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我不想逆天啊第0516章 老爹,你到現在還沒忘記啊   
  
第0516章 老爹,你到現在還沒忘記啊

g,更新快,無彈窗,!

僵持著.

如今只能這樣,否則還真的沒有任何辦法.

一群巔峰強者心里罵娘.

狗日的.

林萬易如此強悍也就算了,卻沒想到這小子也如此厲害,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將對方拿下.

甚至,還有很大的可能性被對方摁在地上一頓亂錘.

林凡感覺到自身的力量很是驚人恐怖,比沒有跟角龍融合時要強悍許多.

"爹,我感覺今日或許能將他們斬殺一半."林凡說道.

他這話說的就有些霸道,絲毫不講道理了.

就算是林萬易聽了都感覺,凡兒這是在外面學了吹牛這不好的習慣.

對于宗門巔峰強者來說.

他們更是差點吐血.

瑪德!

現在的年輕人都如此猖狂嘛?

林凡對自身的實力很自信.

他可以很堅決的說,這些人的日子已經不長久,不遠的將來,他們將會被自己打成狗一般的存在.

"我說你們這群家伙能不能給點力,磨磨唧唧道現在,還將炎魔老祖給害死,不過本掌門很好奇,你們下一位將會坑害誰,但不得不說,你們同為邪盟的人,為何還要坑害自己人?"

"是因為恨意,還是想占領人家的宗門地盤?"

林凡這話說的可就有些狠了.

直接就是挑明情況.

讓他們相互猜忌,沒人敢肆無忌憚的出手,誰也不知,到底會是誰在背後使詐.

"林凡,你別在這里挑撥離間,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的話嗎?"一位老者怒喝道,眉毛都快飛起來了.

此時的情況說出去都丟人的很.

如此多的巔峰強者,竟然都沒將對方怎麼樣,簡直就是愧對自身的身份與實力啊.

但真實的情況很讓人尷尬.

老者說話的時候,神態堅決,好像是真的.

但周圍的巔峰強者們,相互警惕的小眼神卻是難以掩蓋.

突然.

遠方的天地,好像有什麼東西不斷撞破次元,引起極大的震蕩.

一道身影出現了.

本以為對方又有幫手前來,可看情況好像並不是,只見對方有些淒慘,渾身上下都帶著血.

哪怕現場戰斗的場景很是激烈,對方也沒有絲毫的畏懼.

"宗主,大事不好,宗門遭遇襲擊,損失慘重."來人紅著臉,咆哮著,聲如驚雷一般,在人群中徹底炸開了.

戰斗中的巔峰強者們,猛的停下手中的動作,木訥回頭看著對方,隨後仿佛是想到了什麼,又看向林凡.

前來通知的人是妖盟頂尖宗門長老,而那妖盟宗主怒吼一聲,什麼話都沒說,直接踩踏次元,遁入其中,朝著宗門襲去.

"快回去,宗門遇到偷襲了."

"混賬東西,這是調虎離山之計."

林凡有些發懵,他可以對天發誓真的沒有跟聯盟總部合作,甚至這件事情聯盟總部知不知道,還真不好說.

那些襲擊對方宗門的到底是誰.

發呆片刻.

"爹,快殺,能殺多少就殺多少."

林凡朝著對方斬殺而去,他們都急著回宗,可既然來到這里,豈能讓他們如此容易的離開,自然得付出一些代價才行.

"來了,來了."林萬易反應過來,知道這是大好機會,當回頭看向水皇的時候,才發現那老家伙在喘著氣,"水皇,你還愣著干什麼,攔著他們."

"我……"

水皇想怒罵,都特麼的這樣了,還要我攔著,有沒有一點公德心.

但想想也是,林萬易說的很有道理,他們都在跑路,必須攔住一些,將他們永遠都留在這里.

仙盟玉虛真人急著回宗門,頓時感覺身後有恐怖的力量襲來,直接避開,隨後回頭怒罵道.

"林凡,你這卑鄙無恥的東西."

他的內心很擔憂,不知道結果最後如何.

沒想到對方真的跟聯盟總部聯合,趁著他們不在宗門,竟然前去偷襲,可惡,實在是可惡啊.

