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6章 守靈恐怖夜   
  
第6章 守靈恐怖夜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緩緩的呼氣,化解心頭震驚,知道此女繼承了老先生衣缽,有幾分本事是應當的,但眼力這樣恐怖,看人幾眼就能斷定壽數,這太過驚人了.

若說先前還因為她的年輕心頭輕視幾分,此刻可就完全不同了.

"高人,這是真正的高人."

這話在我的心頭爆炸,看向她的眼神變得敬畏許多.

有本事的人,不管男女或是歲數,都是值得尊敬的.

女人抬頭靜靜的看向我,並沒有繼續說什麼.

我控制好情緒,慢慢落座,恢複正常神態,凝聲說:"這話怎麼說?"

當然要問上一問,且聽甯魚茹解釋一番,是如何看出來的?

"姜先生,所謂天機不可泄露啊,只能點這麼一兩句,多余的就不能說了,但可以理解為,是從你的面相上看出來的."

甯魚茹目光炯炯的看向我,給出這麼一句.

不太滿意她的回答,但有求于人的時候,自然不能反駁什麼.

再者,趙剩宏強調過多次,高人們個個脾氣古怪,規矩繁瑣,此刻算是見識到一二了,什麼從面相上看出來的?糊弄鬼呢?

看相確實可以卜算出許多東西,我信這點.

但壽命時限精確到在一周之內,這是看個相就能達到的程度嗎?反正,我是不信的.

人家不願多說,我當然不能追問,轉到正題上比較好.

"好神奇,甯師傅真乃高人."

奉承一句,然後輕聲說:"既然甯師傅斷言了此事,想來,也能看出我所求何事吧?"

"這倒未必,姜先生,據我推算,你遇到邪事兒了是肯定的.但詭異的是,你的命里定數是變化著的,無法被完全看清,似乎,有某種古怪又強大的可怕力量,將你給籠罩住了."

"而我的這點本事,也就勉強看出你所遇的邪事兒極度凶險罷了,卻看不穿這重古怪的力量,在這份力量前,我無非是只強壯些的螞蟻罷了."

"因著這變數,本來,你應只剩下不足一周的壽數了,卻也跟著起了我所把握不了的改變."

"總之,你身上發生了超出我能力范圍之外的事兒,說實話,你的事,不太敢摻和了,不若,你另尋高明吧."

甯魚茹說完這番話,起身就要走.

這番話再度證明她是個真有本事的,她所言的看不穿的部分,我心中清楚,指的就是'63號墓鈴’,這本來也不需要她出手干涉什麼,只需要她跟著一道去姜家莊園,驅邪捉鬼即可.

洗手間中的那一幕絕不是幻覺,姜家莊園內指不定有什麼可怕邪物纏上了我,捉住那東西,祭給墓鈴食用,壽命就延長了.

此刻,甯魚茹卻說干不了,那怎麼行?

"甯師傅留步,莫急,你所言的看不穿的力量,可以不管它,只要解決我住處的邪祟就成,為此,可隨便開價."

我忙走過去攔在甯魚茹身前.

"你竟然這麼說?我明白了,看不清的力量,是你改命的機遇吧?算了,你不用回答,那力量不是我能對抗的,知道的越少越好.若是去除了這方面的影響,你居處的邪事,我倒是有把握管上一管了."

"至于報酬?按我師傅生前定下的規矩,如姜先生這般的,需百萬打底,若是過程中凶險增加,酬金亦隨之翻倍,也許,最終得數百萬."

"干這行掙來的錢財,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要捐贈出去,救濟真正困難的人,剩下的那點兒歸個人所用,不然,會損及陰德的."

甯魚茹上下的打量了我幾眼,給出了這麼一番話.

"如我這般的?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蹙緊了眉頭.

"簡單的講,就是你這樣的有錢之人.換句話說,若是窮困潦倒的人遇到邪事兒來尋求幫助,我們一分不收."

甯魚茹很是光棍兒的說明了規矩.

我眉頭跳了兩下,無語了.

還有這樣的分別?合著有錢的就得多付賬是不?這是什麼規矩?

不過,人家就是這道道兒,且事先聲明了,沒有道理質疑什麼.

至于她收錢後是不是真的捐出去九成五?那也不是我該多想的事兒了.

"好,一言為定,百萬也好,數百萬也罷,我掏!那你明天能隨我回去嗎?"

問了一句,畢竟,劉老爺子這邊還要守靈多日呢.

但我哪有時間等?過了今晚,只剩六天命了好不?爭分奪秒不足以形容的急迫勁兒啊.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今夜守靈,明天就隨你去處理事情,完活後趕回來,應該不耽誤事兒,但需事前收定金,五十萬."

甯魚茹平靜的回答.

"若事兒最終沒有擺平,定金返還.先說明,有幾種情況例外,如,陰陽先生于看事過程中失手,身死了,亦或者受重傷了,那這五十萬就算是安家費了,不返還."

