"連我爹的面子在外面都沒用,你們跟我講面子,有病."林凡心懷芥蒂,老爹多強的人,遇到問題時,搬出老爹是誰,還是被人家怒錘.

現在這三個不知哪來的,隨便扔一枚石牌,就讓他給面子,這算什麼事情?

風波流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林公子是真牛逼,他算是服氣了,得罪九蟲幫還不夠,還將邪道宗給得罪,厲害,實在是厲害啊.

"你怎麼敢?"媚秀兒驚駭的看著林凡,都已經自報家門,為何還敢動手,這分明就是沒有將邪道宗放在眼里啊.

砰!

媚秀兒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只感覺一陣風吹來,站在身邊的魔僧就消失不見了.

"連武道十二重的修為都沒有,你們讓我怎麼相信你們邪道宗有多強大,就拿著這破令牌嗎?"林凡將令牌砸在媚秀兒的臉上.

令牌彈跳了一下,隨後好死不死的掉落在高聳的夾縫中.

曾有夾縫摩擦水漫天……

說啥呢.

如今這情況對媚秀兒來說很不友好,剛剛明明他們有三個人,現在就剩下她一人了.

此時.

媚秀兒反應過來,看著眼前這男子,眼里充斥著惶恐之色,反抗是不可能的,她是這里最弱的,連最強的都沒反抗的余地,她拿什麼跟人家反抗.

也許……

"嗯……"媚秀兒嬌哼著,夾縫中的令牌涼涼的,刺激著她的感官.

沒有太過于做作,只希望用這小小的嬌哼引起對方的注意,勾引起對方心中的一絲絲欲望,也許會沒事的.

白魔已經沒力氣多說什麼,他沒想到這家伙竟然將邪道宗弟子斬殺,以邪道宗錙銖必較的性格,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他沒有說話.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

風波流見林凡盯著媚秀兒看,以為是看上人家,立馬上前提醒道:"林公子,既然已經得罪,那就沒回頭路,這女人不能留."

如果是沒動手的時候.

他還真不願意林凡動手跟邪道宗產生矛盾.

但現在都特麼的打死兩個了,如果還留一個,那就是後患啊.

媚秀兒聽聞這話,心驚膽顫,看向風波流的眼神都變的極其憤怒,混蛋,如果老娘沒死,一定要你狗命.

只是接下來,林凡的話卻讓他松了口氣.

"你可真是夠狠的,女人你都下得了手,我這人這輩子都不會傷害美麗花朵的."林凡看著風波流,對他殘忍的行為表示抗議.

隨後招著手.

"表弟,你過來下."

周忠茂來到表哥面前.

"來,這只手摸著她的腦袋,這只手摸著她的下巴."林凡示意表弟動作,表弟很聰明,一聽就會,根本不用學,動作很規范.

媚秀兒滿腦子疑惑,他這麼做是要干什麼?

"表弟,有什麼感覺沒?"林凡問道.

周忠茂搖著頭:"表哥,沒什麼感覺啊?"

這是正常的,對周忠茂來說是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哪怕媚秀兒的兩坨肉很大,但是表弟的眼神卻從未掃視過一次.

哪怕掃視過,那也是無意間的行為.

媚秀兒很緊張,但她認為,對方先前沒有動手,或許就是對自己有點意思.

而且對方也說了,他從來不會傷害美麗的花朵,這就說明,自己還能活著.

只要活著,她就有機會聯系上邪道宗,到那時,她就能報仇了.

"扭了吧."林凡說道.

話音剛落.

咔嚓!

脖子斷了,那是頸椎斷裂的聲音.

風波流張著嘴,目瞪口呆的盯著林凡,他沒想到這家伙竟然也有如此腹黑的一面.

媚秀兒在頸椎斷裂的那一刻,提供了555怒氣點.

屬于她的人生巔峰.

"你真的不說銀兩放在哪?"林凡看著白魔問道.

白魔淒慘的笑著:"不說,你不會放過.說,你還是不會放過我,我混的江湖比你吃的飯還多,記住,江湖沒有常勝的人,等真正災難到來時,你會比我更……"

砰!