他現在已經沒有精力跟林凡他們硬剛下去,而是想第一時間回宗門.

"給本掌門留下來."

林凡懶得跟對方廢話,一拳轟去,力量狂暴如龍,跟角龍融合之後,自帶驚人的威勢.

玉虛真人只想罵人.

這麼多人急著回去,你特麼的就盯著本座,腦子有病不成.

而這種情況已經不是個別.

"林萬易,莫要欺人太甚."

被林萬易盯著的巔峰強者,想要逃離難度頗大,只能不斷怒罵對方,發泄心情的怒火.

林萬易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他心里很疑惑.

凡兒莫非真的跟聯盟總部合作?

但也不一定,或許是真的將行動告訴聯盟,導致聯盟總部抓住這次機會對四大盟進行攻占.

雖說這會削弱四大盟的實力,從而讓聯盟總部壯大,但這些都已經不再重要.

轟隆一聲.

一直想要逃離這里的玉虛真人,終究還是小瞧了林凡的實力,當一拳轟來,想要抵擋的時候,才發現對方的力量到底是有多麼的恐怖.

身體遭受重創,皮膚裂開,鮮血溢出,哇哇大叫.

"林掌門,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這般過分,將來必有你後悔的一天."玉虛真人怒聲道.

他感覺是真的見鬼了.

明明這麼多人離開,為何只盯著他一人.

這麼做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林凡神色淡然,抬手,五指張開,刹那間,凝成巨大的龍爪朝著玉虛真人抓去.

"該死."

玉虛真人神色驚駭,不得不反擊,同時想著該如何是好,不能繼續這樣下去,等所有人都逃走,只留他一人獨自面對他們,那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怕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玉虛真人大義,為我等攔住對方,此等恩情它日必報."

那些急著回宗的人看到玉虛真人跟林凡大戰三百回合,那是立馬吹噓一番,將玉虛真人捧的高高.

如果是要面子的人,面對這種情況,自然只能認了.

可他玉虛真人豈是那種要面子的人.

也不管林凡的攻勢到底是有多麼的凶猛,他埋頭就是跑,跑的比誰都要快,恨不得立馬離開這里.

同時他的操作也不一般,朝著那群人襲去.

大有一種連帶的想法.

就是將余波擴散出去,將他們也牽扯進來,然後趁著好機會立馬逃遁.

此時,玉虛真人這番舉動也是引起眾人的怒罵.

狗日的.

竟然如此卑鄙無恥.

過了許久.

"算你們跑的快."林凡呸了一口,很是不滿,以他現在的實力,只要對方不跑,他有絕對的把握將對方斬殺.

如今這些所謂的宗主跑的還真是夠快的.

再加上各自猥瑣,牽連到別的人,想要將人留下來還真有些快困難.

不過現在的情況還算滿意.

他來這里就是幫助老爹他們脫離險境,如今目的達成,一切都不是問題.

此時,林凡陷入沉思,"到底是誰干的."

他可不會認為是有人幫他.

定然有人渾水摸魚,趁著巔峰強者不在,從而進行進攻.

此次的行動,四大盟有不少宗主都沒有來,也不能說是那些沒來的人動手的.

但有懷疑的可能性.

不管了,這些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來解決吧.

林凡來到老爹身邊,"爹,沒事吧."

老爹的情況不算很好,跟角龍戰斗時,就已經受傷,隨後又遭遇一群巔峰強者圍攻,能夠不死就已經很是不錯了.

"沒事."林萬易擺手,嘴角有血溢出,他的實力雖強,但不是無敵,面對的敵人太多時,也會感到吃力.

"你通知聯盟總部了?"

林萬易問道.

林凡搖頭,"沒有,孩兒從獸妖宗詢問到地點後,就第一時間趕來,根本就沒有時間通知別人,根據孩兒猜測,很有可能是他們內部出現問題."

"嗯,這種可能性很大,四大盟看似形成聯盟,但內部勾心斗角很嚴重."林萬易說道.

林萬易感覺此事解決的莫名其妙.

但別說是他感覺莫名其妙,就連林凡都感覺如此.

本來是真的該發生一場大戰.

可哪能想到半路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此時,林凡接觸融合.

有液體從皮膚每一個毛孔溢出,隨後彙聚成一團,最後形成角龍.

