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我不想逆天啊第0203章 牽線人   
  
第0203章 牽線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次日!

云麓城的百姓們圍著分部門口不敢入內,對里面的情況指指點點,小聲交談著.

一夜之間,九蟲幫分部被人滅掉.

有人昨晚就聽到里面的動靜,但沒敢冒頭,只能躲在被窩里瑟瑟發抖,等待事情結束.

"昨晚我聽到有動靜,持續的時間很長,還有很淒慘的慘叫聲,過了許久淒慘聲消失,我聽到有馬匹的聲音……"

這人說的是真的,顯然是住在分部隔壁,將昨晚發生的事情聽的一清二楚,沒有半點遺漏.

"連九蟲幫分部都干滅,到底是誰有這麼大膽量."

百姓們交談著.

對他們來說,這些都太過于遙遠,在他們心里,只知道九蟲幫很厲害,分部也很厲害,是沒有人敢惹的存在.

現在站在門口,看到里面的慘狀,給他們帶來很大的沖擊.

很快.

有一群騎馬男子來到分部門口,神色陰沉驅散圍觀的百姓,隨後一名男子走了進去,查看里面的情況.

遍地的尸體.

"這……"

哪怕男子經曆過大風大雨,看到眼前一幕,竟然也是短暫的慌神,有些不知所措.

到底是誰有這樣的膽量,敢干出這樣的事情.

當真是不想活了嗎?

夜晚.

砰!

"混賬,一群廢物,我要你們有何用?"一聲巨響,恐怖的內力從幫主身上爆發出來,直接形成沖擊猛的擴散出去,那些高層面色大變,根本無法抵擋,直接被轟了出去,掉落到水里.

隨後仿佛想到江面里有什麼恐怖之物似的.

立馬跳到船上,回到船艙,渾身濕透的跪在幫主面前.

他們心里在罵娘.

我尼瑪.

你們這些王八蛋,搞事也不能這麼搞,有種就來總部,你們去滅分部,這不是讓我們受氣嗎?

而且他們感受到幫主那恐怖的威勢時,心里都是拔涼的很.

太恐怖了.

"林凡到底是誰,他到底是誰?"

"混蛋,真是混蛋啊."

"可惡的雜碎,竟然滅了云麓分部,可惡啊,給我找,就算是天翻地覆,也要給我找到他們."幫主真的怒了,那憤怒的聲音就跟沸騰的怒火,燃燒的他們汗流浹背,仿佛隨時都能融化似的.

天大地大.

這要去哪里找?

頻發不斷的事情,竟然讓他忘記幫會丟掉的重寶.

高層們膽寒,全部消失在原地,他們知道幫主是發怒了,誰也推脫不了,

他們心里氣的不行.

你們惹誰不好,非要惹我們家幫主,還將我們拖下水,真是夠賤的.

清晨.

周忠茂趕著馬車,馬車後面坐著林凡跟風波流.

"林公子,我們這目標太顯眼,不能停留,必須趕路離開九蟲幫范圍."風波流一路上都是在念叨著這個.

路過城池的時候,林凡就想別這麼慌,找個地方好好歇一歇,可以等天亮再走.

但風波流就是不行.

必須連夜趕路,就怕被人發現似的.

"別說了行不行,從昨晚到現在,你都已經說了幾百次了,你不煩,我聽的都煩了."林凡無奈,真想將這家伙從馬車上扔下去.

風波流道:"我就是提醒一下,也沒別的意思,而且我哪里有說那麼多遍,好像也沒幾遍啊."

說實在的,此次收獲頗為豐厚.

這些可都是金銀珠寶,不太好估算.

里面裝的並不全是白銀,還有許多寶石,等一些珍貴的東西,具體值多少,還需要請專業人士仔細清算.

林凡雙手放在後腦勺,靠在箱子上,悠閑自在,目光看著遠方已經看不清任何一點影子的撫州.

我還會回來的.

去過撫州,親身體驗過九蟲幫的情況,的確不是他現在所能對付的,但給九蟲幫帶來一絲麻煩是沒任何問題的.

也許他們現在暴跳如雷,氣的恨不得將自己打死都說不准.

嘿嘿!

想想都有些小興奮,讓你們跟我斗,要不是實力稍微差點,本公子豈會跟你們玩到現在,早就將你們弄的一頭雞仔都沒有.

風波流撇了一眼,發現這小子的笑容有點嘚瑟,也不知在想什麼事情.

"風波流,你真的將你師父給殺了?"林凡問道.

靠!

你剛剛不是在想事情的嘛,怎麼又將事情往我身上推.

"他是認錯人了."風波流說道.