"這是應該的,說下你的賬號,一會就付定金."掏出手機.

甯魚茹報了個賬號,我記好了.

她離開之前叮囑我就在這里將就一晚,我隨口應了.

等她離開了,先給趙剩宏打了個電話,將此行收獲告知一番,今晚就不回去了,不說一聲,那邊該不放心了.

趙剩宏聽聞劉老先生西去了,唏噓一番,叮囑我一切小心,就斷開了通話.

屋內留有吃食,隨意用了些,用手機登錄鑽石黑金卡賬戶,給甯魚茹的賬號轉賬了五十萬整.

姜家人做這種事方便的很,順利的轉過去五十萬,並沒有金額限制.

付完定金,我的心頭安穩了許多,困乏襲來,拽來薄毯蓋上,在土炕上合衣而眠.

"叮!"

非常響亮的一聲響,將我給驚醒了.

雖然睜開了眼睛,但我所關注的卻不是屋內情形,而是腦海中浮現出來的血紅數字144!

很明顯,這是在倒計時,指的是我還剩下144個小時的壽命,正好是六天整.

血紅數字閃耀了幾下,消散無蹤.

我的心口像是被壓了塊大石頭,沉重到難以呼吸.

可以確認了,倒計時是以小時的形式顯示,隔上二十四小時,也就是一整天之後,就在腦海中顯示一次.

我掏出手機看了看,剛過午夜零點三十.

和昨晚的時間點相對應著.

暗罵了好幾句,用手帕擦拭了額頭冷汗.

有些內急,屋內可沒有衛生間,只能去大院角落處的茅房里解決,或者,找個犄角旮旯也能解決了.

又沒有監控,大老爺們還能被憋著不成?

起身下炕,穿好鞋子,窗外燈火亮著,我知道,那是一幫子孝子賢孫在守靈.

做為老先生的衣缽弟子,甯魚茹也有資格跟著守靈.

不出聲的打開了房門,我先向著靈棚那邊看了看,看到一大堆穿著孝服的人跪在那里,時不時的給火盆中添點紙啥的,也看不真切.

轉過頭來,我躡手躡腳的順著牆邊向著角落里走,反正能夠夜視,昏暗環境也不會對我造成阻礙.

找尋一圈,很是納悶,因為,沒找到茅房所在.得,沒法講究了,找個牆角,就開始放水.

舒坦了!

我收拾好衣物,反身向著廂房走.

咔吧!

踩斷了一截枯樹枝.

大晚上的,我弄出的這麼一聲響很是刺激,一下子,靈棚中守靈的人都轉頭看過來.

"不好意思了,我出來方便一下,咦?"

猛地用手捂住嘴巴,我的眼睛睜大,手掌用力,才沒有尖叫出聲.

只見,回頭看向我的這些人,孝帽子下呈現的不是人臉,而是一顆顆骷髏頭.似乎,能看見灰氣從骷髏臉骨中彌漫出來!

骷髏臉在昏暗燈光下是那樣的顯眼,要不是我于數天中經曆過多次類似的場景,怕不是尖叫著逃跑了?

"幻視,這肯定是幻視!"

心中高喊著這話,我努力的閉上眼睛,搖搖頭,然後,再度睜開眼簾.

眾人都驚訝的看著我呢,哪有什麼骷髏頭?都是正常的人臉,只不過,臉色很是蒼白罷了.

跪在眾人身後的甯魚茹站起身走來,她看著我,輕聲問:"是不是看到靈異影象了?你身上的邪氣太旺,會導致你無法分辨虛幻和真實,這狀況,真的很嚴重."

我苦笑一聲,輕聲說:"沒事,習慣了,我先回屋,你們繼續吧."

"好,你去休息吧."甯魚茹見我沒大礙,才放心的走了回去.

對著劉家男女們揮揮手,我表示了歉意,轉身走回屋內,將房門關好.

但孝服骷髏們于靈前跪拜的詭異影像,久久纏繞著我心,在土炕上翻來覆去許久,才昏昏沉沉的睡著.

翌日上午九點.

甯魚茹隨著我離開了劉家老宅.

定金五十萬的事兒我和她已經確認過了.

她穿著一套深藍色的老式運動衣,踏著同色絨布鞋,背著個沉重布包,想來,內中都是陰陽先生們看事兒時所用的專業物件.

實話實說,甯魚茹清秀美麗,但這身打扮太土了些,很像是過去年代的山溝大妞.

我于內心吐槽她,面上不露分毫.

甯魚茹坐到了車子後座上,將布包放置一旁,身子後靠,閉目養神.

一看她這副'高冷大妞不願多話’的模樣,我很識時務,那就做個安靜的美男子吧,別去打擾高人了,盡快的返回姜家莊園才好.

車子啟動,沿著來時路返回.

上篇:第5章 陰堂    下篇:第7章 邪院紅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