解除禦蟲術的控制.

角龍神智恢複,碩大的龍頭有些發懵,大腦比較混亂,完全想不起來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且更為怪異的就是,他的傷勢竟然恢複了.

原本肉身千瘡百孔.

可現在卻連一點傷勢都沒有.

林凡深吸一口氣,不斷施展《血魔轉輪法》恢複肉身,跟角龍融合帶來的後遺症還是有點大的.

《禦蟲術》並不是無敵的存在.

想要跟真正的恐怖異獸融合,付出的代價很大,甚至很有可能是生命.

如果蟲谷的人看到這情況.

絕對會毫不猶豫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怎麼可能跟如此恐怖的角龍融合.

如果這都可以的話.

那就是掀翻了蟲谷曆史以來無數先輩們創造出來的融合體系.

緊接著,九妖出來了.

九妖晃動著九個腦袋,敵意很大的看著那一頭角龍,心里的想法很簡單,這大塊頭竟然想跟我搶主人,總有一天要你好看.

"凡兒,你這是蟲谷的《禦蟲術》?"林萬易神情有些奇怪的問道.

他心里有個聲音不斷響起.

這怎麼可能是禦蟲術,根本就不科學.

蟲谷的《禦蟲術》雖然很恐怖,但也沒如此恐怖的,竟然連趙家的龍都融合了,而且他看的出來,凡兒的戰力雖強,但境界也只是道境四重,根本無法將融合後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

如果能夠全部爆發出來.

就剛剛來的那些人,都得死在這里.

也許那種力量層次已經達到傳說中無人可到達的道境八重吧.

"爹,就是這門功法,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先去看看趙家老祖的情況."林凡說道.

說到趙老祖,林萬易就急忙過去查看,不管怎麼說,哪怕趙老祖的腦子不好使,但為了皇庭那是沒話說的.

此時.

趙老祖傷勢越來越重,哪怕服用丹藥,也沒能脫險.

傷勢太重了.

跟角龍的戰斗就已經將肉身打的即將破碎,後來又被偷襲,更是傷上加傷.

"哎,趙老祖一世英名,就如此悲催的被偷襲而死,老夫引以為戒,絕不會重蹈覆轍,趙老祖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死不是沒有價值的."水皇感歎著.

真是可悲的很.

至于那三個叛徒,想逃都逃不走.

水皇最討厭的就是叛徒,早就將他們鎮壓,等會慢慢的弄死他們就好.

"你給我閉嘴."林萬易瞪了一眼,趙老祖還沒死呢,就盼著人家死,還有沒有一點同情心.

林凡手掌放在趙老祖身上,隨後施展主神秘術,一股柔和而又神聖的力量將他包裹著,大量的信仰之力融入到趙老祖體內.

很快,趙老祖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咦!"

水皇驚歎,神乎其技.

就連林萬易都很震驚的看著林凡,自己這兒子到底遇到了什麼,處處透露著神秘.

如果不是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他怕都會認為,自己的兒子已經被人給替換掉了.

"老夫這是在哪里."

趙老祖睜開眼,有點迷糊,有點迷茫.

他剛剛感覺自己被一片暗黑包裹著,沒有一點知覺,更看不到一點光芒,以為被放逐到無盡的虛空.

"你說你能在哪?"水皇道.

林凡感覺自己就是個人才.

能抗,能打,還能治療.

簡直就是全方位的人才.

這未來會發展到什麼程度,想想就讓人感覺到害怕.

"小子,你的氣味老龍很熟悉,剛剛好像和你融為一體,是你控制了老龍的神智嗎?"角龍看向林凡,倒是沒有什麼憤怒,只是疑惑與好奇.

林凡沒有理睬對方,而是問道:"爹,這龍還需要繼續屠嗎?"

"這……"林萬易看向角龍的眼神,充滿打量之色,"如果你在這,以我們的情況,倒是可以屠了他."

"嗯,爹,你我兩人聯手,一般沒什麼人可以擋得住."林凡也是這麼認為的.

有的事情既然做了,自然是不能半途而廢的.

"你們還是人嗎?"角龍聽到兩人之間的對話,不知為何,沒能忍得住說出了這番話,剛剛控制他的神智,利用他的力量來對抗敵人.