林凡懶得聽白魔多說這些無意義的話,直接一腳踹死白魔.

"表弟,你去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

既然干了,那就別手軟了.

周忠茂將掉落在地上的刀撿起來,沒路過一具完整的尸體時,他都上去補一刀,下手果斷,沒有任何猶豫.

直接就是一刀斃命.

就算已經死了.

那也只能死兩回.

果然.

這里的確是有漏網之魚,肯定是風波流留下來的.

像周忠茂動手,那是絕對不會留全尸,自然會做到招招碎尸,而風波流手段就正常一點,有時運氣好,就會有人身受重傷的活著.

林凡進入巨塔,尋找里面是否藏有藏富.

他搜的很仔細,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地方,但一直搜到最上面,都沒有發現一絲疑點.

"藏的好深啊."

林凡好煩,遇到這些硬茬不開口的家伙,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其實也不能怪人家硬茬,既然都已經明知要死,哪會說出藏銀兩的地方.

尋找一圈沒有找到,他也就放棄了.

外面.

分部的動靜自然驚動了附近不少百姓.

但是沒人敢出門.

他們知道這絕對是發生大事了,否則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動靜,那可是九蟲幫分部,誰有膽量敢來這里鬧事.

而敢來鬧事的,自然不是普通人.

離開的時候,他讓表弟找來馬車,同時他在九蟲幫分部貼上自己的畫像還有名字,必須讓九蟲幫總部的人知道是誰干的.

樹林里.

"林公子,將銀兩挖出來,我們去哪?"風波流問道,他已經算是服氣了,云麓城的分部就真的這麼滅了,而且還順帶著邪道宗的弟子.

想想頭就有點大.

林凡負手而立,沒有回答,而是有點憂愁:"今晚我們造的殺孽有點多."

風波流翻了翻白眼,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嗎?

這殺孽能少?

至少數百號人都被斬殺,足以用血流成河來形容也不為過.

當然了,這也沒有殺錯,九蟲幫從幫主到幫眾就沒一個無辜的.

"算了,有點累,回武道山."林凡說道.

風波流松口氣,還以為要去覆滅別的分部,今晚發生這事,最遲明晚肯定傳到九蟲幫總部那里.

到那時,各個分部都警惕起來,想滅可不是那麼好滅的,甚至還能將自身給搭進去.

周忠茂將挖出來的銀兩,一箱一箱的往馬車上放.

"表哥,都弄好了."

林凡拍著表弟肩膀,很是滿意道:"嗯,很好,表弟,以後殺心別那麼重,今晚就死了不少人."

"嗯,知道了表哥."周忠茂點頭,聽進了表哥的話,表哥讓他殺心別那麼重,那就稍微降低一點就好.

風波流瘋狂吐槽,到底誰特麼的殺心重啊.

林凡留下畫像跟姓名,一點都不怕對方知道他是誰.

反正世界這麼大,而且江城離撫州如此的遠,就算想破腦袋也絕對想不到.

真要是哪天發現他是誰,不對,應該沒這可能性,不需要等他們發現,或許自己就已經將九蟲幫總部給覆滅了.

還有今晚遇到的邪道宗弟子,讓他發現一個問題.

哪怕是實力強大的門派弟子,修為也不見得高到哪里去.

他還以為自己突破到小宗師境,小宗師就滿地跑呢,現在看來並不是.

否則云麓城分部也就不會只有白魔這一個小宗師巔峰強者.

"風波流,你說小宗師境界的人多不多?"林凡問道.

風波流道:"看情況吧,多也多,少也少,正常人想要修煉到宗師境,至少需要三十到四十年左右,其實這些都得看天賦還有地方,江城方圓數百里之內,宗師境應該不超過五個,如果到一些大城市或者強大的門派,那就不少了."

林凡明白這意思.

就跟以前富豪一樣啊,鎮里億豪難出一個,縣里有幾個,市里也不少,到了重要城市,那就是滿地跑.

差不多就這意思.

上篇:第0201章 這就是你所說的強者扛起一個勢力嗎    下篇:第0203章 牽線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