林凡道:"我感覺不會認錯人,你的確就是蟲谷的人,否則你怎麼會有《禦蟲術》,你不會是為了《禦蟲術》就將你師父給殺了吧,其實沒什麼,年輕人做事很正常,只要有悔改的心就好,雖然我會鄙視你,但絕對不會歧視你的."

風波流轉過身子,將臉朝著另一邊撇去,就不想跟林凡多說一句話.

此時.

遠方有數道身影襲來,都騎著馬,服裝統一,不是林凡他們認識的服裝,但身後都背著一口寶劍.

這些人從林凡他們身邊路過的時候,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而已,也沒有停留,就直接離開了.

"劍宮的人."風波流看著,心生疑惑,劍宮弟子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畢竟劍宮離這里可是相隔十萬八千里,這十萬八千里倒不是真有這麼遠,就是打個比方.

"你認識?"林凡問道.

風波流道:"不認識,就是知道而已,這劍宮也是極其強大的門派,不過真是怪異,怎麼最近看到那麼多大門派的弟子,不會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吧."

"管他呢,反正沒我們什麼事情."林凡看著天,好像是在發呆,他現在修為已經是小宗師境,雖然沒有達到大圓滿層次,但也不弱.

他想去弄點頂尖的功法.

其實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回幽城找老爹,以老爹的底蘊,肯定有不少.

但他還是想靠自己本事弄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等將來實力提升上去,再回去給老爹一個驚喜.

"風波流,你知道能從哪里弄來頂尖的心法或者提升體魄的法門."林凡問道.

"撫州就有."風波流說道:"不過你回不去,回到那里就是找死,如果你真想要的話,倒是可以去蓉城,蓉城也有市場,雖然跟撫州無法相比,但里面也有頂尖功法,只要你有足夠的銀兩."

"蓉城嗎?"林凡琢磨著,他倒是想到了李芝秀,隨後道:"好,那我們就先不回去,先去蓉城."

"能不能別這一出,那一出的,你要那麼多頂尖功法干什麼,就你現在的情況,好像也修煉了不少吧."風波流搞不明白,要那麼多頂尖功法,根本就沒什麼用,人力有限,誰修煉那麼多.

"你管我."林凡回道,隨後感歎著,我還能跟你說,我修煉的功法都已經不夠了嗎?

小輔助的確很強.

但弊端逐漸顯現.

那就是他無法僅靠一門功法,硬生生的堆積到更高境界.

別人可以將一門功法修煉到頂尖後,消耗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將內力積累到一定地步,然後達到更高境界.

他將一門頂尖功法提升到圓滿層次後,哪怕慢慢修煉,內力也不見得增長.

所以他需要更多的功法壯大自身.

風波流看不懂林公子的想法.

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既然要去蓉城,那就去好了.

蓉城距離這里並不是很遠,但也絕對不近,至少需要五天左右才能到.

這段時間,九蟲幫從來就沒有停止搜尋林凡的蹤跡.

但都是一無所獲.

畫像實在是太狹隘,想要靠畫像認出一個人,實在是太難.

因此在這段時間里,九蟲幫的人都被陰籠罩著.

每天都有人死亡.

不是幫主親自動手的,而是那些高層在承受莫大壓力時,需要發泄心中的壓力親自動的手.

他們將方圓數百里的地方都掀翻查找,還是沒有蹤影.

就如同從人間蒸發了一樣,無處可尋.

經過數日的趕路,終于到了蓉城.

"這里我是有熟人的."林凡笑道.

風波流無奈道:"我這里也有熟人,就是對我不太友好."

"你說的熟人是賭坊吧,我這的熟人可是被我爹差點當我媳婦的李家之女,雖然她自知配不上我,離開林家,但也算是熟悉."林凡說道.

能不要這樣嗎?

風波流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吹牛逼.

而他沒辦法.

眼前這林公子牛逼一直吹,都快吹炸了.

風波流道:"林公子,你不是要買功法嘛,那我們現在就去找聯絡人吧,這種場合一般都需要聯絡人牽線才行."

"行,那就走吧."林凡說道.

在去找聯絡人的路上,他從風波流那里得知,這些市場背後都是由數家豪門與強勢門派支持的.

至于個人舉辦,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沒誰能有這麼大能耐的.

跟著風波流直接來到一間賭坊.

林凡瞧著風波流:"你不會是想先進去賭幾把吧."

"不是,牽線的人就是在這里面,你在外面等我會,馬上就出來."風波流說道,隨後朝著里面走去,只是剛到門口時,他回頭道:"要不借我點,我玩一把."

"沒有."林凡直接拒絕.

風波流歎息一聲.

如此好的雪中送炭機會都不珍惜.

非要等我大富大貴,錦上添花嗎?

上篇:第0202章 表弟,你殺心有點重啊    下篇:第0204章 我記得你逛過窯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