現在竟然直接翻臉不認人.

有點過分.

當然.

林凡跟林萬易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還屠什麼屠,已經沒有這必要了.

"不屠了,不屠了."趙老祖完全恢複過來,看向角龍的眼神充滿愧疚之色,角龍的實力強悍到極致,因為曾經角龍跟趙家先祖承諾過,所以一直幫助趙家,哪怕過了這麼久,也從來都沒有反悔過.

如今所發生的一切,也都是趙家對不起龍王.

"趙老祖,屠不屠已經不重要,這三個畜生,你准備怎麼做?"林萬易問道,隨後目光看向瑟瑟發抖的趙掌天三人,眼里閃爍著不屑與鄙視.

背叛家族的人,自然是沒有理由繼續存活下去.

趙老祖看著三人,痛徹心扉.

他沒想到竟然是他們背叛了趙家,甚至差點害死了所有人.

趙旬已經成為廢人,還怕失去什麼,硬著頭皮咆哮道:"我沒有做錯,你看我的眼神是在可憐我嘛?告訴你,老子從不需要任何人可憐,趙家在你手里,只有滅亡一條路可走,你就是趙家的罪人,將來你下去後,也無臉面見列祖列宗."

此時的趙旬是真的硬氣.

雖然自身修為被廢,但那種我沒做錯的氣勢實在是驚人的很.

只是很可惜,趙家主跟趙掌天兩人知道大勢已去,跪拜在地,砰砰磕頭求饒.

"老祖饒命,老祖饒命啊."

"我們都是被趙旬騙的,我們真的沒有想過背叛趙家."

"求求老祖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趙旬冷眼看著兩人,很是不屑道:"貪生怕死的玩意,老子不屑與你們為伍,老祖你想殺我,但我不會讓你如意的,老子的命只有我自己掌控,老子等著你們,在下面等著你們到來."

噗嗤!

趙旬嘴角有鮮血溢出,從一開始他就已經做好失敗的准備.

原本他也想苟且偷生.

只是當看到趙掌天兩人那求饒的模樣,卻是打消了原有的想法.

"你們兩個真像一條狗."

趙旬大笑著,隨後轟隆一聲,身子倒在地上,一動未動.

趙老祖目睹趙旬的死去,沒有任何動作,但是表情出賣了他,雖然很憤怒,但心中還是很痛.

對于趙掌天兩人來說,趙旬的死並沒有給他們帶來任何感想,他們只想活著.

只要活著,就一切都還有希望.

"這家伙倒是果斷,有點能耐."水皇對趙旬自殺,給予高度評價,隨後道:"趙兄,要我說,這兩個還是弄死的好,留著也是麻煩,將來很容易出問題啊."

在水皇看來,這就是一出好戲,看的很是帶勁.

他還真從來都沒有見過,一個族內,有三位重要成員想要弄死老祖的,而且還差點成功了,想想就讓人感覺無奈的很.

趙老祖沒有回應水皇,而是痛心疾首道:"你們三個都是我見著長大的,你們太讓我失望了."

"老祖饒命,我們被豬油蒙蔽了心,都是趙旬說老祖要帶著趙家滅亡,我們才會這麼做的."

"看在我們曾經為趙家做的功勞上,饒了我們吧."

他們兩人不想死.

他們都知道老祖是最重親情的人,趙旬被廢,只是說了不該說的話,卻沒有要他的命,讓他在趙家依舊享受該有的地位與權力.

林凡見趙老祖猶豫不決,倒是想替他出手,直接了結這些家伙.

"趙老祖,我勸你還是動手殺了吧,如果你不忍心動手,我倒是可以替你代勞一下."林凡說道.

蘇長生道:"沒錯,該殺還是得殺,心慈手軟只會害更多的人."

趙老祖沉思許久,最終轉過身子,閉上眼睛.

"給他們個痛快吧."

林凡笑著,朝著兩人走去.

趙掌天跟趙家主見老祖要他的命,頓時驚的臉色都變的慘白無比.

見已經沒有退路.

他們兩人也瘋了.

"我們跟你拼了."

林凡搖著頭,真是不自量力的兩個家伙.

他們的實力雖然也是道境,但跟林凡相比較起來,相差太遠了.

只見林凡一拳轟去.

拳威將兩人覆蓋,緊接著有璀璨的光芒綻放,耀眼無比.

砰的一聲.

光芒消散.

當空浮現兩朵光輝.

"趙老祖如何?他們沒有任何痛苦的離開了."林凡說道.

趙老祖也是個狠人.

看似痛苦萬分,其實心中早有決策.

哪怕不舍.

也知道他們該死.

林凡道:"老爹,此地已經不安全,該走了."

"嗯,剛好老爹也有事要和你說."林萬易想到了永樂公主,很不錯的兒媳,他很滿意,所以該帶著凡兒去看看.

如果不同意怎麼辦?

那還用說.

綁也得綁著.

"那頭龍怎麼辦?"水皇問道.

林凡對那頭龍很感興趣,如果可以的話,倒是願意收為寵物.

只是平時看似老實巴交的九妖.

卻是一個大醋壇子.

就算是現在看向角龍的十八只眼睛,都散發著幽幽的不友好之光.

趙老祖調整好心態,來到角龍前.

"龍王,此次是趙家背信棄義,違背了當年的承諾,龍王可不再為趙家服務,從今以後龍王可恢複自由."趙老祖說道.

角龍看著趙老祖,碩大的龍頭微微點著:"趙小子,老龍我也完成了使命,從今以後也是恢複自由身,以後趙家的未來還需要靠你自己了."

趙老祖點頭.

"喂,你是從哪來的."林凡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他很想知道,這頭龍到底是哪里來的.

角龍看著林凡,陷入沉思,隨後道:"這個問題,老龍也想知道,也在尋找,希望下一次見面,可以告訴你."

林凡想說要不留下來,當本掌門的寵物如何,只是看看九妖這撒嬌的模樣,九個腦袋對著自己的腦袋就是一頓磨蹭,哪能還看不出九妖的想法.

"告辭."

角龍騰空而起,眨眼間就消失在天地間.

同時.

遠方有紅色的光芒席卷而來.

趙老祖張開手,一枚指甲大小的血玉落在掌心.

"龍王……"

趙老祖滿臉愧疚,卻沒想到龍王哪怕離開,也給他留下了東西,他知道這是什麼,也知道有何用處.

隨後,趙老祖抱拳跟眾人告辭,他需要回趙家整頓一下,同時帶領趙家離開那里.

龍島被泄露,也不知趙家有沒有被泄露出去.

但以防萬一,還是需要做好准備.

"這一波有點虧."

林凡不太滿意,出來大戰必定有回報,可現在這情況,就讓人有些無奈,屁的回報都沒有.

至于那些宗門到底發生什麼.

等回去的時候,肯定要去看看.

哪位大老爺干的好事.

實在是可喜可賀.

"凡兒,為父帶你去我們待的地方."林萬易說道.

"好的老爹."林凡點頭.

能夠找到老爹的下落,他感覺此次出來就已經很值.

老爹現在要為光複皇庭忙碌著.

而他的武道山發展的很順利.

不出意外,過段時間自然要覆滅幾個頂尖宗門.

將宗門勢力稍微往外在擴張一點.

朝著遠方襲去.

水皇來到林凡身邊道:"賢侄,你那邊還缺不缺人手?"

林凡笑道:"水前輩想要跟我混?"

水皇愣神,隨後笑道:"賢侄,這混說就有些膚淺了,咱們是共同努力,伯伯很看好你,你比你爹要厲害,有前途."

"缺,肯定缺,如果前輩願意,武道山有你一席之位."林凡說道.

武道山很缺巔峰戰力.

水皇的實力很不錯.

道境七重.

雖說干架有點水,但沖勁還是有的.

而且他也想將老爹身邊的高手都挖走.

到那時老爹可就沒精力單槍匹馬的打斗了.

水皇滿臉笑容,"好,好,此事等無人時,我們好好聊聊."

他是真的想跟林凡混.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

經過此次一戰.

他已經看的很透徹,誰更有潛力,自然是一目了然.

林萬易自然不知水皇跟凡兒聊的什麼.

而就這一會功夫.

水皇就想著叛變了.

前皇庭隱藏處.

林凡感覺有絲不妙,他發現老爹有些急,好像繼續讓自己看到什麼似的.

這種感覺並不好.

想了想,卻沒想到什麼.

只能走一步是一步.

此時.

一名女子匆匆而來,林凡發現老爹嘴角帶著笑,心里咯吱一下.

不會是老爹給自己介紹的媳婦吧,雖說很漂亮,看起來也很年輕,但給人一種年齡很大的感覺.

"萬易……"女子開口,對老爹的稱呼有些親密.

"爹,你這是……"林凡有些看不懂這番操作.

林萬易輕咳一聲,有些尷尬,有些害羞,"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兒子林凡,凡兒,這是你蘇姨."

"蘇姨?"

林凡怪異的看著老爹.

心里想的就是,難怪找不到老爹呢,原來是有美人相伴,直接就是不想離開了.

"蘇姨,好."林凡笑著.

蘇琉璃歡喜的很,拉著林凡的手道:"好孩子,第一次見面蘇姨沒什麼好東西,這是蘇姨一直珍藏的東西,今天就送給你了,將來遇到喜歡的女孩子,再給她帶上."

林凡看著東西,是一個手鐲,看似很不凡,內含道紋.

這是一件道器.

出手夠大方的.

既然是好東西,那就沒理由不拿,畢竟老爹都被拱了,身為兒子,也不能一點沒收獲.

"謝謝蘇姨."林凡接過東西.

林萬易眯著眼,"你這逆子倒是不客氣."

隨後道:"琉璃,這是你師傅留給你的,你這給他……"

"給了怎麼了,我看到這孩子,就喜歡這孩子,給個手鐲,將來凡兒遇到喜歡的女子,也有東西能送給人家."蘇琉璃說道.

林萬易瞪了一眼林凡,沒好氣道:"你蘇姨給你的,就好好珍藏,別給老子弄丟了,否則打斷你的腿."

"爹,說句您不愛聽的,以您現在的實力,想干成這事,難度有點大."林凡說道.

"你這混小子,我……"林萬易一聽,頓時不能忍了,翅膀硬了,還敢來挑釁,剛准備抬手好好教訓一頓,卻發現一旁有充滿殺氣的眼神注視而來.

蘇琉璃瞪著林萬易,大有一種,你敢動手試一試.

"哎……"林萬易無奈,"這小子渾的很,不能慣著,不然還能上天呢."

此時,一道聲音傳來.

"林兄……"蕭啟皇子得知林凡到來,便匆匆而來.

"蕭兄,好久未見,看模樣還胖了不少,看來這日子過的瀟灑啊."林凡笑著說道.

蕭啟笑道:"還行,還行."

反正在林凡看來,他是真的沒看出蕭啟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哪怕皇庭的破滅,都沒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哎,好好的一個皇庭就這樣沒了,蕭兄心里怕是難受吧."林凡說道.

蕭啟道:"還行,還行,倒是沒什麼難受,日子過倒是比以前輕松許多,而且改變最大的還是兄弟之間的感情好了,這放在以前,都不敢想象啊."

"我這做大哥的,也終于體會到大哥的存在感."

"不過林兄咱們之間的關系,可要拉近許多了."

林凡疑惑,"蕭兄,此話何意?"

"哈哈哈,林兄,我皇妹即將是你媳婦,以後我們可就是親戚關系了,這還能有什麼何意."蕭啟笑著說道.

顯然,對于蕭啟來說,將皇妹許配給林凡,他還是很滿意的.

林凡瞧著老爹,眼神透露的意思很明顯.

就是在說.

老爹,你咋還沒有放棄啊.

林萬易無視林凡的眼神,開口道:"爹很滿意,你蘇姨也很滿意,你娘在天之靈,想必也很滿意,你也老大不小,成家是你現在必須要做的."

"爹,我還小."林凡說道.

林萬易道:"不小了,已經很大了."

林凡瞧著老爹,摸了摸額頭,大有一種,看來這一次怕是跑不了了,有點厲害,有點坑.

早知道會這樣.

解決龍島的時候,就應該立馬離開.

上篇:第0515章 老子倒立行走    下篇:第0517章 瑪德,讓人無奈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